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藝術:穿越時間長河的芬芳

藝術商業2018-06-05 00:00:16

誕生至今,已經不再侷限於純粹的審美,即便流通性差,依然被無所不能的人類變成了一種金融資產,成為熱火朝天的金融體系裡的一分子。《藝術商業》6月刊帶您“解讀藝術品金融”。



“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時間的沉澱賦予陳釀醉人的芬芳一作為一個擁有深厚美食藝術的民族,中國人很容易理解50年茅臺陳釀的價值,對美食和美酒從來不吝等待,對待藝術品卻轉而一副野蠻生長、謀求暴利的資本市場嘴臉。

 

儘管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的大數據研究表明,隨著時間的流逝,買賣藝術品的風險將會降低,收藏藝術品達到25~50年的買家賺錢最多。然而,“世人聞此皆掉頭”,中國的藝術品普遍為迎合人快進快出的心態將運營期限降至兩年,很多人恨不得年初投入、年終收益,最終遭遇的是高達90%的兌付危機,其間贗品買賣、價格操縱、資金挪用現象更是不一而足。

 

重重亂象背後,或許正如知名策展人鄭聞描繪的:“對於中國當下大部分人而言,藝術品投資或收藏不過有如房地產或者任何投機倒把的玩意兒罷了。中國當下的資本更是普遍缺乏教養,威權政體下的巨量資本積累無非兩種方式:要麼依靠資源壟斷,要麼選擇投機倒把。”

 

然而,作為人類歷史上最古老的行當之一,藝術投資究竟何去何從,或許可以通觀東西、從時間長河中一還原其本來面目……

藝術基金迴歸,投資人直接投資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西方金融業對於藝術投資的態度日趨保守。由於藝術品的價格漲跌與傳統金融產品以及房地產都沒有關聯,因而一直被視為分散投資風險和資產配置的重要組成。然而,銀行通常只擔任broker(經紀人)的角色,提供資產配置建議等相關服務,在客戶有需求時尋求第三方服務(藝術專家),但並不直接開發相應的金融產品。


2008 年,J.P 摩根大通銀行ArtProgram 在總監 Lisa Erf 的帶領下來到迪拜的國際金融中心,舉辦了“收藏的視覺:摩根大通收藏現當代藝術”展,將 70 多件國際性的當代藝術作品帶入中東,也讓迪拜從新的角度瞭解了一家銀行


事實上,作為最早開啟藝術收藏的銀行,J.P摩根大通銀行與紐約當代美術館(MoMA)淵源深厚,迄今擁有逾3萬件藏品。其藝術收藏部門不僅收藏藝術品,用來裝飾全球400多間辦公室,還時常在世界各地舉辦藝術展,提升公司品牌形象。然而,摩根大通的機構收藏並不以盈利為目的,也沒有為客戶開設藝術諮詢服務。

 

摩根大通投資產品經理凱爾·索曼(Kyle Sommer)分析指出:“通過深入調查藝術品市場這個曾經對我們來說陌生又神祕的領域,研究顯示將藝術品投資納入投資組合產品可以獲得長期收益。”“和傳統資產組合不同,藝術品市場不透明。很大一部分交易是在私下裡、私人間完成的。這種不透明導致我們的設計和操作將和對待傳統組合相去甚遠。”


紐約的摩根大通全球總部


並且,衡量藝術品投資收益也是一大難題。儘管在很多時候,藝術品投資作為投資組合組成部分,在對抗通貨膨脹和持續性增長方面超過了傳統金融產品;在波動性方面,以25年和50年時間段計算,藝術品顯示出更好的穩定性。然而這種計算十分片面,因為最直觀的數據僅來源於拍賣紀錄,這種侷限性大大降低了估算藝術品投資收益的準確性。

 

如果說2008年的金融危機讓歐美的銀行家們如履薄冰,那麼在中國,卻反而促成了藝術基金的狂飆 突 進,繼而相繼 敗北的10年過山車歷險記……

 

