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手裡握了一把什麼牌?

王育琨頻道2018-05-30 14:51:39


特朗普的手裡拿著一把牌,這把牌是一本書,書名叫:《致命中國》!


本書開宗明義:“不道德的中國企業家用致命的產品淹沒世界市場,中國採取非法保護主義掠奪美國的產業和工作機會。”


勝選前特朗普說:


“清晰的論點,周密的研究,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它很有遠見地記述了全球主義對美國工人造成的傷害,併為復興我們的中產階級指明瞭一條路。”


勝選後特朗普為同名紀錄片寫推薦語:


“《致命中國》說得很對,這部重要的紀錄片用充分的事實、數據和洞察力,描述了我們與中國之間存在的問題。我強烈推薦給大家觀看。”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需要研究這本書。


——王育琨手記


 

特朗普手裡握了一把什麼牌?


作者:魏雅華



當中國IT業的航空母艦中興通訊被美國發射的戰斧式巡航導彈“斷供芯片”一彈擊沉的時候,很多人才突然發現,原來中國IT業的的這艘航空母艦不過是個氣球,一針下去就蔫兒了。


“中興通訊”這個中國位列第二,全球第四大企業,世界500強企業,支撐不了多久了,8萬多中興通訊員工將面臨著失業的威脅,華為能不能度過這個難關?誰都不知道。儘管任正非信心滿滿,可誰又知道任正非的壓力有多大呀?


突然之間,中國人發現美國人的導彈為什麼會打得這麼準,這麼狠!一下子就能擊中要害,背後一定有高人!


這個高人是誰?


在技術戰的後邊一定有情報戰。沒有情報戰,精準打擊是不可想象的。


至此,我們甚至也沒有搞清楚,美國人到底要幹什麼?因為在這場戰爭中沒有贏家。誰都知道這個道理:殺敵1萬,己傷八千。既然如此,特朗普為什麼還執意要幹?他就不怕中國的反制嗎?




更重要的是,我們很想知道,他的手裡還有什麼牌?他下一張要打出來的牌又是什麼?中國到底跟還是不跟?跟的風險有多大,不跟風險又有多大?


我們朝特朗普的背後看看,發現他的手裡拿著一把牌,這把牌是一本書,書名叫:《致命中國》!


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




《致命中國》是一本2011年美國出版的政經類書籍,英文原名很長: Death by China: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Action(副標題是號召全球對付中國龍)。


這種書應該成為我們的配送書,有人,我們不知道對手在幹什麼,對手如何看待中國的崛起,我們不想對全世界挑戰,我們只想為這個世界帶來和平幸福和繁榮。


這本書的作者是經濟學家納瓦羅和奧特瑞。這本書的主要內容就是談中國如何利用貿易優惠對美國以及全球造成威脅。


 這本被某些人定性為“惡毒的反華著作”的書(這樣的定性對嗎?有了這樣的定性,這本書一定會被關在大門之外)。可這本書在美國引起了強烈的反響,許多大企業投資,在2012年被改編為同名紀錄片,諸多美國政要甚至包括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成員都在影片中受訪,名噪一時。這部專題片影響巨大。


如果不是這本書分析透徹,有理有據,是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的。


談論中國威脅的書籍和電影多如牛毛,並不新鮮,可我們為什麼說這一本書是美國貿易戰的策略之源?




一、《致命中國》被特朗普奉為對付中國的“國策”。


2016年底,特朗普當選總統時,曾給予了《致命中國》極高評價。他說,“清晰的論點,周密的研究,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它很有遠見地記述了全球主義對美國工人造成的傷害,併為復興我們的中產階級指明瞭一條路。”


特朗普還特意為依據這本書拍成的紀錄片寫了這樣的推薦語:“《致命中國》說得很對,這部重要的紀錄片用充分的事實、數據和洞察力,描述了我們與中國之間存在的問題。我強烈推薦給大家觀看。”


特朗普並不是2016年才讀這本書,在當選上總統才鄭重發表對這本書的看法,而且極力推薦。可見他對這本書的重視程度。


請注意這本書的兩個作者:納瓦羅與奧特瑞。這兩人在特朗普競選過程中就被納入了競選團隊充當經濟顧問。可見他對這兩人的重視程度!




2017年1月,特朗普宣佈成立“國家貿易委員會”,負責統籌協調貿易爭端策略問題並擔任主席的就是《致命中國》的作者納瓦羅。另一位作者奧特瑞亦被委任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負責交接工作。


兩個作者都被特朗普委以重任。其中一個就是今天解決中美貿爭端的直接策劃者!


二、那麼,《致命中國》到底說了些什麼?


《致命中國》開宗明義,認為中國“快速變成全球最厲害的”刺客,“不道德的中國企業家用致命的產品淹沒世界市場,中國採取非法保護主義掠奪美國的產業和工作機會。”




這本書認為,“中國優勢”來自“不公平的貿易手段”:


現在也許我們讀懂了這段話,它所說的“刺客”中就有中興通訊和華為!


