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育琨:壞脾氣的別針

王育琨頻道王育琨2018-03-13 12:38:50


 



 

“生活真美,駕馭脾氣的感覺真好。"

——蒙田


“人們對我的一切指控,我有權用‘這就是我’這句話來回答。我是置身事外的,不受任何人的制約。我要求人們服從我,哪怕是幻想也得服從。”

——拿破崙 


2000年寫的舊文,

後來收入在《強者》中。

十幾年來更多生命體驗,

見識了更多壞脾氣的樣本。


壞脾氣甚至鬱結成癌症,

奪去了無數人的生命;

還可能毀掉孩子一生的幸福,

還可能招致員工殘酷的報復,

甚至讓好好的生意流產,

您是“過來人”,您深有體會。


很想探究壞脾氣爆發的緣由,

很想徵集各種壞脾氣的案例,

想與朋友們一起,

找到壞脾氣的別針,

造就一個生命力量的正向能量場,

為了自己,

為了孩子,

為了員工,

為了公司的長生久視,

也為了拯救活潑潑的創造力,

為了人類的和諧,

讓我們一起勇猛精進探索破解之法!


脾氣,本性也。

有時因脾氣大而成事,

有時因壞脾氣而敗事。

張飛因勇敢無畏脾氣大而成英雄,

最終卻死在士兵對他壞脾氣的報復中。

脾氣大或利或害,

天討厭的誰也不知道為什麼。

然而,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一切都是因果循環。


沒有慈悲和同理心就駕馭不了壞脾氣,

內裡沒有真善美的羅盤,

沉溺慾海,妄心不竭,

惹來橫禍做啥啥敗不得善終。


當真善美住進了我們的心宅,

知止而後能定,

我們會擁有處驚不亂的沉定;

慈悲,同理心,

更會有一種擔當和毅勇;

大愛滿滿,

以戰則勝,以守則固;

有源源愛的甘泉,

做啥啥成,

更是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


有1000條路可以走,

有10000種愛等著我們去開發,

有10000中療愈可以給受苦中的人們。

而音樂,是最好的療愈。

別急著進入正文,

先欣賞泰坦尼克號的主題曲《我心永恆》。

樂曲配有古典名畫,

是一個美妙的靜心過程,

也是一個有效的療愈。


迄今為止我聽到的最好的課,

是陳培根老師與任正非10年一起打造的

《平實與理性》

陳培根老師給我一個人開了一堂課,

屏幕上是流動的富有故事的經典油畫,

配上古典交響樂,

由陳培根老師男性低沉的聲音,

以旁白方式訴說——

任正非每一篇講話的緣起和重點。

每一個音符和畫面攜帶者真善美,

直戳心靈深處。

我泣不成聲,

卻醒悟到豐富而細膩的質點。


心靜,您的智慧就泉湧,

把您的真知灼見和困惑,

在評論中寫清楚,

如果是糾結和痛苦的案例,

我們將給予簡單的回覆。

有緣我們還會坐在一起,

共同探索化解這個困惑人類的難題。


——王育琨手記


 

這是根據短片《BEAUTY》重新編排製作的會動的世界名畫。伴隨著黑鴨子演唱泰坦尼克號主題曲的纏綿之音,讓寂靜之美成為一種運動之美。美得令人窒息!發人深省!

黑鴨子《我心永恆》融入世界名畫


 


壞脾氣的別針


有則故事講,一個嬰兒號啕不止,保姆想了很多辦法哄他都不奏效。情急之下,開始揣測孩子的性格,甚至追溯遺傳,聯想到孩子父親的秉性。然而,幾經周折後終於發現,“無名之疾”竟然全因孩子被腳底的一枚別針刺痛。有時候,企業家就像孩子。在壞脾氣發作前找到“別針”,不僅可以緩解自己的痛苦,也可以減輕身邊人的壓力。


 

  崗位與性格


人性彎曲而善變。由個性而脾氣、脾氣而壞脾氣的過程,更是相當複雜。當一個人的思緒受到眼淚、憂慮、驚嚇、憤怒、失望、不如意的影響,就會出現腎上腺分泌增多、血液循環加快、肌肉緊張的反應。這時候,情緒往往戰勝理智,以至不可理喻,就有可能變成通常所說的壞脾氣。


對一個落拓的人,壞脾氣很容易被界定為萬惡之源;而對一個企業家,壞脾氣則往往成為魄力與決斷力的代名詞。力排眾議時的那份果敢和堅定,往往是企業家做正確的事或正確做事的保證。不然,爭論、推諉、猜疑、不信任或莫衷一是,就會肆虐起來。然而,久而久之,領導者的壞脾氣也就被罩上了許多光環。


