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老照片裡的風景 真慶幸百年後你們還在

京範兒2018-06-20 14:13:58

最近,《西洋鏡》叢書出版了兩本老照片集,一本是《燕京勝蹟》,一本是《一個英國風光攝影大師鏡頭下的中國》,作者分別為美國的懷特兄弟和英國的唐納德曼尼。這些拍攝於100年前的北京老照片令人愛不釋手,通過攝影家的鏡頭,我們甚至能感受到100年前他們面對這樣美麗的古城北京,內心受到的那種震撼。


英國攝影家唐納德曼尼說——

在中國除北京之外,再無他城擁有如此裝飾華麗、規劃宏偉的建築群。北京城中央的紫禁城佔地方圓幾英里,專攻皇室居住,其建築絲毫不遜於現代的高樓。即便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宮,與之相比也是相形見拙。此外,天壇和先農壇等皇家祭祀場所林木環繞,花園交錯,距繁華的市井街巷不過幾步之遙。顯而易見,皇室的氣息已經與北京融為一體,決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有所消散。


懷特兄弟說——

北京可不僅僅是一座被巨大城牆包圍的城市,這座北方都城個性鮮明,散發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和其他地方完全不同,獨具魅力。與北京的建築遺蹟一樣,城內很多東西都能追溯到大約兩千年前,就像是整個中國畫卷和歷史的一個縮影。的確,那些歷史的遺蹟,不管是廢棄的還是無奈遺棄的,都在迅速地衰敗。此情此景,每每映入眼簾都讓人倍感痛心。不過衰落也只是讓這座城市愈加浪漫,曾經的權勢滔天也顯得愈加神祕。紫禁城、天壇、長城、頤和園等名勝古蹟,巍峨壯觀,懾人心魄。面對那古老而燦爛的文化遺蹟,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顯得渺小而卑微。


攝影家在100年前就已經痛心地看到,北京這些偉大的古蹟正在迅速衰敗,然而,經過這100年的戰亂、浩劫和大拆大建,老照片裡的風景還能找到多少?它們今天還在嗎?


因為這個偶然升起的念頭,最近,京範兒和幾位喜愛攝影訪古的朋友利用假日,帶著老照片到故宮、頤和園、北海、雍和宮去尋找100年前的風景,每找到一處,心裡就很慶幸,很想輕輕對它們說:“你們還在,真好!”

(照片未署名為京範兒拍攝,其餘署名的都是朋友拍攝,特此感謝。)

故宮


故宮大概是北京保存最好的古蹟了,100多年來基本沒有什麼變化,但是細心的人可能會發現,”故宮博物院“的牌子變了。

 故宮博物院民國時期匾額為李煜瀛先生書寫。現在懸掛的匾額為解放後郭沫若先生書寫。(宋君偉攝)

美麗的角樓一如既往,望百年滄桑,雲捲雲舒,只不過當年筒子河中長滿水草浮萍,解放後進行了清淤,一度可供遊人划船。

這張角度略有不同,實在找不到當初的拍攝點。同時拍到角樓和白塔,似乎只能在不對外開放的建福宮才能做到。

頤和園



長廊的這兩處景觀如今都可以找到,但是想找無人的時候實在不易,”五魁首“的朋友老張和大神都去拍過,最後大神終於在早晨6點半拍到寂靜無人的長廊。新舊對比可以發現,彩繪和過去明顯不同,顯然是修復重繪。

(張鳳祥攝)



頤和園的玉帶橋在外國攝影師的眼中,極富中國園林的典雅浪漫,所以留存了不少倩影,如今玉帶橋依然是頤和園的曼妙風景,相互比較,很懷疑現在玉帶橋為復建,橋磚和欄杆已有明顯不同。老張一大早沿著昆明湖轉了一圈尋找最佳角度拍攝。(張向陽攝)

