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菊也好,楊超越也罷,都是糖罐裡的無奈之選 | 旁觀娛樂

南方人物週刊2018-06-08 22:06:45

《創造101》


世上有那麼多種糖果,一個一個細細對應總有他們的死忠人群,拿出豆花鹹甜黨互相diss的勁頭來爭搶,還不如好好想想,為什麼這麼苦澀的時代裡,還要麻木而欣然地打開一罐糖

全文約1262字,細讀大約需要4分鐘



人們對於女團的理解從一開始就有諸多不同,S.H.E算不算女團?楊丞琳曾經參加的一個組合4 in love算不算女團?比較典型的大多數能夠認可的女團是日本韓國的範例,以AKB48為代表,整齊劃一的唱跳錶演,一系列嚴密高速的比賽制度與圍繞她們展開的古怪溫情的宅文化。在《創造101》之前,本土女團文化代表是跟AKB48有千絲萬縷聯繫的SNH48,在僅有的媒體報道中,她們在有限範圍內有著巨高的人氣和凝聚力,這種所謂的圈層文化,在《創造101》逐漸拓寬了大眾關注度後,被越來越多地提及。



有兩個選手目前已經佔領這場選秀的輿論中心,她們並沒有在歌舞技能上比別人更優秀。一個是補位進來又迅速上升的上海女生王菊,另一個是唱跳皆差卻擁有謎之人氣的江蘇女孩楊超越,前者看上去是一群瘦白美的傳統藝人胚子裡的一個異類,皮膚黝黑、身材結實,如果非要拿來類比,就是降維的蕾哈娜或張惠妹,而且在一群二十左右的女孩裡,稍稍年長一些的王菊顯得成熟太多,話少、淚少,既不扎堆,也不聒噪。這種聰明獨立的設定一經確認當然會廣受歡迎,比如當年的李宇春和尚雯婕,能夠拿到當時比賽的冠軍,跟她們各自的硬淨形象不無關係。王菊的優點是外化的,很快就能為人所領會,深挖下去她的教育背景和職業背景都是在為現在的地位加持,但是楊超越的出位爭議就非常大了。



從第一次出場說“我是我們全村的希望”開始,楊超越就像一個異類,一個玩笑。王菊看似異類但對遊戲規則高度熟悉,這個評價絕對不是貶義,而楊超越的懵逼與狀況外,是渾然天成的,看不出任何刻意排演的痕跡。至於被人詬病的唱跳技能不足,沒人規定女團偶像群體一定要個個達到專業水平吧?娛樂行業裡最不可控的因素就是觀眾緣,非常多外形出色、演藝技能高超的人無論如何就是紅不起來,也是沒辦法的事。何況在一個女團裡,有唱歌擔當和舞蹈擔當,可能就是需要有人激發起觀眾的好奇、憐憫、愛護和同情,你能夠下一個定論,說誰比誰更有價值,誰就更應該留在這個娛樂圈嗎?


以孟美岐和吳宣儀為首的女孩們當然也非常好,她們足夠美麗,有的受過嚴格的演藝訓練,有的出身優越、從小在藝術薰陶中長大,她們在這個節目裡唱了好聽的歌,跳了整齊劃一的舞,她們享受了美麗女生應該獲得的一切,掌聲和鮮花,矚目與寵愛,多麼理所當然。但是楊超越呢,用專欄作者大師姊的話來說,就像“一條倔強而無名的小溪,用自己發明的奇怪方法跋涉了千山萬水,終於遇見了其他的河流”。


整個《創造101》就是一個糖罐子,打開後應有盡有,楊超越這種有點苦後餘甘的薄荷糖,王菊像一顆酒心巧克力,內裡高濃清冽,孟美岐和吳宣儀就是明治雪吻和抹茶果子……世上有那麼多種糖果,一個一個細細對應總有他們的死忠人群,拿出豆花鹹甜黨互相diss的勁頭來爭搶,還不如好好想想,為什麼這麼苦澀的時代裡,還要麻木而欣然地打開一罐糖。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第555期

文 / 柏小蓮

編輯 / 翁倩 [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TAGS:王菊楊超越女團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