名存實亡的北白犀,還能重返非洲草原嗎?

科學人2018-06-21 17:05:14

作者:夏小蠶

編輯:小柒


"With the exception of man, they have no enemies but lions and leopards, which prowl about seeking their young." -- Herbert Lang[1]

除了人類,(北白犀)的天敵只有四周遊蕩並企圖尋找它們幼崽的獅和豹——Herbert Lang



1900年,北白犀這一新物種首次在剛果盆地被發現[1]。當時人們欣喜地認為挽救瀕臨滅絕的南白犀終於迎來了曙光。不過,他們應該不會想到:僅僅一個多世紀的光陰,南白犀如願在南非蓬勃生長;而地球上最後一頭雄性北白犀,Sudan,已於2018年3月19日黯然長眠於肯尼亞大地[2]……

 肯尼亞Ol Pejeta保護區的飼養員Joseph Wachira在Sudan即將執行安樂死之前悲傷地安撫它。圖片來源:cnn.com

 

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世界上體型最大的犀牛,也是僅次於象的第二大陸生動物。由於上脣平而寬,呈方形,又被稱為方吻犀或寬吻犀[4]。白犀的皮膚呈深巖灰色,因為時常愛在白泥裡翻滾,泥幹了之後,通身好似穿上了一副白色的硬盔甲,白犀因此得名。


它們喜群居,性情溫和,行動遲緩。白犀是唯一的草食性犀牛,幾乎全以短草為食。但與大多數食草動物的角長在頭頂不同,白犀的角長在鼻子上,兩隻角一前一後、一長一短,頗為獨特。白犀的角也是所有犀牛中最長的,據記載最長的一根犀角長達1.5米[5]。高高聳立的犀角莊重而威嚴,卻也給命運多舛的白犀帶來了滅頂之災……


肯尼亞Ol Pejeta保護區的飼養員James Mwenda向兩頭雌性北白犀和一頭南白犀餵食。圖片來源:redio.cz

 

北白犀的發現

帶來新的希望


歷史上,白犀僅分佈在非洲東部和南部的草原和灌木林。在相距大約3000千米的南北兩塊區域,分別棲息著兩個不同的亞種:南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 simum) 與北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 cottoni)。南白犀分佈於南非、贊比亞、納米比亞、津巴布韋和博茨瓦納;北白犀曾分佈於烏干達西北部、乍得南部、蘇丹西南部、中非共和國東部以及剛果民主共和國西北部[6]


十九世紀末,曾經繁盛的南白犀由於盜獵猖獗,數量驟減僅存50頭左右,人們不禁悲觀地斷定南白犀的滅絕已回天乏術。然而1900年,人們意外地在中非剛果盆地的Uele地區,發現了白犀的北方種群,即北白犀。這個發現大大振奮了當時包括德國動物學家Herbert Lang在內的許多學者。


雖然北白犀與南白犀分屬兩個不同的亞種,但對於維繫白犀這個在地球上生存了6千萬年之久的古老物種,無疑是重燃希望之火[1]


 白犀的地理分佈。圖片來源:Emslie, R. 2012. Ceratotherium simum. 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2012

 

然而,當1909年Herbert Lang與助手James Chapin到達非洲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他們發現北白犀的數量已經遠沒有預想的那麼多——僅剩2000至3000頭左右


“Just how rapidly their numbers will decrease, depends upon the protection afforded them.”(北白犀數量的減少速度,取決於人類對它們的保護程度),Lang曾經說道[1]


遺憾的是,顯然,告誡並沒有引起人們的重視。

 


厄運的開始

白犀滅絕的夢魘


上世紀初葉,一些亞洲國家除了將犀牛角還加工成裝飾品,如佩刀,還一度迷信犀牛角可以解毒驅邪、治療癌症,因此犀牛角貿易的巨大利潤使得大批不法分子利慾薰心,一時間盜獵猖獗。


直至上世紀末的1997年,野生北白犀的數量已經驚人地從60年代的超過2000頭驟減至25頭,並且全部生活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Garamba國家公園。然而,北白犀的厄運僅僅只是開始……

 

一瓶價格不菲的犀牛角製品。圖片來源:thecasualobserver.co.za

 

新世紀來臨,除了依舊瘋狂的盜獵,在蘇丹和剛果等國動盪的政局和無盡的戰亂中,犀牛角和犀牛肉被用於金錢和武器交易。人類的貪婪與野蠻再次使得北白犀的生存危機雪上加霜。九年過後,地球上僅存4頭孤獨的野生北白犀相依為命。在之後的2007年、2008年以及2011年,先後數次大規模的野外搜尋也沒能如願找到倖存的野生北白犀[3]

 

被盜獵者鋸掉犀角並殘忍殺害的白犀。圖片來源:virgin.com

 

相比之下,動物園裡圈養的北白犀,境遇也並沒有好很多。當時僅存的8頭年老體衰的純種北白犀,2頭位於美國聖地亞哥野生動物園,另外6頭生活在在捷克共和國Dvůr Králové動物園,其中有4頭於2009年重返非洲,棲息在肯尼亞Ol Pejeta保護區[7]


