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銀監會保監會合並,萬字長文盤點保監會跌宕20年

慧保天下慧保天下2018-03-14 01:44:09

2018年3月13日,中國保險業再度迎來重要的命運轉折點,傳聞已久的提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審議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議案為媒體所披露,根據報道,國務院擬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將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職責整合,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為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

 

同時擬將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和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擬訂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劃入中國人民銀行。

 

自1998年11月開啟的保險分業監管20年,或將畫上句號。

又是一個春天的故事。40年前的那個春天確實溫暖如春,這個春天卻讓人有些五味雜陳……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保監會是個年輕的監管機構,然而短短二十年來,保險業的崛起、低沉、規範、失序、狂熱、蕭冷,都與這個年輕的機構密切相關。

 

保險公司的種種宣傳中不吝對創業的讚美,其實,保監會的成長亦是一種創業,從幾乎白紙一片中摸索監管門道,從麾下只有寥寥幾家主體到門楣天下,從金融業小不點到能夠進入國家政策法眼的三駕馬車之一,其中篳路藍縷唯有局內人方知。

 

然而不能否認的是,保險業為外界所詬病的種種弊端,背後亦有監管之責。發展與質量,規範與利益,競爭與自律,握緊與放手,如烹小鮮一般的制衡,容不得當權者半點放鬆。


過往滄海桑田,有機緣巧合,亦有人為掌控,外界早有諸多解讀,本文無意再去評價是非對錯,而縱觀起落浮沉,恐怕唯有兩個字可以解釋一切,時代。

 

如同虛擬經濟依生於實體經濟,學術和實務都表明,保險業的發展離不開經濟社會的需求,時代之勢決定了保險業的發展方向,無論是做大做強,還是迴歸本源,背後都是時代的呼喚,過於關注自身利益而忽視大局,註定會因小失大。

 

經濟,金融,乃至保險的發展,似乎都離不開週期二字,而保監會執掌下的行業,不僅經歷了發展和效益的週期,更經歷了與市場需求和政策號召契合的週期,在這個世界矚目的新興市場中,後者的週期顯得更為重要。回首保監會二十年來,尤其是近兩年之磨礪,想必對週期二字有更深之領悟。

 

二十年轉瞬而逝,這一段不可替代的中國保險史,保監會是最重要的執筆者,無論過程怎樣,保險業終究是脫胎換骨。而近期來密集發佈的政策,似乎昭示著監管者欲在最後盡力收官的期望。

 

下一段歷史,或將更換執筆人,但保監會這個二十歲的創業者的精神,終會有傳承下去的部分。新時代浪潮已至,保險業也面臨著新的使命。草樹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鬥芳菲,新掌門下的門派,總會新陳代謝,蓬勃輝發,新俠客在老俠客肩膀下,研習出更加出神入化之招式——只要是正道之武功,都會受到江湖的歡迎。


2018年3月13日,在這個值得記錄的時點上,保險行業深度觀察者『慧保天下』和你們一起回顧保監會跌宕20年,紀念我們共同的過去。


1998年 正式成立

1997年席捲亞洲的金融危機給尚稚嫩的中國金融業敲響了警鐘,在當年舉辦的第一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確立了金融分業監管機制。基於此,定位為國務院直屬副部級事業單位的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於1998年11月18日正式成立,開啟了中國保險業的專業監管時代。

 

最初保監會只有100名編制,分別來自中國人民銀行、中保集團、國家衛計委和財政部;下設辦公室、政策法規部、財務會計部、財產保險監管部、人身保險監管部、保險中介業務監管部、國際部和人事教育部8個主要業務部門,另設有機關黨委。

 

時任中國人民保險(集團)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黨組書記馬永偉出任保監會首任主席。吳定富、    唐運祥、馮曉增擔任副主席。

 

當年的保險業還只是快速發展的早期,截至1997年底,市場上的中資保險公司也不過13家,外資保險機構9家,總保費收入也剛剛突破千億大關,一切都還有待更大風口的來臨。


