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交易員的心得披露:“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字字珠璣!

期貨日報2018-06-09 22:18:29

文章來源丨期貨實戰排排網


這正是我對自己的定位:一個資質普通的交易者。我寫下自己對交易的一些感悟,絕對無意指導大家成為高手,因為我自己也絕對算不上是一個高手。我想做的,只是對一個資質中等,在資金和信息等各方面都沒有優勢的普通投資者如何設法在投機市場上生存下來談談自己的看法。


人人都想成為一個掌握一劍封喉絕技的高手,我自己也不例外。我也曾為此努力過,下力氣研究過波浪理論,研究過幾乎所有流行的技術指標,收集所有可以收集到的經濟數據,使用所有可用的宏觀經濟模型進行基本分析,但都沒有太大的效果,這些都證明了我的確不夠聰明,資質實在是太過平庸。


最後我不得不放棄,轉而使用最簡單,最容易理解的方法來指導自己的操作。再次申明,我不是高手,也不敢看不起那些神祕的市場預測理論,只是自己實在看不懂,不會應用罷了。但我又想在投機市場上生存下去,賺取對我而言堪稱誘人的利潤,只好採用一些同樣愚笨的方法了,請真正的高手口下留情。


下面,我將就交易的實質,為什麼需要採用一種交易系統,為什麼應該止損,如何止損,交易系統的選擇,交易心理等問題說說自己的看法。


1交易是什麼?


我個人覺得交易就是賭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甚至還不如賭博(因為賭博贏錢的概率可能比交易成功的概率還高)。賭博本身並沒有什麼錯,同樣,交易本身並沒有什麼對錯之分,那些因為賭博或交易傾家蕩產的人,要怪就怪自己。為什麼?因為他們太小看賭博和交易了。不要對賭博有什麼先入為主的惡感,其實裡面學問不少呢,我自己的不少領悟都來自一位被本地賭場禁止入內的朋友。這位仁兄簡直把賭博當成了提款機。不過,我不是他的家人,他沒有也不會告訴我他具體是如何操作的,但我知道他絕對不是依靠作弊,而平時和他的閒談對我形成現在的一些觀點幫助很大。


在一般人看來,賭博多簡單,不就是有選擇的押注嗎,不需要動什麼腦子。交易也簡單,一買一賣就可以了。可實際上呢?無論是賭博還是交易,都是這個世界上最需要動腦子的事情。不過,如果你動腦子動錯了地方。


說白了,交易也是一種賭博,儘管它披上了很多絢麗多彩的外衣。無論你把自己在交易中的行為看成是投資也好,看成是投機也罷,其實都改變不了你是在賭博的這一事實。那為什麼我們不乾脆去賭博算了呢,還勞心費力的搞什麼交易呢?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我的那位朋友身上。無論我在交易中賺取多少利潤,都不會被任何一個交易場所禁止入內,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我們無法在賭博中做到“截斷虧損,讓利潤奔跑”。

在賭博中,你每次損失都是一個確定的數額,每次盈利,不論賠率多高,也是一個確定的數額,而在交易中,你可以自行控制虧損,可以賺取按賠率計算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家賭場願意接受的盈利。不談別的,僅此兩點就決定了交易比賭場更受專業賭徒們的歡迎。


對我來說,接受交易實際上就是賭博這一觀點有幾個好處:


不在其他事情上花費太多的時間,如技術分析和基本分析之類。這些工具只能對我提供一定程度的幫助,無論我如何精通它們,都無法從根本上改善我的交易業績,因此,對這些工具,大致瞭解即可,無需過分專研。


我會更坦然接受失敗的交易,更樂意接受失敗帶來的虧損。沒有哪一個專業賭徒想做到只贏不輸的,他知道要想最終贏錢,虧損是必不可少的。只有虧損才能帶來盈利,這是賭場的遊戲規則,也同樣是市場的遊戲規則。違反這個遊戲規則的人,最終的結果就是被踢出這個遊戲。


決定賭博最終結果的是概率,那麼,決定交易最終結果的肯定也同樣是概率了。想通了這點,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2為什麼要選擇一個交易系統來進行交易?


