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維:滴滴無戰事

創業最前線2018-05-13 11:58:59

夕陽漫過,程維站在公司高樓玻璃幕牆前,俯瞰這車流不息的巨大都市,一定會想到曾經那些貧瘠時刻,他一路攀爬留下的窘態。


然而,距離滴滴合併Uber中國業務這場中國網約車大戰已過去21個月,硝煙從未離開過滴滴。大廈後的街巷內,出行江湖戰事正酣。


作者|青春

出品|創業最前線

ID:chuangyezuiqianxian


01


青春韶華電光火石間,35歲不約而至。


短短五年,程維已反哺出一個3300億的獨角獸。


他的同齡人大多有了不惑的先兆:汽車入庫時片刻發呆,午後泡茶時把玩手串,長夜裡KTV嘶吼幾首老歌,是他們有限放鬆的手段。


而程維在巨頭環伺的重壓下,掌舵千億帝國,34 歲以 165 億身家排名胡潤 80 後富豪榜第五,雖心中無敵,卻活出一個人對抗全世界的悲壯。




程維很早就意識到不能只修煉一個賽道,要修煉多個賽道。他接納這些痛苦,同時把成長放到信仰的高度。


因為多數人會習慣勻速直線,勻速直線是舒服的。但哪裡有勻速直線的商業,你要習慣起飛時加速度的痛苦。


02


江西小鎮長大的程維,大學屈志於化工大學讀行政管理。


大四便開始賣保險掃樓,跑大街擺攤,竄地鐵搭訕。畢業前後折騰了七、八份工作,討薪被炒之舉時常發生。


但是,喬布斯的箴言一直鞭策著他:要成就一番偉業,唯一的途徑就是熱愛自己的事業。如果你還沒能找到讓自己熱愛的事業,繼續尋找,不要放棄,跟隨自己的心,總有一天會找到。


轉折發生在22歲,2005 年,程維在阿里找到一份銷售工作。


“我非常感謝阿里”,程維說。當他到阿里上海前臺“毛遂自薦”時,並沒有被趕走,而是被肯定“我們需要像你這樣的年輕人”。


程維被派到上海拿1500元底薪,此後溫飽無虞。


從程維的人生軌跡看:投身互聯網行業,是他做的一次重要選擇,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決定。


某次,馬雲來上海分公司開會卻無主持人,程維毛遂自薦當了主持人,頗受好評。此後程維再沒離開過舞臺中央。


03


當主持人的第二年,程維就升遷銷售主管。


在北京的一家餐館裡,程維團隊對於團隊叫什麼爭論不決。最後,數杯酒下肚,程維拍板,團隊取名“君臨天下”。


此後,程維帶著7個大學生,硬是在11個月內,擠進了阿里全國前10強。


憑藉自身厚積薄發、紮實的銷售能力和經驗,6年間,程維在職場扶搖直上,2010年已經坐上支付寶B2C事業部副總經理的位置。


很多人以為:如願坐到了阿里高層,這將是他傳奇故事的起點。但故事並沒有如願展開。


從決定創業到辭職,程維在阿里躊躇了9個月,他一直在等內心的聲音。


創業猶如刀尖上跳舞,擡腳第一步,你就要對自己的商業判斷有清晰的藍圖。


萌生創立滴滴的念頭,緣起程維幾次不愉快的親身經歷:他在阿里工作,杭州北京兩邊跑,經常因為打不到車而誤機。


當他靜下心分析才發現:


中國打車難已成為大眾認同的市場痛點,國外Hailo的先例證明模式可行,移動互聯網到來,出行市場必將面臨模式創新,這種創新,勢必經歷過時間的洗煉和國情考驗後一飛沖天。


最終,和老領導王剛幾番促膝長談下來,程維攥著王剛的70 萬和自己攢下的10 萬,從杭州殺奔北京創立滴滴。



創業註定是孤獨的。


滴滴新生,程維手機裡陸續湧入好友反對的諫言,一邊倒發出不靠譜的聲音,程維也開始問自己:這個事能不能做成,反覆衡量,不停地問自己,不停地磨礪自己。但程維篤定:市場基礎不成熟時,才有機會,這是天賜良機,時不我待。


