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歷史長河中回望 在歲月激流裡前行

央視新聞2018-03-18 14:16:22


“歷史是國家和人類的傳記。”托爾斯泰如是說。1945年9月2日,日本在停泊於東京灣的美國戰艦“密蘇里”號上籤署投降書,而9月3日則被設立為中國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從落後捱打,到抗爭探索,中華民族歷經磨難卻頑強屹立,堅定前行。今夜,我們站在屬於正義者的歷史座標上,再度回望半個多世紀前的那段烽火歲月……





戰火·凱歌

2016年9月3日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1週年紀念日,那段飽經滄桑,彪炳史冊的抗爭,是我們涅槃重生的新徵程……

△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 資料圖/新華社

那一晚徹底驚醒了整個民族



△九一八事變中 日軍裝甲車侵入瀋陽 資料圖/人民網

九月瀋陽。晚上10點多鐘,大東區北大營社區燈火通明。“80多年前的這個時候,北大營可不這樣。”左袖管空蕩蕩的孟淑珍老人酸楚不已地說。1931年9月18日22時許,日軍炸燬柳條湖附近的南滿鐵路,並誣陷中方所為,隨即炮轟北大營。“剛出門,就被日本機槍掃中,大姐當場死了,我的左胳膊被打中。”“九一八”永遠定格在了孟淑珍的記憶裡。


△七七事變 資料圖

“面對一萬餘人的日軍,20多萬東北軍奉行不抵抗政策。幾小時後,日軍就佔領了瀋陽,僅一週就侵佔了遼吉兩省。”中國近現代史史料學學會副會長王學清痛心地說,“4個多月後,相當於日本國土面積3.5倍的東北全部淪陷。”6年後的1937年7月7日夜,日本侵略者炮轟宛平城,製造了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就是這個烽煙籠罩盧溝曉月的夜晚,才終於徹底驚醒了一整個民族。


億兆一心 戰則必勝


△抗日戰爭 資料圖/新華網

九月北京。在豐臺區宛平城,八十多歲的鄭福來老人每天晚飯後總習慣到盧溝橋散步遛彎。“那天晚上炮彈就在我們家北房西邊爆炸,奶奶讓我頂著鍋蓋趕緊跑。”在北頭小樹林裡,鄭福來看見一排排遺體,“那個情景一直印在我的腦子裡。”


△第九戰區部隊收復平江戰鬥場景 資料圖/新華網

盧溝橋事變,是日本全面侵華戰爭的開始,也是中華民族全面抗戰的開端。生死存亡之際,終於形成了一個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華民族的民族意識在全體中國人中形成、覺醒,達到空前的程度。”中央黨校教授郭德宏說。


未惜頭顱新故國  甘將熱血沃中華

九月中原。在河南山王莊鎮楊莊村,65歲的李連鬆憶起20多年前和父親一起看電影的那個夜晚。當時打麥場上放《血戰臺兒莊》,年過六旬的李景洲在看到殊死肉搏的場景時,突然失聲痛哭。“那天過後,鄉親們才知道父親參加了臺兒莊戰役,也是所在連隊僅活下來的幾個士兵之一。”李連鬆說。


△臺兒莊戰役 資料圖/新華網

“8年全面抗戰,中國敵後戰場和正面戰場共進行重大戰役200餘次,大小戰鬥近20萬次,殲滅日軍154萬餘人,約佔日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死傷人數的70%。”國防大學教授舒健說,“中國傷亡3500餘萬人中,有3000餘萬為平民。”


勠力同心 安危與共


△"八·一三"事變後 上海市民逃難情形 資料圖/日本侵華圖片史料集

九月倫敦。牛津大學教授拉納·米特的《被遺忘的盟友:中國的二戰》於2013年9月出版。“中國那場艱苦卓絕的戰爭,不僅是為了國家尊嚴和生存,還為了所有同盟國的勝利。”拉納·米特說,“在那場戰爭中,東西方一起抗擊了有史以來最黑暗的力量。”


△白求恩救助傷員 資料圖

“中國人民的英勇作戰,打亂了日軍‘北進’‘南進’計劃,支持了太平洋戰場上英美聯軍的作戰,也在一定程度上幫助蘇聯贏得了蘇德戰場上的勝利。”國防大學孟祥青如是說。而在抗戰爆發後,中國也得到了國際友人和團體的支援。