以下是我的看法:


既然知道交易的最終結果取決於概率,我們首先要做的自然是設法知道這個概率。如果你連自己在市場上獲取利潤的概率是多少都不知道,那奉勸你還是早日離開為妙。要知道這個概率,你就必須採用同樣的衡量標準才有意義。(一致性交易原則)想知道拋硬幣出現正反面的概率,你就得不斷的拋同一枚硬幣,這樣得出的結論才有意義。


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採用這個交易系統,以便知道它和概率相關的一些數據。你採用歷史數據也可以,但採用歷史數據來測算交易系統的概率數據時,最好不要涉及哪些技術指標,因為正在形成中的技術指標和已經成為歷史數據的技術指標之間,差別實在是太大了。


成為歷史數據的指標,是多少就是多少,而正在形成的技術指標是隨著市價的變動而不斷變動的。這也是為什麼一些依賴技術指標進出市場的法則,在進行歷史數據測試時堪稱完美,但一經使用,效果就大打折扣的主要原因。我認為要採用歷史數據進行測算的交易系統,交易信號最好只採用收盤價,K線形態,最多加上均線系統。


至於交易系統採用什麼時間框架,就隨個人喜好了,不必強求。測算交易系統要儘量採用所有的交易信號,在此過程中一定不要自欺欺人,因為你以後的投機決策將主要依靠它。測算的交易次數最少要達到100次,次數太少說明不了問題,交易單位為1口。你需要獲得的數據包括:交易成功率,每次成功交易的平均盈利,每次失敗交易的平均虧損,以及從總體上看每次交易的平均盈利或虧損,也就是每次交易期望值。每次交易的期望值是正數,則繼續下去,結果是負數,則說明你的交易系統設置有問題,需要調整。調整的第一要務:儘量減少每次失敗交易的虧損,增加每次成功交易的盈利。不要去理會交易成功率的高低。如果無論怎樣調整,該交易系統每次交易的期望值都無法變成正數,你就只能放棄它了。從現成的那些成熟交易系統選擇也不錯,不過,你仍然需要自行測試。對現成交易系統進行測算的主要目的,不是看它還有沒有效,而是讓你自己相信它的確有效,並對自己的長期可能盈利前景做到心中有數。


比方說,如果一個交易系統每次交易的期望值是5美元,就是說長期來看,每次交易1口就可以帶來5美元的利潤。請注意,這只是一個平均值。怎樣才能使你的實際交易結果充分接近這個平均值呢?概率論告訴我們,你的交易次數越多,實際交易結果就越接近平均值。這就是說在市場上獲得越久越好的道理。正所謂“久賭必贏”。


概率論還告訴我們,概率並不是均勻分佈的。以拋硬幣為例,儘管出現任何一面的概率是50%,但並不是說沒出現一次正面,就相應的出現一次反面,或者每10次裡面,出現正面和反面的次數一定是5:5。概率告訴我們的只是一個平均數,一個重複很多次以後的平均數。在拋硬幣的過程中,連續出現10次,甚至20次正面或反面都是可能的,而且可能性還很大。因此,作為一個投機者,如果想在市場上長期生存下去,讓期望值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移動,就必須學會止損,控制虧損。控制虧損的真正含義,就是為了應付不利情況連續出現的局面。


打個比方,如果你的交易系統平均一個月發出40次交易信號,而你規定的最大虧損為20個點,那麼,從理論上來說,你一個月可能出現的最大虧損是800美元,就是40次交易信號全部失敗,而且每次失敗交易的虧損都是最大值20個點。那麼,你使用850美元來交易1口,基本上可以說是絕對安全的。


不過,要想找到一種100%失敗的交易系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根據我的經驗,連續20次交易失敗出現的可能性就已經不是很大了,但連續十幾次倒是經常出現。強調輕倉交易的目的恐怕就在於此,為你今後反撲留下後備力量。我自己使用迷你賬戶進行交易的時候,是固定500美元交易1迷你口,盈利每增加500美元,再增加交易1迷你口(不涉及增加倉位的操作)。也許資金利用率不算高,但我知道,只有這樣做,我才有可能長期生存下去。


