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x深陷維權旋渦,風口浪尖的徐明星【幣圈人物誌】

區塊鏈世界觀孤獨的異客2018-04-02 13:12:01

更高的視野,來自區塊鏈世界觀

毫無疑問,最近OKex的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在3月24日,一名小夥手持敵敵畏闖進了樂酷達公司的辦公場地,宣稱因為期貨損失1100萬,八個月孩子離世,妻子離婚,要和徐明星理論賠償,因為之前他曾和徐明星進行交談,徐明星對他說:你帶兩瓶敵敵畏,我和你一人一瓶幹了。


這次,他真的帶來了敵敵畏,然而徐明星卻沒有履行之前他說過的話。


最近一個月,OKex一直都陷在維權門裡無法脫身,一些民眾在OK的公司下面拉起橫幅,聲討徐明星,索要因為期貨導致的虧損賠償。而當維權領頭人見過徐明星之後,卻退出了所有維權的群,將和維權有關係的人一併拉黑,不禁有人懷疑,維權領頭人是否因為某些利益關係而退出了這種活動。


屋漏偏逢連陰雨,就在3月30號,OKex的期貨合約賬戶出現了整體性大規模爆倉,46萬個比特幣期貨合約灰飛煙滅,OKex的官方不得不發佈公告,宣稱“將回滾合約數據”……


一切的一切,矛頭都指向了徐明星。


他究竟是誰?做過什麼?是天使還是魔鬼?是的佈道者還是毀滅神?

草根出身,天資聰慧


徐明星祖籍江蘇,和諸多比特幣領域內的大佬一樣,徐明星出身草根,家庭條件十分一般。


少年時候的徐明星頭腦頗為聰明,中學時代因為徐明星的數學、物理成績總是名列前茅,老師和家長家長說“你理科這麼好,將來當科學家好不好?”


天資聰穎加上勤奮好學,徐明星輕鬆考取了中國人民大學,在填報專業時,在家長和老是的慫恿下,他沒多想,懵懵懂懂地報了物理專業。


然而2005年中國人民大學物理專業本科畢業之後,他發現現實和之前想的有點不一樣:"當科學家也挺複雜的,科研能力是一方面,運作能力、資源、人脈、說服別人的能力等也同樣重要。"他感到過去學的很多東西都不再用得上,而很多用得上的他卻不會,這給向來優秀的他帶來了巨大的落差。


與此同時,看著炙手可熱的馬雲每天在電視裡說“我這種考大學考了三次的人都能成功,世界上80%的人都能成功!”、“6分鐘融資4000萬美元”,徐明星心動了。他想:為什麼他馬雲能夠成功,而他徐明星就不行?他內心充滿了憧憬,希望自己也能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


幾度失敗的創業


於是在2006年,徐明星在研究生沒畢業時就選擇了退學創業。他的父親,一名江蘇小鎮上的數學老師氣得破口大罵。他的導師則慌了:“我只招了你一名學生,你退學了,我怎麼辦?”


但是這一切沒有阻擋徐明星的“創業雄心”,他將目光投向了互聯網,退學後的徐明星和一名傳統行業出身的技術人員創立了團購網站萬團網,他們希望尋找到一個創造財富的快捷入口,卻以失敗告終。


“只懂技術,不懂管理、市場、渠道,沒有找到用戶需求,競爭環境一惡化,根本沒法生存。”六年後,徐明星迴想短暫的經歷,將它定義為“徹頭徹尾的失敗”,它從誕生第一天就註定了無法做大的命運。


第一次創業失敗之後,徐明星加入了曾實習的雅虎中國,負責搜索技術。隨後又結識了的創始人林耀成兩人一起創業成立豆丁網,然而在豆丁網的經歷雖然讓徐明星積累了創業的經驗,可是似乎他並不是那麼開心。


“跟著別人幹,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就快30歲了,總覺得應該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在雅虎和豆丁網先後工作五年後,2012年,不甘於平庸的徐明星再次創業,賣掉房子,投入兩百萬。當時,他感覺線下餐飲業和互聯網結合醞釀的機會,試圖在餐飲業O2O領域試試水溫。不過持續虧損幾個月之後,他發現自己對市場前景的判斷出現了錯誤,選擇了收手。“將O2O和追求性比價的生意規模化非常困難,利潤非常微薄。”


兩次獨自創業均告失敗,而且折戟沉沙損失不輕,如果是一般人早就難以承受了,但是徐明星仍然沒有放棄,前兩次創業經歷,他總是追趕每一個風口。但在遇到比特幣之前,徐明星卻一直是潮水回落時那個裸泳者。

