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春節上了部《興夫》,歡迎郭德綱的祖宗十九代來穿越

馬慶雲馬慶雲2018-03-14 01:40:51

郭德綱老師春節檔的時候自編自導的一部名為《祖宗十九代》的電影,講的是岳雲鵬飾演的男主角是個小說搶手,因為長相醜陋而得不到資本賞識,一怒之下,各種穿越回去找祖宗。


第一次穿越,遇到的是民國的祖爺爺,這位是大學教授,在小貝面前卻醜態百出。民國教授面對于謙老師飾演的地痞流氓,只能下跪磕頭,並且關鍵時刻將自己的愛人生死奉獻出來,換取自己的薄命。


第二次穿越,則到了清朝年間,這位小貝的祖宗則是一位讀書人。他軟弱無恥,自私自利,對自己的“女朋友”只有美色的吸取利用卻沒有絲毫的奉獻,生死關頭,出賣自己的未婚妻。岳雲鵬飾演的小貝都看不下去了,給差點成了自己祖奶奶的人下跪道歉。


關於這兩次穿越,拿讀書人的民族氣節砸掛,我在月前的電影評論文章中已經分析過。民國教授下跪地痞、古代舉人出賣未婚妻,在一個講氣節的時代,這些人根本沒法生存,更不會成為舉人和教授。這些角色,顯然是民國的戲子性格,有奶便是娘,下跪地痞喊爺爺是家常便飯。相聲演員郭德綱把自己的祖師爺們當讀書人來寫了。


同時,我們也應該謹慎地發現,對民族氣節的無限挖苦,絕對不是製造笑料博大家一樂這麼簡單,這是對民族歷史精神的無限傷害。這與我們拍攝手撕鬼子的抗戰戲簡直一樣齷齪,將民族性帶到那種只知道逗樂子搞鬧劇卻無任何精神責任擔當的位置上去。


與之相對的,則是春節期間,韓國電影院上映了一部在精神意志上與郭德綱新片恰好相反的電影,名為《興夫》。我認為,這部電影非常適合把老郭同志關在小黑屋裡邊認真觀看。


在朝鮮文化中,《興夫傳》非常有名,與《沈清傳》、《春香傳》並稱朝鮮古代文學中的三大名著。《興夫傳》的故事倒是簡單,兩個兄弟,父親死後反目成仇,最終分家過日子,哥哥欺負弟弟,不僅如此,而且哥哥也欺負窮人。這個時候,弟弟被燕子銜來一顆種子,種出來一個寶葫蘆,葫蘆劈開,都是金銀財寶。弟弟把這些寶貝分給了窮人。


哥哥見了,也故意獲取了種子,種出了寶葫蘆,誰知道,劈開之後,葫蘆裡邊出來很多地痞流氓敗家子,幫助哥哥把家產敗光了。面對困頓,弟弟最終還是救了哥哥,讓他重新過上了溫飽的日子。


類似的故事,在中國這邊也有,大約也是哥哥弟弟分家產,有分配不公的問題出現,然後受到不公正的一邊便獲得某種寶物,然而被另一方竊取,最終寶物還是幫助受欺負的一方,終究來個皆大歡喜。我小的時候,老家的老人們沒少講類似的故事。可見,一個故事,對民族性格的塑造是多麼的關鍵。


然而,這個故事並非韓國電影《興夫》的故事。它只是一個電影小插曲。《興夫》真正講的,是朝鮮動亂不斷,一家被屠門,只剩下未成年的哥哥與弟弟。哥哥為了掩護弟弟,被壞人抓走,而弟弟最終成年,成了一個專門寫那種大夥都懂的小說的作家。


這位作家,顯然已經成為那個年代的暢銷書作家,可以獲得一定量的金錢,吃喝不愁,還有女徒弟跟班幫著研磨。然而,當時的朝鮮,依舊動亂不斷,民不聊生。在民眾生存都無法滿足的時候,一本妖書出現,講的是朝鮮皇族的位置如何易主,天下如何有高人來拯救,民眾如何重新獲得新的希望。


出現妖書這事兒,我加一嘴。上個世紀,美國的漢學家孔飛力寫過一本名為《叫魂》的書,這個書的副標題則是《1768年中國妖術大恐慌》。書的內容,則是康乾盛世怎麼就出了叫魂這樣的恐慌事件,最終引起皇帝層面的震驚。這個康乾盛世,又到底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東西。


民不聊生的時候出現這個也不奇怪。中國的《史記》裡邊也記錄過陳勝吳廣的起義。他們倆要帶領大家造反,也是要讓人裝一個鬼狐,然後大喊陳勝要當王了,我們準能成功。起來一干,秦二世而亡。知道這些歷史細節,就不難理解為什麼《興夫》裡邊出現推倒朝鮮皇權的妖書了。


《興夫》的男主角,靠寫成人喜歡讀的那類書出名的這位書生,被脅迫續寫這本妖書,並且最終被皇帝旁邊想要造反的大臣利用。但書生面對民生疾苦,憤而寫了《興夫傳》,講的便是寶葫蘆的故事,劈開葫蘆,民眾可以獲得自己生存的物質資料。這個劈開寶葫蘆的故事,深得水深火熱中的百姓之心,形成儺戲,街頭路邊各種演出。


因為寫反書被朝廷反面大BOSS利用,男主人公興夫的朋友與女書童全部被處死。興夫決定用自己的小說進行復仇,另一部展現的《興夫傳》出爐,引起朝廷重視,朝鮮王都想看這次的演出。


在《新興夫傳》的儺戲演出當中,底層老百姓正式與朝廷不顧民眾生死的大臣決裂,展開對峙。朝鮮王也幡然醒悟,最終站在了民眾一邊,求取了天下太平,反面大BOSS被射殺,民眾獲得生存權利。


這部《興夫》的好處在於,肯定了文化對民族發展的偉大意義,而非《祖宗十九代》式的對文化與知識分子的無限詆譭。在電影《興夫》中,通過主人公之口講出,天下,是勞苦大眾的天下,而讀書人的責任,便是通過自己的毛筆與文章為天下疾苦大聲呼喊。


這是一部有責任有擔當的電影。雖然是一部古代題材的電影,卻能讓今人意識到對國家對民族負責,要擔當起天下的大任來。相反,《祖宗十九代》真的只剩下對知識對文化甚至對知識分子無底線的詆譭嘲弄了,嘲弄完了,哈哈一笑,責任意志沒有,該擔當的也擔不起來,鳥獸散。


如果說電影對這個民族的發展尚有價值的話,我認為,這種價值,則正應該在對文化責任擔當的重塑上。給大家推薦這部電影,並且呼籲老郭看看《興夫》,實在是想,下次老郭的人物再往祖宗那邊穿越,不妨穿越到興夫那裡去,看看文化對民族的責任意志。

閱讀原文

TAGS:郭德綱朝鮮哥哥寶葫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