29 歲,程維就顯露出對於成就一番事業的勇氣、魄力和野心。


04


程維親歷過最動盪的阿里。


曾在最富盛名的阿里中供鐵軍中淬鍊,感受過世紀巨頭最炙熱和最冷寂的時刻,阿里鐵軍終究在時光中沉沉老去,程維卻快馬揚鞭走向人生新徵程。


滴滴創立,程維遍訪群賢,多次向阿里關明生請教馬雲如何組建團隊。加上自己對阿里的感知,程維毅然把 40% 的精力都用在了招聘上。因為他意識到:業務都是假的,團隊才是真的。


馬雲曾在《開講啦》勸勉年輕人:我現在體力、知識結構可能不如你們;但是心態會比大家好,你可能十槍才打中兩槍,我可能十槍只拔出來一次就會打中。一個人的思維,決定了他所在什麼階層。你以為你和別人差的是錢,其實最大的差距是思維。


九層之臺,起於累土。滴滴想要在市場佔得一席之地,還需良將。


無巧不成書,上將柳青原本代表高盛想入股滴滴,沒曾想雙方就估值一直談不攏。直到2014年6月,於上地五街一湘菜館,兩人又耗半小時相持不下,柳青很生氣:“我不走了,沒有辦法向老闆交差。”


柳青的氣話,程維卻當了真,得知柳青年薪400萬美元時當即表態:“滴滴一半工資是你的,剩下的才是我們大家的工資。”


此後一星期,程維一行8人去拉薩散心,對招募柳青毫無把握,沒曾想剛從西藏回來,程維就收到柳青短信:“決定了,上路吧。”




柳青不僅是北大才女、柳傳志的女兒,更是高盛亞太區董事總經理。身後的人脈資源、視野卓識,可遇不可求。


程維事後回憶:“看到柳青,我也緊張,不論是能力還是人品,柳青都好的讓人緊張。怎麼去跟她談,特別緊張。柳青原來的工資是 400 萬美元,我跟她說,滴滴工資的一半都是你的,剩下的才是我們的。你要敢想。”


當年,馬雲除十八羅漢外還有蔡崇信,馬化騰運籌有劉熾平,俞敏洪身旁有徐小平、王強,程維合力柳青後,才初顯崛起之勢。


得知此事的朱嘯虎也大為吃驚:“我知道程維不給自己設限,但敢挖柳青,他太敢想了!他們兩人站在一起,這肯定是要打造一個數百億美金的公司。”


程維和柳青身後還有前百度牛人張博(首席技術官),體制內前司局級幹部李建華(首席發展官),兩個月搞定7億美元融資的大拿朱景士(戰略副總裁)


虎狼之師,兵鋒正勁。


05


2013年,立秋——2016年,夏末,滴滴四場硬仗定乾坤。那些即將影響一個世紀的互聯網戰役,就這樣拉開帷幕。


首戰大捷:


程維推出滴滴順風車,一舉幹掉估值10億的微微拼車,大挫嘀嗒拼車、e代駕。


二戰大黃蜂:


2013年上半年,大黃蜂異軍突起,100多人迅猛蠶食上海,滴滴很快陷入被動,王剛一度感慨:“上海可能要丟掉了。”


彼時,程維腹背受敵,快的在二線城市拼命拉長戰線,大黃蜂在一線城市鯨吞蠶食。


程維當機立斷,放棄二線,集中火力猛攻上海,並且立下軍令狀:“給我一週時間!”