張飛是壞脾氣的典型,卻也常常被尊為正義的化身。結義兄長劉備稱帝,張飛自然就是皇弟了。劉備知道他鞭死部下,也只是提醒他少喝點酒。在戰時的軍隊中,長官的個人意志,就是絕對正義的化身。對付敢與絕對正義不一致的人和事,唯有用雷霆和天火,才能顯示正義的威嚴和力量。把不可能的事強加於人,別人看是不合理的,而他自己卻有著鐵的邏輯。正義的張飛終被自己的壞脾氣吞噬。


可以比照的還有拿破崙。一段悄悄話,道出了這位獨裁者的心態:“人們對我的一切指控,我有權用‘這就是我’這句話來回答。我是置身事外的,不受任何人的制約。我要求人們服從我,哪怕是幻想也得服從。”


正是這樣一些意識,固化為某些領導人的性格。現實中,少有動輒取人性命者,然而根深蒂固的價值判斷所促成的壞脾氣,卻屢見不鮮。尤其是那些身居高位的顯要,或是被特權武裝起來的強人,壞脾氣專橫地控制了理智,支配著他們的行為。


把脾氣當作武器的企業家當警惕了。世界經濟已被夷平,許多商業遊戲規則都被顛覆,由此也帶來公司語境的變化。在新的情勢下,企業家如何把想對下屬發出的“你應”,通過一系列機制轉化參與者的“我要”,並進而形成全員的“我是”,正考驗著現今企業家的智慧。從“你應”到“我要”再到“我是”,這種新秩序的形成,不能靠領導板著臉在那裡發佈命令,更不需要壞脾氣插手其間。

 

 


壓力與抗壓

 

壞脾氣很多時候是環境的壓力促成的。企業家的壓力更為獨特和複雜,或是為競爭對手的咄咄逼人焦慮,或是為經營成本和員工的工作效率擔憂,或是為家庭成員的事情發愁。壓力之下,一般人可以發發牢騷、說說怪話、甚至乾脆撂挑子不幹,而企業家卻不能。他的三兩句不經意示弱的話,都有可能被拿來說事。


重壓之下又不能訴苦,於是,有些企業家更是全身心撲在工作上,恨不能把一天24小時全用上。然而,這種形式的抗壓,無情地剝奪了人的閒暇。在工業化時代,人們被固定在流水線上,勤奮是非常可貴的社會穩定器。而在信息化時代,人與環境的交流互動隨時發生,忽視互動、變化和創新,則往往成為個人與社會痛苦的發源地。如此毫無喘息地投入工作,愈發激起負面情緒,最終成為企業家手中的大棒,責打自己,也傷害身邊的人。在一定限度內,企業家的火氣是能夠被容忍的。然而,一個總是需要屬下去諒解的企業家,絕不會成為一位傑出的領袖。


壓力既然是一種客觀存在,重要的就是學會舒緩壓力的藝術。問題出現卻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執拗地思考或行動,無非令事態更加極端。其實,生活的本質就是幽默。有時,執意要做的事情總感覺力不從心,而身心放鬆之後,卻發現別有洞天。


 

 

自負與自珍

 

自負的人,往往對他人比較淡漠。一旦遇事著急,尊重他人的意識便蕩然無存。當然,尊重也分對象。在皇帝面前,朝臣們竭盡所能討好取悅的慾望蓋過了所有的衝動。倘若朝臣們想象不出皇帝內心的幻想而無法取悅,就是對皇帝的極大不敬了。凡以十二萬分的小心和敬重侍奉皇帝或上司的人,都有強烈的慾望等候著屬下以加倍的敬重來討好他;而他為屬下準備的,則是蠻橫和霸氣。


自負的企業家通常還以一種自珍情結來撫慰自己:“沒有壯懷激烈,哪來成就?”、“我這人就這樣,脾氣急一點,但為人真誠,是性情中人。”於是乎,他為自己定了格,把特定環境中一時的脾氣變成了常規或習慣。從此,脾氣也就成了性格。一旦有了這樣的心態,企業家就時常立於“寧肯天下人負我”的絕境了,“尊重他人”則成了學究的說教。


“過來人”傑克·韋爾奇將所有管理的基礎定在這樣一個簡單信仰上:“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想得到發言權和尊嚴,而且應當得到。”然而,在韋爾奇的第一本自傳中,這項原則卻沒有獲得如此重要的地位。之所以對它重視起來,緣於韋爾奇2004年在中國巡迴演講的經歷。一次,一位年輕女性站起來,流著眼淚說:“我們這些在基層工作的人其實有很多想法。但大多數人甚至想都不敢想把它們講出來,除非自己成為老闆。在只有老闆才有發言權的情況下,又有哪位商業人士能夠實踐坦誠精神、推行區別考評制度呢?”韋爾奇發現,這位女性的感受盡管情緒化卻具有普遍性。他確信,在他任職期間GE之所以發生了那麼深遠的變化,主要原因就是通過業務討論這種開放形式,給予了每個人所希望得到的發言權和尊重。

