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小十五歲的丈夫,新婚第二天掀開被子,看到的一幕讓我傻眼......

每日星座2018-06-14 10:03:11

    蒼茫的大海,翻滾著白色的浪花,從天邊滾滾而來。 

    一艘開往蘇黎世的豪華郵輪“海洋之夢”,此時正行駛在波濤洶湧的海面上。 

    船尾的甲板上,站著一位上海姑娘沈瑾萱,她是蘇黎世大學的中國留學生。 

    剛過完寒假,她的家境並不富裕,可是她很努力,努力的好處就是,她可以被學校保送至蘇黎世留學,而在異國的第一年,她就拿到了一筆豐厚的獎學金,另外還附贈兩張往返蘇黎世的豪華郵輪船票,並且是豪華套房。 

    肆意的海風吹亂了她的長髮,她佇立在甲板上已經有二個多小時。 

    天色漸沉,寒風愈發張狂,她攏了攏外套,雙手插進口袋,轉身離開了甲板。 

    豪華套房裡空調溫度適宜,吸了吸凍得發麻的鼻子,她把外套脫下,洗了個熱水澡,然後躺到寬大柔軟的大床上,準備美美的睡一覺,過了今晚,她就可以順利抵達蘇黎世,繼續著她循規蹈矩的留學生涯…… 

    深夜,她睡得正香,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疑惑的起身,她披著外套去開門,門一開,突然闖進一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按在門上,捂住她的脣,聲音沙啞的說“別怕,我被人追殺了……” 

    她驚恐的打量眼前的男人,倒抽一口冷氣,驚魂未定的發現,他的胸前殷紅一片,顯然是受了很嚴重的傷,傷口處的血液似玫瑰汁般往外流。 

    唔……唔…… 

    她用眼神示意,先放開她再說,男人短暫思忖後,選擇了相信她。 

    “你不要出聲,我不會傷害你,我就住在你隔壁,現在我很危險,外面有一幫人正在四處找我,若你替我掩護過了這一晚,救命之恩將來我必當湧泉相報!” 

    沈瑾萱從最初的驚恐中慢慢的鎮定下來,她點頭“好,你跟我來。” 

    她從隨身攜帶的行李中翻出一小盒藥箱,出門在外,跌打損傷這些東西少不了。 

    解開男人襯衫的鈕釦,她鬆了口氣,幸好是刀傷,若是槍傷,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熟練的拿消毒水替他清洗傷口,然後灑上厚厚一層雲南白藥粉,最後拿繃帶繞著他結實的胸整整捆了三圈,直到傷口不再流血為止。 

    “他們等會可能會找到這裡,這些東西要清理掉。”男人指了指地上染著血的一堆紙巾,還有他的外套。 

    沈瑾萱迅速把紙巾撿起拿到衛生間的馬桶裡衝了下去,然後把他血跡斑斑的外套鎖進了她的密碼箱。 

    剛整理好這一切,外面突然傳來驚天動地的槍聲,整艘油輪沸騰了,即使關著門也能聽到外面驚叫聲一片…… 

    “他們行動了!”男人冷俊的臉龐驟然變色,沈瑾萱焦急的說“那你快藏起來。” 

    可是往哪藏?環顧整個房間,雖然是豪華套房,能藏的地方卻幾乎沒有! 

    男人準備到洗手間躲一躲,卻被她一把拉住“不行,那裡太不安全。” 

    殺手若想找人,洗手間絕對是他們不會放過的搜查目標。 

    可是阻止了又怎麼辦?她還有更好的地方替他掩護嗎?外面腳步聲越來越近,槍聲觸耳驚心,情急之下,她迅速把他拉到床邊,艱難的說“我們假裝戀人吧……” 


02本能


    她的意思,男人不會不懂,只是他很震撼,到底是怎樣一個女孩,竟有如此俠義行為。 

    “我可能是個壞人,你就這麼相信我?”他實時提醒。 

    “來不及了,先上去再說!” 

