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入局”真的能保準水準嗎?

新浪娛樂2018-06-14 09:09:24


前段時間,歐豪、譚鬆韻主演的網劇《外八行》在懷柔影視基地舉行盛大的開機儀式。



監製陳凱歌導演首先上臺致辭:“我剛才很感觸地跟龔宇說,這是電影頂配的團隊來做網劇,非常了不起。希望我們能不負‘奇’待”——是愛奇藝的‘奇’,來提供網劇行業的標杆。”


愛奇藝CEO龔宇隨後也上臺致辭:“大量電影團隊進入劇集行業,這在好萊塢很常見,但在中國,是近兩年才發生的巨大變化。謝謝凱歌,我替觀眾感謝優秀電影人加入到網劇這個行業。”



就在同一天,徐靜蕾在微博上發出自己監製的網劇《同學兩億歲》女主角李庚希的搞笑視頻,還以寵溺語氣調侃這位00後新人:“李姐你請剋制……”事實上,平日裡熱衷於晒書畫、晒手工的徐靜蕾微博,近期已經被“李姐”和《同學兩億歲》相關內容佔領了,以至於有粉絲在評論裡打趣她“不務正業”。



以往影視行業中電影圈看不上電視圈,拍電視劇的又不屑於做網劇的“鄙視鏈”似乎正在被打破。


上個月2018愛奇藝世界大會宣佈,韓三平、於冬、馮小剛、陳可辛、唐季禮、趙薇、陸川、周星馳等電影界知名導演、製片人入局網劇,隨後歡喜傳媒的“導演合夥人制”曝光張藝謀也將執導網劇,這些消息都曾給影視行業帶來不小的震動。


不僅有將來時,大批優秀電影人的入局,已經在網劇市場上激起漣漪。


由劉德華監製,企鵝影視與福斯傳媒集團聯合出品,吳鎮宇、張孝全、余男、桂綸鎂等一眾影帝后有份參演的《東方華爾街》豆瓣評分8.2;



《盛夏光年》《催眠大師》《記憶大師》導演陳正道執導的《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豆瓣評分7.5。



對於上半年無爆款的劇集領域,這兩部“電影質感”的網劇都是亮眼的存在。時間再往前推移,去年韓三平監製的網劇《無證之罪》更是為罪案類網劇重立標杆。


不過,“貴客進門多風雨”,憂思也始終存在。


去年,《鬥牛》《老炮兒》導演管虎試水的首部網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豆瓣評分5.4,創下他執導的影視劇最低口碑。曾創作出《大話西遊》的劉鎮偉擔任監製的網劇《大話西遊之愛你一萬年》更被指“砸大話招牌”,評分僅為3.1分。王晶監製的《冒險王衛斯理之藍血人》從選角到改編更是槽點多多。


即便是《東方華爾街》,高階版金融題材+美劇節奏+電影質感,也掩蓋不了戲劇故事的稍顯粗糙與故弄玄虛。《結愛》更因為首次試水網劇的導演對劇集拍攝進度的不習慣,而導致第12集後配角戲喧賓奪主、主角戲虎頭蛇尾,落入了高開低走的窠臼。


看來,近年來無數電視劇通稿中追求的“電影質感”,並不等於優秀劇集?


另外,我們也發現,集體入局網劇的電影人們,如陳正道般親自上手執導的,仍是少數,更多的,是擔任國產劇領域往往流於“掛名”的監製。雖然徐靜蕾告訴新浪娛樂,她不是“掛名監製”,劉德華和陳凱歌的合作者們也否認他們“掛名”,不過,在資本市場中,如今網劇開始拼電影人,與此前的拼流量鮮肉、拼IP到底區別多大?其中的營銷成分有幾分,到底能給網劇如何增肥填土?還是值得我們探究。

 

Part1 電影大咖集體入局網劇為哪般?


相比於優秀電影人才與劇集行業相融,在好萊塢十分普遍,在國內,電影大咖尤其是知名電影導演們每每“跨界”,都能成為文娛行業記者們的新聞點。

 

在當下,電影大咖入局網劇這個熱門命題,最具有現實感的例子,恐怕是今晚收官的《結愛》。



相比於大多數試水網劇的電影導演們選擇當監製,陳正道在開啟自己的網劇處女作時打了一個直線球。此前,這位創作能力穩定的臺灣導演執導的電影《催眠大師》《記憶大師》《101次求婚》《重返20歲》都曾收穫不錯的票房與口碑。以至於,製片人袁飛宇在邀請他執導時,也曾有過擔憂,“有時候我會說,讓他拍網劇會不會拉低他的格調?”