程維組織陣地攻堅戰,大黃蜂打哪裡,滴滴就打哪裡,預算上不封頂。它不打的地方滴滴也不打。


大黃蜂在虹橋火車站前花高價租下一攤位,程維也想辦法花4000塊在火車站廁所旁邊租一攤位,並特意叮囑地推,“一定要人出來的時候發傳單,人進去的時候傳單就沒了。”


幾個回合下來,滴滴逆勢大敗大黃蜂,直到後來大黃蜂被快的併購。


06


三戰合併快的:


2013年,滴滴吸引了騰訊的目光,為了入股,騰訊副總裁彭志堅三顧茅廬約程維,甚至馬化騰親自出面專程請程維吃飯。


程維本無心站隊,但對手快的先於滴滴出生,背靠阿里,實力不俗。這場硬仗,程維沒有退路。“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滴滴天使投資人王剛支持拿騰訊的錢。


2014年1月10日,戰鬥打響。


程維預支800萬,小馬哥直接劃撥1500萬,滴滴正式打響補貼戰。快的聞風跟進,支付寶補貼時間比滴滴還要長。


其實,補貼市場就是個黑洞,最終要砸多少進去,尚未可知,誰還敢奉上真金白銀?


1500萬很快所剩無幾,程維卻有了斷糧之憂。


在董事會上,程維直接摔杯子:“兩週以後,快的數據將超越我們”,面對程維這一舉動,董事們無不詫然。


關鍵時候,小馬哥宣佈:“騰訊和滴滴各拿50%再補貼”為程維的補貼大戰續上了糧草。


果然,兩個平臺殺紅了眼,錢越燒越快。


小馬哥審時度勢,教程維每單實行隨機補貼讓對手無法跟進,此舉直接讓滴滴訂單量暴漲50倍,40臺服務器觸到紅線。


於是,程維星夜傳信馬化騰,不日,騰訊的精銳技術部隊攜1000臺服務器火速馳援而來。


中關村蘇州街銀科大廈,滴滴技術團隊連夜重寫服務端架構,7天7夜沒下樓,吃住全在辦公室。結果,滴滴所有的工程師們渾身發臭,一位工程師隱形眼鏡已經拿不下來,更有人出現恍惚,以為地震而疾呼,致使所有成員蜂擁下樓才發現虛驚一場。


最終,滴滴與快的日耗2000萬美元的血拼,燒到20多億時兩家話事人打丟了舵盤控制權。


2015年1月,深圳寒氣正勁,酒店套房中,滴滴程維、快的呂傳偉和華興資本包凡三個男人各懷心事,幾杯酒下肚,程維和呂傳偉開始推心置腹。包凡22天的斡旋,終於促成了這場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併購案。



此役足見資本對於企業的信心會很大程度影響戰局。資本逐利,一旦你在市場上佔據優勢,天平就會向你傾斜,市場優勢會變成資本優勢,形成正循環。


07


最後,閃電戰打優步。


2013 年底,Uber 給程維拋橄欖枝。當時,卡蘭尼克和 Uber 高管來中國造訪滴滴。卡蘭尼克提出持股40%的投資要求。


程維決絕回擊:“我為什麼會接受呢?”


這給 Uber 一行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卡蘭尼克後來說:“在所有打車軟件應用創始人當中,程維很特別,他的水平比這個行業的其他所有人都高出一大截。”


2015年,滴滴與快的戰事正酣,Uber中國漁翁得利,幾個月席捲中國打車市場近1/3的份額,其創始人特拉維斯一半以上時間待在上海,指揮前線。當時,Uber 估值超400 億美金,是滴滴的10倍。


程維毫不畏懼,迅速組織反擊:火速調集市場、業務、PR、HR和財務,成立“狼圖騰”項目組,和Uber火拼。


Uber三年前來中國,頭在美國,卻已經把觸手深入中國,只攻擊一個觸手收效甚微。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此後,滴滴投了Lyft,支持其在美國打Uber頭部。此舉不僅鉗制了Uber的業務,還獲得了未來的談判籌碼。


那段時間,滴滴員工每天早上跑步進公司,“九點鐘早會,遲到一次罰200百,遲到三次就是500百。”公司門口遇到程維,招呼都來不及打,大家都在狂奔。


程維形容2015年的那10個月:“來不及喘氣,天天都是高潮。每天感覺坐在一輛飛速行駛的車上,輪子都要飛出去了,但是還要踩油門,每天都驚心動魄。”


