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睡覺,想睡你。 | 失眠的時候你在想什麼?

曲瑋瑋2018-05-17 00:53:09

VOL.752

微博@曲瑋瑋

私人微信:qvweiwei8

願你愛得廣闊自由



城市的夜晚由失眠組成。


在夜幕包裹下,沒有入睡的人們各懷心事。


你有沒有發現,很多事總是在深夜發生。比如情侶們醞釀一天的爭吵,和朋友吐槽遇見的糟心事,為補貼家用而進行的第二份工作,或是因為大大小小的理由失眠,等一個人回家。


揭下白天的面具,人們終於可以在夜晚找回自己。這一份時間只屬於你,可以隨意支配揮霍。


想和你分享四個深夜未眠人的故事,吵架的情侶,加班的白領,出租車司機,即將臨盆的孕婦…更多的話,就往下看吧。


01


凌晨一點。


他揉了揉痠痛的肩膀,想從眼前的一堆密密麻麻的數據裡脫身。


眼睛已經因為長時間的注視看什麼都模模糊糊,像蒙上了一層水汽,真要上手揉一下卻發現乾澀到像是要裂開的程度。


唯一還能讓他保持點清醒的是身邊喝到只剩最後一口的咖啡,用單薄的紙杯裝著,從寫著5元一杯的咖啡機上拿下來的時候會燙得手指尖通紅。


這下最後一口也被喝完了,他只能把鼻子往杯子裡伸了伸,吸了一口殘留的咖啡味兒。


一個小時之前辦公室的人就陸陸續續走完了。


他想起自己那個簡單佈置過的小單間,又想了想把頭埋進枕頭裡的安全感,眼皮再一次不受控制地開始打架。


鄰桌的同事走之前還拍了他肩膀叮囑他早點回家。


現在好像還能恍惚感受到肩膀上溫熱的感覺。


在這個城市,一點點溫情也是值得被記住幾個小時的。


另外很大一部分的溫情來自於她。


雖然屏幕上已經整整一天沒有顯示過她的消息了。


她還在為昨天那件事生氣,好不容易為他調的休,電影票也買好了,卻因為他的臨時加班計劃告吹。

這不是他第一次放她鴿子,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


她比他小几歲,他卻覺得她比自己懂事得多。


即使這樣她還是生氣了。


快結束的時候,他走到窗戶前面,把通風窗推開了一個小縫。


窗外還是燈火通明。這裡是最繁華的地方,也是最冷清的地方。


溫熱的晚風從窗縫裡漏進來,他還是拿起手機敲了條消息發過去。


下樓的時候他還在念叨上個月的加班費好像還沒批下來。


叫的車過來了,停在路邊開著雙閃。


放在他口袋裡的手機輕微地震動了一下,又亮了起來。



02


剛幫著把一位產婦推進手術室,她擡頭看時間,已經凌晨兩點了。


接著還要去查房,記錄,換藥。


晚上的婦產科並不安靜。病房裡躺著或準備生產,或已經結束陣痛的媽媽們,門外是焦灼地等待著的家屬,還有像她一樣快步走著的護士們。


這是她實習待的第三個科室,再有幾個月,實習期就結束了。


她是個很容易共情的人,在這裡更是。


每天會不停看到剛出生的嬰兒被包在毯子裡送出來,長得高高大大的男人在產房門口掩面痛哭;也看著只有孃家人陪著來生孩子的女人,剛恢復沒幾天就掙扎著要下床回家。


白天又碰到了那個自己來檢查的孕婦,已經快到預產期了,上幾周她也是一個人。


閒聊知道她丈夫在跑出租,也不想麻煩別人。


算了一下時間,孕婦要來生產的時候她剛好還在這個科室。


她有點期待又有點開心,從口袋裡摸了一顆話梅糖給孕婦,說下次見。


她也會去想之後自己的家庭會是什麼樣子。


畢業之後在一家醫院穩定下來當護士,和談了幾年的男朋友結婚。


……會和他結婚嗎?


她想起昨天等他到電影開場才被通知來不了的事,又氣不打一處來。


她也不是那麼不明事理的人,只是期待太多次了,也是會失望的。


手機響了,是他發過來的消息。


“明早我來接你下班。別生氣了。”


她不想回,把手機原樣放進了護士服口袋裡。


轉完幾個病房又把手機掏出來。


“哼,看你表現。”



