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廣昌親述:我與復星走到今天的6個“為什麼”

虎嗅網2018-06-12 02:20:07


虎嗅注:26個春秋,郭廣昌用6個“為什麼”清晰勾勒出自己的心路歷程、人生軌跡和復星發展脈絡,他身上的故事看似機緣巧合的各種幸運,背後其實是一種無可阻擋的必然。每一個“為什麼”中都具有人生真義,每個認真思考、認真行動、認真堅持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希望這篇文章能夠給國內的創業者們帶來一些啟發。


本文首發自微信公眾號“正和島”(ID:zhenghedao),作者:郭廣昌,復星國際董事長。


一、為什麼讀哲學系?


感謝小平、感謝改革開放,讓我吃飽不餓肚子、讓我能努力考上大學。也感謝母校復旦、復旦哲學系,讓我這個農家子弟成為了今天的郭廣昌。


我老家是浙江橫店,山比田多,當年是一個很窮的地方。不過我是幸運的,因為人生中最關鍵的少年時期,改革開放來了。靠著分田到戶,雖然還是粗茶淡飯,但我總能吃飽了,也沒有耽誤我長身體;因為恢復高考,讓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有機會考上大學,第一次坐火車出遠門,來到大上海。所以這四十年來,我一直深深感恩於小平、感恩於改革開放,希望能更好地回報我們的國家、社會。這是我的初心,我一直牢記於此。


因為有了這份初心,當年在考大學的時候,我覺得國家要有更加偉大的未來,一定要堅持改革開放的道路;而改革開放,首先是要解放思想。如果未來我能夠為解放思想做出貢獻,那我就會是一個對國家、對社會有價值的人。抱著這樣的想法,我非常認真地將復旦哲學系作為了大學專業的第一選擇


可能有人說哲學是無用之學,的確在哲學系的學習沒有教給我任何一項基礎的技能,但它教會了我思考和學習的方法。更重要的是,哲學學習要求多讀書,而且是沒有限制的閱讀,這讓我對社會、對生活有了更多的涉獵和理解。正是因為我的大學生活與書為伴,所以特別充實,也讓我的內心特別豐富。而也正是因為有了廣泛閱讀的基礎,讓我有了更多對個人、對社會以及對國家未來的思考。


而在我當年所涉獵的眾多書籍中,就有這樣一本,對我的影響頗為深遠,那就是《禮記·大學》。其中許多的哲學思想,都成為了我之後的立業之本。那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讓我思考良久。人們常說,大學是一個人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建立並確定的時期。我想著,作為一個處於改革開放之際的中華男兒,我的未來之路當在何方。


二、為什麼要騎自行車到北京和海南?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兩年多的校園生活過後,從沒出過遠門的我在心中一直醞釀著要出去看一看的情緒,校園外改革開放帶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也不斷吸引著我。


1987年暑假,我終於將這種想法付諸實踐,決定去看看我們的首都。可怎麼去?那個時候兜裡是真沒錢,在學校做點小生意勉強可以養活自己讀書,但出門的路費真沒著落。想來想去,好在我時間充裕,就決定一路騎自行車去北京;而路費,則來自於我一個好朋友當廠長的媽媽,給了我200塊錢,支持我實現去北京的夢想。


抵達北京後,我就把自行車賣了,用來換回程的旅資。回程路上,我特意繞道去青島,而且從那裡坐船回上海也更便宜。結果誰也沒想到,在青島還發生了一個今天看起來略為神奇的故事。


我到了青島,第一件事就是去買回上海的船票。可買完票,我發現身上的錢只夠吃頓很簡單的飯,或者是買瓶青島啤酒。那時候青島啤酒已經是中國名牌了,特別稀缺,而我在復旦,能和同學分著喝一瓶光明牌啤酒,都能高興半天。我就想,來了青島無論如何都要奢侈一把啊。所以我一下狠心,就不吃飯、在碼頭睡一晚,最終喝上了青島啤酒。