最終程維逐個攻破據點,Uber 舉起白旗。



2016 年 8 月,程維和Uber高級副總裁邁克爾在酒店開香檳慶祝兩家握手言和,滴滴出行與 Uber 全球達成戰略協議,滴滴出行收購 Uber中國的品牌、業務、數據等全部資產在中國大陸運營。


08


滴滴四戰封神,江湖大局已定,市場絕大半盡歸麾下。此後,互聯網出行江湖安靜了一年多的時間。


資本助力的滴滴,4年內幹掉30多家競爭對手。從80萬入場,到估值350億美金,它是國內互聯網黑暗森林廝殺壯大的王者。


但是,合併快的,幹掉 Uber,戰爭遠沒有結束。很快,網約車市場,烽煙再起。


專車市場面臨神州、首汽的貼身追擊,快車領域有美團不斷咄咄逼近,出租車又有嘀嗒在逐漸蠶食市場,順風車還有高德地圖前來攪局……滴滴,腹背受敵。


程維又要披甲上陣,迎戰軍前叫陣者,而對陣悍將當屬王興。



王興與程維相識於2011年,兩人滿懷激情、壯志躊躇。後來,各自在不同行業發展壯大,成為行業翹楚。那是互聯網噴薄的黃金時代,心有猛虎的年輕人都能找到人生向上攀爬的入口。


程維的崛起,足以證明:除了少數幸運兒,能站在高處的,多半因為他們選擇的賽道,和自身多年的積澱達成某種化學反應。


王興像孤狼一般突破滴滴的城牆,在程維面前重新擂響了戰鼓。


程維怕的,不是敵人,不是巨頭對於城池的撕扯,而是隻能與自己為敵。


09


2017年,對話小晚,有備而來的程維,完成了一場解構滴滴的鴻門宴。演講結尾他說了五個字:“爾要戰,便戰”。


人群鮮有人關注其話的深意,調侃的聲音倒是蜂擁而至,他的狂妄被時代巨大的孤獨感包裹著此時顯得格外冷峻。這是程維的溫和,亦是畫地為牢的慾望。


早年程維就是一位戰爭史的愛好者。開會或者談話,他經常引述戰爭典故,闡述自己的思考意圖。


滴滴四樓圖書館入口第一排書架上全是戰爭類的書,程維在那兒出現次數最多,他的目標很簡單:“一切都是為了贏,為了生存。”


程維說:多數人對競爭的理解遠弱於對戰爭的理解,一家公司的崛起中,更多是競爭和外交因素,而不是戰爭。


而對於滴滴,戰爭與和平永遠是交錯的。和平是戰爭的一部分,戰爭是競爭的一部分,而競爭在滴滴是永不止息。


數據強權的時代,數據軌跡成為個體難以逃脫的阿喀琉斯之踵。


你的出行路線、工作內容、餐飲喜好、休閒娛樂,記錄了消費和財富,也記錄了情緒和慾望。巨頭們把他們編織成數據牢籠,掌控我們的生活。


創業江湖依舊波雲詭橘,樓起樓塌,濤生雲滅。那個自由的互聯網,BAT正在自建圍城,我們與互聯網終於不告而別。

 

Reference:

1.《對話程維:多數人只知道戰爭,卻並不理解競爭》By《財經》宋瑋,來源@LateNews by 小晚

2.《封面 l 程維戰慄》By焦麗莎,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

3.《灑脫陳偉星、隱忍程維,一場高考異途命運》By饒翔宇,來源@獵雲網

4.《35歲身價165億,滴滴程維:為什麼年輕時,要選難走的路?》By粥左羅,來源@粥左羅


—End—


如何在雲端構建業務?如何把握雲+時代紅利?立刻免費報名,與大咖共聚一堂共享乾貨,還不快來!

閱讀原文

TAGS:程維柳青滴滴四可能十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