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暴力,處置千億,這家公司用AI重新定義不良資產清收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8-06-12 02:32:44

本文字數:2558|預計5分鐘讀完

用科技賦能傳統清收,實現高效化與批量化。


提到清收或者催收,公眾的第一印象往往是裸貸、堵門、暴力等灰色地帶,鮮有人將清收與智能化、數據化、標準化、分層化相關聯。


對於資易通創始人、CEO盛潔儷來說,清收卻是最正常不過的商業行為,“只要有放貸,就會有清收”。盛潔儷是臺灣人,從加入花旗銀行到之後任職澳新銀行的19年間,她都在從事傳統金融機構的不良資產管理工作。


圖為資易通創始人、CEO 盛潔儷


2012年陸金所推出P2P產品,一眾網貸平臺的起勢,預示著互聯網金融時代的到來。盛潔儷也觀察到了隨之而來資產清收行業的變化。互聯網金融企業相比傳統銀行來說,往往逾期債務金額小、體量大又地域分散,傳統清收行業人力密集型的催收方式,顯得成本高、效率低。日益增長的清收需求,與落後的清收手段之間已經不匹配。


盛潔儷的判斷是,互聯網方式和科技手段,是實現催收高效化與批量化的奧祕。2016年6月,她在上海創立了“資易通”品牌,旨在用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為資產清收領域提供更多陽光、高效的解決方案。


做綠色清收的生意,公司本身的合規是基礎。資易通是業內第一家加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的綠色清收企業,也是國內唯一一家獲得“ICP許可證”“國家信息安全等級保護認證”“呼叫中心資質”“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四大資質的清收平臺。


信息閉環


2014年,盛潔儷來到上海,加入平安陸金所,幫其搭建起互聯網金融領域的貸後體系,也逐漸意識到清收在金融創新過程中顯得愈發重要。


行業歷經數年,債務風險已經積累了一定存量。從2012年個貸平臺的湧現,到2016年行業已經容納了數千家互聯網金融公司。盛潔儷認為:“有信貸就必然有催收回款需求,整個互金市場體量決定著次級市場的機會。” 


而且,從2015年末起,央行、銀監會等各部委先後出臺互聯網金融細分領域監管辦法,監管收緊預示著行業洗牌即將開始。平臺“哀嚎”,卻讓壞賬與不良資產的清收迎來了紅利。


天時地利人和,2016年,資易通品牌應運而生。



盛潔儷成立了兩家公司,長沙普柏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負責傳統委外催收業務,擁有自催團隊。另一家北海普柏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定位為利用金融科技進行委外催收撮合業務。“我希望能用科技改變清收行業,只是科技需要數據積累,所以前者的作用除了傳統催收以外,也為後者積累行為數據、進行算法更正,提供機器學習的素材。”


清收行業的低效與灰色,根源在於信息不對稱。為此資易通最先推出的三款產品,就在建立溝通鏈路,形成即時的信息閉環。


2016年7月,資易通發佈企業端貸後管理的SAAS平臺“日蝕”,5個月後發佈移動端“貓掌”APP,2017年7月,又發佈了針對個人與小微企業用戶的免費工具“貓捕快”APP。


盛潔儷告訴《21CBR》記者,每一款產品都是在創立初期就規劃好的,“我瞭解貸後市場的生命週期,也清楚地知道每一個週期下面對的場景,以及面臨的痛點”。


“日蝕”的設計邏輯就是利用SAAS平臺,解決委託方(銀行、小貸公司、消費金融等)以及處置方(律所、委外公司、外訪者等)之間的信息不對稱,使得雙方能夠對案件數量與進程實時管理。縱向信息打通後,就是橫向信息的對接,“貓掌”APP作為“日蝕”的移動版,將風控連接在APP中,委託方和處置方能夠即時瞭解正在催收案件的所有信息,包括賬齡、身份、地點、催收員,也能夠通過語音和視頻信息的記錄與回傳,掌握外訪情況,減少衝突發生。這樣一來,從催收員、處置方到委託方,催收全程透明、可監督。


為了普及科技催收、綠色催收的理念,資易通又推出了免費、簡化版的“貓掌”APP——“貓捕快”,降低行業中個人和小微企業的使用成本,以此快速打開市場。


事實證明,資易通的產品切中了市場需求。


數據顯示,2016年底,資易通的產品吸引了17家委託方,與40家催收方使用,累計撮合案件金額50億元。1年5個月後,累計撮合金額為1600億元,上下游合作方已超過800家,中國郵儲、阿里、網易金融、新浪分期等頭部企業均是資易通產品的使用者。


AI清收


2017年末,一系列現金貸監管政策的落地,讓資易通真正站在了舞臺中央。


“所有機構必須持牌經營,銀行不得向無牌機構提供資金,網絡小額貸款公司暫停批設,現有產品利率不得高於36%,各類機構不得進行暴力催收。”一系列重磅消息,行業裡一片出局離場,並引發了一系列“逾期債務”,綠色清收迎來了風口。


2017年底,資易通推出了AI不良資產處置產品“雲電貓”,提供一站式、有決策的智能清收方案。盛潔儷將這款產品稱作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智能清收與智能客服不一樣,前者是主動釋放信息、獲取信息,由機器主導對話的主動,而後者只需要被動解決問題,由人主導對話的主動,整個交互溝通的過程截然相反。


“雲電貓”的特點在於,將每個催收案件進行基本信息處理後,聯繫不上則利用算法、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通過知識圖譜完成人際關係網絡分析,通過網絡公開信息查找關聯人,獲得優先聯繫號碼,再根據不同逾期賬齡、不同用戶畫像,由AI自動分析歷史最佳的話術與溝通策略,最後再由機器自動模擬完成語音或者短信催收,並生成處置報告,根據催回情況進入下一步處理,結案、人工介入或者外訪參與。


盛潔儷坦言,“雲電貓”的目的不是完全取代人工,也不能杜絕暴力催收。只要有個人放貸行為,就會存在灰色地帶。但部分催收工作通過機器完成,逐步減少人工介入,在一定程度上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引導行業向正規化發展。她算了筆賬:“如果一家公司一天產生20萬件逾期案件,按照雲電貓現在40%催回率來算,需要人工介入的案件就少了8萬件。”


“雲電貓”在一些短賬齡的逾期案件處理上尤其出色。測試數據顯示,以2日為期限,雲電貓處理信用貸款類案件的催回率達到58.90%,處理消費分期類案件的催回率達到46.35%。綜合來看,機器催收效率穩定在人工效率的96%左右。而云電貓和人工結合的7日催回率,則比純人工高出13.16%。目前,“雲電貓”準備進入正式收費商用階段。


盛潔儷正在密切留意強監管趨勢下次級市場的走向,“現在更多是在存量債務清算階段,針對未來趨勢,會有不一樣的處置鏈條與場景,就需要不同的產品規劃。資易通現在可能只走到三分之一,當行業開始普遍接受科技催收,產品切入每一個場景後,市場會釋放更多商業可能性與利潤空間”。

聯繫我們:[email protected]

本文版權歸21CBR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任何形式使用。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公眾號:21世紀商業評論

微信ID:weixin21cbr

閱讀原文

TAGS:資易通催收清收綠色清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