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產婦生下6胞胎 可看到孩子性別後 全村都沸騰

每天學點穿衣打扮2018-06-14 10:28:48

1
第一章 捉姦在床

“你們在幹什麼?”

一聲淒厲的尖叫劃破清晨的寧靜。

蘇瑤睜開迷糊的雙眼,看清眼前的一幕後,大腦頓時一片空白!

她竟然赤身裸體的跟陸勵成躺在一個被子裡?

衣服四散在地上,粉紅色的小內褲在一堆衣物中相當醒目,最重要的是她那黑色的蕾絲文胸正明晃晃的掛在陸勵成的脖子上,可見昨晚戰況有多激烈!

蘇瑤傻了一般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她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清白竟然就這麼沒了?

雖然陸勵成是她喜歡了十年的男人,可她卻從來沒有想過不清不白的把自己交給他,她一直珍藏著自己的清白,希望有一天在他交付真心的時候,親手把這份視若珍寶的清白捧到他面前。

可是現在,誰能告訴她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她會和陸勵成睡在一起?

蘇瑤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該難過,只是有些頭疼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尤其是陸勵成的正牌女友周彤站在門口,正一臉震驚的看著他們。

陸勵成被尖叫聲驚醒,目光緩緩掃過地上的衣物,最終落在蘇瑤的臉上。

眼神從迷濛,慢慢變得厭惡。

“蘇瑤,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拿你當做好姐妹,沒想到你竟然這樣對待我……”周彤臉上掛著淚,滿臉痛苦:“我知道你喜歡陸勵成,可我有多愛他你是知道的,你怎麼能這麼對不起我?”

“我沒有,”蘇瑤急忙解釋:“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怎麼會和陸勵成睡在一起,周彤,你相信我……”

眼淚大顆大顆的從周彤眼中滑落,她搖頭:“蘇瑤,你都跟陸勵成睡在一塊了,還口口聲聲說要我相信你,我就那麼好騙嗎?如果你們真心相愛大可以說出來,我成全你們就是了,但是拜託,請不要把我當做傻子一樣矇在鼓裡!”

“薇薇,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看到周彤痛苦難抑的樣子,陸勵成心頭泛過一陣心疼,胡亂套了一件外套,起身向她走去,“我跟她沒有任何關係,你聽我解釋!”

“我不要聽,我不想聽!”周彤胡亂的搖著頭,好似看到洪水猛獸一般後退:“你不要過來,求求你,什麼都不要說,不要過來!”

說完猛地轉身跑了出去。

“周彤!”陸勵成大喊一聲,擡腳就要追出去,卻在門口猛地頓住了腳。

他身上只套了一件寬大的外套,鞋和褲子都沒穿,這個樣子怎麼出去?

陸勵成的一言一行不止代表他自己,還代表著整個S.T集團。

他轉身,目光凶狠的落在蘇瑤臉上。

如同在看一堆令人作嘔的垃圾一般看著她,顯然在等她解釋。

蘇瑤心裡一痛,以前陸勵成看她的眼神雖然疏離卻也平和,不會像現在這樣滿是嫌惡。

“勵成,昨晚大家都在一起喝酒,我也喝了很多,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昨天是周彤的生日,陸勵成特意包了夜色整層酒吧為她慶生,蘇瑤雖然不太想來看他們秀恩愛,但她好歹跟周彤是相處了十幾年的發小,況且周彤極力邀請,她不好意思拒絕,所以就來了。

昨天晚上大家鬧到很晚,蘇瑤被灌了很多酒,早就斷片了,腦袋到現在都迷迷糊糊,根本想不起來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更不知道她是怎麼跟陸勵成睡到一起的。

見她反反覆覆始終是那麼幾句話,陸勵成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漆黑的眸子更是變得陰沉,沉得彷彿能滴出水來。

陸勵成的脾氣蘇瑤還是知道的,向來說一不二,嫉惡如仇。

自從他接手了S.T集團,成為國內最耀眼的鑽石王老五之後,有太多的女人前仆後繼製造各種巧遇,有故意撞他車想來言情版開頭的,有穿著小短裙在他面前故意撿東西的,還有穿著性感情趣衣物偷偷鑽進車裡想生米煮成熟飯的。

凡是敢算計他的女人,全都沒有好下場。

如果惹怒了他,恐怕她也會像那些女人一樣身敗名裂。

蘇瑤縮著身子躲在牆角,雙手死死捏著被角,臉上一片蒼白,驚懼的看著陸勵成。

雖然知道陸勵成不會相信,可她還是說了:“勵成,我承認我很喜歡你,但這麼多年了,你應該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就算再喜歡我也不會用那些骯髒的手段,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昨晚是怎麼回事……”

“你是不是還想說,昨天晚上是我強迫你的?你即委屈又無辜?嗯?”

陸勵成不屑的說,最後一個字低沉而上揚,更是把那份輕蔑表現的淋漓盡致。

“不是的,你沒有強迫我……”

“這麼說你承認了?蘇瑤,十年了,你終於如願以償把自己送到了我床上,你還真是下賤!”