2007年10月至 2008 年10月,上證綜指從6124點猛跌至1664點,開啟了持續近8年的熊市,與藝術基金的狂熱時間點不謀而合。2007年,北京邦文與民生銀行合作成立國內首隻藝術品投資基金,至兩年後清盤時年化收益率為12.75%,而同期銀行理財產品中,只有兩款收益率超6%。如此強烈的反差開啟了藝術基金的潘多拉魔盒,到2011年年底,國內藝術品基金髮行超過80只,基金初始規模達60億元。然而,在流動性和兌付危機、基金信用嚴重缺失等種種亂象之下,投資人收益如同鏡花水月,極度缺乏保障。


畢加索《雜耍者》(Family of Saltimbanques

布面油畫

212.8×229.6cm

1905 年作

華盛頓國家美術館藏


雖然由信託公司或銀行背書更容易募集資金,然而最受金融機構青睞的合作對象其實是能提供專業評估、鑑定和退出渠道的拍賣行。曾榮獲2011年“最佳藝術品投資信託計劃”大獎的保利4號基金,由保利藝術投資管理公司擔任顧問,至2015年到期順利結束,實現年化收益率近17%(淨年化收益率13.16%),在藝術基金近90%遭遇兌付危機滑鐵盧的背景下,算得上圓滿。

 

然而,保利拍賣執行董事趙旭卻坦言,基金模式並不適合文化藝術,藝術基金期限普遍比較短,經營成本高,對於藝術品升值的壓力很大,藝術市場稍有風吹草動就會影響基金的運作。


事實上,歐美藝術基金的慘淡現狀也印證了趙旭的看法。根據德勤與Ar tTactic聯合發佈的《2017年藝術與金融年報》,截止到2016年年底,(據不完全統計)全球藝術基金的規模僅為10億美元,低於預期的回報率導致基金規模連續3年呈下滑態勢,一直沒能走出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的巨大陰影。位於紐約的藝術基金協會主席安立奎·利伯曼(Enrique Liberman)解釋道:“藝術基金向投資人募資來購買藝術作品,然而藝術基金的數量十分難以確認;藝術基金(在西方)主要是私人投資工具,高度缺乏透明性,沒人能夠了解所有的基金。”


2018年5月8日,紐約佳士得“佩吉及大衛·洛克菲勒夫婦珍藏”拍賣專場中,馬奈的《丁香與玫瑰》以 1296.875 萬美元成交


紐約軍械庫藝博會總監諾亞·霍洛維茨(Noah Horowitz)在《交易的藝術:全球金融市場中的當代藝術品交易》一書中羅列了36個藝術基金,然而該書2011年出版之時,其中10個基金已經終止。


倫敦藝術品基金The Fine Art Group創始人兼CEO菲利普·霍夫曼(Philip Hoffman)說,他在2004年成立的首隻基金預期淨回報率僅為6%,儘管毛回報率近19%,然而運營成本和匯率波動大大降低了回報。

 

藝術作品的流動性難題歷來是藝術基金之殤,西班牙Artemundi全球基金於2009年開始了首輪基金募集,最終籌得1億美元,大大低於1.5億美元的預期。CEO Javier Lumbreras指出,(至2013年)該基金只剩下不到40幅作品,價值3800萬美元,於是不得不提前結束這隻基金。他從中吸取了教訓,下只基金將是長期投資計劃,只允許投資人在此期間兌現一部分。


2018年5月8日,高更的《海浪》在紐約佳士得“佩吉及大衛·洛克菲勒夫婦珍藏”拍賣專場中,以 3518.75 萬美元成交


許多基金根據市場態勢調低了預期,位於瑞士的Anthea當代藝術投資基金擁有3000萬歐元的資金規模,其負責人Massimiliano Subba甚至說道:“我們依然存在,這就是成就。”2008年在開曼群島註冊成立的藝術攝影基金(Art Photography Fund)預期募資7000萬歐元,但是至2013年籌集不足1000萬歐元,負責人Friedrich Kiradi勉強解釋,募資的延期是由於註冊地遷移至盧森堡。

 

利伯曼也指出了藝術基金未來可期待的方向:“2008年崩盤之後,我們一直在吸取教訓,比如說,一支基金應該給某位藝術家的重倉比例究竟是多少;基金資本應該在多短時間內在市場佈局,藝術投資戰略應當隨著藝術市場的演變日益精細化,這或許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時刻。”