1999年  統一壽險預定利率

成立第一年,保監會就迎來了重大考驗,從1996年5月到1999年6月,人民銀行7次下調利率,1年期存款利率從10.98%下降到2.25%,給當時主推固定利率產品的中國壽險業帶來天量利差損。情況危急,6月,保監會發布《關於調整壽險保單預定利率的緊急通知》要求各人壽保險公司降低壽險保單預定利率,從5.5%下調至2.5%,壽險產品預定利率進入大一統時代。

 

保監會於4月也開始著手整頓車險市場,全國車險市場實行統一監製、統一費率、統一條款的機動車輛新保單。

 

保險資金運用在1999年也獲得重大突破,10月,《保險公司投資證券投資基金管理暫行辦法》發佈,允許保險公司通過投資證券投資基金間接進入證券市場。


2000年  理財型產品崛起

到2000年底,全國保險監管組織體系初步建立,在31個省市設立了保監派出機構。

 

11月,中國保險行業協會亦正式宣告成立,保險公司負責人簽署《中國保險行業公約》承諾按照規定條款和浮動費率經營業務。

 

中國加入WTO前夜,保監會積極備戰,對外開放逐步擴大,一年時間批覆8張保險牌照(4張合資牌照,另外4張則只是允許其與外資組建合資壽險公司)。與此同時,批設經紀公司8家,專業代理公司33家,保險公估公司3家,保險中介市場主體框架初步形成。

 

壽險預定利率大一統,壽險公司轉求浮動利率產品,投資連結保險、分紅保險、萬能保險被引進中國市場,並得到監管放行。


2001年  加入WTO

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WTO,對保險業做出“高水平、寬領域、分階段開放”的承諾。這一年,國務院頒佈《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保監會也公佈了保險業加入WTO的承諾。

 

9月,中國保監會發出《關於在廣東省進行機動車輛保險費率改革試點的通知》,開始了國內第一次車險費改試點。

 

監管著力規範中介市場,於年末印發《保險公估機構管理規定》、《保險代理機構管理規定》和《保險經紀公司管理規定》。

 

償付能力監管在這一年也邁出實質性步伐, 《保險公司最低償付能力及監管指標管理規定》發佈,這是我國第一部比較系統、全面的關於償付能力監管的保險規章。


2002年  吳定富時代

當年,中國共產黨十六大召開,保險業進入加入WTO後對外開放過渡期,《保險法》修訂工作結束,國有保險公司改革也全面展開,老人保以及中國人壽的股改方案獲得國務院批准,太平、華泰、平安等則分別引入海外戰略投資者。

 

與此同時,保監會共批准6家外國保險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批准16個外資保險公司營業機構正式開業,對外開放城市也從上海、廣州擴大到了深圳、大連和佛山。

 

10月,根據入世承諾,保監會對法定再保險的比例進行了相應調整,規定自2003年1月1日起逐年降低,直至取消法定分保。

 

12月,保監會正式宣佈全面實施車險費改,之前由保監會統一制定的現行車險條款費率則全部停止使用。

 

馬永偉退休,副主席吳定富接任,開始了長達九年時間保監會主席生涯。吳小平、魏迎寧、李克穆也在當年當選保監會副主席。2002年底,保監會新一屆領導果斷提出,當前保險業的主要矛盾是迅速成長的國民經濟對保險業的需求與保險業自身發展水平滯後的矛盾,“加快發展”“做大做強”成為行業發展目標。


2003年  做大做強

圍繞2002年底提出的“做大做強”的要求,保監會在2003年出臺一系列加快發展的措施:

 

推進條款費率管理制度改革,車險費改在全國範圍內推開。

 

放寬中資保險公司分支機構經營區域,規定凡在省、自治區、直轄市設有分支機構的,可以通過專業保險中介公司或者設立營銷服務部的方式在該行政轄區內開展業務;

 

放寬保險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限制;

 

拓寬保險資金運用渠道,保險公司投資企業債券的範圍由4個行業擴大到所有AA級以上的企業債券,投資比例由不超過總資產的10%提高到20%;

 

增加經營主體,支持股份制保險公司發展服務網點,把保險中介機構審批納入日常工作程序,全年共批設保險公司分支機構316個,保險專業中介機構922家。

 

得益於一系列政策以及當年9%以上的GDP增速,2003年保險行業總資產9122.84億元,同比增長41.45%。同樣值得注意的是,險企改制也在當年取得實質性進展,人保以及國壽順利實現掛牌上市。