據袁飛宇透露,這位80後導演卻很看得開,對互聯網和年輕觀眾也很有好奇心,在看過施定柔所著小說《結愛 異客逢歡》後,便選擇自己親自來執導,而非當監製。



而陳正道告訴新浪娛樂,自己進入網劇,是因為意識到了這種創作形態本身的潛力。“越來越多的美國電影拍超級英雄,於是很多優秀電影導演就在美劇迎來了黃金時代,當然這跟Netflix等的付費機制有關。就我來說,在拍電影的同時,拍網劇也挺好的。這是一個新的媒態,它跟觀眾對話的方式,相比電影來說更主動跟更密切。”


徐靜蕾也有同感。“網劇的發展是全世界範圍內的一個趨勢,而不只是中國。就像我,以前只看電影的,但最近幾年我看劇的比例已經大了很多。網劇的製作質量越來越好。”不過,在新浪娛樂的追問下,徐靜蕾僅數出了《琅琊榜》《甄嬛傳》《好先生》等三部國產劇,她觀劇仍以英美劇為主。


劉德華的入局,一定程度上也是受了英美劇的啟發。“現在我們的電視劇在製作水平上已經很好了,但我們希望有一個新的不一樣的題材。因為跟美劇或英劇都有一點不一樣,我們在題材上沒有那麼廣。”雖然做金融題材難度大,但他覺得這種突破是有必要的。


劉德華壓陣,無疑成了《東方華爾街》的金字招牌。吳鎮宇告訴新浪娛樂,“最開始因為陳佩華小姐代表劉德華先生邀請我,這兩位既然開口講邀請我來參演,我也會非常願意去參與這部戲。”而劉德華則謙虛稱,這部劇選角找演員,是因為有了資方企鵝影視的幫助而比較順利。



劉德華這句話算不得是恭維。三大視頻網站迅猛發展,為網劇帶來了龐大的資本和市場前景,也發展出了數量巨大的付費用戶。這都是包括導演、演員在內的電影人們無法輕易拒絕的。君不見,周星馳的IP《美人魚》和《西遊降魔傳》改編網劇的版權,就賣出了7億人民幣。即便財報連年不好看的歡喜傳媒,也為張藝謀拍網劇開出了1.5億股股份以及1億元人民幣創作資金。


不僅僅是電影大咖們。早在他們入局之前,傳統的頭部電視劇公司如華策、慈文、正午陽光、檸萌、唐人等,早已在網劇領域跑馬圈地。電影大咖們進軍網劇市場,更像是資本市場作用下的順勢而行。


就創作形態來說,相對於電影,網劇在某些層面本身就具有其優勢。《東方華爾街》導演黃國強向新浪娛樂如是闡述這種優勢,“我很期待各類優秀電影人進軍網劇,因為現在互聯網容量和用戶都很大,絕對能夠承載住這些未來優秀的作品。但電影拍片排期的容量都是特別有限的,有時候會限制電影人的創作。當這些創作熱情有平臺可以呈現的時候,網劇市場絕對是一個很好的出口。”



此外,相對於在題材上愈顯僵化,粗製濫造、拖沓注水屢見不鮮的傳統電視劇端,相對自由、崇尚小而美的網劇市場確實給觀眾帶來了不少驚喜。尤其是《白夜追凶》《河神》《無證之罪》等懸疑探案劇,亦或是《最好的我們》《你好舊時光》《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等青春題材,網劇在質量上有了顯著提升。雖然仍存在問題,但行業地位早已在不斷地去邊緣化。對於原本持觀望態度的電影大咖們來說,網劇市場的爭氣,也給了他們入局、試水的信心。

  

Part2監製多導演少 動真傢伙還是玩營銷?


韓三平監製的《無證之罪》《原聲之罪》,以及與前世界冠軍鄧亞萍攜手合作體育題材網劇《我的朋友叫冠軍》,周星馳監製的《美人魚》《西遊降魔篇》、馮小剛監製的《戰王朝》、陳凱歌監製的《外八行》、陸川執導的《西部往事》、趙薇監製的《誰都渴望遇見你》,管虎執導的《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王晶監製的《龍鳳店傳奇》《冒險王衛斯理》,以及正在熱議中的陳正道導演的《結愛》、徐靜蕾監製的《同學兩億歲》、劉德華監製的《東方華爾街》……


跨界網劇的頭部電影大咖越來越多。不過,一片熱火朝天之下,也不是沒有水分。大部分電影導演跨界製作網劇,都是擔任監製,親自執導筒的只佔極少數。也難怪有業內人士持懷疑態度:這是否更像是製作方和平臺間的一種商業交易,更像是一種營銷方式呢?


在2018愛奇藝世界大會上,趙薇宣佈自己監製的網劇《誰都渴望遇見你》將會在自己的法國酒莊取景,便有業內人士質疑:這是否有商業宣傳的嫌疑? 



