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許可提供文學作品,豆丁網被判侵權

刺蝟公社田不然2018-04-07 06:31:14

導讀

偷書的事兒,能叫偷嗎?


刺蝟公社 | 田不然


看到新聞,一種“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氣息,撲面而來。


事情經過很簡單,一個筆名為“紅豆豆”的龔姓作家,在4月3日,等來了海淀區法院的勝訴判決:被告豆丁公司賠償龔某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37150元。


紅豆豆名氣不大,豆丁公司你可能也沒聽過,但對它旗下的,想必會有耳聞,後者號稱“全球最大的中文社會化閱讀分享平臺”,採取C2C模式,用戶上傳分享、用戶瀏覽閱讀。對收費的文檔內容,公司和版權方往往進行分成。


所以這一次豆丁網為自己的辯護委屈極了:你說我未經許可就把你紅豆豆的《霧都之戀》上傳到豆丁網和APP豆丁書城還沒給你支付報酬?關鍵我“無法知道用戶上傳的作品屬於侵權作品”啊——又沒人主動聯繫我,所以敝司“主觀上不存在過錯”


而且16 萬元的索賠要價太高了,用戶上傳和下載付費都是一次性行為,所以我承擔一次賠償責任就行了。


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登陸豆丁網的上傳頁面發現,豆丁網不光為失敗找藉口,還為成功找方法:上傳須知中的第八點特別規定,“侵權的法律責任概由本人承擔”,和我們是沒關係的。




可惜法院對此深表不贊同。


法院認為豆丁網身為平臺方,本身掌握用戶及文檔瀏覽、下載、購買、收益等相關數據,說自己沒能力核實站不住腳。消極對待審查義務,從侵權行為中獲利,“存在明顯的主觀過錯”


同時,不同的流量入口,“其傳播途徑、傳播範圍、損害後果均不相同”,所以豆丁需分別進行賠償。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2011年的時候,文庫侵權案群議洶湧,作為它的競品,豆丁網還推出“數字化閱讀助力計劃”,一年內不參與和版權方的分成。


現在攻守異勢,沒必要拿著道德大棒窮追猛打,但一代人耗費十數年築起的付費閱讀堤壩,卻在豆丁網——有一個有相當資質的平臺處發生了瑕疵,手段與辯護口徑如此熟悉,不禁讓人擔心“妖氛重來”


“我們針對百度的維權官司,不止為我們的網絡作家而打,也是為那些同樣深受其害的傳統作家而打。 ”2009年12月27日,時任CEO的侯小強說。日後盛大文學與騰訊文學整合成閱文集團,侯小強也因為與吳文輝的恩怨,被輿論立了刻薄寡恩,陪襯“被選中的孩子”的人設。


侯小強


但實際上,無論是富有遠見還是在其位謀其政,侯小強一次次的發聲,對於推動中國數字閱讀版權保護意義非凡。


當年的“網絡文學版權研討會”由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盛大文學主辦,參與簽名支持“反宣言”的作家包括莫言、石康、張抗抗、韓寒、陸天明、蔡駿等百餘位,矛頭集中在搜索引擎為盜版小說網站提供了流量來源。


“拿盛大文學旗下起點中文網著名的作者唐家三少來說,他的新作在百度上的搜索結果約60%都是盜版鏈接......為了讓他的正版搜索結果處在應有的位置,我們在過去的兩年中,一共付給百度1500萬元人民幣。”盛大文學曾經要起訴谷歌,但二者迅速和解。


此後也有攻防,如2010年5月紅袖添香狀告侵權網站,被告達上百家;11月,南派三叔等二十多位作家通過微博炮轟阿里巴巴的數字閱讀平臺淘花網,稱後者的“上傳有禮”活動,讓“中國所有的文字創作者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第一次總動員在2011年的3月15日來臨,中國的文藝工作者們選擇在國際消費者維權日,發表《三一五中國作家討百度書》,該文由慕容雪村執筆,賈平凹、劉心武、閻連科、韓寒、路金波、沈浩波、李銀河等人署名,連以慫聞名的郭敬明都帶著最世旗下全體作家參與其中。



“百度已經徹底墮落成了一個竊賊公司,它偷走了我們的作品,偷走了我們的權利,偷走了我們的財物,把百度文庫變成了一個賊贓市場。”


“我們不是別人,我們就是你。我們就是街頭的小販,有權利拿回自己的財物。我們就是廢墟上的釘子戶,有勇氣捍衛自己的家園。我們也是作家,面對偷走我們作品的竊賊,我們應當站到一起,義正辭嚴地警告他:住手,這是我們的權利。”


