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村姐弟:他們如何把電影變成一種裝置?

藝術商業2018-06-07 23:42:56

日本藝術家志村姐弟(SHIMURAbros)由姐姐Yuka和弟弟Kentaro組成,以製作各種複合元素的雕塑、立體裝置及前衛聞名。平時這對酷酷的姐弟總是帶著墨鏡出現在公眾面前,神祕感十足。


對志村姐弟來說,電影就是他們所有創作的基礎,不過不同於平常意義上的影像,他們打破了傳統的電影製法,用綜合材料和多媒體手段將虛擬的影像實體化,發明了一種“新的影像裝置”。他們的作品中有最前端的多媒體創作技術,也不乏電影所特有的溫情感性。


在東京畫廊+BTAP最近的展覽中,展出了藝術家《TRACE SKY》系列的第二部「TRACE-SKY-Floating Cloud」,以及會捕捉太陽動態的大型裝置《SUN》等。在展出之際,我們與藝術家聊了聊他們熱愛的影像,以及關於電影的理解。



SHIMURAbros個展現場


INTERVIEW



Q:《藝術商業》

A:志村姐弟(SHIMURAbros)


Q:為什麼你們總是帶著墨鏡出現在公眾面前?

A:我們要求自己隨時隨地可以進行拍攝,所以為了避免鏡頭的反射,一直要求自己穿黑色的衣服。當然也可以理解為,作品是光,作者是影,影子當然應該是黑色的。還有就是選擇黑色服裝做工作服是相當便利的,參加婚禮葬禮都不需要另外換衣服了。


Q:平時你們兩個是怎麼分工的?

A:我們姐弟兩個有驚人的默契,經常會做相同的夢。可能因為是姐弟兩個,就像雙胞胎一樣:)有些作品是yuka的主意,有些是健太郎的想法。通常是在作品的製作過程中,產生了下一個作品的靈感。電影行業是眾多人共同參與制作的行業,攝影、演員等共同參與到電影的製作中去。我們是做導演的,導演這一行兄弟比較多,盧米埃爾兄弟,華納兄弟,科恩兄弟,還有The Matrix的沃卓斯基姐妹。

Half Moon, Daylight, Cloud,2018


Q:你們平時關注一些什麼樣的影像?你們如何從影像中獲取靈感?

A:最初會對一些原始的畫面非常感興趣。人類初期開始畫畫時,他們捕捉到光的瞬間,洞穴人一定是看到了動畫,還有光的移動中產生的岩石的陰影,描繪出了動物。我們曾經和考古學家一起考證過洞穴壁畫時期的燈和點燈用的油,並製作出了CHASING the LIGHT這部電影。並且,我們從最初開始製作X=RAY TRAIN)時就對電影史和電影的法則比較感興趣。


舉個例子,看小津安二郎導演的《東京物語》時,背景的電纜就很搶眼。非常重要的電影鏡頭都以電纜在飛為背景。那是女主視線的方向和自然聯通的構成,是導演刻意刻畫的美。

Chasing the Light,2017


Q:最初你們是怎麼想到將影像與光學裝置結合起來的?

A:例如FILM WITHOUT FILM,像雕塑一樣的體裁,電影就是那種形式的作品。還有,TRACE SKY也是電影裡描繪的天空的主題。小津導演拍攝的天空,換做現在最新的數碼相機(谷歌相機)拍攝後,電纜呈斷線狀漂浮在天空中。如果不是數碼相機,通常我們人類不會去思考切斷電纜這個問題的。我們開始思考如何表現谷歌相機下空中漂浮的電纜,這個問題解決的過程便是作品形成的過程。

TRACE - SKY - Floating Clouds,201


Q:你們看中影像的敘事性嗎?

A:我們會費心思在作品的故事性方面。可是編織故事有各種各樣的方法。一般從赤裸裸的作品開始編輯。我們再生了26個場景,觀看者可以根據自己獨特的體驗在屏幕前編織他們自己的故事。

 

Q:《TRACE SKY》系列的第二部“TRACE-SKY-Floating Cloud”相比第一部有哪些不同?

A:上次在東京畫廊(東京)的個展的題目是:TRACE SKY TOKYO STORY,是以小津安二郎導演的《東京物語的拍攝地為目標,用谷歌相機俯拍的天空,然後物化成作品。小津導演曾經說過:我拍不出成瀨巳喜男導演的《浮雲那麼美的照片。所以我們這次以《浮雲為模型。


《東京物拍攝於1953年,《浮雲拍攝於1955年,是同一時代的電影,都是表現日本戰後以電纜為主要印象的電影。TRACE SKY-Floating cloud的電纜稍微有些不同,而且今後我們還想挑戰電纜造型的各種不同。

TRACE - SKY - Floating Clouds,2018


Q:你們平時關注一些什麼樣的新技術?

A:傳統藝術家的畫布和畫筆就是我們的屏幕和相機。盧米埃爾兄弟創立的電影放映的系統已經100多年了。新屏幕的形態和新相機都給了我們新的視角。我們希望實驗用新相機,新素材,提供給觀眾一個新的看世界的方式。

SUN-Tokyo,2016


Q:你們也在埃利亞鬆的工作室擔任研究助理,我比較好奇那裡的工作氛圍,以及你們主要做哪方面的研究?

A:現在北京東京畫廊正在展出我們在·埃利亞鬆工作室拍攝的作品。這件作品是柏林新國立美術館之前最後的展示:展覽的紀錄片作品。這個展覽是奧拉維爾執教的和UDK(柏林藝術大學)教育項目的參加者一起參與的行為藝術和裝置作品等多發性的行為。新國立美術館制定建築家用巨大的木頭做的裝置,我們用相機掃描了這個空間和作品。


而且,在鏡頭前我們加了奧拉維爾作品裡常用的光學玻璃,這樣,光學玻璃反射的虛像和鏡頭捕捉到的實像同時被我們記錄下來,我們嘗試多角度的捕捉空間的方法。比起客觀信息,我們的紀錄片有更多超越了現實的詩意,奧拉維爾這麼讚揚我們。

SHIMURAbros 個展

時間:2018.5.15  - 6.30        

地點:東京畫廊+BTAP (Beijing)

採訪、編輯/凡琳

圖片提供/東京畫廊+BTAP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知識閱讀|特別策劃|潮流|視界|藝術人物

雜誌推薦|藝事|封面故事|藝聞追蹤|市場趨勢|全景展覽|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