我在網上也見過不少人談概率,但大多是談某一次操作可能成功的概率。而我理解的概率,是整個交易行為的概率,是總體的概率。不糾纏於某一次交易,著重於整體的概率。概率論告訴我們,整體收益取決於每次交易的期望值和交易次數的乘積。也就是說,在每次交易的期望值保持不變的情況下,我的整體收益和交易次數成正比。


當然,有人會反駁說,你可以通過減少失敗交易的次數,來達到提高期望值的目的,同樣可以提高整體效益。這的確是理想的做法,但不切實際,我可以通過增加一些限制條件來減少虧損交易的次數,但我為此承擔的風險是失去能帶給我豐厚回報的交易,而這是我最不願看到的事情。承擔失敗的交易,就是抓住可以獲得巨大成功交易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其實,我進行每一次交易時,都很清楚:這次交易的成功率不會太高,因為我的整體交易成功率本來就不高,失敗是正常的,成功是反常的。


因此,當我接受每一次交易失敗的可能性都要更大一些這個事實之後,我就會想方設法去控制虧損。每一次交易,我最關心的是儘可能少虧,少虧就是勝利。奇怪的是,一旦你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減少虧損之後,利潤就不請自來了。


3為什麼要接受止損觀念?


我認為,接受止損這個觀念是一個交易者,特別是普通交易者必須做到的。具體如何應用,可以因人而異,因時而異,但這個觀念必須得接受。拒不接受止損這個觀念,就是試圖成為一個交易完人,一個百戰百勝的神人。投機市場上有沒有這樣的人?絕對有。但如果你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普通人,對這種人崇拜一下就可以了,千萬別去學著做。神人豈可是人人能當的。


有的交易者拒絕止損,提出的理由看起來也非常合理,那就是:別人賺的錢就是你止損的錢,所以不能止損,不能讓別人賺走你的錢。記得在90年代初剛在國內接觸股票交易的時候,我們這些散戶朋友當中拒絕割肉的一大理由就是:絕不割肉,因為莊家賺的錢就是你割肉的錢。我記得當時在散戶大廳發表這一宣言時,曾得到廣大散戶朋友們的熱烈喝彩,至今還難以忘懷。從道理上來講,這個理由絕對正確。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道理上正確的事情,在現實世界上卻不大行得通。在這裡,我不想重複那些強調止損的老生常談,只想說說在我眼中,止損對整個市場正常運轉的意義。


假設一下,如果人人都堅持不止損,而且大家都有足夠的資金硬挺,投機市場會變成什麼樣?絕對是一潭死水!市場根本就無法運轉下去。賬面的利潤可以讓你精神愉悅,卻無法幫助你在現實世界裡生存。


如果真是這樣,投機市場早就不存在了。因此,投機市場的遊戲規則參與者必須止損,這樣市場才能活躍起來,才有流動性。交易者既然進入了這個市場,就必須接受這個市場的遊戲規則。投機市場內在的運轉機制一定會對據不止損的人進行無情的懲罰,因為這種行為對投機市場本身的健康產生了威脅。在我看來,投機市場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運轉,早已形成了一套有效的內在機制來懲罰那些拒絕接受遊戲規則的人,而且目前看來,這套機制非常有效,其基本運行機制就是這個世界上沒人擁有足夠多的資金來支持他的硬挺行為。雖然不排除有那麼幾個漏網之魚,但這種事情出現在普通人身上的概率,恐怕比中彩票的概率還有小。作為一個有理智的普通人,硬要去選擇小概率事件,並不能證明你有多聰明,只能表明你的確很瘋狂。


作為一個普通的投機者,應該無條件接受止損觀念,這不是你願不願意的問題,而是你進入這個市場,並在投機市場生存下去的前提條件。你進入市場的行為本身,就是答應了市場要求止損的遊戲規則,作弊可以得逞一時,但很難得逞一世。即拒絕止損,就是一種違約行為,遭到懲罰合情合理。


