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配售的“獨角獸”,真的是在吃韭菜

虎嗅網2018-06-10 11:57:05


本文轉載自政事堂plus(微信號:zstplus),作者:顧子明。


這兩天,被朋友圈的“獨角獸”CDR戰略基金刷了朋友圈,微信和手機裡面更是關於“戰略配售基金”限額發售的“好消息”,關鍵詞都是“獨角獸”,“政策紅利”,“限購”,“稀缺投資機會”.......


不過,3000億的CDR戰略基金,再加上昨天富士康“工業富聯”的IPO吸血,導致昨天A股全面翻綠,也讓很多股民又一次自嘲為“韭菜”。




天上不會掉餡餅,搶手的產品怎麼會切成最低一萬一份,如此廣泛的售賣呢?很顯然,周圍金融圈都在積極販賣的產品,自然意味著這是金融機構從上之下,層層加碼的壓力推出來的。


要知道CDR戰略基金的管理費只有0.1%,比餘額寶還低,而且銀行還要因此損失大量的優質存款,那麼為啥他們還那麼熱衷於銷售呢?


答案恐怕只有一個,那就是有上峰的指示。


那麼,CDR戰略配售導致值不值得買呢?這個要慢慢說來。


目前符合CDR的互聯網公司,也就BATJ加上小米網易,都是久經考驗的互聯網一流企業,那麼,為啥國家當年要把他們放出去養,然後再高價接回來呢?


放出去養的原因很簡單,90年代末,股市的主要作用,還是為就業龐大的國企解困;2001年之後,要為進入WTO之後的製造業融資;2008年之後,要為開啟土地財政之後的基建輸血,根本輪不到爹不親孃不愛的互聯網企業啊。


而這個時候,大量的外國資本,拿著外匯出現了,於是中國的互聯網公司紛紛開始搭建VIE架構,方便引入海外的資金。


而這些資本的目的最終還是要獲利退出,因此以小米為代表的這批公司,勢必要選擇海外上市,因為很多海外資本最終必然還是要兌換成外幣,而且,資本們也等不及國內嚴格的上市限售制度。


(政事堂按,這也是為什麼前段時間輿論都認為百度會第一個迴歸CDR,但是政事堂依然否定,繼續堅持小米的原因之一)


而另一個方面,以目前中國的金融現狀,別說股民了,就連監管者都很難識別這些互聯網公司中,有哪些是有價值的,哪些是來割韭菜的。


譬如就在在人民日報高呼樂視是“互聯網+”國家戰略的堅定執行者的兩年後,賈躍亭就宣佈現金流斷裂。這位曾經的創業板一哥,如今淪落到瀕臨退市的窘境。樂視尚且如此,更不要說其他的企業了。


那麼,為什麼國家突然又要把這批海外的互聯網公司們接回來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在產業升級和供給側改革的大背景之下,互聯網成為了中國政府的主要導向之一,就像昨天很多讀者留言區問我考試填報什麼專業,我把十九大報告的一段置頂了:


加快發展先進製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費、創新引領、綠色低碳、共享經濟、現代供應鏈、人力資本服務等領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


就像90年代末我們要給國企脫困,兩千年初我們要給製造業助力,08年之後我們又要給基建加碼一樣,現如今我國政府也在通過互聯網推動實體經濟的方向上轉進。因此,自然就要通過看得見的手,來調整資本市場的流向。


所以,自然就需要一大把的韭菜,來喂這批獨角獸。


嗯,參考一下煤炭和鋼鐵的供給側,我們就會明白一輪資本市場的供給側改革,就是讓落後產能的上市公司融不到錢,讓先進產能的上市公司手裡有花不完的錢。


嗯,這就是雙軌制。


那麼,為啥要針對CDR戰略基金搞一個三年的鎖定期呢?


其實,就像剛剛上市的富士康母公司“工業富聯”,這種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全是負債,哪有多少利潤。可是IPO之後,憑藉炒概念一樣拉好多漲停版。


要知道,中國A股的風氣,都是一群炒家在割韭菜,等拉完一波之後,就剩下一地雞毛。


而富士康這種能夠解決大規模就業的企業,極度依賴融資,市值的大規模動盪是致命的。因此,要保持富士康強大的資本市場融資能力,一群國家隊在裡面鎖死三年,確保其股價穩定,不至於在上市之後暴漲暴跌。


說白了,就是國家隊把自己當韭菜,放在田裡面讓富士康來割,來確保富士康數百萬的就業大軍的穩定罷了。


同樣,我們再看BATJ和小米,這些高科技的互聯網企業,CDR的噱頭怎麼會比富士康要低呢?上市之後必然也會被大規模的炒作拉昇,只要國家開了這個口子,炒家們絕對能玩出花樣來。


但是,爆炒完之後呢?


從特朗普目前的動作來看,未來幾年全球爆發金融危機的概率大幅提升,因此全球資本市場和股市都很可能會會面臨一波震盪,很多加槓桿的企業股價大幅跳水之後,都會面對賈躍亭如今的窘境,被逼著廉價出讓手中股份。


這種例子其實不少,早在上一輪美國互聯網泡沫破碎之後,當年的BAT三巨頭就不得不出讓大部分股份,馬雲甚至一度失去阿里巴巴的控制權。


所以,這一筆3000億的CDR戰略基金,三年的鎖定期,就會成為這些互聯網巨頭們迴歸後的壓艙石,三年的時間,足夠躲過一輪深V的週期,依然能夠保證高速的擴張和增長。


更不要說,在國家大力推動互聯網與實體經濟的結合之中,BATJ深度參與國企混改,將大量的央企與互聯網企業搞出一次“鐵索連環”。確保BATJ的資本市場穩定,也就是確保混改的央企的穩定。


因此,這筆3000億戰略基金的本質,還是跟當年為國企改革解套一樣,只不過是曲線為國接盤。只不過,這次還有龐大的國家隊跟著我們一起接盤。


當然,為國接盤也不是什麼壞事兒,就像當年很多人買萬科後悔一樣,可後來隨著房地產的崛起,萬科給予了他們大量的回報。


中國互聯網與實體經濟的結合,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國家大政方針,即使面對一輪深V的經濟動盪,這個方向也不會轉變。


所以呢,這次購買戰略CDR,不僅是一次表現愛國的機會,而且也會躲過可能來臨的經濟風暴,給大家能夠確保一個還可以的收益,所以嘛,虧還是不會虧的。


至於那些希望藉此一夜暴富的?別想了......


要明白,中國的股市,永遠都是韭菜地。



我們都是溫室裡養的韭菜。


政事堂plus(微信號:zstplus)原創作品政事堂,另一種視野世界。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都上一樣的班

怎麼就你這麼秀呢

「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你的職場英雄皮膚

穿上它,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閱讀原文

TAGS:CDR 戰略 基金富士康工業富聯放出去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