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皮上的白霜,真的不能吃嗎?

花吃姐姐2018-06-20 09:15:58


兩個月前的初夏,休假在家,連續幾天傍晚在藤架下散步。

 

那藤葉真是生命力旺盛:昨兒明明還蜷曲著嫩芽,今天就一片綠意舒舒展展了,稍作停留,甚至能聽見葡萄藤簌簌從土裡吸水的聲音~

 

那時就想象著到了盛夏,葡萄掛滿枝的“盛況”。才不會告訴你們,我小時候都是直接站在葡萄藤下面大快朵頤的呢!



現在面對買回家的葡萄,想想農藥,想想粉塵,可不敢那麼吃了。

 

就拿葡萄外面那層白霜來說,它是安全的嗎?是隨便洗洗就好,還是定要去皮才能吃呢?

 

吃葡萄之前,可得和花姐一樣做好功課啦!




大家會發現買回來的葡萄,多數果皮上會有一層白霜。


這時候耳邊長輩的忠告開始迴盪:這個白粉特別髒!是石灰粉,搞不好還是農藥,一定洗乾淨了……還沒吃心涼了半截。


可真是這樣嗎?葡萄外面那層白霜到底是什麼呢?

 


葡萄果皮上的白霜,專業學名叫果粉,也被稱為果臘(或果霜),是蔬果本身分泌的糖醇類物質。也就是說,是葡萄本人自己合成的天然物質

 

果粉能起到保護葡萄的作用,不但對人體完全無害,還能延長保存時間,是葡萄新鮮的標誌。

 

所以理論上來說,完全可以放心地,整粒吞下那些掛著白霜的葡萄。


 

既然說了“理論上”,大家大概已經想到花姐接下來要說“但是”了……


但是,我們看到的白霜除了來自果粉,可能還藏著同樣披著白色外衣的,農藥殘留的影子。


為了學會區分,花姐專門請教了種葡萄的新疆朋友:


 “好白霜”果粉薄薄一層,分佈自然均勻,透過白霜依舊能看到葡萄果皮本身的顏色; “壞白霜”農藥殘留分佈呈不規則的點狀或塊狀,有時還會有暗藍色的痕跡。

 

 ▲ 如圖是對人體無害的“好白霜”


確實,像葡萄、蘋果、李子這樣果皮營養豐富的水果,常常讓我們陷入想連皮吃,又怕沒洗乾淨的兩難境地。


比如上文提到的殘留呀,運輸途中的灰塵呀,包裝上的有害成分呀……真要逼死強迫症了。

 

 

今天教你們一個洗乾淨葡萄的小辦法,花姐經常用:

 

1.首先在盆裡放滿水,放入適量澱粉/麵粉;


2.把整串葡萄放入水裡,靜置10分鐘左右;


3.待葡萄表面幾乎被粉覆蓋,用手提住整串葡萄,在盆裡左右小幅度擺動十幾下,這樣葡萄表面的附著物基本就會被面粉都帶走。


4.最後沖洗乾淨,就能食用。

 


洗乾淨之後就能放心吃啦~雖然這歷經“千難萬險”才能吃的葡萄,和自家種的比,少了點暢快滋味。


有一個人也發出了和花姐一樣的感嘆:現在的葡萄,或多或少不再令人放心。


於是他決定要讓自己的果園,去不計成本的,培育出每種葡萄的本真之味





他叫,曾經是生活在城市的IT工程師,如今是專心種葡萄的主人。

 

IT男種起了葡萄?聽起來有點像腦袋一熱的突發奇想。


其實在農村長大的他,心裡關於土地的夢想,從小就有了。



大學的時候選了熱門的計算機專業,畢業後也在相關行業奮鬥出了一番天地,但他卻總覺得理想的生活不應該是這樣。

 

小時候,在田地裡一邊幫父母幹活兒,一邊調皮搗蛋的時光,那才是完全區別於城市生活的簡單踏實。

 

大概我們都一樣吧,幻想過所在城市附近找一塊兒不大的田地,種一點瓜果蔬菜,閒來採摘,給高壓下的自己放個假。

 


他很幸運,四處尋覓幾年,終於在離南京一小時車程的盱眙,找到了一片周邊沒有任何化工汙染的天地,開始了夢想中 “面朝土地,關心糧食和蔬菜”的生活。

 

現在城市裡的瓜果蔬菜,大都只有相似的樣子,卻沒有原來的那些味道了。催熟、噴藥這一系列操作完全摧毀了一代人對這些果蔬的記憶。

 

既然有了親手搭建的園子,劉衛春決定用純粹的種植方式,去還原那些記憶裡的味道——就從小時候最愛吃的葡萄做起吧!