5月24日下午,歡喜傳媒發佈公告稱,歡喜傳媒將有權獨家投資張藝謀執導的三部網劇。此外,歡喜傳媒已用股份綁定的形式,簽下了包括王家衛、顧長衛、張一白在內的電影大導演攜手進軍網劇領域。且不說曾宣稱“斥4億巨資如《紙牌屋》般超級網劇”的王家衛網劇項目歷時兩年仍未見影,3年鉅虧14億的歡喜傳媒的這一系列動作,也被業內人士調侃為《東方華爾街》中“百傳媒用電影項目炒股價”的現實版。


還有一個問題無法迴避。監製這一港劇核心崗位,在國產劇領域卻常常流於“掛名”。


當新浪娛樂問徐靜蕾在《同學兩億歲》這個項目當中承擔的工作時,聰明如她立馬心領神會,“我從來不做掛名的事兒!”



徐靜蕾透露,自己主要在前期劇本方面給出一些意見,並主導演員的挑選。其中,女主角李庚希是徐靜蕾的一位好友的女兒,她便近水樓臺將之簽到自己公司。甚至於,她還親自給幾位零表演經驗的新人上起了臺詞表演課,前後培訓了好幾個月。“然後後期剪輯前五集基本上是我剪的。有些部分我覺得可以通過補拍變得更好,整個補拍我也是盯著的”,徐靜蕾補充道。


“如果掛名的話就是欺騙觀眾,所以我參與度還比較高的。當然,不會像我自己做導演的時候,團隊培養等每一件事情都事無鉅細,但是我每個項目都跟著著急。”那麼為什麼沒有自己上手當導演?她表示較為低齡化的《同學兩億歲》並不是最適合自己來做,“我會給出很多意見,但是我也會更多去聽比較年輕的人的意見與想法。如果我自己做導演,那就完全是更自我的一個表達了。”


至於劉德華,事情就比較無奈了。據他透露,在《東方華爾街》演員確定後,自己就因落馬摔傷,幾乎全程缺席拍攝期,“我沒有在現場陪他們打這一場仗。如果有機會,下一仗我一定會在現場。”


不過,導演黃國強表示認可劉德華對這部劇的參與,“劉先生對劇本的時間跨度、場景跨度,對演員的選角提出了重要的指導經驗。另外在剪輯上,他提出一些很有建設性的剪輯意見,幫助《東方華爾街》展現更好的節奏。”



在《外八行》的開機儀式上,愛奇藝副總裁、自制劇開發中心總經理戴瑩也曾對媒體表示,掛名監製是不存在的。據悉,在拍攝之前,陳凱歌也曾帶著妻子陳紅去上海雲風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一起開了劇本會議。另外,陳凱歌也確實帶了不少自己的電影團隊成員加入了這部網劇,包括與他合作過《趙氏孤兒》《搜索》等多部電影的攝影師楊述就是《外八行》的導演。


當然,也有耿直透露自己確實參與不多的監製。去年11月,網劇《龍鳳店傳奇》開播,香港導演王晶擔當這部劇的藝術顧問兼編劇。當新浪娛樂問及這個項目曾因政策原因停拍半年後再上馬,是否存在故事內容和造型過時的問題時,王晶坦承,其實自己除了劇本,和作為藝術顧問看了一下造型,並沒有參與這部劇包括演員選擇在內的其它的方面。


電影導演應該以什麼身份參與到網劇當中來,才能為劇集起到真正的提升作用?或許對這個問題比較有話語權的,還是親自執導網劇的陳正道。


據悉,在進入到《結愛》項目後,在陳正道的指揮下,編劇團隊對原著小說進行了重新的編排,貼合人設的基礎上,結合男女主演的個人特點改編。陳正道告訴新浪娛樂,雖然導演中心制和劇集成功沒有必然關係,但《結愛》確實屬於導演中心制。



“但這個過程爭取得比較辛苦。因為拍攝過程中我有深刻感受到,比起電影,這個行業對導演的看中沒有像電影行業那麼重。這部戲的投資方對導演很尊重,感謝投資方。”


當然,只要不是“掛名”,電影大咖們來給網劇當監製,也是行業佳事。對監製劉德華頗為敬重的黃國強對此感同身受,“尤其是一些初入行的新人導演,他們有熱情、有激情且熱愛創作,但是熱情落地的同時會遇到很多現實困境的難題。在這種情況下,有一位知名的電影人作為監製可以給到許多非常寶貴的意見和幫助。”


Part3 追求電影質感=提升網劇質量?