當時我就在想,如果以後能天天都喝上青島啤酒,那就太爽了!可誰想,現在復星已經成為青島啤酒的第二大股東,“復星高照,鴻運當頭”,現在啤酒也成為了復星的同學們最愛的飲料之一。想想這一切,改革開放讓我們有了麵包、也有了啤酒,這是最偉大的力量。


去了北京的第二年,海南正式建省的消息傳遍了中國大地,那時復旦校園裡有很多人想要去看看這片改革開放的熱土,我也不例外。於是在這一年,我又有了一個自行車旅行的計劃。


1988年的暑假,我和12名同學從上海出發,拿著永久自行車廠贊助的3000塊錢和復旦大學團委的一封介紹信,沿著東南的海岸線一路騎行到海南。因為當時我國的5個經濟特區都在這條線上,所以我們一邊騎行、一邊調研,一路騎行了3000多公里,到達了海南。


我此刻仍清晰記得當時十萬人才下海南的盛況和自己感受到的震撼。我覺得,這應該就是時代的力量吧。當時我們在海南呆了六七天。“闖海牆”前日日都是人頭攢動。很多“海漂”的大學生找不到工作,就在街上賣餛飩、擺地攤;哪怕基礎設施非常不發達,整個海口只有一個紅綠燈,但是大家都看到了改革開放的巨大機遇,並願意為了自己的美好生活而努力拼搏。因為這次旅行,我也在心靈深處埋下了一顆種子,就是“總有一天我會再來尋找一片屬於我的土地!”


1個多月前,我再次到海南三亞,見證海南旅遊3.0的標杆——三亞亞特蘭蒂斯盛大開業。我已經忘了那天是如何在儀式上完成發言的,後來許多朋友告訴我,臺上的我曾數度哽咽。我想,三十年前的種子從紮根到萌芽,再到成為今天這擁有1314間客房、亞洲最大的水族缸和精彩絕倫的水上樂園與海豚灣的亞特蘭蒂斯勝境,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和愛,我也已期待了太久。


三、為什麼創立復星?


感謝改革開放,讓我獲得了改變自己人生的機遇;感謝上海,這座開放的城市,給予了我們幾個初出校園的“外地人”更多的包容。所以,我也決心用商業的方式,創造價值、回報社會。


大學畢業時,我特別感激復旦老師的信任,給了我一個能留在上海、留在復旦當老師的機會。我也特別珍惜這個機會,因為有一份在上海的穩定工作,對我的家庭來說已是遠超預期;同時還能夠報答母校的培養之恩,兩全其美。


當時,作為團委老師,我依然還生活在校園這座象牙塔之中,工資不高但時間充裕,還可以做很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特別是可以以旁觀者的身份看社會的變革和發展。所以在這期間,我一直關注著外面的社會,關注改革開放熱火朝天的建設。


可時間長了,我又開始思考,這股變革的浪潮已開始襲捲中華大地,而我仍停留在純粹的“修身”,我的未來當在何方?因為在上大學的時候,我就在校園裡做一些小生意來支持我完成學業,同時又看到校園外商業對於社會變革的積極作用,所以就想著能否以從事商業的方式投入到改革開放的熱潮中。當然說實話,在最初有從商的想法時,我對自己的期望也沒多大,想著至少能通過商業改變自己家的生活條件,達到“齊家”的境界,就知足了。


1992年,受鄧小平南方講話的感召,我毅然決然地和幾位志同道合的復旦同學一起,開始了真正的“下海”歷程,全身心地投入到經濟建設的大潮中。那時候,我們的啟動資金只有3.8萬元人民幣。


下決定很容易,可我和我的夥伴們不得不面對復星一無所有的尷尬境地,我們一無人才、二無市場、三無資金,真可以說是一個“三無企業”。怎麼辦?我又想到了我的“老夥計”——自行車。