抓住比特幣


比特幣的全球性擴散,終於給了徐明星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在看美劇《傲骨賢妻》第三季的時候,徐明星認識到了一個之前沒見過的詞:bitcoin,還記住了其中一句臺詞:bitcoin is the future,real is gonna change。


比特幣,比特幣,比特幣,從聽到這個詞的這一刻起,徐明星的人生軌跡徹底改變。


2012年,徐明星拉到500萬的天使投資,加上自己的100萬,在北京創立比特幣交易平臺OKCoin。3個月後,OKCoin 宣佈獲得A輪1000萬美元融資。


徐明星一手打造出一整套順滑的交易系統,讓所有數字貨幣玩家欣喜若狂,所帶來的收益就是OKCoin在國內快速擴張。徐明星也大膽的上線當年還不是那麼流行的新幣種——萊特幣,雙幣種的OKCoin很快成為除了當時除比特幣中國之外的較大平臺


但是很快監管風暴來襲,在2013年底,國家的五部委公告下達後,世界範圍內的虛擬貨幣交易市場(尤其是比特幣)異常恐慌,而中國比特幣由於擔心政策風險率先收取手續費,OKcoin也緊跟著收取,被用戶一番詬病。同時由於當時競爭對手的“免費策略”,徐明星在短暫的觀望之後,及時調整了公司的策略,也轉向了“交易免費”的路徑。


在2014年~2016年間,數字貨幣在全世界範圍內都處於低潮期,而徐明星的公司則一直獲得不錯的發展,甚至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OKCoin都是世界第一大的數字貨幣交易所,而關於徐明星的新聞也連續不斷。


由盛轉衰


OK一直都試圖進一步鞏固自己的地位,為此徐明星還專門拉攏了資深營銷經理何一、技術總監,在那個時候,是OKcoin的鼎盛時期,鐵三角發揮穩定,OK的交易系統比其他所有的交易所都更加人性化,卡頓和bug也遠低於其他交易所。

但是好景不長,趙長鵬很快離開了隊伍,何一過了一段時間後也離開。隨後趙長鵬和徐明星還爆發了著名的“撕逼之戰”,趙長鵬公開指責OK的交易系統安全隱患重重,徐明星的親戚掌管私鑰等等,而徐明星也毫不示弱,申斥趙長鵬偽造合同,技術水平低劣等等。


當口水戰逐漸平息,全球虛擬貨幣市場已經悄然進入了另一個局面,以ETH為代表的ICO融資,讓全世界為之瘋狂,徐明星的競爭對手如雨後春筍一般湧入市場,一個個新生的交易平臺,開始逐漸蠶食OK的既有市場。這個時候徐明星卻顯得格外保守,對比市場的瘋狂,他顯得十分冷靜,甚至表現出堅決的抵觸。


但是抵觸並不能阻擋市場潮流,ICO的發酵再次引來了國家的監管,OKCoin被迫關閉,改頭換面更名OKex轉戰海外。這時,往日出走的趙長鵬和何一,已經成立了幣安,在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內,成為了世界第一大交易所。而OKex卻仍遲遲不見起色,這時徐明星才回過味來,ICO是一波巨大的紅利,OK不可錯過,於是厲兵秣馬,開始和其他交易所一樣,開啟“上幣模式”。


在觀察市場一段時間後,OKEX推出了自己的平臺幣OKB,試圖重新迴歸交易所的第一梯隊,而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OK很快獲得大量關注。


徐明星甚至還和著名影星黃渤共進晚餐,宣傳數字貨幣理念。這頓晚宴讓幣圈內不少人都大跌眼鏡。


徐明星一邊經營著交易所,同時卻也保持著高度的政治敏銳,他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甚至在公司群內打出了“隨時準備將OK集團上交國家”的話語。


可是這句話不僅無人響應,而且還淪為幣圈內一句著名笑柄。

何去何從


人們總覺得無所謂,可其實那時徐明星和諸多其他交易所的領導,已經成為國家的“邊控對象”。徐明星也發表公開聲明“辭職”,想要脫離這種窘境。但是明眼人也都清楚,OK集團仍然牢牢的掌控在徐明星的手中,


直到最近,徐明星以“被維權”的對象步入人們的視野,人們這才意識到OK集團確實風雨飄搖。


這種動盪甚至波及了OK的股權構架,3月23日,巨人網絡以2850萬美元轉讓OK集團14%的股權。


而OK未來何去何從,徐明星究竟是獲得更高的事業成就,還是就此偃旗息鼓,甚至淪為階下囚?誰也不清楚。


但誰也無法否認,徐明星單就這幾年的一段人生經歷,確實活出了別人好幾輩子都沒有的精彩。


推薦關注公眾號

“幣圈大炮”

長按掃碼關注我們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