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瞧不起三種女人,排名第一竟然是……

天天炫拍2018-06-14 10:12:29


答案將在留言區公佈


01 活不過十個月


2017年9月5號這一天,末笙得知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厲太太,你胃癌已到晚期,不及時治療,可能活不過十個月,請做好心理準備。”

末笙不敢相信,一次體檢把自己推到鬼神身邊。

她這一生只剩下最後十個月。

末笙穩住呼吸,從口袋拿出電話,按住快捷鍵。

“御南,你在哪裡,晚上回不回來吃飯,如果回來,我現在就去買菜,我找阿姨學做你最喜歡的菜。”

良久,沒有任何迴響。

末笙咬著乾涸的嘴脣,失控的淚珠滾落到手心裡。

那邊,冷淡的回答,“不了,晚上有應酬,況且你也不會下廚。”

電話嘟了幾聲,掛斷了。

末笙收回失落,深呼吸一口氣,鎮定的走出醫院。

不應該期待厲御南給她多大的迴應,結婚五年,末笙安守本分的做好厲御南的妻子,可是他的心思並不在她身上。

這五年,她該滿足了,就算厲御南不愛她,能陪著她走到生命盡頭也無遺憾,因為她什麼都不會,還讓厲御南照顧了她五年。

回到家,冷清的空氣令末笙發顫,她還是像以前一樣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睡覺,這個別墅是她和厲御南的家,可大部分時間只有她一個人,習慣了,這種孤獨也就變得不可怕。

但此刻,末笙很恐慌,她害怕十個月過後,沒有人照顧厲御南,害怕自己死後,厲御南會娶別人,總有一個人會取代她厲太太的位置。

迷迷糊糊感覺到有個人回來了,末笙知道這個人是厲御南,立馬投身入他的懷抱,厲御南也反摟著她。

末笙一下子清醒了,看不見厲御南的臉,卻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要說他們什麼最合拍,就是在一起的時候,彼此都能給對方愉悅。

“御南,我想要個孩子。”

說這話,末笙帶著一絲釋然,至少她不在時,有個孩子代替她陪在厲御南身邊。

“不是說過不要孩子,怎麼突然又想要了。”厲御南冷淡的道。

末笙轉過頭,落入眼簾的是一張稜角分明的俊臉,深邃的眸子正透過昏暗的燈光直射她的眼底。

“我喜歡孩子。”

厲御南頓時失去興趣,對此沒有迴應。他對末笙並沒有多少感情,“當初我娶你是你爸的意思,但我從未想過讓你留下我的孩子,這件事以後不要再提,安安分分的做你的厲太太,別讓我對你徹底失去興趣。”

末笙垂著眸子,像是心口拉開一道口子,厲御南不愛她,末笙心底清楚,可她愛了厲御南十三年,這份愛又該怎麼收場。

“是因為她嗎?”

厲御南頓住腳步,眼底一片冰冷。

“紀向晚。”


02 厲御南心上的硃砂痣


末笙喊出這個名字,心如刀割,這個名字是她心上的毒瘤,卻是厲御南心上的硃砂痣。

當年末笙逼著厲御南娶她,不惜一切代價把紀向晚趕走,甚至逼死了紀向晚的母親,紀向晚心灰意冷沒有再和厲御南在一起,她才有機可乘,用家產囚禁了厲御南的一生。

厲御南恨了她這麼多年,唯獨不喜歡她提紀向晚,今天她又破戒了。

厲御南手握成拳頭,回過頭冰冷的直視末笙,“你有什麼資格叫這個名字,我讓你安安分分的做厲太太,首先從閉緊嘴開始!”

她以前從不會在厲御南面前提起她,因為她也不想用紀向晚來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哦,以後我不提了,明天你早上想吃什麼,我給你做,還有你的衣服我幫你洗好了,你如果去公司,記得帶走,我用袋子幫你裝好了,我……”

“夠了沒有?”厲御南眼底盡是不耐煩,“末笙,這些年都過去了,你和以前沒什麼兩樣。”

“讓人生厭!”

從衣櫃裡拿出被子和枕頭,厲御南準備去客廳將就一晚上。

末笙死死的摳著手,渴望的眼神盯著厲御南好一會。

“御南,再陪我十個月吧,十個月後,我可以和你離婚,求你,不要恨我。”

從末笙嘴裡蹦出這句話,厲御南還有些吃驚,當年末笙為嫁給他不惜一切代價,還說要纏著他一輩子,就算他不愛她,厭惡她,只要在她身邊就夠了,如今卻說十個月後和他離婚,完全不像從她嘴裡說出來的。

厲御南譏誚的說,“你玩什麼把戲?”

“我累了,想解脫。”

末笙從始至終垂著眸,殊不知,眼淚一滴滴落在手背上。

厲御南基本上每天都會回家,但回來得很晚,和末笙也沒什麼交流,基本不會和她一起吃飯。

末笙突然說十個月離婚,令厲御南百思不得其解,末笙真的有這麼容易放手嗎?

當初他娶末笙,就答應過末笙她爸,以後得好好照顧她。

而且末笙是個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沒有他,就等於沒有了全世界,和他離婚之後,她又該怎麼生活?

為了能懷上厲御南的孩子,末笙用盡各種辦法挽留厲御南,每次厲御南迴來,她都很用心地待他,像是用盡生命陪著厲御南過最後一段時光。

這晚,厲御南喝醉了,吻了末笙,末笙欣慰,可又被潑了一瓢冷水,因為從厲御南嘴裡喊出來的名字叫做“紀向晚”。

他說,向晚,我和末笙離婚就娶你。

末笙眼淚模糊,空洞的目光盯著天花板,他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娶紀向晚了嗎?

可惜,她看不到了。

隔天,末笙和好朋友簡笑來商場逛街,簡笑懷孕四個月,末笙怕她生孩子,自己躺在病房無法陪她生產,提前給孩子準備好衣服,比簡笑這個做媽的還要操心。

簡笑見她這舉動反常,問道,“末笙,你這麼幹什麼,孩子出生再選也不遲,現在才多大。”

“我怕沒機會了。”

“你怎麼沒機會,你是孩子的乾媽。”

末笙笑了笑,並沒有做聲,但她倒是希望自己能懷上孩子,能和簡笑一樣做個幸福的媽媽。

“末笙,快看,我看到厲御南了。”簡笑扯住末笙的手臂,激動的喊道。

末笙轉頭,笑容僵硬在臉上,死死的拽緊拳頭,心臟被拉扯成好幾塊碎片,在不遠處選衣服的不是別人,而是厲御南和紀向晚。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喜歡,就點贊)

閱讀原文

TAGS:厲御南末笙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