北京頤和園石舫,又名清晏舫,位於昆明湖的西北部,萬壽山的西麓岸邊。在園林中建石舫不僅是為證明水是活的、可坐舟,為的正是在“舟自橫”中,突出“野渡無人”的境界。對照百年新舊照片,幾乎沒有差別。(張鳳祥攝)

此橋名為荇橋,位於石舫西北側,荇橋以北為萬字河北段,蜿蜒北行,直通“宿雲檐”城關。荇橋以南可觀望石舫,面臨昆明湖盛景。但很奇怪的是,老照片的背景中沒有石舫的蹤影,‘難道石舫後來改變了位置,它真的可以在湖上游走嗎?順便說一句,我的朋友大神為了拍這張照片還碰破了頭。(張鳳祥攝)

老照片中的佛香閣經過手工上色,帶有一種奇幻之美,今天煙雨朦朧的佛香閣,則有飄渺之美。(張鳳祥攝)


銅牛、十七孔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可惜欄杆太煞風景。(張鳳祥攝)


百年頤和園,美麗依舊。老照片拍攝的年代,頤和園應該是剛對公眾開放,據說票價不算便宜,所以遊客不多。當年,王國維還是跟同事借錢買票進的頤和園。”。據說,王國維徘徊於頤和園長廊,回想起“自沉者能於一剎那間重溫其一生之閱歷”的箴言,遂“奮身一躍於魚藻軒前”。感懷今昔,望湖興嘆。(張向陽攝)

北海






北海東鄰故宮、景山,南瀕中海、南海,北連什剎海,是北京城中風景最優美的前“三海”之首,”一池三山“,一池為太液池,瓊化島如“蓬菜”,團城為“瀛洲”,中海犀山臺似“方丈”。湖光塔影,蒼松翠柏,亭臺樓閣,疊石巖洞,絢麗多姿,優如仙境。外國攝影家對北海也是青睞有加,留下不少北海風光照片,相比今天,基本沒有什麼變化,幸甚。只不過當年攝影家拍攝九龍壁的角度如今已不可得。

中軸線 


景山北望,遠遠可以看見鐘鼓樓,這便是北京的中軸線,但是和百年前相比,明顯建築物增加了不少,天際線多了好些高樓大廈的影子。(彭澤民攝)

著名的正陽門,過去是皇家進出的城門,北京還有句俗話”你說前門樓子,他說胯骨軸子“說得就是這個地兒。相隔百年,在同一個地方,仍舊人來人往,只不過換了衣裝,改了朝代。

百年前一人踽踽獨行,百年後二人相擁而立,鐘樓依舊屹立於時光中,不曾改變。

西黃寺


西黃寺是北京著名藏傳佛教寺廟,曾為班禪和達賴活佛的駐錫之地,現存北京最美白塔又稱”班禪塔“,是乾隆皇帝為紀念在北京去世的6世班禪而建。白塔之美在100年前就震撼了外國攝影家,可惜的是,西黃寺300年來從未對外開放,普通百姓難以一睹真容。幸運的是,上個月西黃寺終於開放,京範兒才得以拍到這些照片,白塔和石雕牌樓保存完好得令人驚訝。

雍和宮


百年前在雍和宮青銅獅子前擺pose的這位古人,有種怡然自得的悶騷勁兒,令人絕倒,百年後我的朋友大神擺了相同的姿勢,向這位古人致敬。(張鳳祥攝)


我和我的朋友們能夠找到這些老照片中的美景是相當幸運的,實際上,更多的景色已經完全消失,比如和北京城牆、城樓有關的一切。如果北京失去了這些美麗的建築,真的就不能稱其為北京了。感謝你們還在這裡,並希望百年後的人們能如我們一樣,陶醉其中,珍惜以待。


曾任北京晚報首席記者

書寫不一樣的北京故事

如果您喜歡

就請關注我


京範兒

微信號 : zp535797667

歡迎提供線索


閱讀原文

TAGS:北京西黃寺京範兒玉帶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