2004年  保險資金獲准直接入市

年初,保監會駐各地派出機構統一更名為“保監局”,除原有31個派出機構更名外,還新設立了大連、青島、寧波、廈門4個計劃單列市及西藏自治區保監局。

 

保險業在這一年中大擴容,總資產突破1萬億大關。保監會塵封8年的中資保險公司審批大印重新開啟,在提交的30餘份申請中,最終獲准籌建的共有18家新設獨立中資保險公司,即所謂“8+3+7”(8家壽險、3家健康險、7家財產險)。此外,保險業履行我國加入WTO時的承諾,全面對外開放,向外資保險公司開啟大門。

 

保監會加大對於保單規範化的管理力度,重拳整治“地下保單”;同時,下發《推進人身保險條款通俗化工作指導意見》,隨後,首張經過“通俗化改良”的保單面世;此外,還下發了《關於加強航空意外傷害保險市場管理的緊急通知》,要求航意險實行電子出單,手工保單成為歷史。

 

在投、融資方面,保監會和證監會聯合發佈《保險機構投資者股票投資管理暫行辦法》,開始放開投資渠道,保險資金獲准直接入市;同時保監會出臺了《保險公司次級定期債務管理暫行辦法》,險企融資多了一個新渠道。


2005年  22家新公司開業

險企設立熱潮再度出現,2005年共有22家新公司開業,到年底時,全國共有保險公司93家。

 

市場大擴容的同時,監管不斷完善監管制度體系,《再保險業務管理規定》和《人身保險保單標準化工作指引》相繼出臺;建立風險責任追究制度,制定了《國有保險公司重大案件領導責任追究規定》和《中國保監會保險監管問責制試行辦法》;頒佈《保險外匯資金境外運用管理暫行辦法實施細則》,標誌著保險外匯資金境外運用步入實質性操作階段。

 

曾經的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被廢止,保監會制定《財產保險公司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管理辦法》,根據人保、平安、太保三家保險公司上報的A/B/C三套商業車險條款,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統一下發了商業機動車保險A/B/C三套行業條款,供險企選擇使用。

 

2005年實現保費收入4927.33億元,是2002年的2.4倍,其中,財產險和人身險分別實現保費收入1229.86億元和3697.48億元。


2006年  又快又好

在年初召開的全國保險監管工作會議上,時任保監會主席吳定富為當年的發展定調,指出,當時國際國內形勢的發展變化要求保險業必須又快又好地發展。

 

2006年6月26日,《國務院關於保險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國十條)正式頒佈,業內高呼“春天來到了”。

 

從此,一系列政策紛至沓來: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交強險制度於7月1日正式實施,極大促進車險發展;《健康保險管理辦法》在這一年審議通過,對規範和推動健康保險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保險公司治理結構監管的基本制度框架初步建立,監管發佈了《關於規範保險公司治理結構的指導意見(試行)》,並研究制定《保險公司合規管理指引》等配套制度。

 

2006年,行業累計實現5641億元保費收入,其中財產險的增速要遠遠高於人身險,財產險保費收入1580億元,同比增長23.36%,而人身險保費收入4061億元,同比增長僅11.38%。


2007年  投資收益率創歷史最好水平

“速度、效益、誠信、規範”是2007年全國保險工作會議中對保險業發展提出的要求,大牛市背景下,推動行業在這一年持續高速發展,全年實現保費收入7035.8億元,同比增長25%,其中,財險保費收入同比增長32.6%,壽險保費收入4463.8億元,同比增長24.5%。

 

人身險方面,保監會發布《投資連結保險精算規定》,隨著國內外股市持續走牛,投連險再度掀起熱潮;財產險方面,保監會發布《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費率浮動暫行辦法》,交強險最終普遍實行。

 

在資金運用方面,保監會協同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發佈了《保險資金境外投資管理暫行辦法》,允許保險機構運用自有外匯或購匯進行境外投資,保險系境外代客理財(QDII)正式揚帆起航;同時,逐漸放款保險資金在股票市場上的投資渠道。保險資金運用餘額2.7萬億元,收益超過前五年的總和,達到2791.7億元,投資收益率為歷史最好水平。