所以,在我看來,一個普通的投機者應該租出的理智選擇,應該是聰明的止損,快速的止損。設法讓其他交易者止損的數目更大一些,止損的時間拖延的更久一些。在一個零和遊戲中,參與者之間不是比誰更正確,而是比誰犯的錯誤更少,犯錯誤之後造成的損失更小。拒絕止損的人屬於這場遊戲的投機取巧之輩,絕大多數下場都會很慘。


止損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心理問題,而不是技術問題,因為它可以幫助你建立在投機市場上生存下去的信心。


其實,投機本身也是一個心理問題。在我看來,所謂戰勝自己就是克服投機給交易者帶來的各種心理障礙。投機市場就是一個江湖。在江湖上生存絕對不需要非得成為一個頂尖高手,但是,不管你在江湖上是什麼身份,你都得對江湖遊自己的理解,並且有相應的生存手段。你眼中的江湖是什麼,它就是什麼。


你眼中的投機市場是什麼,它就是什麼。只要你的行為和你的理解不發生衝突,就可以了(也就是理念、規則、行動一致,比如一些理念認為交易是一場概率遊戲,市場呈現慣性趨勢運動,我們需要依靠慣性趨勢獲取概率優勢,從而在市場中生存,在這個理念基礎上,制定了“拐點->波段->趨勢->資金”四位一體的順勢跟蹤交易規則,並按照這個規則長期跟蹤1-3個品種進行交易,最終達到長期穩定盈利的目的)。


你認為武功高強才可以在江湖上立足,你就去修煉功夫;你認為人際關係是行走江湖的根本,就去廣結人緣;你認為投靠官府才是唯一的出路,就去投靠官府。你在江湖上做任何事,只要信念夠強,堅持下去,總會有所成就。投機也是一樣。你必須有一種支撐你在投機市場上生存下去的信念。我大談概率,只是想告訴你,這是支撐我的信念。它能不能成為支撐你的信念,關鍵不是它是否真的有效,而是對你是否有效。

基本分析也好,技術分析也好,都有可取之處。你需要的就是這個可取之處。在投機市場上,任何方法都有可取之處,沒有十全十美的靈丹妙藥。你喜歡追隨趨勢,就要一直追隨趨勢,在市場沒有趨勢的階段,你就要接受這種操作方法帶給你的損失。你喜歡做區間,就要一直區間交易,同樣也要接受趨勢降臨給你造成的痛苦。在具體操作中,只要你嚴格控制風險就可以了。不要試圖在趨勢市中追隨趨勢,在區間市中高拋低吸做差價。你難道不覺得這種想法太過完美嗎,基本上沒有實現的可能嗎?在這個世界上,要想得到就必須付出。在區間市中忍受一再被即突破欺騙的痛苦,就是你享受追隨趨勢成功所帶來快樂的代價。你唯一能夠做的,唯一能夠完全由自己做主的,就是在犯錯誤後儘快糾正,儘量減少錯誤所帶來的虧損。既然這是你唯一能夠做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去儘量把它做好呢?


4交易成功率有多低?


我在網上經常看到有人拿出自己的交易記錄,顯示勝率高達90%,甚至是100%。的確令人羨慕。但是,我做不到,恐怕這輩子也做不到。經過多年的實戰統計,趨勢跟蹤系統的勝率在40%左右,也無法達到90%甚至100%的高勝率,但幸運的是,這麼多年跟蹤交易下來,雖然從次數上看,輸多贏少,而且這幾年市場總的趨勢也是震盪下跌的,但從資金上來看,還是盈利的。


我想在這裡透露一下我在今年上半年的交易業績(按1迷你口計算):

總交易次數:305次;

總交易成功率:30%;

平均每次交易盈利:4.79美元。


看出我的交易成功率有多低嗎,這還是平均數,我最差的一個月,交易成功率只有17%(當月平均每口虧損33美元)。剛剛過去的7月份,交易成功率也只有20%左右,平均每口虧損122美元。即使如此低的交易成功率,而且平均每次成功交易的盈利也剛剛超過30美元,但我任然能在總體上實現盈利,我認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平均每次虧損很低,只有不到8美元。