 

值得一提的一大新趨勢是,幾乎在歐美所有國家,投資人愈加青睞直接投資。藝術諮詢公司Fine Art Wealth Management創始人Randall Willette表示:“這增大了基金運作的透明度,使得投資人擁有對資產的實際控制。”利伯曼指出:“投資人總算能決定何時出手藝術作品,儘管藝術作品的流動性難題依然存在,但即便是藍籌作品也得花時間尋找買家。”

 

事實上,這種投資人直接參與決策的基金模式其實是對藝術運作方式的迴歸,與史稱最偉大藝術基金—一個世紀前由巴黎生意人安德烈·創建的“熊皮基金”(La Peau de l’Ours)如出一轍。


高更的《你何時結婚?》以近 3 億美元的天價由卡塔爾國家博物館購入


列維爾從封丹(Fontaine)的反投機寓言裡借來了“熊皮”這個名字:“永遠別在殺掉一頭熊前賣掉熊皮。”從1904年開始,列維爾的投資者在10年中買入145件作品,在1914年德魯奧的拍賣會上賣出了至少4倍的價格。其中最亮眼的是畢加索1905年的《雜耍者》,如今為華盛頓國家美術館藏品,買入價格1000法郎,賣出1.15萬法郎,增長11.5倍。

 

列維爾當時是馬賽一家運輸公司的經理,財務方面並不寬裕。可是他靈機一動,為什麼不聚集身邊的親密人士,形成“一個不分割的收藏”,給這些未來的藏家“嘗一點與他們一樣年輕的藝術家作品的味道”。這個小團體很年輕(大部分人在30歲以下),很多是在一起打牌的銀行家和生意人,每位投資者一年為基金投入250法郎,總共11份,加起來是2750法郎一年,10年後基金自動溶解。如果這一產業將來有利可圖,則他們可以收回本金,再加3.5%的利息。在此之上的利益則會先分給列維爾和藝術家們各20%,然後才會分給投資者。而在這10年內,投資者可以用藝術作品裝潢自己的家庭。列維爾作為基金經理挑選作品,由兩位投資人組成的顧問委員會幫助他做決定,且有否決權。

 

這一由志同道合的朋友組建的“俱樂部模式”被英國鐵路養老保險基金經理人安德斯·皮特森(Anders Petterson)格外推崇,儘管英國鐵路養老保險基金於20世紀70~80年代因印象派名家收藏而收穫豐厚,但公立基金股東對於這一個性太強的投資持保留態度,最終終止了藝術投資。


2013 年6月28日,皮諾家族捐 贈獸首儀式在國博舉行

圖為皮諾父子合影

藝術抵押貸款方興未艾


事實上,藝術基金無論對於總體藝術市場還是藝術貸款而言,都是十分緊窄的行當,而源於典當的藝術抵押貸款卻源遠流長。與藝術基金的大幅跳水相反,圍繞藝術的貸款業務大幅增長。

 

德勤的報告指出,美國的藝術品擔保貸款規模在2016年達到了170億~200億美元,相比上年增長了13.3%;而全球藝術基金規模僅為區區10億美元。67%的財富管理公司表示目前提供藝術擔保貸款服務,而提供藝術基金投資服務的財富管理公司僅為11%。

 

世界兩大拍賣行—蘇富比和佳士得在20多年前已經開始提供藝術品質押貸款服務,也會幫助抵押品在博物館公開展覽以提升價值。藝術品質押貸款不僅為拍賣行開闢了新的收入來源—蘇富比的藝術金融業務利潤已從2009的907萬美元攀升至2014年的3300萬美元,而且幾乎完全不受經濟週期的影響。不僅如此,拍賣行還吸引了大量潛在客戶,並增加了公司核心業務—拍賣佣金的收入。


文 / 周楊

 

《投資藝術:穿越時間長河的芬芳》選自《藝術商業》6月刊,文章有刪減,點擊下圖瞭解雜誌詳情,訂閱雜誌請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


《藝術商業》6月刊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特別策劃|潮流|展覽推薦|視界|藝術人物

封面故事|人物|藝事|雜誌推薦|市場趨勢|全景展覽|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