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聽到冰川崩裂的聲音?

經濟觀察研究院2018-06-14 03:25:32


己經離任的原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在“2018中國企業信用發展論壇”演講中,詳述了中國經濟面臨的一系列深層問題,談及時,這位畢生從事統計工作的權威專家稱中國的大概是40萬億,但地方政府沒有一個想還債的,甚至許多地方連利息都還不起。


無論是地方政府債務還是企業層面的債務,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只不過是冰山之一角,或者說只是浮在水面上的一部分,水面之下的隱性債務有多少?權威統計數據看上去也並不一致。財政部的數據是:到2017年12月末,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約16.47萬億,國債餘額約13.47萬億,總共政府債務餘額大概是29.95萬億。中國政府負債率也就是用債務餘額除以2017年底GDP82.71萬億所得出的比例是36.2%。


國際清算銀行(BIS)給出的數據是:截止到2017年3月末,中國政府債務餘額約37.2萬億。對比前面財政部數據來看,兩者政府債務統計差額是7.29萬億,國際清算銀行認為應當歸屬於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可以從某種意義上推定為一類隱性債務的規模。


麥肯錫諮詢機構曾在2015年拋出一份報告,披露中國債務規模自2007年7.4萬億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28.2萬億美元,負債規模相當於GDP的282%,比美國還要高出很多。如果包括金融業債務在內,中國負債規模比澳大利亞、美國和德國的總和還要多。高盛研究也發現,中國總債務佔GDP的比重2017年保守估計在284%以上。


以顯性債務衡量的結果來看,7個省的債務超過了100%的警戒線,如果加上隱性債務,全國除了海南和西藏,其他29個省的債務率都超過了100%的警戒線。目前最明確的是國債餘額為13.47萬億,顯性的地方債——財政部給出的數據是16.47萬億。在隱性地方債方面,保守估算在27萬億——34.5萬億之間。如果兩者相加,政府負債率保守估算在68.85%-----77.92%,比財政部公開的負債率高出了一倍,在全球也是處於頂端的位置。


央行2017年對外公開發布的負債表顯示,截至2016年年底,中國總債務244萬億元人民幣,另外還有至少1.5萬億美元外債。也就是說,截至到2016年年底的時候,中國合計的債務保守估計是255萬億人民幣。而2016年中國的GDP為74.4萬億,這意味著中國的負債率為GDP的342.7%。如果再算上隱性債務,債務規模應該更為龐大數字也更為可怕!


由於地方債務門類繁多,數據更不透明,地方債務實際上已經處於無序失控狀態,地方財政也蘊釀著極大風險,但風險到底有多大,仍然莫衷一是。目前中國並沒有專門的機構和標準來統計各種債務,各地融資平臺前些年如雨後春筍遍地皆是,且呈現多樣化、隱蔽化的趨勢,導致很多資金來源和數量根本無從知曉,負債規模更是難以精確統計。


正因為有一部分藏在黑箱裡的隱性債務是個未知數,更加劇了財經界對債務危機的擔憂。儘管官方數據顯示,全國政府性債務負債率低於國際相關條約規定的風控參考標準,但不少地方政府過去幾年債務規模迅速膨脹,甚至早已超過國際公認的警戒線。不少地方政府其實己經處於資不抵債的破產邊緣,即使土地價格越賣越高,依然堵不住政府龐大的債務窟窿。


過去10年,國企負債膨脹的速度,也遠遠超過其利潤增長的速度。過去10年,國企負債增長了395%,而利潤僅僅增長了60%,這是什麼概念?有人戲稱,以前說吃進去的是草,擠出來的是牛奶。現在倒好,吃進去的是牛奶,擠出來的卻是尿。


中國家庭債務2015年之後也突然猛增,截至2017年9月底,中國家庭債務已達39.1萬億元!也是這幾年,中國家庭存款的增速首次低於負債的增速。愛存錢的中國人,開始拚命舉債了!支撐中國龐大經濟體的不是令人驕傲的實業,更不是高科技,而是一個擊鼓傳花的遊戲——房地產業!14億人據說坐擁440萬億的存量房產,而淨存款卻只有26萬億,這意味著,有史以來最大的泡沫隨時會破滅,經濟海嘯隨時會席捲而來。


債務猛增與貨幣超發有著必然的聯繫,在1990年的時候,中國的貨幣M2發行量是1.53萬億,截止到2018年3月,中國的貨幣M2發行量達到173.99萬億元,這意味著28年的時間,人民幣的發行量增加了100多倍!而中國的GDP和國民人均收入卻遠遠沒有達到這個驚人的增長水平。如果按匯率來折算,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M2)是27.67萬億美元,這個數字相當於“美元+歐元”M2總量。