這本書中接著說,非法的貿易出口補貼;操縱人民幣匯率;仿冒、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大規模環境破壞;忽視工人健康和安全標準;不合理的進口關稅和配額;以掠奪性定價將外國競爭對手擠出關鍵資源市場,然後以壟斷定價欺詐消費者;築起貿易保護壁壘,阻礙外國競爭對手合法進入……


書中在個人選擇方案、企業管理層決策、政府的政策措施三個方面提出了詳盡的解決策略。其中政府的政策措施層面就包括:推動國會立法,要求與美國進行自由貿易的任何國家必須放棄所有非法出口補貼、貨幣匯率需反映實況、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符合國際規範的環境保護及健康與安全標準、開放能源和原材料的全球進出口市場、提供“包括媒體和互聯網服務在內的自由與開放的國內市場”……




這樣一條一條的建意和措施,都在特朗普就任總統後一條一條地實施著。


在具體執行方面,這本書提出的措施包括: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45%關稅、制止中國公司竊取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和商業祕密、縮小中美貿易逆差、棄用“中國製造”商品、將中國列為貨幣匯率操縱國……


讀到這裡,你會不會感覺到你幾乎是在閱讀特朗普的對華國策?而且特朗普的對華國策背後站著兩個人:一個是納瓦羅,另一個是奧特瑞。


如果再仔細扒一下,這個納瓦羅其實還有更激烈的關於中國的一些著作:《即將到來的中國戰爭》、《臥虎:中國的軍國主義對全球意味著什麼》……光看書名就知道內容有多麼刺激。


在《即將到來的中國戰爭》中,納瓦羅認為中國正在“尋求全球經濟霸權”。他建議“應該與中國進行直接的經濟對抗,包括制裁和邊境控制──必要情況下,以軍事行動作為支援……”




當你在讀到這本書的作者這段話的時候,你會不會有另外一種感覺?真的是被它不幸言中!


同時也讓我們反省:在我們的國際形象上,不應該給別人造成這樣的印象。中國人在任何時候都應當保持溫和、恭敬、謙和、友善、包容、大度,做事應該中規中矩,遵紀守法。尊重普世價值原則。


如果我們想贏得別人的尊重,尊重不是用錢買得來的,也不是向別人索取能夠得到的。甚至於愚蠢到去逼著別人來尊敬我們、要求別人表態,否則就不讓TA來我們這裡賺錢做生意。


納瓦羅在《致命中國》的結尾特別強調,作為一箇中國通,他熱愛中國文化,跟很多中國人是好朋友。




他甚至專門在書的扉頁留下一句話:


“獻給所有的中國朋友們。希望他們有一天能自由地生活。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請大家多保重!”


與其說這是一種問候,莫如說這是一種提醒和擔憂。這種問候,讀起來五味雜陳、後味悠長。



三、影響特朗普對華政策的幕僚中,除了納瓦羅外,還有一個對中國極其瞭解、淵源很深的重要人物:馬修·波廷格。



 

他是二十年前《華爾街日報》的一位年輕駐華記者,在中國的8年時光中,曾經做過一系列的報道,但很遺憾的是,他的報道因為涉及“敏感”內容曾經被警察圍堵在一個小旅館,被迫刪掉自己的採訪內容後才得以脫身。這樣的經歷和記憶對他來說一定會銘心刻骨(無獨有偶,特朗普在當選總統前也一直與中國打了多年的商標權官司,而且屢屢敗訴,直到當選總統後才最終勝訴——小編注)。


這件事情本身就很奇怪,怎麼會動用警察去幹涉記者的報道?中國的法律授予過警察這種權力嗎?刪掉那部分被採訪的內容,你可以從電腦中刪掉,你能從他記憶中刪掉嗎?


還有,在他調查商業腐敗案件時,甚至被不明身份的人員毆打。這個能說一口流利普通話的年輕人是不是會痛感屈辱?


這個年輕人回國後離開了記者行業,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奔赴阿富汗作戰,退伍後投身政界,並迅速崛起。


這個人就是馬修·波廷格——特朗普總統特別助理、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東亞高級主任!


     不知在讀到這一段話的時候,那些當年在小旅館裡圍堵這位年輕記者的警察們該做何想?那些群毆暴打採訪記者的人又該作何感想?那些為解決中美貿易爭端夜不能寐的人又該作何感想?


    ……


    我很想看看這本書——《致命中國》。


    可我們根本無法找到這本書,因為這本書被關在了大門之外,無法進入中國,所以我們無法做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不知道美國人在想什麼,我們也無法知道特朗普的手裡到底都握了些什麼牌?這真的對我們有利嗎?


    我想通過百度查找這本書的內容和介紹,可同樣無法找到,或者只能找到片言隻語,我們的百度患上了嚴重的青光眼和白內障。這真的是我們的悲哀。


來源:天狐視角


地頭力=喜愛(目標)× 專注(死磕)× 做好(絕活)


地頭力:自性爆發,拿出絕活。 

潛能量表

掃碼進入,得到自己潛能評估報告


——————————



閱讀原文

TAGS:特朗普中國納瓦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