鳳凰涅槃 浴火重生


△1945年9月2日,東京灣密蘇里號軍艦上日本投降儀式 資料圖

九月南京。黃浦路上,一個高牆環繞的大院。當年侵華日軍正是在大院的一座禮堂裡,正式簽訂了投降書。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以“終戰詔書”的形式宣佈無條件投降。


△1945年9月9日,中國戰區日軍投降簽字儀式在南京舉行 資料圖/新華社

9月2日,在停泊於東京灣的美國戰艦“密蘇里”號上,包括中國在內的9個受降國接受了日本簽署的投降書;隨後9月3日被設立為中國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同年9月9日,南京這個曾慘遭日軍屠城的六朝古都,終於親眼見證了侵略者最後的低頭:中國在南京正式接受日本投降。




天地英雄氣  千秋上凜然


巴頓說:“戰爭會造就英雄豪傑,會盪滌一切汙泥濁水。所有的人都害怕戰爭。然而,懦夫只是那些讓自己的恐懼戰勝了責任感的人。責任感是大丈夫氣概的精華。”那些英勇就義的先烈,是永不能忘的祭奠。


英雄悲歌 氣吞山河
楊靖宇


(1905—1940)

原名馬尚德,河南確山人,東北抗日聯軍創建人和領導人。九一八事變後,歷任中共哈爾濱市委書記兼滿洲省委軍委代理書記、東北抗日聯軍第1軍軍長、第一路軍總司令等職務。率部長期轉戰東南滿大地,配合了全國的抗日戰爭。1940年2月23日,他在冰天雪地,彈盡糧絕的情況下孤身與日偽軍周旋數日後,壯烈犧牲。


 慷慨赴死 從容赴難
張自忠


(1891—1940)

山東臨清人,1916年入馮玉祥部。1933年長城抗戰中在喜峰口前線重創日軍;1938年參加徐州會戰和臺兒莊戰役,取得大捷;9月參加武漢保衛戰,在河南潢川地區阻擊日軍12天……1940年在湖北“棗宜戰役”中,這位曾指揮部隊擊潰有“鐵軍”之稱的日軍板垣師團的抗日名將,在身中5槍、1刀、1炮後壯烈殉國,成為犧牲在抗戰前線官階最高的將領。


珠河血跡史千秋
趙一曼


(1905—1936)

原名李坤泰,四川宜賓人。1927年赴蘇聯學習,次年回國後在宜昌、南昌和上海等地參加黨的祕密工作。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赴東北地區抗戰。1935年11月,為掩護部隊突圍,負傷被俘,在獄中受盡酷刑折磨,堅貞不屈。1936年8月2日,她在臨刑時高唱《紅旗歌》,英勇就義。


馬革裹屍以報國
佟麟閣


(1892-1937)

原名佟凌閣,河北保定人。中華民國軍事將領,馮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是中國在抗日戰爭中殉國的第一位高級將領。盧溝橋爭奪戰打響後,他慷慨陳詞:“國家多難,軍人應當馬革裹屍,以死報國。”誓與盧溝橋共存亡。1937年7月28日,日軍向北平發動總攻,進犯南苑,他帶傷率部激戰,壯烈殉國。


英名永在 一世忠魂
彭雪楓


(1907—1944)

河南鎮平人,中國工農紅軍和新四軍高級指揮員。全國抗戰爆發後,歷任八路軍總部參謀處處長、新四軍遊擊支隊司令員、淮北軍區司令員等職,率部創建了豫皖蘇抗日民主根據地,先後取得1942年冬季淮北反“掃蕩”和山頭子戰役的勝利。1944年9月11日,在河南夏邑八里莊指揮作戰時犧牲,是抗日戰爭中新四軍犧牲的最高將領。


只剩一人也要守住陣地
郝夢齡


(1898—1937)

河北藁城人,1926年跟隨魏益三歸屬馮玉祥的國民軍,歷任第四軍第二師師長、國民革命軍第五十四師師長、第9軍軍長、陸軍上將(死後追授)等職務。1937正在去四川陸大的郝夢齡在得知盧溝橋事變後,立即自重慶返回部隊,請求北上抗日。同年10月16日,在山西大白水前線忻口會戰中壯烈殉國,是抗戰中犧牲的第一位軍長。


殷憂啟聖,多難興邦。我們在歷史的長河中回望,在歲月的激流裡前行。




文/綜合新華網、網絡

 圖/除標註外,均來自網絡,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更多新聞





銘記歷史 緬懷先烈 

本期監製/唐怡 主編/侯振海 編輯/李嘉歡

閱讀原文

TAGS:馮玉祥中國東北抗日聯軍日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