房地產開發、地方政府舉債投資以及快速擴張的“影子銀行”和融資平臺,在短短几年之內,中國從負債最少的國家之一,變成負債最多的國家。最讓人擔憂的是中國快速增長的負債中,有很多債務根本無法償還,地方政府盲目投資的項目不僅不能正常付息,連本金都很難拿回來。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重點實驗室主任劉煜輝認為:在人均收入8000美元的情況下,沒有哪個國家可以維持如此之高的債務水平。


中國債務屢創新高,實際上跟各級官員的利益有很大關係,錢多了可以隨心所欲大搞建設大搞形象工程從而創造所謂的政績,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各類對外對內的投資項目大肆斂財瘋狂貪汙,至於沉重的債務包袱扔給下一任或下一代,地方官員更不會考慮未來如何償還債務,很多地方在舉債時根本就沒有打算償還債務。


己故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曾坦承,對於地方債務,如果中央政府來填補窟窿,必然要減少民生、公共事務等等方面的支出,最後等於還是老百姓來替各地政府還帳,如果銀行將地方債務轉變成壞賬呆賬,仍然是老百姓的損失,如果通過多印鈔票製造通貨膨脹來稀釋債務,最終受害的還是辛辛苦苦打拚的老百姓。


按照麥肯錫的計算,中國要挽救這場金融危機,就必須付出巨大的代價,家庭和企業推遲消費,經濟停滯不前也將成為常態。在盛世繁榮的夢幻中,每個人都信心滿滿牛氣沖天,沒有人相信冰川正在崩裂,也沒有力量能阻止或者說能拯救積聚己久的一場災難!


22萬億地方債或爆發違約潮 哪個省份最危險?


地方政府和企業(尤其是國有企業)槓桿風險控制已成為財政政策的重中之重,防範和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依然是今年防風險硬仗。此前也已確立基調,中央不會為地方債兜底。財政部近期連續公佈兩份文件,指導化解存量債務,遏制隱性債務增量和風險。地方債務風險在經過長期瘋長之後已處風險關頭,新疆叫停PPP後,清理22萬億債券風險的第一槍或許已經打響了。

  

1 新疆叫停政府付費類PPP項目劍指地方債風險

  

日前,新疆發文叫停政府付費類PPP項目,全面部署化解政府債務風險,這一消息引起了各方市場的高度關注。

  

4月3日,新疆發改委網站發佈了《新疆自治區發展改革委立即行動細化工作措施堅決全面落實自治區黨委防範化解政府債務風險各項安排部署》的文件,文件指出:自治區發展改革委今後不再下達固定資產投資任務分解,用好國家下達的中央預算內資金,有多少錢幹多少事。

  

“採取堅決有效的措施,全面清理2017年以來的政府投資項目,會同財政、審計等部門摸清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情況。”

  

“對於已開工建設且形成政府債務或政府隱性債務的項目,必須在規定期限內償還化解政府債務或政府隱性債務,否則必須立即停止項目建設。對於目前已開展前期工作的建設項目,凡是資金來源落實不了的,一律不得上報,一律不予受理。”

  

為什麼新疆首當其衝叫停PPP業務,除了負債率高、債務增長速度過快以外,預計與地方債務特點也有一定關聯。

  

根據92號文,去年11月起財政部主導的一場對總投資17萬億元的萬餘個PPP進行集中清理,不合規的項目被清退,而清理期限是今年3月底。截止4月1日,2407個項目被清理出庫,規模達2.39萬億,出庫比例約15%。

  

值得注意的是,新疆叫停政府付費類PPP實際劍指地方債務風險,其背後隱含的中國龐大地方債也又一次迴歸大眾視野。

  

2 22萬億地方債券趕超國債

  

都知道中國地方債券極為龐大,但存量到底有多少呢?

  

從最簡單的口徑來看,包括地方政府債和在內,中國債市總量當前達到76.01萬億元,其中地方債券規模已達22.22萬億。從最近10年地方政府債發展來看,2014年之前地方債發行規模和增速都相對平穩,2014年以後債務增長速度可謂相當迅速,幾乎每年以4萬億元的增速突飛猛進。

  

據小債統計,在地方債務中,地方債有3444只、債券餘額達到14.96萬億元,位居市場第一、佔比達到19.69%。然而,國債發行275只,債券餘額134,082.37億元,佔比17.64%,地方債規模已實力趕超國債。事實上,在2017年年末,地方政府債券便已首次超越國債。

  

從剩餘期限上來看,短期地方債到期償還量並不太大。當前的地方債中,有9.14萬億元地方債將在5年內到期、佔比61.08%,有4.55萬億元地方債將在3年內到期、佔比30.4%,同時有1.02萬億元地方債將在1年內都到期,佔比達6.8%。

  

不過隨著2015年發行的3年期地方債到期日的到來,2018年地方債到期償還量迅速增加。數據顯示,2018年到期的地方債將達到239只,到期償還量為8389.37億元,從6月份至11月份,每月到期償還量都在1000億以上,相比前幾個月將暴增百餘倍,屆時面臨的債務壓力將會很大。