 
2
第二章 我要讓你血債血償!

陸勵成冷哼一聲,似是多看一眼都讓他覺得噁心,轉身穿衣。

蘇瑤周身一片冰涼,好似被人猛地澆了一桶冰水!

難道就因為她喜歡他,所以這件事情就理所應當是她策劃的?

不管她是否清白無辜,是否也蒙受了損失?

難道就因為她喜歡他,所以他就可以毫不留情的把她的尊嚴踩在地上?

甚至還要狠狠的碾上幾腳?

她卑微到了泥土裡,不過就是因為喜歡他!

蘇瑤緊緊咬住下脣,臉上一片蒼白。

“蘇瑤,你最好祈禱周彤不要出什麼事,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說完,陸勵成摔門而去。

…………

剛才還好好的天氣,突然下起了磅礴大雨。

陸勵成周身散發著寒冷,站在搶救室門口,好似從地獄裡出來的惡鬼,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一個小時前,周彤出了車禍,被緊急送進了搶救室。

她太過悲傷,再加上大雨遮擋住了視線,沒有看到剎車失靈的大卡車,一頭撞了上去。

車子嚴重變形,送進來的時候,周彤已經沒有了心跳,醫生直接下達了死亡通知書,陸勵成好似瘋了一般卡住醫生的脖子,勒令他必須搶救,否則就要他的命。

醫生被嚇到了,慌忙失措的把周彤推進了搶救室,到現在也沒敢出來。

“陸總,”看到陸勵成好似丟了魂一般的樣子,Abby欲言又止:“剛才的情況您也看到了,周小姐已經停止了心跳,您節哀順變……”

“住口!”陸勵成爆吼一聲,雙眼赤紅的看著Abby:“她沒有死,也不會死,我不允許她死!”

Abby輕嘆口氣,不再說話。

她是陸勵成的助理,從接手公司的第一天起就跟著他,從來沒有見過他這個樣子。

陸勵成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城府卻很深,喜怒哀樂從來不會表現在臉上,見慣了他鎮定自若的樣子,Abby還真有些不習慣他現在這個樣子。

可見周彤小姐在陸總心裡分量很重。

Abby忍不住為蘇瑤擔心起來,以前也有不少女人算計陸總,試圖攀龍附鳳,但是無一例外下場都很慘,如果周彤真的搶救不過來……

Abby不敢想蘇瑤會有怎樣的下場。

陸勵成一動不動的站在搶救室門口,雙眼好似雷達一般緊緊的盯著那扇門,好似下一秒周彤就能推開門,微笑著向他走來。

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想起剛才周彤渾身是血的樣子,心頭就忍不住抽痛!

要不是蘇瑤策劃這一切故意讓周彤看到,她又怎麼會成為這個樣子?

想起蘇瑤那張令人厭惡的臉,陸勵成就忍不住想要掐死她!

陸勵成雙眸閃過一抹狠戾。

蘇瑤,你最好祈禱周彤平安無事,否則我要你生不如死!

“咯吱”一聲,門開了,醫生搖頭嘆息的從裡面走了出來。

“陸先生,周小姐的傷勢實在是太嚴重了,我們已經盡力了……”

下一秒,蓋著白布的周彤從搶救室裡推了出來,人已經沒有了氣息。

陸勵成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白布上,漆黑的眸子裡壓抑著滔天的痛楚。

他就那樣靜靜的看著,好似一尊雕塑一般,很久不動。

Abby看不下去,輕聲道:“陸總,周小姐已經走了……”

陸勵成沒有說話,一旁的醫護人員也不敢擅動,只好眼巴巴的看著Abby。

Abby揮揮手,他們好像得了赦令一般,趕忙把周彤的屍體推走了。

陸勵成突然轉身,大步像門口走去,好似剛從冰窖中走出來一般,渾身散發著陣陣寒意,說出來的話更是讓人不寒而慄。

“Abby,通知市場部,停止給蘇氏集團供貨,明天中午之前務必把蘇氏欠的三千萬貨款要回來,還有,給公安部的劉局長去個電話,告訴他,我要讓蘇瑤血債血償!”

Abby忍不住打了個顫慄,忙回道:“明白!”

…………

雙腿好似灌了鉛一樣,蘇瑤一步一步向家裡走去。

眼淚漸漸模糊了雙眼。

儘管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可是陸勵成的目光始終在周彤身上,他從來不知道,她和周彤的生日只相差一天。

今天,是她的生日。

蘇瑤低頭苦笑一聲,她這輩子都不會忘了這一天,這一天她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失去了清白,更是失去了被她藏在心裡十年的那份愛。

二十歲的生日,她終生難忘。

剛推開門,還沒來得及看清房間裡的情形,突然“彭”的一聲響,一個物件應聲砸了過來,鮮血頓時從額頭噴湧而出。

“你個不孝女,竟然還知道回來?”蘇長忠的怒罵聲隨之而來:“平時我們寵著你,由著你的性子胡來也就罷了,你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算計到了陸勵成的頭上,還恬不知恥的把人家弄到了床上,我們蘇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鮮血模糊了雙眼,額頭傳來一陣疼痛,可卻也抵不過心裡疼痛的萬分之一。

為什麼別人不相信她,連父母也不相信她?