當時,剛剛進入上海市場的一家公司正招標尋找諮詢公司為它出謀劃策。在經過一番激烈的角逐後,我們競標成功,然後我們幾個人就天天騎著自行車到街頭髮放調查問卷。記得當時我還被治安巡邏員扣下過調查問卷,並被帶到街道治安管理辦公室,經過一番解釋,才拿回了兩袋子問卷重新奔赴街頭。好在我們的努力最終得到了回報,元祖食品非常滿意我們的市場調研,也採納了我們的建議。後來,我們陸續又完成了幾單調查報告,也證明我確實能夠通過商業的方式養活自己,這給了我莫大的信心。


再後來,我們有了更多復旦同學的加入,尤其是其中好幾個還是生物遺傳學專業的。因為他們的加入,復星擁有了第一款實體產品——PCR乙肝診斷試劑。不過有了好產品,渠道還是得一點點打開。我還記得當年我跟汪同學(汪群斌)通宵坐著綠皮火車的硬座,滿中國去推銷的情景。


現在想想,那時候就是復星產業的開端,我們正式進入了生物醫藥領域,開始在產業上深耕細做,並以此為基礎不斷進行技術投入和研發創新,真正將產業運營和科技創新作為復星發展的驅動力。於是,就在我們日夜奮鬥的不知不覺之間,復星已“立業”。


而正因為看到了商業和科技創新帶給人們的健康和快樂,我們將《大學》中那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哲言改為了“修身、齊家、立業、助天下”,以此作為復星的使命和價值觀。因為我們知道在我們的身邊,依然還有許許多多的人未能安居樂業,需要我們通過“立業”去“助天下”,幫助他們過上幸福的生活。這是復星決心實業報國最真實的寫照。


四、為什麼要參與混改?


改革開放的股份制改革讓像復星這樣的民營企業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而緊隨其後的中國資本市場與混合所有制的興起,則讓復星有機會深度參與到改革的進程中,分享併成為中國高速成長的一部分


1986年,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將一張股票贈予來訪的時任美國紐交所主席約翰·範爾霖先生,以表示要將上海打造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決心。那個時候的我,絕對想不到在12年後,復星會成為上海首家上市的民營企業。


記得當時,IPO還是實行總量控制的審批制。那時的上海市政府以及計劃委的領導聽取了復星的彙報後,對我們這家大學畢業生創業投入醫藥自主開發公司評價很高。1998年,為了支持上海本地科技民營企業的發展,也出於對大學生創業的扶持,上海市政府就將一個IPO的資格給了復星。這裡我要再次感謝市政府能把這麼好的發展機會留給了我們這幾位初出茅廬、創業不過幾年的大學生,我們還要感恩上海這座城市給予我們的包容,讓我們有機會在這裡闖出一片天地。


“復星實業(後更名為復星醫藥)”的成功上市為我們提供了產業高速發展的資本。而當時正逢國企大面積虧損、債務重組、去過剩產能的大背景之下,我們上市融得的資金讓我們有能力參與到國企改制的歷史進程中,從而讓國企重新煥發活力。


2003年,我們與中國醫藥集團共同出資設立了國藥控股,其中復星出資5億元現金佔比49%,國藥集團則以醫藥流通業務的存量資產出資佔比51%,這是中國醫藥商業領域第一家央企與民營企業聯合成立的混合所有制企業。


當時國藥的醫藥流通業務正面臨不小的運營困境,但我們看好它在全國跨省市的銷售網絡,這與我們製藥業務可以很好地協同。


隨著我們的加入,許多市場化的管理理念包括決策機制、市場意識、管理方式、激勵機制等被引入到公司,且成效顯著,國藥控股在隨後幾年銷售額幾乎年年激增。作為非控股股東,我們給自己的定位就是負責任的長期戰略股東,即不越位也不缺位。


2009年,我們還幫助國藥控股在香港成功上市,成為當時自2000年以來全球醫藥行業最大規模的IPO。如今國藥控股的銷售規模已突破2700億,對比第一年的80億,增長了30多倍,併成為中國最大、全球前三的醫藥分銷與供應鏈服務提供商。


