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鎮7旬陪讀奶奶每天打工,累一下午僅夠買一斤青菜

乙圖2018-06-04 11:46:09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安徽六安毛坦廠中學因高考而聞名世界,2015年美國《紐約時報》曾關注這所中學,被喻為“高考工廠”。因為高考,這座人口只有1萬多的小鎮,雲集著2萬餘學生和一萬多陪讀家長。他們中很多為了謀生,一邊打工一邊陪讀,74歲的鄧木仙就是其中之一。老人每天下午到鎮上服裝廠剪線頭,一下午僅掙兩三元錢,還不夠買一斤青菜。


毛坦廠鎮是一座典型的因高考而生的小鎮,小鎮的經濟也隨著高考的節奏而變。最顯著的是房屋出租,距離學校越近價格越高,距離學校越遠越便宜。小鎮上的物價,也明顯高於附近的鄉鎮。圖為鎮上的服裝加工廠。


一個孩子復讀一年,從學費到租金,再到生活費,一年下來,少則三四萬,多則五六萬,並不是所有家庭能夠承受,因此,很多陪讀的家長選擇邊打工邊陪讀。因此,鎮上的各種各樣的加工點應運而生,尤其以服裝加工居多。


對很多陪讀家長來說,陪讀只能從生活上給孩子照顧,買菜、洗衣、做飯、送飯,工作量並不大。在毛坦廠讀書的孩子,每天早上5:30起床、吃早飯;6:20—11:30自習、上課;11:30—14:30午飯、午休;14:30—17:30上課或自習;17:30—18:00晚飯;18:00—22:50晚自習。因此家長也圍繞著這個節奏來轉。圖為陪讀媽媽在服裝廠打工。


剛剛40出頭的陳女士是六安本地人,陪兒子讀書。為了補貼開銷,選擇到服裝廠打工。她說,每天早晨7點鐘孩子上學後,她就來到服裝廠工作,上午10:30回到出租房燒飯,兒子11:40放學回來吃飯走後,她下午一點又出來上班,下午4:30再回到出租房忙家務,晚上兒子上晚自習後,她6點鐘左右出來一直可以做到晚上10:30,然後回去給孩子做夜宵,一天有七八十元的收入。


74歲的鄧木仙老人來自蕪湖奎湖鎮農村,孫子在這裡復讀。陪讀的生活極其枯燥,老人雖然年齡大了,還是想出來掙一點錢,減輕兒子的負擔。與陳女士不同的是,老人沒有什麼手藝,只能剪線頭。


由於年齡大,老人上午買菜做飯照顧孫子,只有下午才出來打工。剪一件衣服的線頭收入是一毛錢,還要負責穿上褲帶,一下午也剪不了多少件。老人說,有的時候一下午只能有兩三元的收入,買一斤青菜都不夠,好的話可以有5元錢的收入。


鄧木仙老人說,閒著也是閒著,有兩三元收入也不錯。


在服裝廠剪線頭的老人並非只有鄧木仙老人一個,還有很多。這些勤勞的老人們一刻也不肯休息,一有時間都會想方設法前來打工。


與老人們相比,稍微年輕的陪讀媽媽有點因為有手藝,或者簡單培訓,就可以上崗做縫紉,收入要高很多。


也有一些陪讀媽媽會將活計帶到出租房忙碌,一邊聊天,一邊拆衣邊。儘管一下午只有幾元錢的收入,但在她們看來,總比歇著無聊要好很多。


圖為一個陪讀媽媽在幫服裝廠拆衣服。江雨/攝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留言。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閱讀原文

TAGS:毛坦廠服裝廠剪線頭鄧木仙一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