    沈瑾萱率先鑽進被子裡,男人短暫的錯愕後,也跟著躺了下去。 

    原本平淡無奇的夜,就這樣突然多了一個陌生男人躺在身邊,她緊張的手心冒汗,身體忍不住瑟瑟發抖…… 

    “其實這樣並不能矇蔽他們的眼睛。” 

    男人不忍心的開口,沈瑾萱一愣,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內心苦苦掙扎,貞潔與正義對峙,最終,她選擇了後者,起身,顫抖的脫掉上衣,她半身赤裸的躺了回去,臉頰瞬間紅到了脖子,這是第一次,她在男人的面前衣不遮體,而且,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砰一聲,房門被踢開,一幫像土匪一樣的人闖了進來,他們個個人高馬大,手裡高舉著槍,穿著黑色西裝,戴著黑色墨鏡,滿臉殺氣的掃向床上的人。 

    幾乎是在同一瞬間,沈瑾萱翻身壓在了男人的身上,雙手緊緊抱著男人的肩膀,把臉貼在了他的臉上,假裝兩人正在親熱,被子外故意漏出了赤裸的後背。 

    “媽的,撞到人家的好事了……” 

    一名殺手戲謔的大笑,緊接著,其它幾個人都笑了。 

    “給我仔細的搜。” 

    沈瑾萱故意假裝受到了驚嚇,驚慌的抱著身邊的男人,值得慶幸的是,那幾個殺手連床底都搜了,唯獨沒有掀開被子,給她們保留了最後的尊嚴。 

    “沒有,下一間!” 

    一聲令下,殺手們陸續走了出去,房門還開著,一股股寒流侵入了她的骨髓…… 

    心砰砰亂跳,身體如同被火燃燒,血液裡流竄著一股奇妙的感覺,她尷尬的撿起地上的外套,趕緊將自己包裹進去,視線不經意的睨向身旁的男人,卻發現他,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深邃的目光滿是隱忍,以為他是被嚇到了,孰不知,這是男人最原始的反應…… 

    外面傳來一陣刺耳的鳴笛聲,他迅速坐起身,感激的說“我的人來了,我得馬上離開,後會有期!” 

    他把脖子上戴著的一塊成色極好的玉用力扯下來,放到她手中說“感謝你的救命之恩,以後有什麼困難拿著這個來找我!” 

    利落的穿好衣服,他打開窗戶跳了出去,沈瑾萱徵徵的望著手中的玉,轉眼之間,那個人就不見了,在她還沒有分清這到底是夢境還是現實,閉合的窗再次被推開,剛才消失的男人又回來了,他匆匆囑咐她“記住我的名字,蘇黎世慕氏家族慕煜城!” 

    沈瑾萱如夢方醒,疾步奔出套房,奔向甲板,遠處遼闊的海面上,一艘遊艇已經遠去,她微微嘆息,不過是萍水相逢,多年以後,誰又能記得誰……


03舊人


    二年後 

    班霍夫街,星巴克(starbauck)咖啡廳。 

    夕陽的餘暉照亮了半邊天,沈瑾萱換上工作服,精神抖擻的開始進入工作狀態。 

    她做的是收銀工作,對於學經濟學的她來說,再簡單不過的事。 

    七點剛過,是咖啡館最忙的時候。有七八個人排隊等咖啡。 

    “一杯藍山,一杯無糖黑咖啡。” 

    對面的老先生用中文跟她說,她點頭,笑容可掬的回答“好的,請稍等。” 

    “一共九十五元。” 

    等老人付錢的空檔,她的視線隨意的往隊伍後面望了望,驀然間,一抹俊挺的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請找零。”老人遞給她一張百元大鈔。 

    視線緊緊追隨那抹身影出了咖啡廳,一瞬間陷入了恍惚,完全忽略了面前還有長長的隊伍。 

    “小姐,請找錢。” 

    老人再次提醒,她回過神,抱歉的點頭“不好意思,我馬上找給您。” 

    剛才的那抹背影即陌生又熟悉,似乎在哪裡見過,她一時腦子亂轟轟的,以至於工作開始心不在焉。 

    “多找了五十元。” 

    面前的女顧客把多找的錢遞給她,來這裡消費的人,素質向來較高。 

    那抹身影還在門外,只是背對著她,看不清他的臉龐,沈瑾萱突然想起一個人,撥腿就往外面跑,引來了排隊的顧客一陣怨聲載道…… 

    “瑾萱,你幹什麼?!” 

    咖啡廳領班趙麗娜一把拉住她,指了指收銀臺“你在工作知不知道!” 

    “娜姐你幫我頂替一下,我有急事,馬上回來。” 

    她說完疾步跑出了咖啡廳,站在熙熙攘攘的馬路旁,眼前的車流川流不息,可是那抹身影,卻已是尋不見。 

    是錯覺嗎?為什麼在兩年後的今天,她會有這樣的錯覺? 

    頹廢的回到咖啡廳,調整狀態,重新用笑臉面對每一位顧客。 

    快下班時,趙麗娜來到她身邊,意味深長的問“老實交代,今晚為什麼突然跑出去?” 