像這樣成功的“混合”樣本,我們那時有很多,尤其是在醫藥產業,包括像重慶藥友、江蘇萬邦、桂林南藥等等,它們都已成為中國醫藥行業重要的創新引領企業。其中像桂林南藥研發生產的青蒿琥酯注射劑,是唯一通過世衛組織認證的重症瘧疾治療藥物,過去10年已在非洲挽救了超過2000萬患者的生命。


回顧從1998年上市到現在,我們也對復星醫藥的發展、創新實踐感到非常自豪。在參與混合所有制的基礎上,我們9年前自主孵化的生物醫藥獨角獸——復宏漢霖的首款單克隆抗體生物類似藥HLX01正式通過了臨床試驗三期,即將成為國內首個上市的生物類似藥;我們的小分子創新葯研發平臺——重慶復創已經有四個創新葯進入了臨床階段,一年內將有六個產品同時在中國和美國上市;我們還先後整合了美國、英國、印度等全球優質的醫藥研發和製造資源。捫心自問,我們沒有辜負當年上海和各級領導對我們的期許。


當然除了醫藥之外,我們通過相似的方式也開始逐步進入別的產業,比如南鋼、豫園等等。2016年,由我們牽頭的民營聯合體與浙江省政府簽署協議,以PPP方式共同建造總投資預計達到462億元的杭紹臺高鐵項目,這是中國首條民營資本控股的高鐵,讓政府、國企和民營企業的資源和優勢實現互補,這一交通基礎設施的建立將大大提升覆蓋地區的城市功能和效率。


通過緊跟國家產業發展和人民需求升級的脈搏,復星至今已參與了三十多個混改項目,從公司治理、戰略制定、資本對接、運營管理等多個層面為合作的國企和央企注入活力,實現多方共贏。通過混合所有制,我們受益於中國成長的動力,實現了自身產業的迅速擴張,從最初的醫藥、地產發展到鋼鐵、零售、保險等多行業,成為了一家多元化產業集團;通過對混合所有制企業的改善運營,我們的產業基礎也逐步夯實,戰略眼界逐步放大,為之後的全球化戰略打下了基礎。


而且,我們清楚地認識到,只要我們從事每一個產業時都是紮紮實實、步步為營,不燒錢,不為了大而大,只要我們重視人才的任用和選拔,這種產業的耕耘就可以扎得更深、融合得更寬,客戶所獲得的服務也將更便捷、優質。我越來越確定,這便是復星的“立業”之本。


五、為什麼要全球化?


如果你想在全球發展,一定要了解中國,因為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如果你想在中國發展,一定要了解全球,因為中國此時已非常國際化。這是我對未來商業的一個最基本看法,同時擁有了中國和全球的動力,將是未來我們最強大的競爭力之一。


2007年是復星全球化的元年,也接近改革開放的第30個年頭。隨著成功在香港上市,我們首次踏入了一個國際資本市場,採納國際標準的財務和會計制度,接受全球投資者的檢驗,也將自己的視野放眼到了全球。


那時候我覺得,中國經濟已經發展到了一個階段,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企業都來中國了,如果中國企業不能“走出去”,沒有整合全球資源的能力,就沒辦法跟別人競爭。所以復星在那時提出了全球化戰略,而且我們相信全球化是中國經濟和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選擇。


2008年,美國爆發次貸危機,全球經濟在接下去的數年陷入衰退。由於當時中國全球化的步伐還較為謹慎,真正“走出去”的企業還不多,故而受到的衝擊也比較有限。反倒是大量海外資產出現估值深度回調,由此產生了大量價值錯配的投資機會。


然而,即使機會不少,海外投資依然風險重重,尤其是當時復星在海外投資領域還是一名“新學生”,不僅找標的不易,評估標的價值更不易。所以我們初期只是在海外二級市場上試水一些價值被嚴重低估的中國優秀企業,因為至少在評估中國企業時,我們是有底的。此時,復星急需一位領路人把自己“領進門”,幫助自己在海外儘可能地多“排雷”。


