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飛飛 華人女科學家抗爭勝利

南方人物週刊2018-06-07 09:21:03

2016年11月,李飛飛與學生李佳一同加盟谷歌,並擔任谷歌雲機器學習的負責人,自此成為谷歌首屈一指的AI科學家


“我相信以人為中心的AI能以積極和慈善的方式讓人類受益,任何AI武器項目都違揹我的原則”

全文約1516字,細讀大約需要4分鐘



近八個月以來,谷歌與美國國防部的Maven項目合作爭端,將李飛飛這位此前只為科技及創投界人士知曉的華人女科學家直接推向了大眾視野。


據媒體Gizmodo報道,Maven項目是美國國防部針對防禦問題提出的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解決方案。谷歌將為其提供開源的TensorFlow軟件以及若干技術人員,其核心為人臉識別技術,可以精準識別無人機目標。而李飛飛擔任首席科學家的Google Cloud 正是這項計劃中谷歌一方的參與者。


不過,對於這一項目,李飛飛曾多次公開發言反對。她表示,“我相信以人為中心的AI能以積極和慈善的方式讓人類受益,任何AI武器項目都違揹我的原則。”


最終,在經歷了以李飛飛為首的科學家以及眾多谷歌基層員工的長達八個月的抗議之後,谷歌於6月1日宣佈,與五角大樓合作的AI項目Maven在2019年到期後將不再續約。


在這場自下而上的抗爭勝利之前,李飛飛已有許多光環,“全球百大思想者”“最具代表性的華人AI女科學家”“斯坦福大學終身教授”……


身為一名科學家,她始終明白自己身負的責任,同時也忠於內心。不僅對人工智能,在其他領域,她也有著巨大的好奇以及探索精神。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她收到多家金融公司的邀請,但最終選擇隻身回到中國研究藏藥。後來,這一段經歷,以及從打工妹逆襲為Google高管的經歷,都成了她經常被談起的勵志雞湯。


16歲時,在四川長大的李飛飛隨著父母來到美國新澤西洲的Parsippany小鎮。儘管父母都是高級知識分子,但都不擅英文。為了補貼家用同時練習口語,李飛飛前兩年大部分時間都在唐人街的中國餐館度過。在餐館打工時,由於語言不通,她找了一位中國同胞協助溝通,而且只管老闆收一半的工資。試用期間,李飛飛一有機會便小聲與人交流,練習口語,下班後又跟著電視節目繼續學習,有時一天下來只有四個小時的睡眠時間。


從普林斯頓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後,她研究了一段時間藏藥,隨後又申請了加州大學的博士學位。2007年,李飛飛和同事一頭扎進了當時尚屬冷門的圖像識別領域,而這正是當前人臉識別等熱門AI技術的基石。


那時候人工智能還未像現在引起如此廣泛的公眾熱議,很多相關專業的博士畢業之後,都不敢說自己自己是學人工智能的,否則就意味著失業。不僅市場冷淡,巨大的工作量以及並不充裕的研究經費也是巨大的問題。朋友們都對這一項目並不看好,她自己也一度困頓到想要重新經營大學時為了補貼家用而借錢開的乾洗店來賺取科研經費。


最終讓研究得以繼續的辦法是求助亞馬遜的Mechanical Turk 眾包平臺,讓來自 167 個國家的 5 萬人參與到為10億張照片打標籤歸類的工作中。為了讓機器從海量數據中學會識別,一隻貓被拆散成各種數學語言來描述:圓圓的臉,胖胖的身子,尖尖的耳朵,還有長長的尾巴。除此之外,貓的各種不同的形態也需要被充分識別,坐著的貓,躺著的貓,蜷起來的貓,甚至是躲起來的貓。六萬兩千多次歸類後,機器終於認識了什麼是貓。


這些海量的數據還有歸類,最終於2009年彙總在一個叫ImageNet的數據庫中,這個數據庫包涵了1500萬張照片樣本,跨越了22000個常見的類別。這樣一個龐大的數據庫資源,李飛飛卻並沒有選擇用它來賺錢,而是將其開源,供學術以及商業界人士免費使用。後來,基於這一數據庫,世界範圍內的卷積神經網絡技術得以飛速發展,這一行為本身的意義也早已超越了將ImageNet所能獲得的商業利潤。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第555期

文 / 實習記者 劉芮

編輯 / 孫凌宇

閱讀原文

TAGS:李飛飛谷歌科學家機器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