明白我的意思了嗎?我交易成功率很低,低到連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平均每次成功交易的盈利也不算高(最多一次127美元,最少一次26美元,平均數只有區區35美元),但我平均每500美元的本金,在今年頭7個月賺取了1460美元的盈利。儘管在高手們的眼中不值一提,但我相當滿足。平均每次交易盈利4.79美元,和我開始採用該方法交易之前,通過對歷史數據進行測試得出的結果越來越近,這更堅定了我採用概率論來指導操作的信心。


信心問題解決了,你就能更自如的進出市場,我認為這一點至關重要。總是遲遲疑疑,擔心這個擔心那個,分析的再好又有什麼用呢?不解決信心問題,你就會總是等待所謂的最佳進場時機。要知道,最佳的進場時機不是分析出來的,也不是等來的,而是不斷嘗試試出來的。你心中有數,就敢去嘗試,心中無數,即使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期樂會qlhclub你也仍然會畏畏縮縮。“再等等,再看看”,如果你經常對自己這樣說,就說明你的心裡障礙還沒有解決。


5以我個人為例,說一些看法


接下去準備具體談談我對止損技術具體應用的一些看法。


再次先說說我心目中止損應用最重要的地方:不要被動的等著止損被觸發,要積極主動的止損。下單同時設定的止損位是你可以接受的最大虧損,儘量在它觸發之前採取行動。在你進場建倉的一剎那,你的交易其實已經結束了,因為在進場的時候,你必須已經定好下一步的操作計劃,剩下的,只是等待和執行而已。我們可能做不到走一步就已經看到前面5步,10步那麼遠,我們只需要看到下一步就可以了,也就是每一次操作時,就定好下一步的計劃,然後按計劃去跟蹤執行,依次類推。計劃你的交易,交易你的計劃。


以我個人為例,我能夠接受的最大虧損是20點(包括點差在內),但我很少讓它被觸發,除非剛進場走勢就不利,在我做出反應之前就把我的止損位擊穿(這種事情發生的次數不少,再次說明我的技術分析功底有多爛)。每次建倉不成功的時候,只要能在預設止損位被觸發前退出來,我就非常高興。


用文字整理自己的操作思路,從中受益最大的其實是自己。我會堅持下去。

總算可以接受止損了,以為問題就此解決了,沒想到遇到的問題更大。幾乎每一個從拒絕止損到接受止損的交易者,都會遇到這個問題。有許多人甚至因此又放棄了止損,走回了不止損的老路。拒絕止損,在震盪市中似乎是非常有效,無論我在什麼價位入場,無論我是買還是賣,只要能夠堅持不止損(倉位不太重),最終總能獲利。而市場在幾乎80%的時間裡,走勢都屬於或大或小的震盪市。一個習慣了在震盪市中獲利的交易者,有足夠的理由嘲笑止損。但問題是,趨勢市場遲早會來,也許是一個月之後,也許是半年之後,也有可能是一年之後。而一般來說,震盪的時間越久,隨後出現趨勢就會越強,強到絕對可以把拒絕止損的交易者在此前震盪市中得到的收益全部拿走,還要加上利息。


我剛開始選擇止損位的時候,首先考慮的是如何給市場足夠的活動空間,以確保止損不被觸及。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止損的範圍可以越來越大,最後甚至達到失去理智的地步。我就曾經這樣,採用小時圖作為進出場的依據,為了保險,參考周線圖上的支撐和壓力來設定止損。這樣做,我的止損被觸及的概率的確小多了,而實際上,這只是一種對止損的變相拒絕而已。


常常看到一些明顯是根據小時圖進出的外匯交易者,設定的止損位動輒50點,甚至100多點。在小時圖上,這都可以算是一段很強的趨勢了。至於根據日圖,甚至周圖來操作,沒有大資金的人來說,我認為沒有太大的意義。只有幾千或幾萬資金的普通投資者,根據日圖或周圖來操作,資金利用率低,相對風險大。當然,這只是我的理解,不正確的概率更大一些。


