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播與爭議並存,一文回答你對《結愛》的所有疑問丨獨家專訪編劇沈洋

骨朵網絡影視2018-06-08 10:16:23



  文 │ 劉肉英



今年暑期檔之前,《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真的紅了。


到底有多紅呢?


《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下略《結愛》)上映28天,累計播放量18.6億,單日最高播放量1.1億,豆瓣評分人數近3萬,評分依舊能保持在7.5左右,除此之外,也是因為這部劇,大部分觀眾改變了對於宋茜“演技黑洞”的固有印象,並且沉迷於賀蘭靜霆的溫柔。



陳正道導演首次涉足網劇,並在第一時間準確無誤的擊中了觀眾的“少女心”,劇情進展至此,除了喜愛之外,也有了一些異樣的聲音,“為什麼男女主角戲份這麼少?修鷳、小菊、寬永三個人的結局究竟如何?松花蛋CP線為什麼如此之虐?”帶著這些疑問,骨朵獨家專訪了《結愛》的總編劇沈洋。


《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總編劇 沈洋


群戲,不好看嗎?


《結愛》是編劇沈洋的第一部劇集作品,在此之前,他曾經和陳正道導演一起合作網絡電影《床3》。


去年6月份,陳正道導演帶著原著小說和最初的劇本,找到了曾經和他一起看劇、評劇的沈洋,“因為最初的版本和原著小說差距有點兒大,風格不是特別一致,他問我,想不想要試著改一改。”兩天之後,沈洋收到了原著小說和第一版劇本,他看了一天之後,很快就做好了決定了,“改吧!”


隨後,沈洋和第一稿劇本的兩位編劇高曉嫻、韓小歌一起,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改出了第二稿劇本,沒過多久,《結愛》劇組奔赴泰國,開機之前,陳正道導演又提出了新的要求,為了AB組拍攝需要,將劇本改為群戲,大量增加支線內容,幾乎相當於重寫,於是沈洋找來李子峘、盧青雨兩位編劇加入團隊,趕在開機前重寫了前8集,而之後的內容,就是3位編劇一邊跟組,一邊寫劇本、一邊拍攝。AB兩組同時開機,編劇的壓力可想而知。


由於製播模式的不同,國內的電視劇很少有邊拍邊寫的模式,《結愛》能有底氣如此嘗試,也是基於前兩稿劇本基礎,以及企鵝影視對於陳正道導演及其團隊的信任,“劇本總監之一高曉嫻給這部IP改編劇本打下了很堅實的基礎。”


《結愛》拍攝現場


雖然在開機時,剩餘的劇本還在繼續修改和打磨,但是在未開機之前,這部劇中,重要故事點已經全部確定好,賀蘭靜霆何時與關皮皮見面,關皮皮何時揮別過去,男女主角之間大概在什麼時候開始對對方有好感等,這些都是提前確認好的,並在豐富劇本時嚴格執行。


AB兩組同時開機,也就意味著理論上,劇中男女主角的戲份加一起不能超過50%,再加上男女主角還需要和其他的配角搭戲,最終的呈現效果就會顯得男女主角的戲份很少,另一方面,宋茜和黃景瑜兩個人都只給到了90天的檔期,“有時,一場雨戲、一場情感戲就要拍一天,前面有些浪費主角的時間,後面的檔期就非常緊張。”



到了後期,主角基本已經沒有時間了,但是還有很多內容沒有表述完全,“主角們剩下的檔期可能加一起不超過十天了,但是我們還有5~6集沒有拍,所以主角的戲份就被減少了一些。”從最終的呈現效果來看,黃景瑜和宋茜在拍攝期間已經100%的把自己的精力投放在這部劇中,“大環境如此,我們也希望電視劇、網劇行業能有所改變,演員的檔期能更充裕一些。”