同時,在戰略層面,我們“走出去”並不是為了低買高賣,而是希望借力中國消費市場的崛起,把海外優質的品牌和產品“引回來”。我覺得,三十年的改革開放使中國政府積累了較為豐富的市場經濟的運作和管理經驗,中國多年來持續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以及國內逐步釋放的巨大消費和投資需求都將為復星未來的發展提供強勁且持久的動能。作為“中國專家”,我們要善用“中國動力嫁接全球資源”。


2010年初,美國前財長約翰·斯諾首先加入復星擔任董事會顧問,分享他在世界500強企業和政府部門高級行政工作的經驗。然後,復星與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凱雷投資集團宣佈在全球展開戰略合作,共同聚焦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所帶來的機會,併成立了中國首支外商投資的合夥制基金。通過和國際領先的個人、團隊合作,復星開始在全球化投資、融資、運營管理、人力資源等各方面向國際一流企業對標、學習,逐步向成為一家全球化企業邁進。


很快,我們也迎來了復星有史以來第一筆重大的海外投資——法國旅遊度假連鎖集團——地中海俱樂部。在這之前,復星從未正式涉足旅遊業,為了這筆投資,我們做了大量研究,發現全球旅遊產業非常龐大,尤其是休閒度假這一旅遊產業的大頭,在中國幾乎為零。於是我們決定把國外的品牌和經驗引進來,幫助中國在旅遊供給側方面做一些事。


當時的地中海俱樂部已經連續5年虧損,對於來自中國的我們,陷入困境中的董事會同意讓我們以小股比參股,但要幫助他們進入中國市場。因為說起旅遊產業,當時的我們不及他們專業,但要說中國市場,我們多年產業運營所積累下的知識和資源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無價之寶。2010年,僅僅在我們入股後六個月,我們就成功幫助地中海俱樂部在中國黑龍江的亞布力開出第一家度假村。這次高效的合作讓高傲的法國人對我們刮目相看,信任也在彼此之間建立起來。


之後我們再接再厲,繼續幫助他們在中國擴張,中國遊客數高速增長,很快中國便成了其法國之後的全球第二大市場。與此同時,對旅遊產業已有相當深度的理解和認識後,我們於2013年對地中海俱樂部提出私有化控股,並於2015年私有化完成。通過我們的管理輸出與資源賦能,地中海俱樂部在私有化後成功扭虧為盈,近三年度假村經營利潤的年複合增長率達到26%。


在整個地中海俱樂部項目中,從接觸到參股再到私有化,通過與全世界最好的投資機構和個人合作,我們一直在瞭解、學習和鑽研,探索全球化的路徑和方法,積累人才,並逐漸形成了復星出海模式的雛形。而這個項目則是我們模式得到驗證並走向成熟的過程,之後通過不斷地複製這一模式,我們的全球化戰略也得以全面鋪開。今天我們已經在17個國家深度開展業務,產業也越做越廣,已擁有在醫療、旅遊、時尚、保險等多領域下的數十個國際品牌。復星自己已變身為一個全球賦能平臺,憑藉自己多年積累的產業運營能力,用旗下企業的協同整合來創造價值。


回望過去的10多年,復星的全球化可能不是最快,但一直很穩。它的成功基於我們對中國未來經濟發展趨勢的準確判斷,也基於我們步步為營、行穩致遠的產業發展理念。


此外,隨著中國產業今天的不斷進步升級,我們也已經在不少領域有能力向全球輸出產品、技術和模式,尤其是非洲、印度等新興市場。所以,我們今天的全球化戰略不再只是中國動力嫁接全球資源,而是已經升級到2.0:中國—全球雙向驅動。此乃“助天下”。


六、為什麼要讓全球每個家庭生活更幸福?