努力爭取到導演中心制的陳正道,帶著自己的電影團隊來拍網劇《結愛》, “電影怎麼拍,我們就怎麼拍。”


據悉,為了營造《結愛》中的玄幻氣氛,搭建跨物種戀愛的新時空,劇組直接把拍攝場地放在了曼谷——此前陳正道執導的《記憶大師》《催眠大師》就是在泰國取景。這完全是電影的規格。



於是,《結愛》有了精緻的畫面和與角色匹配而養眼的造型,場景轉換自然,燈光音樂在線,演員原聲亦是清流,本不被大部分觀眾看好演技的宋茜,也被調教得表演自然,而少了她以往在偶像劇當中的誇張表演模式。網友們紛紛稱讚這部網劇的“電影質感” 。  



用拍電影的方式來拍網劇,有效地提升了網劇製作水準。不過,這部劇後半部分引來的注水、主線劇情過快等爭議,也與追求電影質感而忽略電視劇創作規律有關。


電影導演陳正道很注重演員情緒的塑造與連貫,堅持傳統電視劇都少有的順

拍。雖說讓演員情緒連戲了,但也拉長了工期。由於 “不習慣劇的拍攝節奏”,當3個月拍100分鐘電影變成了3個月拍25集電視劇,經驗不足的電視劇新手陳正道,最終在拍攝節奏的控制上判斷失當。


 “前面一場吻戲拍一天,吃飯拍一天,摩天輪又拍了兩天,最後三四周還剩8到10集時長。身為導演,是我太理想化,沒控制好進度。”陳正道在豆瓣上如是向觀眾們解釋《結愛》後半段的問題。



他也告訴新浪娛樂,因為是順拍,邊拍邊寫,到後面其實兩個主演原本給到的檔期都不夠了,“其實我覺得主線的故事還沒說完、還沒說到很好,然後因為時間真的不夠了,我們只能多寫支線,讓兩個主演把前面的劇本趕完之餘,副線的演員必須把時長填上來。我希望下一部戲在時長跟拍攝週期上都能夠更寬裕。”


選擇順拍的還有《東方華爾街》。吳鎮宇向新浪娛樂透露,其實這部戲順拍是演員們的要求。雖然有著1997年金融風暴、2008年經濟危機、2018年經濟危機三條故事線,且劇中頻繁跳轉切換時空,但因為是順拍,演員們並不會跳戲,“如果不順拍就不知道自己實在的感情,但如果順著拍感情就會隨著時間慢慢累積起來。”


在三個時間點顛來倒去的故事情節中,觀眾們享受著燒腦樂趣——這完全是電影式的敘事方式,很大程度上也提高了這部網劇的格調。不過,三個時空的多線索敘事,毫無徵兆地閃回與跳接,更是增加了其故事的複雜度,引起了部分觀眾的理解困難,從而降低了戲劇故事本身的審美樂趣。甚至於,有業內人士以“裝腔作勢”來評價這部網劇。


不過,劉德華也透露,《東方華爾街》更像是一個“測試版”。“它是個大概念, 5集有點短,特別是金融這種距離很多人有點遠的題材,我們已經儘量把所有的事情講清楚。如果有下一部,希望可以有更多時間。”



沒錯,即便是劉德華和陳正道這樣具有話語權的電影咖,依然落入了國產劇“工期不夠”的窠臼。這不得不令人警醒。或者,電影導演“試水網劇”小試牛刀,視頻平臺也藉此宣傳造勢,即便“電影質感”十足,但始終是美中不足。或者,電影導演與視頻平臺的“聯姻”,既是雙贏,也是互相妥協?


電影與劇集,在敘事模式和拍攝手法上始終是有差別的。“劇集你需要花更長的時間去發展角色,不像電影是90分鐘、100分鐘在黑箱裡觀看的那種經驗,它需要通過角色情感以及每一個角色所做的事情,讓角色變成觀眾所認識的人,讓觀眾能夠陪伴ta成長、看到ta的蛻變,看到ta的喜怒哀樂,或者ta的難處或者情感糾結。”陳正道分析道。


電影大咖們的入局,對網劇發展的積極作用毋庸置疑,包括質感的提升、影視資源的打通等。不過,相對於“金字招牌”,遵循基本的影視創作規律基礎上,在題材內容、拍攝形式上為網劇帶來新思路,應該更為重要。


“對於現階段的華語網劇跟電影來說,我們首先要做到網劇不粗製濫造,至少要像電影一樣在基本功上做好。其他,我覺得所有敘事節奏,所有東西、所有長度在網劇中都有可能”,陳正道如是期冀。


------


新賽季開始,後臺回覆【微博電影】有洩題喲!


小程序入口:

 


長按圖片 識別二維碼 一鍵加關注

不信來試


點擊文末“閱讀原文”輸入關鍵詞還可查看更多往期精彩內容 

閱讀原文

TAGS:網劇劉德華徐靜蕾陳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