2008年  金融危機

全球金融危機全面爆發嚴重影響行業投資收益率,前期熱銷的投資型保險產品由於銷售誤導等原因招致集中投訴和退保潮,壽險公司償付能力不足成為了這一年最大的風險。

 

防範化解償付能力不足風險,成為這一年的監管重點,保監會連發文件強調行業風險因素和隱患,其中,《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管理規定》首次明確提出在保險業內實行分類監管。

 

財險方面,市場惡性競爭加劇,再加上汶川地震、南方冰凍等自然災害事件導致賠付高企,財險行業全面虧損。為整治市場亂象,保監會發布了影響深遠的70號文,即《中國保監會關於進一步規範財產保險市場秩序工作方案》,嚴控市場亂象。

 

中國保險保障基金有限責任公司在這一年正式掛牌成立,意味著規模已超過100億的保險保障基金開始走上市場化運作道路。

 

由於上半年理財型產品的熱銷,2008年人身險保費收入依舊實現高達48.26%的同比增速,合計達到4949億元;財產險增速驟降,只有2086億元,同比增長17.24%;行業合計實現保費收入7035億元,同比增長高達39.06%。


2009年  結構調整年

金融危機下理財型人身險所引發的危機依舊曆歷在目,藉助新《保險法》的實施之勢,保監會將這一年定調為結構調整年。

 

壽險方面,為推動行業迴歸保障,保監會發布了《關於加快業務結構調整、進一步發揮保險保障功能的指導性意見》,同時,重拳規範銀保市場,使得個人代理渠道重回壽險第一大渠道,保障類業務佔比上升,期繳業務增速超過躉交業務。

 

隨著2008年70號文的推進下市場秩序的整治,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帶來大批基礎設施建設項目,財產險行業保費收入開始扭轉虧勢。

 

房地產市場持續火爆,保監會公佈了《保險資金運用管理暫行辦法(草案)》,規定保險資金可以從事不動產投資,進一步拓寬保險資金的投資渠道。

 

這一年,國內保險保費收入首度突破萬億大關,人身險實現保費收入7338億元,同比增速僅10.99%;財產險保費收入2446億元,同比增長13.83%。


2010年  銀保新規取消駐點銷售

調整仍在繼續,轉變發展方式,成為當年行業發展主題,保險監管的主要精力也由市場建設向市場監管轉變。

 

人身險方面繼續以整治銷售誤導和規範銀保業務為重點,年末,《中國銀監會關於進一步加強商業銀行合規銷售與風險管理的通知》發佈,取消駐點銷售,並規定每個銀行網點最多隻能代理三家保險公司的產品。

 

財產險方面以提高數據真實性和規範車險市場為重點,繼續深入落實70號文,把費用率、賠付率、費率(“三率”)作為監管重點關注指標,規範市場秩序,使得5年來國內財險產行業首次實現全面承保盈利。

 

投資方面則密集出臺了包括《保險資金投資不動產暫行辦法》在內的一系列新政密,至此,保險資金在實戰層面已經打通了全部投資渠道。

 

這一年,保險業總資產首度突破5萬億大關,其中全國保費收入1.47萬億元,同比增長33%。其中,財產險保費收入3894億元,同比增長35%;人身險保費收入1.08萬億元,同比增長31%。


2011年  項俊波就任第三任保監會主席

年初,吳定富主持召開其任內的最後一次全國保險監管工作會議,指出行業2011年的主要任務是“轉方式、促規範、防風險、穩增長”。

 

人身險方面,保監會與銀監會聯合發佈《商業銀行代理保險業務監管指引》,繼續對銀保渠道進行規範,疊加2010年末的銀保新規,銀保渠道備受衝擊,行業發展陷入低迷。

 

與此同時,由於2011年保險業開始新實施的會計準則,萬能險以及投連險中進入投資賬戶的保費收入不能再計入保費收入,而分紅險受影響較小,保險公司紛紛調整產品策略,擴大分紅險、傳統險比重,收縮萬能險佔比。

 

財險方面,因“高保低賠”“無責不賠”等霸王條款問題,遭受央視“每週質量調查報告”的連番質疑,監管因此重啟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研究。

 