設定寬範圍止損的交易者有一個理由,就是他準備做長線交易。正如交易所的幽靈所說,交易本身沒有什麼長線短線之分,只有持倉時間的長短之分。好的倉位持有100年也不嫌長,不好的交易持有1分鐘也不算短。在任何一次交易前,預設持倉時間,預設盈利目標,我認為都是不太客觀的做法。有了預設,我就會希望市場按照我的預想走,對市場走勢產生希望,你必然就不會客觀的看待市場了。決定持倉時間和盈利目標的,不是我,而是市場。在交易前,我能夠預設的,只是我能夠虧多少。


我的經驗(我根據小時圖交易),進入交易後,一般一小時左右就可以基本判斷倉位的好壞了。該漲該跌,這個時候都會有所動作,否則的話,走勢有很大的可能走向你所建倉的對立面,最起碼走勢會停滯下來。這個時候,如果走勢沒有證明你建倉的理由,你就應該選擇退出,不論賬面上是贏是虧。這一點是從幽靈那兒學來的,我覺得相當好用,幫助我大幅降低了犯錯誤帶來的虧損。


我對止損位置的設定,主要有兩個標準:

第一,絕對不能超過我定下的最大虧損額,即20點;

第二,符合我對所追求走勢歷史數據統計得出來的特點。這句話有點拗口。簡單一點說,交易系統的依據,是一種盈利模式。這種盈利模式的選擇因人而異。我選擇的盈利模式,是成功率較低,但一旦成功,則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帶來較大回報(100點以上的走勢)。確定獲利模式之後,就到歷史數據當中去把符合條件的全部找出來,然後統計他們共同具有的特點(只關心共性,不關心差異性)。期樂會qlhclub比方說,在我的獲利模式中,符合條件的走勢都有這樣一個共性:出現突破的那根K線(收盤價超過前面多少根K線的最高價),幾乎100%不會被隨後出現的回撤完全吞沒。換句話說,我如何確定止損位置呢?顯然是突破K線下方一個價位了。我每次交易的預設止損位就是這麼來的。


首先看突破K線最低價下方一個價位是多少,小於20點就採用,大於20點,仍然以20點為準。我前面說過,我一般不會允許自己預設的止損位被觸及。在我的獲利模式中,符合條件的走勢還有另外一個共性:向突破方向的持續走勢,也是幾乎100%出現在突破後的一個小時以內。所以我採用一個小時的標準來判定倉位的好壞。一個小時之後還沒有持續動作,管它盈虧,先退出再說。很簡單吧。


我的交易系統發出的進出信號,只依據相鄰兩條K線的組合,兩條均線,以及兩條確定一定範圍內最高價和最低價的平均線。就這麼多,沒有其他任何的技術指標。兩條均線的週期為5和18,選擇它沒有什麼別的理由,就是衝個好彩頭。


6與其他方面的一些聯繫


簡單來說,我這樣建立自己的交易系統:

1. 選擇一種你喜歡的獲利模式(只需要一種,太多了麻煩);

2. 在歷史數據中尋找所有符合條件的走勢,並統計它們的共性,特點越鮮明越好;

3. 根據統計出來的共性來決定進出信號如何觸發,即該何時建倉,何時退出不成功的倉位,何時退出成功的倉位等等;

4. 交易系統儘量簡單。簡單到一個門外漢也可以按照它來進行操作,而且不會太走樣。 


交易系統應該隨著市場的改變做出相應的調整。市場是由人組成的,市場參與者也不斷變化,這決定了市場也會跟著發生變化。所以,沒有一成不變的方法,也沒有一成不變的交易系統。不過,過分優化的事情好像沒有太大的意義。太多的限制條件會讓操作者無所適從。


另外,透露一些我對止損進行統計的數據,不知道是否具有共性。我把每次交易的最大損失限定在20點,實際上,我平均每次交易的真正損失基本上沒有超過10個點。今年頭7個月一直穩定在8點左右。Trade Your Way to Financial Freedom 這本書的作者在書中也提到過這個發現,即實際虧損大約等於你預期最大虧損的一半。那我把最大損失限定在10個點,實際損失不是可以下降到5個點左右了?