拍攝的時間問題是客觀存在的,從劇本層面來講,以男女主角為唯一故事主線的愛情劇真的太多了,反而多線並行的內容在國內比較少見,例如美劇《實習醫生格雷》,每一季都有不同的人物側重點,主角並非永恆,而這樣也能吸引到更多不同口味的觀眾,“觀眾不喜歡關皮皮和賀蘭靜霆的話,還有寬永、小菊、修鷳,還是不喜歡的話,還有松花蛋CP。這樣做,其實可以照顧到更多觀眾的感受。”



在原著的基礎上,沈洋把原本的男女主角“獨角戲”變成了多線並行的“群戲”,劇中的人物更加豐富立體,但是在有限的集數之內,這樣操作也會讓男女主角之間的情感推進變慢,這也是觀眾最近在集中吐槽的內容。


這一世的關皮皮沒有對賀蘭靜霆一見鍾情,而是有自己的男朋友,這個男朋友更是關皮皮的青梅竹馬,這也就註定,賀蘭靜霆的出現會讓關皮皮陷入兩難,關皮皮先是拒絕了賀蘭靜霆的好意,隨後又經歷了閨蜜和男朋友的雙雙背叛,最終決定與賀蘭靜霆在一起,這樣的過程經歷了13集,已經過了該劇總集數的一半,相比之前那些3集就接吻的劇,《結愛》確實推進的慢了一些。


細化做決定的動機


“如果上一秒關皮皮才和陶家麟分手,下一秒她就去找了賀蘭靜霆,這個姑娘是不是有點兒太沒心沒肺了?”作為編劇,沈洋一直在考慮兩個人最終能在一起的“動機”。



“關皮皮和賀蘭靜霆之間,有很多細膩的內容是要去一點點表達的,這個內容在劇本中寫的很詳細,拍攝的過程中也有所體現。”在關皮皮與賀蘭靜霆第一次好好說話的那場戲中,二人之間是有一些很細微的互動的,這也是情愫的開始,雖然當時關皮皮還沒有和陶家麟完全分開,但她對於賀蘭靜霆還是有一些好感的。


在原著中,和陶家麟分開之後,關皮皮有大半年的時間沒有見過賀蘭靜霆,這是她自己緩解傷痛的半年,但是改編成劇集內容之後,這半年的時間是沒辦法拍攝的,於是編劇就在拉長二人之間的相處時間,這樣潛移默化的將關皮皮對於賀蘭靜霆的好感融入在二人之前的相處中,也同時為二人真正在一起做鋪墊。


除了關皮皮和賀蘭靜霆,陶家麟和田欣之間的關係在劇中也有所變化,在原著中,陶家麟和田欣是一直揹著關皮皮在一起的,而關皮皮則一直被矇在鼓裡,這樣的人物關係非常常見,但是在影視化的過程中,陶家麟和田欣之間的感情多了很多鋪墊,也能讓觀眾看得出,在感情中,很難分出對錯。



“我們稍微細化了一下陶家麟和田欣決定在一起的原因。”從關皮皮、陶家麟、田欣三個人一起出現的第一場戲中,觀眾就能察覺到田欣和陶家麟之間有一些細節上的互動,而且陶家麟也已經早有感覺,只不過礙於關皮皮的存在而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


這層關係下,沈洋為關皮皮、陶家麟、田欣之間設置了另一種推動其關係發展的背景,就是畢業的重要關卡,“這是人生的一個轉折,所有人都要思考一下,下一步該怎麼辦,陶家麟更是要從大學階段進入到留學階段,他是在選擇未來要和自己一起走下去的那個人。”在這種前提下,田欣明顯是更好的選擇。


同樣,田欣這個角色也和原著有所區別,原著中,田欣就是一個臉譜化的“壞閨蜜”,搶了關皮皮的男朋友,還在和她虛情假意的互稱好友,但是在劇中,當田欣面對陶家麟時,她增加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情緒——抗拒。


“我們其實不是想讓她簡單的就是壞人的角色。”當她意識到自己喜歡上陶家麟的時候,她是自責的,也在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是當重要的時間節點來臨時,陶家麟要出國,關皮皮要跟著陶家麟走了,這樣的推進下,田欣才選擇和陶家麟在一起。