03


凌晨三點,空氣依舊潮溼悶熱。


城市的一邊沉睡了,而另一面才剛剛甦醒。


他坐在馬路邊的麵攤吃今天第一頓飯,這是他們出租車司機新發現的聚集點——桌椅乾淨,還沒來得及凝結一層棕黑的油脂。


用料也大方的很,滿滿一大碗麵,紅油噴香,再加幾大坨燉得酥軟的牛肉。連湯帶料幹完,毛孔都張開,出一身汗,被晚風一吹,後半夜跑車都有精神了。


“嘀,您有新訂單,距您1.7公里外.....”今晚他格外忙碌,從出車開始就沒停歇過。迅速幾口把面刨進嘴裡,他結賬走向路邊發動車。


同桌吃飯的幾個司機在背後擠眉弄眼地議論他,“老王這段時間怎麼這麼勤快。”


“他老婆要生了,還不得攢點奶粉錢。”


“啊…”見無八卦可聽,眾人都散開,尾音隨著暖空氣升到城市上空。


穿過幾條小巷,馬路瞬間變寬,這是城市新破土而出的CBD,燈火通明如白晝。打車的男生已經站在路邊等候,向車的方向招招手。


今天的乘客比起往常更健談一些,他靠在椅背上取下眼鏡捏了捏鼻樑,轉頭問他吃了什麼這麼香。


他一邊轉動方向盤,一邊笑著說,都是路邊攤,你們這種白領肯定不會去的。


男生搖了搖頭,算什麼白領,都是打工的,IT民工你知道嗎師傅。


也不等他有迴音,男生自顧自地吐槽,加班多,工資少,客戶又刁難,項目也不好做。努力半天,存款沒漲,老闆車又換了一輛。


他問,那你怎麼不考慮換個工作。


“還是想再拼一拼,這麼年輕…就這麼躺倒不甘心。”男生撓撓頭,“你呢,師傅。”


他深深看著前方,他拼嗎,從山裡走出來,輾轉幾個城市,從最髒最累的活幹起,攢了錢考駕照開出租車。可是現在一家還在城中村中租房住,只有20平,廚房和廁所在一塊。


他說,我也不知道,就是累。不過現在累也開心,我老婆要生了,給仔攢點錢讀書。


“我就是吃了沒讀書的苦,不能讓孩子再活成我這樣。”


男乘客陷入沉默,“這年頭誰都不容易啊。”


“是啊,可還是得活著。”



04


已經凌晨5點半,窗簾的縫隙中投進清晨第一束光線。


她還沒睡著。


肚子已經很大了,隨著離臨盆期越來越近,胎動越來越頻繁,常常深夜裡,她因為孩子伸腿踢肚子而驚醒。


風扇還在竭力工作,但吹不走城中村中因房屋密集而堆積的熱氣。房裡有個嶄新的空調,但運行一晚電錶要走好幾個字,她捨不得。


汗水在涼蓆上浸潤又幹,這讓她渾身都黏黏糊糊,她有些艱難地擡起身,準備換個方向側躺,但剛剛坐起,左腿就開始抽筋。


她嘆了口氣,只能認命地開始揉著懷孕後期越來越水腫的腿。


這個孩子來的並不是時候,他們剛結婚,還沒在這座城市完全紮根,甚至還沒穩定工作。她是認真想和他過日子的,她知道他也是。


他們愁了好幾個晚上,還是決定留下這個意外。


肚子漸漸顯懷,他讓她辭去工作在家養胎,然後一個人打兩份工,白天在酒店大堂,晚上開出租。


他總是告訴她,別替他省錢,嫁給他這個沒學歷也不太有本事的人,是讓她受委屈了。


她點頭答應,但他買給她的營養品,總是偷偷省下一半留給他。


空調也是最近他買的,因為身子重了,高溫讓她身體開始大片長痱子。可她還是不願開,只有在他在的時候才啟動。


說實話,嫁給他的日子,確實沒有在老家舒服,有地,親戚朋友一大群。睡不著的時候,她假設了一下在老家的日子,不行,還是和他開心。


這個城市對他們這種蟻族來說並不夠友好,但人都是好的。比如今天孕檢,偷偷給她塞話梅糖的小護士。還有,他。


她摸了摸肚子,感覺未來滿是希望。


鑰匙轉動鎖孔,一個男聲打破炎熱的寧靜。


“怎麼這麼熱。”


“給你帶了個西瓜,今天只准吃一瓣哈。”


空調的轟鳴聲響起,一陣涼意舒緩地在房間裡行走。


她閉了閉眼,突然一陣睡意襲來。


真安心。


  GoodNight  


往 · 期 · 精 · 選

(點擊下方題目即可閱讀)


  • 你策馬揚鞭仗劍天涯,我在路邊賞我的花。

  • 知道嗎,你男友已經忍你很久了。

  • 哪一瞬間會讓你突然想起前任?


商務合作請聯繫微信:Portman000

點個贊,願你愛的人也愛著你。

閱讀原文

TAGS:城市已經凌晨出租車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