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一場犧牲身體的化蝶之旅

拾文化顧芸逐2018-03-14 06:23:23

文轉載自公眾號顧芸逐

(ID:aguayi)


化君說:


美與醜,到底有多麼重要?能讓女孩子心甘情願地躺在手術檯上,忍受刀割與針線。

皮相迷惑人眼。直視鏡子裡的自己,比想象中要難得多。


 01 



兩個月前認識了97年的小姑娘小邱,小邱生得眼大鼻挺,嫩白可人,說話又機靈討巧,十分招人喜歡。她那段時間來找工作,在上海呆了半個多月,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然後就回家了。我向來人情淡薄,不太主動與人聯絡,之後也就再沒小邱的消息。

 

前些天小邱突然在微信上跟我說,她又要來上海了,到時候一起玩。


我問她,你過來玩嗎?現在上海很熱。


她神神祕祕地說不是哦,但又沒告訴我是什麼事情。我便也沒再主動問起。


小邱熟門熟路來到白羊這家青旅。之前認識的熟人都以為她又是來找工作的,但小邱說自己現在在廈門的工作很順利,她來上海是有別的事。


她來後的第二天下午,我從外面回來進屋,看見對門床上躺著個臉上纏著繃帶和管子的人,我嚇了一大跳,以為是小邱走了,又來了新來的客人。一問白羊,就是小邱,我嚇得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故,旁邊有個妹子說,“她好像是去做了整形手術吧。”

 

那時小邱睡著了,整個臉腫得有些浮誇,雙眼圈完全青紫,鼻子上纏紗布,左臉還掛著個注射器,裝著從鼻腔裡流出來的血液。六月伏天的天氣,屋子裡沒有開空調,小邱身上還蓋著厚厚的冬被(聽人說她喊冷,特意加了冬被),當時光線不太好,著實把我生生嚇了一大跳。

 

我前面說過,小邱本人其實長得已經很漂亮的一個小姑娘了。那一晚,我在她因手術後鼻塞而導致呼吸不暢的打呼聲中輾轉了一整晚直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睡著。我實在不明白,那麼漂亮的一個小姑娘呀,我嚴重懷疑我的審美已經跟不上年輕人了。

 

我第二天早上是被小邱打電話的聲音吵醒的,她正在跟一個朋友吐槽自己的艱辛:“我跟你講哦,其他人做了手術都是男朋友陪著的,做完手術有男朋友照顧,我超級羨慕的,我都沒有人照顧我,我也想有個男朋友照顧我,我認識的一個網紅也來整容,都是她男朋友陪她來哎……”


“他們說我鼻子不好看啊,會妨礙夫運,我覺得我到現在都沒有找到男朋友都是因為鼻子的關係……”


“我等恢復了就回去,然後就去健身,等我瘦下來就去找個男朋友……”

 

小邱取了耳軟骨墊鼻子,手術費打折後三萬八千多,她分12期付清,每個月還款三千多一點。她現在在廈門一家外貿公司做客服,月薪四千五。公司不提供食宿。我大概很長一段時間都會記得一臉青腫得沒個人樣的小邱跟我說,“真的,跟他們比起來,我這個鼻綜合只是個小手術。”


小邱在青旅的床上躺了八天,因為手術的緣故,不能洗澡洗頭,每日自己去廚房煮點粥喝。她用這一個禮拜,躺在床上看完了42集《我的前半生》和67集的《楚喬傳》。我每天回來看她都還躺著,只覺得十分艱辛難受,但轉念又想,也許她熬過這段辛苦的日子就一切都會變得很好起來,一切都值得吧。像是在期待破繭重生的蝴蝶。

 

 02 



我見過整形手術做得不太成功的人並不算多,但阿青姐是其中之一。

 

一開始認識阿青姐時,我只覺得她人高且瘦,長得又很漂亮,唯一的遺憾是她本來眼睛就挺大,化妝後戴了美瞳,眼睛顯得大而無神,人也缺乏了些靈氣。

 

後來熟悉之後,有次我誇她眼睛很大,她爽快利落的告訴我:“其實我雙眼皮是割的,但失敗了,所以你看完眼睛現在blablabla~”我當時十分吃驚於她的坦誠,畢竟大多數做過整形的人都不太願意承認自己不是天然美,我問她,“你原來是單眼皮嗎?”她說,“不,我原來也是雙眼皮。”


 “當時年紀小作嘛,看到身邊好多朋友都有做微整形便想也去試試,結果一試就出問題了。”

“你看我這個鼻子也是微調過的,不過我只打了玻尿酸,所以現在看起來還有點不自然,現在已經一年多了,還過兩年玻尿酸都吸收了就和原來一樣了。”

“我現在好後悔的,我眼睛現在必須化濃妝才會顯得自然點。”

“做手術的醫院和醫生朋友去做過嘛,效果什麼都挺好的,然後才介紹我去的。”

“這已經是修復了三次的狀態了,醫生說現在這樣的狀態已經是最好的了,我再等過幾年吧,那時候肯定有新的技術出來,到時候再看有什麼辦法可以再修復得好一點。”

“我現在看到誰想去做整形都儘量勸他們不去,要去也一定要找靠譜的醫院和醫生,我就是個失敗的案例,我之前見過大手術失敗的,真的是…我這個只是個小手術。”

……


以上那些內容都是阿青姐那天零零碎碎與我說過的話。後來她還說了許多,意思都相差不多,整形固然是看似很美好的事情,風險和行業的水準參差不齊,未必真正值得拿自己的健康的身體去做這個賭注。

