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被酒駕撞死的女人,可能到死後都得不到一句道歉

i7UP2018-05-13 02:29:05

“可怕的是,我們的不在乎”


上週末,想必你們都知道那件事了。

鳳凰街中瀛御景門口,一輛白色SUV自由光(寧A·35S1*)越野車將一女子撞後拖行15米,逃逸,肇事人當日處於醉酒駕駛,經報道講敘,駕駛人有意識撞了人,但是存在僥倖逃逸,交警部門迅速展開調查併成立專案調查小組並在五小時後將肇事人捕獲落網,落網後酒精含量124mg/100ml。

雖然事情交警部門已經立案,但隨後我在朋友圈裡的一個被撞家屬朋友找到了我,跟我講了一下肇事者的態度,我很震驚。


她說:“事發三天後,肇事者家屬才打了一個電話約著見面,過程中只是反覆說自己家裡孩子還小,不懂事,口氣重並無道歉的一絲意味。”


怎麼會有這種人?

你們家庭22歲的孩子酒駕因為你們口中說的年紀小我們就要原諒,這不構成犯罪?

肇事者同行副駕駛的叔叔也是成人,難道我們也要選擇原諒?

一起吃飯勸酒的朋友我們也要選擇原諒?

只能說,連歉意都沒有的態度欺凌了我們的善良。


如果一次次酒駕事故發生之後,我們只是看到的各種渠道關係的疏通,在法律判罰上的處理,發而對於本身都有可能生這種事情的我們沒有警醒。

這樣的事,只會讓更多的家庭受傷,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誰來制裁人性



錢建芳,一個陽光向上的單親媽媽。

她有一個自己深深疼愛的兒子,一個剛過門還沒有改口的媳婦。


然而,此後的一生中,他們要接受她的離開。

對於活著的人來說,至親離去的那一瞬間通常不會使人感到悲傷,而真正會讓人感到被動的是無意間打開手機相冊看到的照片,吃到了類似從前熟悉的味道,看到別的孩子做過和你從前同樣的事情。想起,才是長久的痛苦、傷心與難過。



此時,肇事方在做什麼呢?

我想我們不必深說大家可以自己想象……


酒駕本身,我們每個人都有認知,但對於這件事情,已經遠遠不是一個酒駕肇事逃逸了,而是人性良心之爭。

如果不是肇事者家屬這樣的態度,我想你們也不會看到這篇推送,一次次的酒駕背後人們不夠警醒,我們不去討論法律,我們只是不想這個社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過後顛覆了大家對人性的認識。


如果說,當時肇事者由於年齡小、飲酒過度,事發突然,肇事者由於極度害怕,選擇了自保逃逸,我們還可以勉強理解為是人性的弱點。

但是,事發之前,一同飲酒之人想必都明白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的警句,一同同行之人為肇事者家屬,沒有極力勸阻,而是事發之後一同回家倒頭大睡。

全家沒有對受害者家屬有過一句歉意之詞,一絲愧疚,一次反思,而是希望得到諒解,努力讓自己的家人去得到法律上的最大量刑。

這就是真正的混蛋做法。

混蛋永遠不會考慮自己給別人的巨大傷害,而是執著於自己的利益。

或許,你們才是酒駕的幫凶。


在他們的價值觀裡,只有自己的利益和感受。

對別人的生命,毫無敬畏。

哪怕別人的生命,是因為他們而失去的。


如果你們看到這篇推送被和諧了,你們應該會想到其中緣由。可是我想說,我們可以原諒一個人,但是我們絕對不原諒這樣的做法。

酒駕者不配被原諒。


可能有些人會理性的告訴我,不管怎樣,網絡手段的方式是不對的。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們該怎麼辦呢?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是良知誰來制裁?我們都不想看到下一個家庭經受這樣的不幸。


也許你會說,這一切有法律決定,這樣的事情以司空見慣,這一切可能徒勞。但:即使徒勞,也要讓這徒勞發生。


馬丁·路德金說:歷史將記取的社會轉變的最大悲劇不是壞人的喧囂,而是好人的沉默

身邊一次次這樣事件的發生,即使我們不能感同身受,也要幫助受害方的求援。

不要成為沉默的那一個。



閱讀原文

TAGS:酒駕肇事者家屬法律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