要說多少遍她沒有做,他們才肯相信?

 
3
第三章 為什麼沒有人相信她?

“長忠,有話慢慢說,你把孩子的頭都砸破了……”蘇瑤的母親站在一旁乾著急,有心想上來幫忙,卻懾於蘇長忠的怒意,不敢上前。

“你住口!”果然,蘇長忠立即把矛頭對向了她:“慈母多敗兒,平常要不是你慣著,她怎麼會那麼無法無天,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來?”

“我沒有!”蘇瑤大喊一聲,強忍許久的眼淚瞬間噴湧而出, “我沒有做,昨天晚上我喝多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怎麼會和陸勵成睡在一起,你們相信我,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還能有誰?我早就說過陸勵成城府太深,讓你離他遠一點,你偏偏不聽,喜歡誰不好偏喜歡他,臨沂省但凡有點名望的人家都知道你喜歡陸勵成,現在出了這樣的事,你讓別人怎麼相信不是你做的?難道是有人把你塞到了陸勵成的床上不成?”

“喜歡一個人有什麼錯?難道就因為我喜歡他,所以發生這樣的事情就一定是我做的?你們甚至都沒有問一句是不是我做的,就指著我的鼻子罵不要臉,為什麼連你們也不相信我?”蘇瑤心寒的看著眼前陌生的父母,眼淚爭相恐後的洶湧而出。

她不害怕萬人唾罵,不害怕損失清白,甚至不害怕承受陸勵成的報復,她最害怕的是最信任的人不相信自己。

“我們相信你有什麼用……”蘇長忠一瞬間好似老了十歲,癱坐在沙發上,“周彤死了,陸勵成是不會放過蘇家的。”

蘇瑤大腦頓時一片空白,嘴巴張了張,她甚至聽不到自己說了什麼:“你說什麼,周彤……死了?”

蘇夫人無奈的嘆了口氣,說:“周彤出了車禍,傷勢太重,去世了,半個小時前陸勵成斷了蘇氏的貨源,而且還要我們在明天中午之前把三千萬貨款結清。”

她滿臉愁容道:“咱們家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前段時間你哥哥投資失敗,蘇氏本就岌岌可危,後來攀上陸氏,肯賒貨源給我們,現在好不容易週轉開,怎麼可能馬上拿出來三千萬?這不是要咱們的命嗎?”

說著蘇夫人的眼淚掉了下來。

蘇夫人後面說了什麼蘇瑤一句都沒聽見,滿腦子都在迴盪著那句話。

周彤,死了。

剛才還活生生的一個人,怎麼會說死就死了?

雖然她很羨慕周彤擁有陸勵成所有的愛,但她們好歹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周彤就像是她的親姐妹一樣,那麼鮮活的一個人,竟然就這麼……沒了!

眼淚,驀地的流出。

她知道周彤在陸勵成心裡的分量,周彤死了,那陸勵成豈不是傷心欲絕?

他該有多恨她!

蘇瑤,你最好祈禱周彤不要出什麼事,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想起陸勵成臨走時那句話,蘇瑤不寒而慄!

不,陸勵成可以不愛她,但是絕對不能恨她!

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那天晚上人很多,一定有人看到事情的真相,還有監控,一定可以還她一個清白。

蘇瑤轉身跌跌撞撞的向陸家跑去。

雨越下越大,剛才還淅淅瀝瀝的小雨,轉眼間變成了磅礴大雨。

蘇瑤不管不顧的向前跑著,大雨噼裡啪啦的打在她身上,她全然不顧,只是一門心思的向著陸家跑去。

半個小時後,陸家。

“陸勵成,你開門,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你聽我解釋……”厚重的鐵門好似一道天斬,擋住了她的腳步。

蘇瑤急切的拍打著鐵門,煙雨中模糊的別墅一片沉默,沒有任何迴應。

“周彤去世了我也很難過,她就像是我的親姐妹一樣,我比誰都痛心。可是,要我怎麼說你們才會相信我,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

她哭的難以自抑,上氣不接下氣,即為自己的委屈,又為好姐妹的離世。

周彤死了,帶著對她的恨死了!

無論她怎麼解釋,周彤都聽不到了,無論真相是什麼,周彤都看不到了!

蘇瑤抓著鐵門,指甲死死的掐進肉裡,心痛的幾乎站立不住。

為什麼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她!

別墅二層,陸勵成站在窗前,雙目陰鬱的看著樓下的蘇瑤。

她渾身都已經溼透,髮絲凌亂的黏在臉上,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丟了一隻,光著一隻腳站在雨水中,褲腿上滿是泥水,樣子狼狽不堪。

蘇瑤,比起你給周彤的痛苦,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我要讓你後半輩子都活在地獄裡,為周彤贖罪!

“Abby,下去告訴她,只要她在門口跪一夜,我就聽她解釋。”

閱讀原文

TAGS:周彤陸勵成蘇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