當時人們寄希望於重歸故里之後,溫暖的陽光和泥土的芬芳,能夠喚醒北白犀塵封已久的心。然而由於雄白犀已步入老齡,精子數量少、活性低,人們期待中的南北白犀雜交子代並未如期而至——母犀始終沒有懷孕跡象


同時令人悲傷的是,聖地亞哥野生動物園的2頭北白犀由於年事已高,相繼辭世;肯尼亞Ol Pejeta保護區的雄性北白犀Suni也由於心臟病發作於2014年不幸離世[3]

 

聖地亞哥野生動物園的科學家正在為一頭白犀做檢查。圖片來源:institute.sandiegozoo.org

 

接下來的噩耗,大家都知道了:2018年3月19日,Sudan,地球上最後一頭雄性北白犀,步Suni之後塵黯然離去。如今,北白犀家族僅剩27歲的Najin和17歲的Fatu母女倆,遺憾的是它們均由於健康問題無法自然生育[2-3]


 

保護白犀的任務

依然任重而道遠

 

回首過往的一個多世紀,北白犀和南白犀的境遇竟發生了戲劇性的轉換:南白犀的數量從最初的岌岌可危逐漸恢復到如今相對安全的20000頭左右;而曾經繁盛於中非草原的北白犀,卻成了地球上最瀕危的哺乳動物之一。那麼,是什麼因素相對有效地保證了南白犀的繁衍生息呢?


南非棲息著世界上數量最多的南白犀。這些南白犀不僅生活在兩大國家公園,還有相當一部分遍佈於全國的國家保護區和私人保護地。生態旅遊和有限的運動狩獵曾經很大程度地刺激了私人保護地如雨後春筍般的湧現。因此在南非,生活在私人領地的南白犀比非洲其它地方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多[8]


既然是私人財產,對於持槍闖入私人領地上的盜獵份子,無論盜獵行為是否正在進行,領主在對其進行警告無效後,可以直接將其制服,領主抗擊持槍非法入侵不用承擔任何不利的法律責任。如此一來,南非將部分南白犀私有化一定程度上有效地保護了南白犀


誠然,我們也注意到,近些年來曾經相對好轉的局面已有惡化之勢:在世界盜獵日益猖獗的大環境下以及高於毒品暴利的驅使下,大批不法分子前仆後繼,鋌而走險。2007年至2014年八年間,南白犀在南非的盜獵量持續七連增:從2007年的13頭指數增長至2014年的1215頭[8]。看來,保護白犀的任務依然任重而道遠。


數據來源:參考文獻[8]



拯救北白犀

我們在行動


雖然Sudan已經離開了,難道這就意味著我們即將永別北白犀了嗎?


在過去的數年間,科研人員已經收集了包括Sudan在內的一些雄性北白犀的精子冷凍保存,以期日後與來自雌白犀的卵細胞體外受精,培育出受精卵及胚胎後再植入雌性子宮進行發育,從而使北白犀“復活”[3]


美國聖地亞哥野生動物園以及德國柏林萊布尼茨動物園和野生動物研究所領導的團隊,已開始為這一想法努力。他們表示,這或許能為拯救其它瀕危動物,甚至為復活已經滅絕的動物提供指導。


當今生物醫學最前沿的幹細胞技術也已經應用於拯救北白犀計劃。2011年,美國科研人員利用聖地亞哥野生動物園儲存的冷凍皮膚細胞通過重新編程,首次獲得了誘導多能幹細胞(iPSC),同時成功的還有另一種瀕危物種靈長類動物鬼狒(Mandrillus leucophaeus)。


雖然接下來的工作,比如將iPSC分化成精細胞和卵細胞,以引入基因多樣性和增加群體數量,仍有許多不確定因素,困難重重,但畢竟我們看到了一絲希望的曙光,真的希望憨態可掬的北白犀們能再次回到遼闊的非洲大草原!


圖片來源: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


作者名片



排版:小爽

參考文獻:

[1] Gordy Slack. 2002. The White Rhinoceros Ceratotherium simum.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2] Max Bearak, March 20, 2018, Sudan,the world’s last male northern white rhino, has died, putting his species on the brink of extinc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3] John R. Platt. 2018. RIP Sudan, the Last Male Northern White Rhino. All-Creatures.org

[4] Northern white rhinoceros-Wikipedia

[5] Southern white rhinoceros-Wikipedia

[6] Emslie, R. 2012. Ceratotherium simum.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2012

[7] http://www.olpejetaconservancy.org/wildlife/rhinos/northern-white-rhinos/

[8] 南白犀保護策略——艱難抉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cb3c0c0102va1q.html

[9] Ewen Callaway. 2011. Could Stem Cells Rescue an Endangered Species? Nature


歡迎個人轉發到朋友圈

果殼科學人

從論文到科普,只有一步

轉載

請聯繫 [email protected]

投稿

請聯繫 [email protected]

你會保護動物的,對嗎?


【拓展閱讀】保護區: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有你不知道的現狀
閱讀原文

TAGS:北白犀南白犀雄性北白犀sud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