    她尷尬的低下頭“沒什麼,看到了一位似曾相識的人。” 

    “慕煜城是吧?” 

    震驚的擡起頭,沈瑾萱一臉錯愕“娜姐,你認識他?” 

    “我怎麼可能認識,只是習慣了這裡的女服務員對他犯花痴,你不是第一個見到他失控的人,所以放心吧,我不會告訴老闆的,只是……” 

    趙麗娜故意停頓,戲謔的調侃“下次見到美男一定要鎮定。” 

    “不是這樣的,其實……” 

    沈瑾萱正想解釋二年前的事,卻不料被趙麗娜打住“行了,別解釋,我懂。” 

    說完,她俯耳過去,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 一句忠告,聽不聽在你別對他抱有任何幻想,他從不多看女孩子一眼。”


04隔閡


  夜色如濃稠的墨硯,深沉得化不開…… 

    沈瑾萱下了最後一班公車,雙手插在外套的口袋裡,步行著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今晚,若不是無意中撇見那抹熟悉的身影,或許她已經忘記,兩年前,曾經和她有過肌膚之親的那個男人。 

    沒有人會把自己偶爾做的一件善事一直銘記在心裡,她,亦不例外。 

    回到宿舍,她打開密碼箱,取出一件男人的外套,當年的血跡已經被清洗乾淨,雖然從未想過還有碰面的一天,可是這件外套,她卻一直保留著。 

    那一夜驚險異常,她沒有問他為什麼被人追殺,他也沒有問她叫什麼名字,或許這二年,他和她一樣,早已經忘記了那一場萍水相逢的邂逅…… 

    打開電腦,她在百度裡輸入慕煜城三個字,然後點擊搜索引擎,很快,資料顯示了。 

    一行行的往下看,原本平靜的臉龐漸漸不再平靜,她就像在訪問一個傳奇人物,被他顯赫的身家背景震懾住了,當她看完所有的內容,歸根結底的總結出,他是一個即神祕又複雜的商人,有錢有勢,卻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沈瑾萱長長的舒了口氣,慶幸自己今天沒有與他交集,她不知道原來他是華人首富,慕氏家族的獨生子,在她白紙一樣簡單透明的人生裡,他,離得實在太遠…… 

    即使今天追上又怎樣?讓他兌現當初的諾言,湧泉相報她的救命之恩嗎? 

    那只有貪婪的人才做的出來,她沈瑾萱不是這樣的人。 

    思忖再三,第二天,她決定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物歸原主。 

    “咦,瑾萱,你要寄東西呀。” 

    同宿舍好友張美麗好奇的湊過來問,張美麗和她一個系,也來自中國,只不過,她是北京人。 

    “恩。”她淡淡點頭。 

    “怎麼是一件男人的外套?你男朋友的?” 

    張美麗頗為詫異,她想以她和沈瑾萱的交情,如果丫的有男朋友,她不會不知道。 

    “不是,一個普通朋友。” 

    沈瑾萱手伸向口袋,猶豫了半天,才從裡面摸索出一塊價值不菲的玉,拽在手心,腦海裡浮現出那一晚的情形,他把玉放到她手中,叮囑將來有任何困難都可以去找他,可是,她會有困難嗎?還有半年,她即將畢業,離開這個生活了三年,卻依舊陌生的國家。 

    同一個城市,二年來,都不曾遇見,更何況將來,不在同一個國家。 

    打定主意,她把玉放進了外套的口袋,然後,封箱,按照昨晚從網上抄下來的地址,寄給了那個曾經一起睡過的男人。 

    …… 

    慕氏商業大廈。 

    金碧輝煌的辦公廳內,慕煜城正埋頭看一份文件—— 

    “慕總,這裡有一份你的快遞,上面寫著需要你親啟。” 

    慕煜城低垂著的長長睫毛動了動,淡淡回答“你打開就行了。” 

    “好。”高宇傑點頭,他既是慕煜城的貼身保鏢,又是他最親信的人,所以,很多事都可以代勞。 

    “只是一件外套。”高宇傑目光詫異的睨向對面有著精緻絕美五官的男人。 

    慕煜城猛的擡起頭,一看到高宇傑手裡拿著的衣服,他騰一聲站起來“這是誰送來的?” 

    “是郵寄過來的,從這郵戳上看,應該是蘇黎世大學。”


閱讀原文

TAGS:沈瑾萱慕煜城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