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管新規解讀(二):為什麼野蠻人和資金掮客不是真正的資產管理

財新視頻2018-06-16 04:57:03


董事長石磊認為,缺乏的風險管理意識,也沒有風險配置的能力;野蠻人用資管產品來進行股權類套利,越沒底線越有優勢,最終劣幣驅逐良幣。



CAIXIN SHORT VIDEO

財新短視頻


溫馨提示:建議在WiFi條件下播放視頻


石磊  吸引子諮詢董事長

喬嘉  吸引子諮詢總經理


解讀資管新規之二: 

為什麼野蠻人和資金掮客

不是真正的資管管理?


石磊:

野蠻人實際上是利用了我們過去行業裡面的一些最容易的部分,利用了它的一些缺陷。過去資管行業的實質是套利,套各種的利。


從最開始,我們從債券和貨幣市場之間套息差,之後大家演化成做非標,像開影子銀行一樣,吃存款和貸款的息差,到了最後,野蠻人就利用了我們這個資本行業的特點,就是不用放資本,全是用別人的錢,為自己辦事。用資管產品來去控制一些上市公司,做股權類的套利。


我們都知道這個股權類最終的收益其實是不確定的。


看上去每年能賺15%、20%,而你的資金成本從公眾上吸收的可能是10~12%,中間似乎有一個利潤,但是你會發現他們現金流是不匹配的。權益資產的現金通過分紅、通過變賣的都是比固定收益率差很遠。而我們的老百姓買的產品其實是三個月的、六個月的、一年的,是很短期的。所以他最後必然會衍生成為一個資產池,這樣很容易滋生龐氏的模式。


你就會發現越野蠻的人,越沒有底線的管理人他就越有優勢,這就是劣幣驅逐良幣。因為它沒有底線,他不在乎最後投資的結果。只要池子在存續,只要我還有一個能夠不斷融資的牌照,直到最後一天,這種騙局不能再持續下去了。 但是這時候老百姓的錢已經打了水漂。


所以野蠻人應該是說他用了我們過去時代的一個缺陷,他把它用到了極致,最終我們的監管終於不能忍受了,所以過去一套遊戲的規則要重新改變。


喬嘉:

何為野蠻人?野蠻人的對面是什麼?文明人。那文明人跟野蠻人的區別是什麼?我舉出一個維度是平衡,剛才說的野蠻人的市場是什麼?他打破了平衡。比方說野蠻人,他們竟然可以不怎麼花錢,就可以把萬科也好,任何一個在實體經濟中做得很好的企業歸為己有。那我們新規出來以後是幹什麼?恰恰是市場發展與監管之間的一種平衡的重組。由於市場自己發明出來的東西,超越了監管範圍的能力,而產生新的監管規則。



資金掮客和資金管理者的區別


石磊:

其實我們最早的那個版本的教科書上,很多人說金融金融就是資金的融通,這對不對?這看上去是對的,我們的行為是幫缺錢的人找錢。但是你幫缺錢的人找錢之後,這個錢是不是要回報?但如果你幫他找完錢,這個行為就結束了,這就不是金融。金融是要把這個循環做成一個可持續的,最後這錢是要還給投資人的,那這樣才是一個可持續的循環。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就出現了一個東西叫風險。因為借錢是現在,還錢是未來,收益是在未來體現的,所以在時間的維度上就產生了不確定性。我們做金融人的核心的本質是要把握好這個不確定性。


所以金融的實質再提高一層,除了你找錢,更重要的是要把風險匹配控制和配置好。不管是我們的金融的各個子行業,不管你是做信貸,還是你做資產管理的,都是在經營風險,而不是簡直是左手進,右手出,拉郎配。那資金掮客是什麼?在這個過程之中,我收一個提成費,費率,然後我提成之後就不管了,那這種人其實在政策的環境下是被打擊的對象。 而真正的一個Banker,一個做金融的人,實際上是要把這個循環可持續下去。


喬嘉:

在過去的一個時代裡,所有人都在做資管。我覺得這是最後走到極限的原因之一。你知道投行的人,最重要的也是定價。你IPO也好,你做債券也好,你收益率到底是多少,對吧?期限是多少?定結構,也定結構是什麼?是定價格的結構。


大家都在找錢的時候,大家會發現一點特別核心。就是你如果沒有錢,你只是箇中介,在當下或者在過去的氛圍裡,你很難定價。你必須有錢,你才好定價。 所以所有的中介都不說我是中介,說我有錢。那我要說我有錢可以給你,我是什麼?我是資產管理,所以這就從中介到投行,衍生到了全是一群偽資產管理。未來應該是各盡其職。整個的產業鏈,每一個人都要承擔一部分風險。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