 


想到自己不是農業專業的,他連忙開始了腳踏實地的摸索前行:


不斷去參加各種農業種植培訓、去其它園子參觀學習,然後在自家園子研究、試錯……忙碌卻知足。

 


比如要做種植,合適的土壤是基礎。園子所在的地方是黑黏土,下雨天土壤展黏性極強,一旦有了光照又變得和石頭一樣硬。

 

他用了大量的時間來改良原有土壤,每年,園子裡1畝地至少要使用5噸有機肥,幾乎是普通種植的兩倍用量。

 

有機質含量高,土壤鬆軟到可以插進半雙手,這樣葡萄才能有足夠的養分不斷生長。


 

使用了大量有機肥讓土壤達標後,種植的過程又是一道難題。

 

大多數果園為了保證植物的養分會把草全部除掉,但他卻認為果園應該也是個自我平衡的過程,所以園子裡幾乎不會刻意除草

 

說來神奇,兩三年的時間後,園子裡的草不僅沒有瘋長,反而和葡萄形成了一種生態平衡。

 


農藥的過度使用是現在種植行業的常見現象,大家心知肚明,“吃的放心”這四個字越來越難做到了。


但在他的園子裡,化學類肥料以及催熟劑是絕對不會使用在蔬果上的,當然更不會用化學物品驅蟲,園子採用套袋、燈光、誘蟲板等物理方式合理避蟲

 

劉衛春知道,安全,是食物的底線,底線之上,才是味道呢。


 

要想再提升葡萄的品質,接下去還要嚴格控制掛果量:不單單是一棵樹上只能有多少串,還要控制每串葡萄上有多少顆果粒。

 

夏黑只留80粒,陽光玫瑰只留70粒……在瓜果控制上,他成了十足的“處女座”:


園子裡現在14個品種,幾乎每種都有特別的掛果要求,甚至在形狀上他都要求統一,過大和過小的果子都會去掉。

 

每到疏果的時候,看著地上大片的葡萄說不心疼也是假的。但他知道,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品質。點贊!



如今園子裡葡萄,從大眾熟知的夏黑、紹星一號,到小眾路線的紅富士、超級女皇,每一顆每一口都是真正的葡萄本真之味:

 

黑美人,成熟之後像極了桑葚的味道。


陽光玫瑰,又脆又甜,可以連皮吃,一口下去是濃郁的玫瑰香味,果園培育的陽光玫瑰去年還獲得了江蘇葡萄展金獎。

 

紅富士,脆脆的口感之外是香濃的奶油味。


超級女皇,色澤極美,紅紅的顏色像女孩子害羞時候的雙頰,漂亮又性感。



無添加、純手工,種出綠色環保又有誘人果香的好葡萄,是值得他始終認為值得為之付出的事情。




劉衛春之所以給果園取名龍誠田園,就是時刻提醒自己要用誠意種植

 

2014年開始種葡萄,今年5月拿到了國家綠色食品認證。這近5年的時間,從最初的15畝,到40畝,再到80畝,最後到現在的100畝,園子在擴大,他自己也在一年又一年中積累起了豐富的經驗。

 

葡萄的品質,市場也給出了答案:田園自產的葡萄只銷往高端水果直營店,近兩年經常處於脫銷狀態。



去年,種葡萄之餘,他開始做鄉村旅遊點。除了葡萄,這裡還有釀著葡萄酒的酒釀,散養的家禽、應時水果……


希望讓更多人能到園子裡來玩兒。

 


怎麼玩兒?劉衛春早就為我們擺好了一副“理想生活”的圖景啦!


池塘春天種水稻,稻子收完之後放水養魚用於垂釣。魚也不喂飼料,稻子收穫後剩餘的秸稈就是最好的養料。這樣養出的魚蝦,不僅安全,還幾乎沒有腥味。

 

園子裡隨處可見散養的烏雞、四季鵝和金陵黑鴨。它們是整個園子裡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也是客人餐桌上的主角。

 

嘗自己摘的水果,吃自己釣的魚和親手捉來的雞,很多人選擇到農村來,不就是因為想感受和城市完全不同的生活嗎?



聽說今年有兩家人從天津開車來,白天釣魚摘草莓,晚上自己生火燒烤,大家一邊喝啤酒一邊數星星,大人小孩都對這樣的體驗讚不絕口,哪怕這個園子並不奢華。

 

生活的腔調有很多種,

這一種雖簡單,

卻也是無限歡樂的源泉。


點擊閱讀原文長按二維碼

支持龍誠田園項目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