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喜劇人本山弟子連續奪冠,騙彩禮鬧哭喪就這也能笑傲江湖

馬慶雲馬慶雲2018-03-14 01:40:51

最近兩期的《歡樂喜劇人》總給人放水的感覺。本山傳媒這邊,已經連續兩期獲得第一名的好成績。第一次拿第一,憑藉的是一個要債最後便給彩禮的小品,助長了農村彩禮高漲的歪風邪氣。第二次拿第一,憑藉的是一個老公爹假死騙兒媳回家生孩子的哭喪鬧劇。


關於彩禮那個小品,我在上週的文章中已經批評過,不再贅述。週日晚間播出的《歡樂喜劇人》節目中,本山傳媒的程野、丫蛋、宋曉峰又聯合演出了一個名為《順水推舟》的作品。這個作品的特點便是,低俗的笑點非常密集,能夠讓觀眾哈哈大笑,但高級的情感訴求基本沒有,等於是讓全體演員降低智商扮丑角從而贏得觀眾智力上的優越感。


程野為了抱孫子,故意給忙工作兩個月沒回家的兒媳婦丫蛋打電話,說老公爹已經死了,趕緊回家吧。誰知,丫蛋的祕書宋曉峰及時趕到,上演了一出奔喪鬧劇。幾個人最終順水推舟,將假死進行到底。


《順水推舟》最大的喜劇笑點在程野假裝遺像吃蘋果那段。然而,一個真人站在相框裡邊,丫蛋再近視眼,也不至於讓程野騙過去。這類喜劇梗,若是出現在電影橋段中,一定會有觀眾站起來撕屏幕的。這麼降低智商的段子,本山傳媒的幾位演員依舊一絲不苟地表演,不得不讓人敬佩地認為,二人轉的內容中,這樣的不要智商的橋段海了去了,大夥已經蝨子多了不癢。


在這個作品中,兒媳婦兩個月沒回家,老公爹相框裡邊能裝遺像等等,均屬於違背基本生活常識的東西。那麼,喜劇作品,能不能出現極致的誇張呢?喜劇作品,當然可以出現極致的誇張,但極致誇張的前提是極致的情感,如果情感單薄無力,誇張就會變成鬧劇。正面的例子,是周星馳《審死官》中練嘴皮子的橋段,極致的誇張為極致的情感服務,這份情感是影迷對古代縣衙有錢人欺負窮人的極度不滿。


然而,我們再看本山大叔弟子們的這個極度誇張,只是為能讓兒媳婦回家生個孩子做服務,顯然這份情感託不住這份誇張。這種小品,很像一條腿短的鬧劇,趙本山老師在《賣柺》系列中遇到的種種批評,在程野、丫蛋、宋曉峰那裡,依舊是惡俗鬧劇的承接。這樣的作品能夠連續奪得冠軍,不得不讓人懷疑歡樂喜劇人現場投票是不是“觀眾的誕生”。


另一項讓人懷疑觀眾誕生的,則是德雲社張雲雷、楊九郎的相聲表演,簡直可以用一塌糊塗來形容。如果說張雲雷第一次喜劇人登臺,還表演了一個《我要上喜劇人》的完整相聲的話,那這次的《誰是歌王》儼然只能用流俗的支離破碎來形容了。


張雲雷在《誰是歌王》中,與幾個對手PK歌曲,路數非常的小瀋陽。張一面努力把自己打造成為一個會唱歌的形象,一面又努力學習小瀋陽當年的陰柔,裝女人,學腔調罷了。若以唱功來論,張雲雷實在登不上臺面,而相聲包袱又接二連三地抖不響,蔚為尷尬。對於德雲社而言,若是張雲雷只有一個會唱歌的本事可以吹噓,不妨上《跨界歌王》,真刀真槍跟實力選手比拼,小瀋陽也便是在《跨界歌王》中真正證明自己的。


剩下的幾位選手,大有給本山弟子和德綱弟子讓路的味道。最示弱的,便是一直被看好的賈冰。賈冰小品的編劇導演一直是婁辰。婁辰這個人,屬於專門做小品臺本的,不光《歡樂喜劇人》多次請他出山,我印象中,國內其它幾檔喜劇節目,也有他的編劇身影。對於賈冰這樣的選手來講,本子好不好,直接決定了他的表演好不好。


賈冰在央視狗年春晚舞臺上與潘長江、蔡明合作表演的《學開車》,就爛在本子上,兩位喜劇老前輩顯然對這種尬演如魚得水,畢竟潘蔡二人不尬演的小品實在太少。但賈冰顯然沒有滿足觀眾對他的期待。在這次的作品《非常勿享》中,賈冰的保安隊長治理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的故事,就有點不接地氣了,跟央視狗年春晚的《學開車》有的一拼。


喜劇作品,需要在真實中求得笑點,這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賈冰們手捏一種治理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的劇情,讓小區保安化身正義使者,真正生活在城裡的樓區居民都會呵呵一笑,逗誰呢?作品為美好而美好,不惜喪失基本真實,就最終並非是美好了,只能是美化。


此外,許君聰為首的大腕三少上演了一出《健忘村》,講的是壞人到健忘村奪金珠,最終成為健忘村民的故事。以健忘為笑點,製造了不少包袱。最重要的,是這個作品向善的是非觀念立得住。加上前有電影《健忘村》,故事中對良善與惡毒的影射都非常明顯,不失為一個較為不錯的作品。但這個作品最終墊底了,還差點被淘汰。不是我的審美不行,就是“觀眾的誕生”太行了。

閱讀原文

TAGS:賈冰張雲雷丫蛋老公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