 

我已經認識好幾個像阿青姐這樣的姑娘,原本是雙眼皮又去割雙眼皮,結果割完之後卻都反而不如先前自然好看。


其中我有個同學,原本也是個雙眼皮大眼睛的姑娘,後來不知怎麼又去割了雙眼皮加開了眼角,我與那同學關係並不親密,畢業時也沒互加微信,後來無意間在其他同學那裡看到她的照片,我愣是沒有認出她來。原本剛剛好的眼睛做了微整形之後,眼睛大得有些突兀,臉也失去了辨識度。

 

在某些事情上,過則成賢聖,但有些事情上,過猶不及。


 03 



我的朋友圈裡,有一小部分人是屬於彩虹族群


不知為何,我認識的彩虹族朋友們,大多是對生活質量要求比一般人更高一些的人,藝術且小資。他們感知美的能力略高一些,對美的要求也隨之高一些。


他們大多生活精緻,會拍文藝好看的圖片,寫煽情動人的文章,即使住著租來的房子也是文藝氣息滿滿的。這樣的一群人,似乎理論上來說也應該有一副精緻的容顏。當然他們中間也確實是這樣的,顏值都是走在人群裡讓人忍不住要多回頭看幾眼那種。

 

當然,這其中純天然的有,但化妝的技術和微整形也是功不可沒。

 

川西是個gay,也是我所認識在整形上動得最多的人之一。他一心希望自己有一張小清新的弱受臉,無奈天生長了一張扁平的冬瓜臉。


他從15年開始,前前後後做了近十次手術,動了鼻子、嘴、臉、額頭,但沒有動過眼睛。川西是單眼皮,眼睛不大不小,很普通,並無驚豔之處,我們一直以為他會像大多數人那樣割雙眼皮開眼角的,就連醫生都數次建議他割個XX的雙眼皮,他都一一拒絕了。

 

“我真的很喜歡我眼睛啊!”川西說,“我要整形的只是我不喜歡的部分,又不是別人不喜歡的部分。”

 

原來整形還有這麼高深的人生哲學啊。

 

 04 



認識一個做醫療美容的姐姐,開了個工作室,手下有三四個員工,她最大的喜好就是逢人便給人分析:誰需要割雙眼皮,誰需要打水光針,需要激光祛斑祛痘印,需要豐脣,需要墊鼻子……而她自己,一臉痘坑和雀斑,單眼皮小眼睛。

 

我並不排斥整形,但這前提是基於安全和剛需的基礎上。在完全確定醫院和醫生都安全可靠的前提下,身體和麵容的病理和殘疾所困擾,又或者災禍意外毀容去需要修復。


如果只是因為覺得明星或網紅好看就心動也想去整容,又或是像小邱那樣想要整形改變命運,阿青姐那般因身邊人都整形而去嘗新鮮,這恐怕並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情。

 

每次看到整形失敗的新聞時,都難免覺得膽戰心驚。當你青春健康,身體無恙,這已比許多人幸運,非要去拷貝一張毫無辨識度的網紅臉,也許真的是美,但也許真的並不如你想象中那麼美。


有人把整容當成一個改變人生的機會,似乎整容如同鯉魚躍龍門,跨過去便一切都是夢中期待般美好。對整形後生活的過度期待,即使對風險和日後並不可能發生的改變都心知肚明卻依然心存僥倖,以為自己是在滿足自己的慾望給自己更好的生活,但事實上,更多人的審美與認知只是在時下的整形風潮所綁架,“活在當下”觀念和諸多因素的印象,導致自身獨立思考和判斷力的缺失。


在理智與情感、主觀與客觀上認識和感知世界的存在沒有獨立的能力,這會讓你選擇趨同大眾,“群眾的眼光是雪亮的”,以為大眾追逐的東西就是好的。我更相信,一個三觀獨立的人,不是社會流行什麼就接受什麼,而是有思考的接納。更多時候,群眾的眼光並不雪亮,而是盲目的。認真審視自己的三觀和慾望並非不必要之事。


但凡如果你認為整形不算一樁不值一提的小事,那在考慮整形的時候,清醒而理智地做這個決定就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靜下心來問問自己:我整形的緣由是什麼?我真的需要嗎?我可以承擔最壞的結果嗎?我真正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當我發現自己眼角的細紋越來越重的時,我曾產生過一絲恐慌。


每個生命都是從生到死,由盛到衰,再美麗的容顏和身軀,終究都會日漸衰老直至消亡,這是無法改變的事。比起臉上的皺紋,我更害怕自己成為一個內在貧瘠空虛的人。我希望我的老年生活裡,除了兒女和鍋碗瓢盆的生活瑣碎之外,並不是只在坐著等待死亡的召喚。

 

大概我確實是個不合時宜的人,對許多流行和大眾熱衷的東西我都興致寥寥。人生難以什麼都攢到手裡的,得到與失去之間會在冥冥中保持平衡法則,若真有錦上添花,那必是在內心與靈魂上的功夫,它們不會歲月更迭而消逝。

 

“你的靈魂站不穩,身體才容易鬆弛。”比起整容,我更關心你怎麼認知你的內心。


比起衰老,更可怕的是除了身外之物,你的靈魂無所傍依。


作者簡介:

顧芸逐,

一個最近沉哲學不能自拔的偏頭痛少女。


END -


閱讀原文

TAGS:小邱整形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