在“助天下”的指引下,復星現在有了一個非常宏大的使命願景——讓全球每個家庭生活更幸福,我將用畢生的努力去實現這一目標。


到今天,我也經常思考復星和我存在的理由。從當初3.8萬元的啟動資金到今天超過5300億的總資產;我們的淨利潤已超過130億人民幣,過去五年保持了平均29%的高速增長;復星的淨負債率仍然低於50%,財務實力強健;現在的復星已位列福布斯世界500強之416位。可是,數字就能代表復星一切嗎?


而當我看著大都市裡那些為了美好生活而深夜加班的年輕人,公園裡與家人一同快樂奔跑著的孩子們,醫院裡由兒女陪伴守護著的老人,還有貧困山區裡為自己孩子的溫飽、健康、教育而煩惱著的父母,我知道這世上還有太多的事需要復星和我去做。把以上這些事歸納起來,就是復星的使命——讓全球每個家庭生活更幸福。


這絕不是空口而談,在復星眼中,因為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因為中國與世界的融合、因為全球技術的創新,我們正處在一個最好的時代。同時,站在最好的時代潮頭,我和復星對未來也充滿了憧憬。對於未來:


  • 我們看到,消費者的時間越來越寶貴。所以用心精選產品和服務,節約客戶選擇的時間,就是為他們創造價值。


  • 我們看到,技術轉化為產品和產業的速度越來越快。所以科技將成為支持我們為客戶服務的最強大基石。比如在大健康領域,我們希望因為復星,癌症將不再成為生命的威脅。關於此,我們已經看到了曙光。


  • 我們看到,商業環節的各個參與者的邊界更加模糊。所以構建完善的生態系統,用跨界的方式融合資源、協同服務,可信賴、一站式,是復星的追求。


  • 我們看到,柔性化的工業智造已經實現。所以迴歸生產、智造,客戶個性化的需求終將以工業化的成本得以實現。


  • 我們看到,因為移動互聯網等新技術,組織內部管理更有效率、更到邊到底。這將讓復星全球跨界的融合大而不鈍。


基於此,復星將業務重新劃分為健康、快樂、富足三大板塊,並以“植根中國,服務全球十億家庭客戶,智造健康、快樂、富足的幸福生態系統”作為我們新的企業願景。



  • 之所以不是個人,而是家庭客戶,是因為家庭是我們這個世界最小的幸福單位,無論你處於生命的哪個階段,家人的相伴都是你幸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之所以是健康、快樂和富足,是因為這三者基本涵蓋了一個幸福家庭的全部需求,而這三個需求所對應的產業也是復星深耕運營多年的領域。


  • 之所以要植根中國,服務全球,是因為復星始終堅信中國發展動力,堅信中國市場水大魚大,中國的未來一定會更美好,同時,伴隨著中國產業的全球化,復星也要承擔起越來越多的全球責任。


  • 之所以是幸福生態系統,是因為一個家庭的健康、快樂、富足需求是相互關聯的,復星為家庭客戶提供的產品和服務也不是單一的,而是一個有機的生態系統,一個客戶與智造者無縫鏈接的C2M生態系統,它提供的是一整套以客戶需求為中心的定製化解決方案。


與此同時,復星還將牢記“助天下”的初心,實實在在去幫助更多的人。無論是“鄉村醫生”健康扶貧項目,讓中國150萬鄉村醫生活得更有尊嚴、更好去服務當地村民;還是以青蒿琥酯為基礎,助力全球徹底消滅瘧疾;復星已經在路上,我們要做對的事、難的事、需要時間積累的事,並將堅持走下去。


這就是我創業二十六年來心中所思、所想,也是我內心最堅信的。最後,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見證者和受益者,我要再次感謝這個時代,感謝改革開放和中國經濟全球化,為我和復星帶來的巨大機遇。我還要再次感謝每一位幫助和支持過復星成長的人,包括我們的客戶、復星員工和他們的家屬們、黨政領導、金融專家、股東和投資人以及媒體記者,等等。


我將用我畢生的努力去實現復星的使命、踐行復星的責任。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都上一樣的班

怎麼就你這麼秀呢

「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你的職場英雄皮膚

穿上它,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閱讀原文

TAGS:中國全球改革開放復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