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聽 | 年少不懂劉姥姥,看懂已是中年人

央廣新聞2018-06-06 18:39:05


夜聽
那些帶著很大優越感的想法,都是在少不更事時。及至經了些世事,懂得人人都有在屋檐下要低頭的時刻,這才對劉姥姥感同身受起來。



蘇心(ID:suxin98498)

01

我最早讀《紅樓夢》是在十一歲,還在上小學。 

那個娛樂節目甚少的年代,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更不能打遊戲,最有吸引力的說來也就是電視了。

可父母怕耽誤了我學習,根本不讓看。就是在這種情境下,我開始漫不經心地讀紅樓夢,為的是打發時間,卻不想一看就上了癮。 

第一次劉姥姥進大觀園,原著裡面描寫也不多。

只是寫了劉姥姥的女婿王狗的爺爺,當年是個小京官,貪圖王家權勢,在王夫人父親跟前自認做子侄輩。

後來家業蕭條,眼看日子就要過不下去,劉姥姥跟女婿一合計,想出了到榮國府求救濟這條路。 

還好,那天鳳姐心情格外好,一向疾聲厲色的榮國府CEO在劉姥姥面前,格外體恤,不僅接濟了她二十兩銀子,還怕她捨不得坐車,又單給了一吊錢讓她僱車。

這些錢,對於劉姥姥一家來說,足可以幫助她們度過眼前的困境了。


02

劉姥姥第二次進大觀園,正巧賈母無聊,想找個積古的老人家說話兒,就請了來見一見。 

這一次,書中用了濃墨重彩,描寫了劉姥姥在大觀園的耍寶。 

吃飯時,賈母這邊說聲"請",劉姥姥便站起身來,高聲說道:“老劉,老劉,食量大似牛,吃一個老母豬不擡頭。”

自己卻鼓著腮不語.眾人先是發怔,後來一聽,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來。 

小孩子都有一個習慣,無論是看書還是看電視,都會不自覺地把裡面的人物分成好人和壞人,那時,我站的林黛玉的陣營,凡是她覺得不好的,我就都說壞。 黛玉很不待見劉姥姥,黛玉說:“她是哪一門子的姥姥,直叫她是個‘母蝗蟲’就是了。” 

妙玉沒說得這麼直接,卻更加嫌棄,讓道婆把劉姥姥用過的茶杯擱外面,不要收進來。 

就連一向不愛表態的寶釵也大為讚賞“母蝗蟲”三個字:“把昨兒那些形景都現出來了。” 

我當時也覺得劉姥姥真是太LOW了,裝瘋賣傻,扮醜扮蠢,為了得到點錢,舍了一張老臉來取悅賈家的人們。 

那些帶著很大優越感的想法,都是在少不更事時。及至經了些世事,懂得人人都有在屋檐下要低頭的時刻,這才對劉姥姥感同身受起來。


03

記得我剛剛畢業那年,跑了幾個地方都沒有找到工作。

爸爸媽媽合計了幾個晚上,決定給我找一位親戚的親戚去碰碰運氣。

那天,父親帶著我,買了一袋水果就去了。 

親戚禮貌但淡然地和我們打了招呼,就在書桌前練起了書法。 

父親用我從未見過的討好表情,介紹了我的情況,吞吞吐吐說明來意。 

他聽父親說完,沒有搭腔,也沒有擡頭,過了半天問了一句:你看看我哪個字寫得好? 

我父親受寵若驚,趕緊過去看,指著一個字說,我覺得這個寫得最好,當然,剩下的也不錯,您看這一筆寫得真是氣勢恢宏…… 

對書法略知皮毛的老爸,滔滔不絕挖空心思說了一大堆阿諛奉承的話,誇得那位親戚一臉泰然。 

父親和那位親戚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話,不知不覺過了很長時間,可人家也壓根沒有提我工作的事。這時,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推門進來,喊:爸,吃飯了! 

父親起身告辭,邊往外走邊誇讚那個小孩長得好看,說什麼虎父無犬子之類的話。

看著父親說話的神情,我竟然不合時宜地想到了劉姥姥,那樣子,真像劉姥姥在榮國府和鳳姐說話的場景。 

那段時間,父親一次又一次碰壁吃閉門羹,我才懂得了求人的艱難和父母之愛子的隱忍,開始對劉姥姥有了一絲理解,如果不為了生活,誰願去低三下四?


04

我的朋友莉莉,幾年前離了婚,因為怕女兒受委屈一直沒有再婚。她給一個品牌的洗衣液做代理,工作內容基本就是促銷。 

一次她讓我和她去一家超市,超市的老闆是我初中同學W,也是她的遠房親戚,好像比她輩分低,要叫她姨。

那家超市的老闆,知道這樣的關係,但根本不給她什麼面子,就讓我陪她去試試。 

見到W,莉莉一副誇張的熱情:哎,你小姨和你同學來看你了,還不把你最好的茶拿出來給我們嚐嚐。 

W似乎並不買這位長輩的帳,只是很官方的客套著,讓我們坐下。 

我看出了莉莉的囧色,可她還是拿出樣品,語氣變得恭敬了起來,稱呼也變成了“W總”,顯得生份了許多。 

莉莉一直保持著職業的微笑,那笑容裡有諂媚,也有不易察覺的酸楚。

我心裡暗暗嘆了一口氣:曾經的莉莉也是位文藝女青年,特別靦腆,說句話都臉紅,如今變得恐怕連她自己都不認識了。 

是啊,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獨地過冬,誰又沒有求人的時候呢?而我們,對於他人的無奈際遇,總是要在自己經歷過人生的風霜之後,才會感同身受。


05

如今,我一遍遍再讀《紅樓夢》,在劉姥姥身上,看到了父親的影子,看到了朋友的影子,看到了許多人的影子,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於是,今天,當我再看到這樣的面孔時,心中都會生出一種敬意,也深深懂得了那句名言:

“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認清了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生活。”

窮和弱,只是暫時的缺失和輪迴,只要你一直心懷希望去努力,你想要的,命運,都會一點點兌現給你。

多年以後,已過上小康生活的劉姥姥,終於有能力回報幫助過自己的恩人了。

賈府敗落,鳳姐病重將死,女兒被賣,劉姥姥拼了全部家當,在煙花柳巷贖出了鳳姐的女兒巧姐,讓她,成為整部紅樓夢中命運尚算不錯的女孩子之一。 

或許,這也是紅樓夢藉助鳳姐和劉姥姥,告訴我們關於善良,最好的結局吧。


sdfsf


本期主播


阿朗

中央廣播電視總檯中國鄉村之聲主持人,現任《鄉村保健站》欄目主持人


每週三,我們推出粉絲“夜聽”專欄!讓更多人聽見你的才華吧!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內容:完整聲音作品(音頻請以問候央廣新聞的網友和自我介紹開篇喲,別忘記附文字稿和個人照片哦)


大家都在聽↓

夜聽 | 一個人若走投無路,就放他去菜市場


夜聽 | 比低情商更可怕的,是一個人的固執


夜聽 | 好好說再見,是成年人最得體的告別

作者蘇心:專欄作者,自媒體人。馳騁職場,也熱愛文字。關於職場,關於生活,關於婚戀,關於女人,我手寫我心。微信公號:蘇心(ID:suxin98498)。新書《在堅硬的世界裡,修得一顆溫柔心》正在熱賣。

結束曲:林申《飛鳥各投林》

本期編輯:朱虹

聽往期節目請戳閱讀原文↓

閱讀原文

TAGS:劉姥姥鳳姐榮國府母蝗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