10月,吳定富正式退休,原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項俊波就任保監會主席、黨委書記,原保監會主席助理陳文輝升任副主席。同月,中國保監會保險消費者權益保護局正式成立,消費者權益保護被提上保險監管的重要議事日程。


2012年  險資13條出爐

人身險業持續低迷,而同時,這一年,利率市場化的金融改革背景下,金融混業的趨勢幾乎是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席捲而來。

 

6月11日-12日,保監會組織召開“保險投資改革創新閉門討論會”商議十餘項保險投資新政(徵求意見稿)一個月後,險資新政13條開始相繼發佈,保險資金可以投資的渠道基本上全部放開。

 

項俊波表示,保監會要“跳出保險看保險”,保險不只是賣保險,不能只見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只有放眼經濟發展的大局,才能找準保險的位置。

 

原廣東保監局局長黃洪也在這一年奉調入京,出任保監會主席助理兼壽險部主任。

 

財產險方面,修改之後的《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關於加強機動車輛商業保險條款費率管理的通知》發佈,有條件放開商車條款費率,同時廢除無責不賠,高保低賠等所謂霸王條款。

 

償二代建設起步,保監會發布了《中國第二代償付能力監管制度體系建設規劃》,明確提出用3-5年時間建成第二代償付能力監管制度體系。


2013年  人身險產品費率市場化改革啟幕

2013年,原保監會主席助理黃洪昇任副主席。

 

新一輪的保費盛宴也從這一年真正啟幕。在2012年喊出保險資金運用市場化改革口號後,塵封十幾年的人身險定價利率改革終於正式破冰,保監會向各人身保險公司下發《關於開展人身保險費率政策改革試點的意見》,決定分三步走,逐步實施人身險費率市場化改革,並於當年8月,率先實施普通型人身保險費率政策改革,延續十幾年的2.5%的預定利率上限就此被打破。

 

這一年保監會每月公佈的人身保險公司原保險保費收入表多了兩個新名詞:“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投連險獨立賬戶新增交費”。之後,一系列資產驅動負債型險企開始嶄露頭角。

 

同年,保監會正式發佈“償二代”整體框架,提出第二代保險監管的頂層設計;首個全國保險公眾宣傳日啟動,並定於每年7月8日開展;出臺首個《關於自保公司監管有關問題的通知》,劃定自保公司設立門檻……


2014年  新國十條來了

對於保險業來說意義非凡,國務院發佈了《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現代保險服務業的若干意見》(新“國十條”),宣稱保險業的大發展從“行業意願上升到了國家意志”。保險業迎來了最好的發展時期,2014年全年的保費收入已經突破2萬億,行業的總資產已經突破10萬億。

 

隨著理財型產品的高速發展,資產驅動負債型險企保費規模激增,跟風者無數。保監會於年初出臺了第一份高現價監管規定——《關於規範高現金價值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對經營險企進行限制。

 

同年發佈的還有史上“最嚴”銀保新規——《關於進一步規範商業銀行代理保險業務銷售行為的通知》,針對要求建立投保人需求與風險承受能力評估制度,根據評估結果推薦保險產品,對特定人群提出保護措施,包括城鄉低收入居民和老年人群。

 

《中國保監會關於加強和改進保險資金運用比例監管的通知》於2月正式下發,設立大類資產監管比例,進一步放寬保險資金運用。


2015年  寶萬之爭

在這一年,人身險費率市場化改革終於在萬能險、分紅險的費率市場化改革後正式收官,至此,人身險費率市場化的機制已經初步形成;疊加前期險資投資渠道的不斷放寬,萬能險在這一年迎來井噴,僅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一項就達到7646.56億元,同比增長95.23%。

 

在獲得更多保費收入的同時,為提升投資收益率,險資大量投向A股市場藍籌股,銀行股、地產股尤其受到青睞,一時間成為資本市場最受關注的機構投資者。也正是由於過於激進的投資,這一年年底寶萬大戰爆發,引發了輿論對於保險行業乃至萬能險產品的空前質疑,甚至成為監管政策轉變的重要導火索。

 

新一輪的商車費改也正是在2015年中開始試點,並於當年末進一步擴大試點範圍伴隨著上半年牛市的來臨,險資在這一年在資本市場大顯身手,全行業投資收益率高達7.56%。當然,險資的頻頻舉牌也使得保險行業名聲大噪,“寶萬之爭”將行業推上風口浪尖。