十天後,百度“派來幾個高傲的中層”。


在與沈浩波、慕容雪村等人談判中,百度“始終不承認百度文庫有任何的侵權行為”,3月26日,韓寒祭出《給李彥宏先生的一封信》,收穫了最廣泛的支持和同情。


“祝您的女兒為她的父親感到驕傲。”韓寒在結尾寫。


3月28日,李彥宏首度迴應,“如果百度文庫不能有效地清除盜版,百度文庫甚至可以關掉。”


不愧是百度,2012年9月,盛大文學旗下百餘位作者再次聯合起來怒告百度,意圖打擊盜版網站、搜索引擎、廣告聯盟等多方構成的完整的利益鏈條。


最終盛大方勝訴,宣佈與百度、搜狗、騰訊搜搜、奇虎360四家搜索引擎公司簽署《維護著作權人合法權益聯合備忘錄》,並展開聯合反盜版行動。但此時百度已經徹底得罪中國最會寫字的人群了。


這竟然成了一道考試題


維權仍在繼續,2016年5月19日閱文集團把百度告上法庭,稱手機百度APP上有盜版的《完美世界》資源,後者是閱文旗下作家辰東作品。下了狠心的閱文高管自己出馬,在各個渠道發聲抨擊。閱文旗下大神作者緊隨其後,5月24日,在微博上發起“我對盜版SAY NO”話題。



百度則在5月23日,大規模封殺了3000多個文學類貼吧,可能事發倉促,連四大名著吧都被封掉了,百度的棄療讓輿論譁然。


同年,國家版權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聯合開展劍網行動”,共查處行政案件514件,行政罰款467萬元,移送司法機關33件,涉案金額2億元,關閉網站290家。


劍網行動宣傳圖


這是距今最近、影響最大的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專項治理活動,從那以後“運動式”的反盜版雖然時時發起,但也都是一歲一枯榮。


覆盤2009年以來數字閱讀維權史,被控訴的一方或多或少舉著“避風港原則”的大旗,即作為第三方平臺,本身“沒有能力事先對他人上傳的作品進行審查,而且事前也不知道並且不應該知道侵權事實的存在”,只要通知後下架,即不算侵權。


但維權者則表示,如果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事實是顯而易見的,就像紅旗一樣飄揚,網絡空間提供方就責無旁貸。


此所謂紅旗原則。


但在一段時間內,作家對盜版的維權仍然是吳剛砍桂樹式的,他們在更大程度上依賴的還是技術和公眾版權意識提高。


如果說正規互聯網公司終究還要有顧慮,那作惡成本低的盜版網站則是無所畏懼,他們非常注重自身建設,P2P分享文件、深度鏈接、雲盤盜版、搜索引擎轉碼、瀏覽器聚合,移動App盜版......


還有手打組用愛發電,在正版內容更新後,團隊分工,幾個人一邊看一邊打,幾分鐘內就實現同步。根據艾瑞諮詢,2016年盜版給網絡文學市場造成了79.8億元的損失,那一年正版的市場是90億。


但這仍然讓人感慨版權保護的進步之快——在2009年,根據盛大文學發佈的數據,每年盜版市場規模高達50億元,而同期正版市場的規模僅為1億多元——此次紅豆豆能贏的乾脆利落,本身就是數字版權保護進步的體現。


“因為作者一個人的力量其實還是很有限的,光創作就要花費他們大量的時間,所以通常我們都是藉助平臺法務和媒體的影響力去幫他們打盜版,會有一定的效果,但是這個很難從根本上杜絕,就只能一直打。”一位網文行業從業者告訴刺蝟君。


而有相關論文指出,“近年來雖然我國政府出臺了一些鼓勵文化產業發展的政策,但大部分政策傾向於支持平臺,而忽略了對網絡文學作家的直接支持,甚至在制度層面對於網絡作家表現出了'愛恨交加'的管理態度。


盜版商們為了自己的飯碗,只好砸作家和正版平臺的飯碗,一些正規的第三方平臺也儘可能把自己向灰色地帶靠攏,沒被發現時暗中竊喜,對簿公堂則第一時間下架侵權作品,“誠意滿滿”,平日高呼支持正版,出事就投錢在媒體上洗一波。


直到被侵權者的怒氣槽充滿,發動新一輪“大洪水”。


此次豆丁網喚起了刺蝟君被百度支配的恐懼——它本應更積極地去反侵權——國內數字閱讀盜版的苦主,絕對有它一個。





田不然

關注IP改編、閱讀、出版領域  

微信號:lt3160091

添加時煩請註明姓名、機構、職務


刺蝟公社是聚焦內容產業的垂直資訊平臺,關注領域包括紙媒和數字出版、互聯網資訊和社交平臺、視頻音頻平臺、影視文娛、內容創業和自媒體、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來內容發展方向。

完 

內容產業報道第一平臺

微博 @刺蝟公社

合作、轉載事宜請聯繫微信號yunlugong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www.ciweigongshe.net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