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央視名嘴”,與倪萍齊名,63歲重回舞臺,仍是黃金時代!

時光相機2018-06-10 11:11:51

  來源:樂活記 (lokwooo)



當下綜藝節目越來越多,很多都主打輕鬆幽默的路線。


但是今年一檔慢綜藝《謝謝了,我的家》走進了我們的視線,令人如沐春風。


更讓觀眾感到如沐春風的,是主持人,63歲的她在退休三年後再次拿起了話筒,即使嗓音不再清純,甚至吐字也變得模糊,但眉宇間寫滿了女性的智慧和優雅,隔著屏幕都讓人倍感溫暖。



她曾經朗誦了一首小詩,“變老的時候,猶如名角謝幕,身子謙和,自信在心,眼角眉梢深藏著歷練後的從容……”說的恰是此刻的光景。



退休前最後一期《焦點訪談》,與觀眾道別


敬一丹算得上是電視時代的符號了。她是《焦點訪談》裡那個嚴肅認真、講話帶有思辨色彩和憂患意識的新聞人,這一班崗一站就是20年。


也是《感動中國》裡深情款款的推薦人,與觀眾一起見證了15年的感動中國人物。《經濟半小時》《東方時空》《一丹話題》……職業生涯的四十多年,她一直都在自己熱愛的媒體領域,一直都在觀眾的視線裡。



她連拿三屆全國十佳主持人金話筒獎,現任中國視協主持人專業委員會主任。功成身就淡出時,已不乏鮮花與掌聲,但回顧來時的路,何嘗不是一路泥濘。



敬一丹1955年出生於哈爾濱。中學時趕上文革,父母去了幹校,姐姐下鄉當了知青,13歲的敬一丹放學歸來目睹家中一片狼藉,過早體會了人間惶惑、恐懼的滋味。


她在一夜之間長大,挑起家庭的重任,操持家務,還要照顧兩個弟弟。突如其來的無助感,在她的一生中留下烙印,她坦言再也沒有體會過純粹快樂的感覺,在此後漫漫人生路上,她不再相信命運,更願意把賭注放在腳踏實地的每一步努力上。



那個年代由不得自己的選擇,敬一丹17歲中學畢業後,聽從安排下鄉插隊。但冥冥之中一切又帶著宿命感,四年後,在知青廣播站工作的敬一丹作為末代工農兵學員被推薦到北京廣播學院學習播音,從此和廣播電視事業結下了不解之緣。


初入大學時,一口東北口音的敬一丹在班裡並不受重視。但她對新聞的獨特敏感性一直都在,憑藉自己對內容創作的專注還是得到了專業老師的認可。兩年後畢業,順利進入黑龍江人民廣播電臺工作。



按部就班地進展下去,應該是一份安穩靜好的人生版圖。但敬一丹始終對深造學習充滿了渴望,回學校的執念越來越強。


在那個身邊沒有一個研究生的環境裡,在從未學過英語、連26個字母都認不全的基礎上,她的第一年考研,不出意外地失敗了。


走出考場,她和同考場考研失利的一個男孩惺惺相惜,對方毫無猶豫地決定再考一次,那種做事堅持到底的毅力讓她備受鼓舞,於是一邊工作一邊複習,咬牙又考了兩年。



第三年,敬一丹終於金榜題名,不光獲得了北京廣播學院深造的機會,還和當年那個考場偶遇的男孩,走入了婚姻的殿堂,伉儷情深,轉眼已是30多年的時光。



研究生入學後,她和在清華讀研的丈夫依然住在學校集體宿舍裡,吃在食堂裡,身懷六甲時堅持論文寫作。3年的苦日子熬過,敬一丹順理成章地留校任教。


沒有誰生來就是平坦順遂的好命,努力越多,手裡的選擇權和籌碼才越多。經歷了漫長而艱辛的考研和讀研過程,敬一丹為自己爭取到了另一個更舒適無憂的環境:婚姻幸福、家庭美滿、教師的工作體面又輕鬆。