  

此外,由於2018年8月是地方債務置換3年的最後期限,可以預計上述1.73萬億元非政府債券形式存量政府債務中的大部分都將會被置換,因而8月前應會有較多的置換債券發行。

  

城投債一樣值得關注。截至目前,城投債規模達到7.24萬億元,其中有3.69萬億元的城投債將在3年內到期、佔比51.04%,有1.21萬億元的城投債將在1年內到期、佔比16.68%,償債壓力相對平均。

  

3 哪些省份較危險

  

舉債較高的地方政府有哪些省份?據Wind數據顯示,當前地方政府債主要集中在江蘇、山東、浙江、四川、貴州、雲南、遼寧等地, 其中債務餘額最多的三個省份為江蘇、山東、浙江,分別為1.09萬億、9293億元、9151億元,餘額佔比分別為7.29%、6.21%、6.11%。

  

城投債方面,債務主要集中在江蘇、湖南、浙江、天津、重慶,對應的債券餘額分別為1.31萬億元、4773.69億元、4378.82億元、4012.56億元和3852.66億元,餘額佔比分別為18.06%、6.59%、6.05%、5.54%和5.32%。

  

從地方政府負債率和償債風險上來看,償債風險較大的省份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區。截止2017年9月份,貴州、天津、重慶、雲南和青海排名居於前列,佔比分別達78%、76%、70%、69%和65%,已遠遠高於地方負債率60%的警戒紅線。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江蘇自去年一躍成為負債最多的省份,其償債壓力和風險值得警惕。

  

在過去,地方政府多繞道融資平臺向金融機構違規舉債,靠賣地還債。地方政府性債務對土地出讓收入的依賴程度較高。

  

近年來地方信用違約的事件增多,發生過債券主體信用違約事件較多的省份有江蘇、山東、內蒙古、四川等,市場對於地方債關注度和警惕程度也顯著提高。去年,內蒙古自爆地方債務危機、江蘇貴州借信託、資管等手段違規舉債,一系列地方債務危機已逐漸顯露出來,同時也引起了我國政府的高度重視。

  

4 化解地方債務風險已刻不容緩

  

值得注意的一個現象是,進入2018年以來地方債發行變緩。2017年全年各地方政府債券共發行了1134只,發行量為4.36萬億元,較2016年發行1159只,發行金額6.05萬億有較大的下降,總體降幅達27.93%。在防風險嚴管地方債已經成為大趨勢下,2018年地方債全年發行有望穩定,增長或不易。

  

2014年以來出臺了多個防範地方債務風險的文件,進入2018年地方債務監管也在持續升級。

  

2018年3月26日,財政部公佈了《關於做好2018年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工作的通知》,用13項舉措來加強地方債全鏈條管理,妥善化解累積的債務風險。設置地方債總額天花板,2018年限額約為21萬億。

  

2018年3月30日,財政部財金司發佈23號文,《關於規範金融企業對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投融資行為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金融企業除了購買地方政府債券外,不得直接或間接為地方政府提供融資。並明確了國有金融企業在參與地方建設融資時的兩大重點,一是加強“穿透式”資本金審查,二是審慎評估還款能力,確保其自有經營性現金流能夠覆蓋應還債務本息,並對投資基金、資管業務、金融中介服務、PPP等具體模式中存在的違法違規舉債進行了規範。

  

4月2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要求,地方政府和國企要儘快降槓桿。會議指出,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要堅持底線思維,堅持穩中求進,抓住主要矛盾。

  

要以結構性去槓桿為基本思路,分部門、分債務類型提出不同要求,地方政府和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要儘快把槓桿降下來,努力實現宏觀槓桿率穩定和逐步下降。

  

要穩定大局,推動高質量發展,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在改革發展中解決問題。要統籌協調,形成工作合力,把握好出臺政策的節奏和力度。

  

要分類施策,根據不同領域、不同市場金融風險情況,採取差異化、有針對性的辦法。要集中力量,優先處理可能威脅經濟社會穩定和引發系統性風險的問題。

  

要強化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組織保障,發揮好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重要作用。要抓緊協調建立中央和地方金融監管機制,強化地方政府屬地風險處置責任。

  

地方政府和企業(尤其是國有企業)槓桿風險控制已成為財政政策的重中之重,防範和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依然是今年防風險硬仗。此前也已確立基調,中央不會為地方債兜底。財政部近期連續公佈兩份文件,指導化解存量債務,遏制隱性債務增量和風險。地方債務風險在經過長期瘋長之後已處風險關頭,新疆叫停PPP後,清理22萬億地方債券風險的第一槍或許已經打響了。



開放型財金智庫  經濟觀察報智力支持機構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