跳脫出“慣有思維”


除此之外,劇中寬永、小菊、修鷳的人物線也人氣頗高,“而讓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免於狗血的重要因素就是分寸感。”寬永穩重、修鷳活潑,小菊在二人之間,努力在嘗試著去找打平衡,就像修鷳給小菊爸爸出的一道數學題一樣,“A喜歡B,B喜歡C,請問三個人如何共處。”


小菊的爸爸突然算出了答案,“人是變量,是會改變的。”這也影射了寬永、小菊、修鷳三人之間的關係,“我們最後其實也是在給這三個人去找到一個平衡點,不會挑戰觀眾的三觀,更不會狗血。我們這個劇中,從來沒有絕對的壞人。”


《結愛·異客逢歡》是一部有一些虐戀的小說,雖然有很多奇幻的元素存在,但畢竟已經跨過了10年的時間,觀眾的審美和喜好都在發生變化,“雖然現在的觀眾喜歡甜、喜歡發糖,但是原著不是這樣的,我們畢竟是有IP在的,雖然加了很多的喜劇元素,但是大部分的內容還是尊重原著的。”



“我們有去規避一些原著中特別虐的情節,但是從沒有為了發糖而發糖,目前現有的很甜的情節,也是因為角色的走向到這一步了。”兩個人的相處過程中,一定是會有浪漫和心動的,能把這些情緒運用好了,“糖”也自然就來了。


人物之外,最吸引觀眾的就是該劇的大背景,天狐星、人類、《廣異記》,這些內容虛實呼應,也讓都市奇幻作品多了一個生存的可能,除了每集開始一遍又一遍的“天狐星人”來到地球的“洗腦”式片頭,劇中還有很多真實的傳說,將《結愛·異客逢歡》的故事與《廣異記》中賀蘭進明娶狐狸為妻的故事結合,更增添了其真實性。


編劇之一的李子峘是早稻田大學的博士,對東亞文化有所研究,劇中關於《廣異記》、以及古裝部分,都是由他來主導創作的,“有古代的內容聯繫在一起,並有所考證,這部劇的背景就更加可信。”



一場拍賣的戲中,關漢卿的後人想要拍得關漢卿的真跡,賀蘭靜霆有一段臺詞說自己與關漢卿是舊識,也豐富了賀蘭在古代生活過的細節,另外,“媚珠”“種香”這種古代可考的詞和儀式都被融入到劇中,一方面有古色古香的感覺,另一方面也是無限拉近這個故事與觀眾的距離,最終讓觀眾能真的相信,自己的身邊有狐族的存在。


初看《結愛》時,觀眾總是說,賀蘭靜霆很像《來自星星的你》中的都敏俊、或者《鬼怪》中的金侁,但是《結愛·異客逢歡》的小說在2010年已經出版,“如果在當時這部小說就能被成功的改編成影視劇作品,說不定會有更大的反響。”


劇中有一場戲,寫到了很多女生的心坎裡,關皮皮在商場遇見了正在一起吃飯的田欣和陶家麟,得知自己被劈腿時,她沒有一味地追問陶家麟“你還愛不愛我”,也沒有上去就和田欣對罵,而是鼓足了勇氣,擺脫自己一直自卑的心態去讓陶家麟說出那句“我們分手吧”。


當田欣想要解釋的時候,關皮皮只說了一句話,“你別說話了。”網友戲稱這是女生“最正確的分手姿態”,但從內容角度來看,這是男編劇跳脫出女性慣有思維的創作方式。


《結愛》並不完美,但它帶給了網劇市場更多可能。



────── 推薦閱讀 ──────

侶皓吉吉 │李駿 │ 姜濱

俞杭英 │五百 │ 小豬佩奇

工夫影業 │ 網大消亡率 │ 孔笙

胡一天 │ 蘿莉大叔戀 │ 國家寶藏



閱讀原文

TAGS:關皮皮陶家麟陳正道導演田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