可是人生才33歲,何必過早止步?“到一線去做新聞”的念頭讓敬一丹再次沸騰了。親朋好友說她是頭腦發熱、瞎折騰,面對中央電視臺經濟部拋來的橄欖枝,敬一丹力排眾議,毅然選擇了再挑戰自己一次。就這樣,33歲的她離開三尺講臺,進入從零開始。



沒有靚麗的外表,沒有青春的資本,在人才濟濟的央視,敬一丹只能通過成倍的付出來站穩腳跟。她對自己要求苛刻,做節目的原則是今天講出去的話不能讓明天的自己臉紅。



她也真的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央視開闢出一席之地,智慧大方的形象、自然真實的主持風格深入人心,成為當年央視的一張名片,家喻戶曉。



但年齡,畢竟還是帶給她危機感。看到鏡子裡自己眼角細密的皺紋,敬一丹一度患得患失,她認識到40歲,對女人來說,是道邁不過去的坎,尤其對女主持入來說,更是尷尬的年齡。


 


“每一個人都不可避免會變老,有的人只是變得老而無用,可是有的人卻會變得有智慧有魅力,這種改變,不是最好的麼?”


母親的這段話讓敬一丹豁然開朗,是啊,年輕女主持人的本錢是美麗和青春,雖然40歲的自己青春和美麗不再,但依然可以靠智慧、學識、修養和內在的氣質來贏得觀眾的喜愛。



敬一丹的目光更加堅定,再也不把年齡當做桎梏。在40歲這年,欣然接過了《焦點訪談》的重任。閱歷豐富的敬一丹更懂得識別人間疾苦,她在節目裡評論時事,解析熱點,一展新聞人的睿智和擔當,勤勤懇懇一直做到20年後退休。



這20年是整個電視行業的黃金時代,也是敬一丹的時代。除了《焦點訪談》,敬一丹和白巖鬆主持的《感動中國》,每年也在感動著無數觀眾。



她說她一生少有選擇的機會,遇到什麼就抓住什麼,自己最大的優點是能堅持。看似是隨遇而安的遲鈍,但敬一丹從沒有抱怨沉淪,沒有焦慮猙獰,定位清晰、方向明確,難怪電視鏡頭裡的她永遠鎮定從容。



敬一丹骨子裡並不是尋求變化的人,對待感情亦是這般踏實。與老公在青蔥歲月中相識,牽手就是30多年,事業上相互扶持,平平淡淡的感情,最讓外人羨慕。


和女兒相處,她也有自己的心得。她認為參與孩子的成長固然重要,因此即使要值班,也不會錯過女兒的家長會,但同時,又要保證女兒的獨立,讓其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情。這個在寫碩士論文期間孕育的女兒,繼承了媽媽的學霸基因,順利從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畢業。



年少時清貧的生活使敬一丹幾十年都保持著勤儉的習慣,對名利錢財倒是看得很淡。買東西貨比三家,過日子精打細算,衣服舊了就紮成一個拖布繼續用,儼然一個勤儉持家的家庭主婦。



進入耳順之年的敬一丹,惜別了舞臺,但並沒有停下匆匆的腳步。她出書回顧職業生涯,在多所大學擔任教授,與當代大學生對話青春路上的迷茫。也深入基層,到偏遠山區支教,推進自己的公益項目。



瀟灑的足跡甚至到了遙遠的南極北極。她說,如果可以重來,最想做人文地理的電視節目,這樣就可以到處走,從遠及近,慢慢走來,慢慢享受。



如今她重回舞臺,眼角生出皺紋,嗓音也不再清澈,走向衰老的必然,但這都是她最好的狀態。她在書中寫道:年齡帶來的轉變,才能看清自己,有舒服的、自然的順應,而不是徒勞地留戀青春,懼怕未來,那是在擰巴。



有人會懼怕歲月,多半是為過去的遺憾而不甘。但對在歲月面前從沒有退縮的人來說,最好的時刻,永遠是當下。名角謝幕,身子謙和,自信在心,優雅地隨時間老去,便無需懼怕。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