我感覺,作者的學術氣氛比較強,他既然提到了實際虧損大約相當於預先設定最大虧損的一半左右,肯定有大量的統計數據為依據。而我自己的實際操作結果,也基本驗證了這一點。我認為應該不會是巧合吧。因此想看看其他交易者的操作結果是不是也呈現出這種規律。如果是,我想進一步降低每次失敗交易的虧損,是不是需要從降低預設最大虧損這方面入手呢?


我的想法是,大家與其在具體操作方式上進行交流,不如在交易結果的統計數據上進行交流。通過對來自實踐的統計數據進行分析,也許更能發現一些具有共性的特點。我覺得,普通交易者和機構交易者相比,最大的劣勢不是資金小,信息來源少,獲得信息的速度慢,或者交易跑到不暢,交易手續費高等,而是缺乏大量來自實際交易的寶貴數據。對一千次交易結果進行統計,得出的數據可能說明不了什麼問題,但對一萬次以上的交易結果進行統計,得出的數據應該能揭示出某些帶有一定規律性的東西。


關於止損就說這麼多了。隨著經驗的累積,今後對止損具體應用肯定會和現在不一樣,但又一點我是肯定的,我始終只會選擇犯錯誤之後損失更小的止損方式,而不是相反。止損只能幫助我在市場生存的更久一點,想實現進入市場投機的初衷,我必須實現盈利。


一個完整的系統,當然應該包括如何退出有盈利的倉位。


我退出盈利倉位的前提條件也不多,具體的不想多談,而且也在不斷調整之中。不過,有一點是很明確的,如果是做多,在短期頭部形成之前,去哦絕對不會退出盈利的倉位,去搞什麼主觀的止盈這種我自認為我無聊的事情。我對盈利目標基本上沒有一個事先設定的具體數字,當然,在達到一定的數字之後,我會提高警惕,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我的交易系統發出退出信號的概率會變大。


對於如何判斷短期頂部,每個交易者都有自己的標準,沒有必要強求一致。不過,這些標準不應該是主觀臆想出來的,同樣需要經過歷史數據的檢測,並在交易實踐中進行調整。我自己判斷的標準很簡單,最主要的一條是:反方向突破前一個高點。這裡的前一個高點是最近一定範圍內出現的,而且,必須和最後的新高點有明顯的區別,也就是說,應該是一段時間之前創下的,是當時那個時間段的新高。連續幾根K線不斷創下新高不算。


以上升為例,如果創下新高之後,向下跌破前期高點,創新高這輪升勢屬於失敗突破的概率會相當大,大到足以讓我相信這種情況值得納入到我的交易系統。一般只有在滿足這一條之後,我才採用其他標準,來判斷是否應該退出盈利的交易。總而言之,我每次都要等到小時圖上一輪走勢明顯的高點基本形成之後,才開始考慮退出。


我認為,總是過早退出盈利的倉位,其實也不是什麼技術上的問題,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心理方面的問題。很多交易者都清楚明白這一點,但卻總是無法克服。我就來談談我是怎樣克服這一心理障礙的。說出來可能會很好笑,但它的確幫助我基本上解決了總是無法做到“讓利潤奔跑”的心理障礙。具體讓利潤奔跑多少不是關鍵,只要心理問題解決了,我採用小時圖交易,可以讓利潤在小時圖上奔跑一百多點。如果以後我可以支配的資金量大到一定的數量,我也可以讓利潤在日圖上奔跑一千多點,在周圖上奔跑一萬多點。具體操作手法可以千變萬化,但對操作者心理上的要求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差別。


7市場本身在不斷嘗試,我自己也不斷去嘗試


在我看來,貪婪並不是導致我原來總是過早退出有盈利倉位的主要原因。我沒有具備讓利潤奔跑的心理素質的主要原因,是讓自己始終處在市場旁觀者的位置上,而沒有在實際操作中真正做到和市場同呼吸,共命運。


接下來繼續談談我是如何解決阻止“讓利潤奔跑”的心理障礙。接受了止損,要想最終實現盈利,必須同時讓利潤奔跑起來,否則的話,我最多也只能做到盈虧平衡。其實這一點大家都知道,但總是無法做到。我以前就是這樣,每次只要賬面上出現浮盈,就總有一種儘快兌現的慾望,生怕這些盈利飛走了。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後來發現,主要原因是我對待這些盈利的態度存在很大的問題。