 

2015年8月18日保監會下發《個人稅收優惠型健康保險業務管理暫地辦法》後,12月11日,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保監會三部委聯合發佈《關於實施商業健康保險個人所得稅政策試點的通知》將於2016年初開始實施。同年,《互聯網保險業務管理暫行辦法》發佈,繼眾安之後,又有三家互聯網保險公司獲批。


2016年  保險姓保,監管姓監

“寶萬之爭”所引發的巨大的爭議,終於還是引發了監管的高度關注,這一年,保監會先後發佈《關於規範中短存續期人身保險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中國保監會關於進一步完善人身保險精算制度有關事項的通知》、《關於強化人身保險產品監管工作的通知》三份文件強力收緊中短存續期業務。

 

對於保險資金運用也進一步規範,先後發佈《保險公司資金運用信息披露準則第4號:大額未上市股權和大額不動產投資》、《關於進一步加強保險公司關聯交易信息披露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等。

 

更重要的是,醞釀三年、試運行一年的償二代監管體系終於在這一年全面實施,有望引領中國保險業從規模監管升級為風險監管。

 

與此同時,保監會還針對9家公司開展萬能險專項檢查,並暫停前海人壽、恆大人壽等6家公司的互聯網保險業務,暫停前海人壽萬能險新業務。

 

各種政策收緊之下,保險業卻依舊沿著慣性快速發展,2016年,全國保費收入突破3億大關,達到3.1萬億元,同比增長27.5%;保險業總資產也達到突破15萬大關。

 

直至年末證監會主席劉士餘的“妖精論”橫空出世,保險行業形勢才真正急轉直下,項俊波開始強調“保險姓保,監管姓監”,但顯然為時已晚。


2017年  項俊波落馬

4月9日, 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被帶走審查, 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臨時負責保監會工作。 “保險姓保,監管姓監”成為了最大的政治正確。

 

經『慧保天下』梳理,2017年僅保監會官網公佈的相關政策及通知就達60多份,與人身險或財產險相關的文件也均超過200份。

 

“1+4”文件定調全年政策走勢;人身險方面,《中國保監會關於規範人身保險公司產品開發設計行為的通知》又明確叫停諸多主流產品類型,強制險企發展保障型產品;財產險方面,二次費改於2017年7月全面推開,同時,保監會發布174號文全面整治市場亂象。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監管還低調叫停了非壽險投資型產品試點,該類業務大戶安邦財險、天安財險遭遇釜底抽薪;到5月,安邦人壽亦被暫停申報新產品。

 

資金運用方面也進一步規範,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保險資金股票投資監管有關事項的通知》就明確禁止保險機構與非保險一致行動人共同收購上市公司;旨在防止險企淪為大股東提款機的《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也於這一年下發;保監會還開展多種現場檢查,並對涉事險企予以重罰。

 

受累於諸多新政,2017年前11月,人身險公司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幾近腰斬,也拖累人身險行業規模保費出現了一定程度負增長。


2018年  保監會成立20年,國務院擬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

2018年是改革開放的第40個年頭,同時也是保監會成立的第20個年頭。

 

保監會繼續2017年開啟的“嚴監管”態勢,一開年各種罰單就紛至沓來,兩週時間,累計罰款就已經超過2000萬元。

 

與此同時,保監會繼續修訂各類政策,包括《保險資金運用管理辦法》,修訂後的版本已出爐,將於4月1日施行,明確要求保險資金運用應當堅持獨立運作,保險公司股東不得違法違規干預保險資金運用工作。《資產負債管理監管規則》也於3月1日開始試運行,成為償二代之後,直接強化險企資產負債管理水平的大利器。《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也正式公佈,正式明確單一大股東持股比例不得超過1/3。

 

一大批保險新規還在路上,這其中就包括《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實施細則》、《保險公司治理監管辦法》,提升公司治理剛性約束,建立健全保險公司市場退出機制等。



< END >


----關於我們----

版權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交流請加慧小保微信:1773739954

本公眾號內容均為獨家原創,未經授權轉載將追究法律責任



點擊閱讀原文  下載慧保app

閱讀原文

TAGS:保險保險公司保險資金運用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