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車“掏糞工”1天洗3次澡 女友嫌有味兒被迫在外過夜

騰訊圖片2018-06-14 07:25:54

在外人看來,從事高鐵工作光鮮靚麗、受人尊敬。為了確保列車安全行駛,還有一群人在背後默默地付出,他們就是動車檢修庫裡的檢修工,不僅要給動車“治病”,還要幹最累、最辛苦的掏糞工作,他們自嘲高鐵上的“高級清潔工”。

25歲的張濤是西安人,2008年考入西安鐵路職業學校,學習鐵道車輛專業。畢業後進入西安鐵路局西安動車段成為一名檢修工。張濤每天的工作就是處理動車駕駛艙、衛生間、車內設施等故障,確保動車安全行駛。

張濤所在的故障處理組每天要對30多輛動車進行檢修維護,根據乘務員在行車過程中反饋回的故障單進行鍼對性處理,“一列動車組標配8節車廂,我們從頭到尾進行檢查維護約兩個小時,工作要很高效。”張濤說,為了不耽誤旅客行車,動車進庫後就要立即檢修,維修後就要出庫,中間沒有停留時間,他們經常是多輛動車同時作業。 

車內照明設施、調直座椅靠背、影視音像設備......這些旅客摸得著、看得見的都屬於張濤的工作範疇,“這些都屬於高科技精密儀器,長期使用都會出現老損現象,所以要定期維護檢查。”張濤說,他們要對每節車廂的各項設施進行排查,尤其是一等座的車廂要仔細檢查,要給乘客營造一個良好的出行環境。

對張濤來說,最難的還是處理衛生間故障,“動車廁所空間狹窄,衝廁的設施集中化很高,一旦堵塞後維修起來很麻煩。”張濤說,他體型偏胖,進入廁所根本就挪不動身,只能靠手在狹小的空間進行操作。

動車上很多不文明的旅客往便池裡亂扔雜物,導致集便器的管道堵死,張濤說,馬桶堵塞大多都是因為雜物引起的,旅客將方便麵叉子、衛生巾、牙刷、鑰匙等物品隨意亂扔,更過分的甚至將避孕套丟入馬桶中,這都給他們工作帶來諸多不便。

動車上的馬桶與家用馬桶截然不同,採取抽真空原理將汙物吸進泵裡,利用負壓收集到集便箱,修這樣的馬桶絕不是簡單的掏掏糞、換換螺絲,“精通水路、電路是基本功,最終要的是能判斷故障找出堵塞的位置。”張濤說,集便器跟馬桶之間隔著中轉箱,中轉箱分6節,他們要利用電路測試堵塞點具體位置,然後再進行疏通工作。

檢測出馬桶堵塞位置後,張濤就要將集便器打開進行清汙處理,“集便器裡有氣壓,打開隔板的瞬間汙垢直接飛濺出來,沾的滿身都是,只能等到工作結束才能清洗。”張濤說,冬天還好點,夏天維修時,由於汙物會發酵,氨氣很濃,那種氣味撲面而來,一般人真的難以忍受,他多次洗手後還是有刺鼻的味道。

故障處理組平均每天要處理馬桶堵塞情況4、5起,春運的時候,由於旅客成倍增加,平均每天要處理10多起。張濤說,去年春節期間,一列從廣州開往西安的動車進庫檢修,故障單上顯示三個衛生間出現堵塞,他們班組花了三個小時處理完,最令人意外的是有旅客竟將玩具汽車也仍入馬桶裡,他們費了好大勁才順利疏通。

即使穿上防護服,處理完汙垢後的味道還是會殘留在身上,張濤說,這個味道真是難聞,離大老遠就能聞到,有次下班回到家裡遭到女友嫌棄,他老老實實洗了三遍澡後身上還是有味道,女友實在接受不了,他只好到朋友家借宿一晚。

張濤每天的工作就是跟機械打交道,難免會磕磕碰碰,“動車上的機械故障作業空間都很狹窄,我本來就是個小胖子,經常是伸一隻手進去轉動扳手,很不方便。”張濤說,這個疤就是當時在轉動扳手的時候被鐵皮夾傷的,至今還隱隱作痛。

高鐵拉近了兩座城市的距離,快速的出行方式為旅客提供了方便,而在快速的背後,有大量像張濤一樣的動作人員默默付出,張濤說,他們就是高鐵安全運行中的一枚螺絲釘,可能經常被忽視,但卻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長按二維碼或點擊【閱讀原文】

搶《中國人的一天》粉絲紅包

閱讀原文

TAGS:張濤故障處理組馬桶堵塞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