市場是由參與其中的人所組成的。沒有人喜歡死氣沉沉的走勢,那也意味著市場也不喜歡死氣沉沉。市場總在尋找突破,這是由參與者的心理狀態所決定的。在我看來,市場的每一次突破企圖都是真實的,只是效果不同罷了。


因此,我眼中的突破只有成功或失敗的突破,沒有所謂的真假的突破。因此,要做到真正和市場同呼吸,共命運,我就得參與每一次突破的嘗試,不管它是向上還是向下突破。不斷的嘗試,最終總會有一個明確的結果,這個時候,你就會這樣想:我的嘗試成功了。當然,這只不過是一種心理暗示,儘管你對市場最終選擇的突破方向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但你會有一種參與其中的感覺。人在努力成功之後,首先想到的是什麼?回報!足以彌補我在努力時所付出的回報。為什麼每一次成功的突破後,都會出現酣暢淋漓的走勢?不正是應為成功的一方在向失敗的一方要求補償嗎?市場走勢的確定,主要是大資金之間的博弈,但再大的資金,操作它的仍然是人,這些人的心理活動和普通人沒有很大的區別。


參與其中的感覺會讓你對盈利的獲得理直氣壯,因為這是你應得的。沒有這種反覆嘗試的過程,我就不會擁有這種心理狀態。我在突破走勢確定之後再進入市場,不僅損失了一段利潤(往往是最可觀的一段),而且,我會有一種撿到便宜的想法。撿便宜的人會如何對待自己得到的東西呢?當然是管它多少,有賺就行了。一般人的心理都是這樣,對那些不是自己努力得來的東西,態度都會比較隨便。


我參與每一次市場突破的嘗試,突破成功以後給我帶來的盈利,被我看成是嘗試成功的報酬。這個報酬是市場給我的,因為我幫市場確定了突破的方向(當然絕對是自欺欺人)。因此,我對待這種報酬的態度是理直氣壯,而且是越多越好。我不是小偷,不是從市場偷取盈利。我不是一個坐享其成的旁觀者,一點盈利根本滿足不了我的胃口。每一次成功的突破之前,我都經歷過次數不少的失敗,一旦成功,我就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這個時候,我怎麼願意輕易離開我好不容易幫助確立下來的,對我有利的趨勢呢?


這也是小資金普通投資者所持有的優勢。我可以隨時進行多空轉換,而大資金則只能認準一個方向。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戰爭片中的群眾演員。多方進攻,我跟隨多方搖旗吶喊,一旦多方攻勢停滯,空方展開反擊,我立刻加入空方陣營,為空方加油助威。無論一場戰鬥最終的勝利者是誰,我都是參與者。而一個參與者的心理狀態,會和一個旁觀者截然不同。我在不斷嘗試中因為止損造成的損失,只不過是我假如任何一方陣營的門票。當然,在多空不斷變化的過程中,我不會死心塌地的加入到任何一方。


如何加入突破嘗試,如何儘快退出不成功的突破嘗試(不成功不意味著失敗),如何儘量減少不成功的突破給我造成的損失,這些都是細節問題,都需要每個人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去具體確定。在這裡我不會多談。交易者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用在什麼地方?我覺得就應該用在解決上述細節問題上。


讓利潤奔跑起來,對我來說就像毒品一樣,每次成功都讓我樂在其中。不信你自己去嘗試一下。現在,讓利潤奔跑起來,不僅是我實現最終盈利的保障,而且已經成為我精神上的一種需要。


不要怕犯錯,交易中的錯誤不僅不可能避免,而且次數絕對會超過正確的次數。在市場選擇突破方向的時候,要多去嘗試。正確的交易不是等來的,也不是依靠什麼祕籍預測出來的,而是不斷試出來的。市場本身在不斷嘗試,我自己也不斷去嘗試,這算不算和市場同呼吸,共命運呢?我認為應該算。


閱讀原文

TAGS:交易止損市場交易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