 


狹隘的視野與有限的認知力

 

瞬間的情緒爆發,導致了長期的隱痛。即便時過境遷,人們也多會為曾幾何時的失態感到慚愧。而在當時,被那“一口氣”頂著,卻不能自已。那充盈著的“一口氣”,常常來自一種極端狹隘的思維。這樣的思維,靠想象力演繹自己的甘苦、英明以及別人的荒唐和不敬業。然而,每個人都是血肉之軀,每個人都是一個小宇宙。無視他人的情感,只執著於自己的情緒,是一種極端自私的表現。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往往成為大公無私的表率,而骨子裡的褊狹自私則在一心為工作的光環下得到了矯飾。


有著類似狹隘思維的人,時刻試圖在周遭的人、事、物中尋找理由,來遮掩甚至美化自己的不足。實際上,這樣的“墨索里尼”永遠不會高興,因為每一次辯解都會在他脆弱的心靈上撒上一把鹽。相反,坦承自己當初愚不可及的人,卻因為消化了這一經驗而如釋重負,並且感到新生的力量。


反覆無常、好走極端的領袖,一定是視野狹隘、認知力薄弱的代表。人為什麼恐懼?為什麼把握不住自己的情緒?為什麼心甘情願地遭受壞脾氣地折磨?全因人有未知的東西。未知的成分愈多,人的恐懼就愈甚,情緒就愈是焦躁不安。氣定神閒,不是隨便裝出來的,而是源於對事物發展的深透認知,以及對自己內在實力的強大信心。


因此,企業家的認知力是這樣一種能力:它能夠映照常人罕見和未見的角落,善於把握事態與人性碰撞出的種種可能,能夠恰如其分地消匿浮現和未浮現的危機,能夠保持對事物的新鮮感和敏銳度,能夠激發全員的主動性和創造性,還能坦率真誠、笑得開懷,以創建一種快樂激盪、相得益彰的氛圍。


認識自己最難。盧梭說:“深知自己,也知世人。”紀伯倫說:“探索世人,才有自知。”人的一生,說到底是自我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如果不去深刻反省自身,而是一頭扎進事務堆裡,用壞脾氣做擋箭牌,那麼最終擋住的只能是開闊視野和提升認知力的機會。

 

 


脾氣的“水土”與“無距離”表白

 

封建帝王,在奪取政權之後,往往成為“兔死狗烹”的製造者。時下的批判大多對準了皇帝,而對某些飛揚跋扈、危害秩序的重臣,卻既往不咎。實際上,這些人的山呼萬歲,正是皇帝壞脾氣的肥沃土壤。


企業家往往植根於這樣的土壤而不自知。屬下巴結領導,物質的作用已經不大,而屢試不爽的,則是意識上無條件、無原則地順從。順從的回報不言而喻。有一味順從的文化鋪墊,再配上幾頂永遠正確的帽子,如果再有點佞臣或宵小之輩的算計,企業家的脾氣就被豢養成型了。


有些企業家,把屬下作為發洩的對象,還美其名曰“無距離表白”。似乎禮貌是用來對付不相干的人,壞脾氣則是專為所愛的人準備的。有些當權者恩威並重,無來由地罵人一通,之後再給人一個提升機會,或一點兒看得見的好處。屬下也投其所好,捱了罵內心興高采烈,表面卻裝出一副委屈狀,以獲取想要的東西。這時,一己壞脾氣,成了供他人驅使的奴婢。大太監李蓮英,受了慈禧太后的罵,顯得非常甜美。轉過頭去,他會把受到的屈辱變本加厲地施於他人身上。在封建時代的官場上,這樣的默契或能通行;在商業競爭時代,這樣的“親情”演繹,會亂了秩序,壞了氛圍,渙散了群體的凝聚力。


在親近的人面前,或有信賴與放任的誘因,但絕不該成為放肆胡為的藉口。生活的經驗昭示我們:不需要尊重的親人,不是親人,而可能是別有用心的宵小;“無距離表白”氾濫之時,眾叛親離的一幕就要上演。一個由淫威左右的公司,必然是效益低下、發展受阻、了無生氣,而生機勃勃的企業,起碼從尊重和理解開始。


如果脾氣大了而周圍沒有人提醒,企業家倒要格外小心了:是不是有人在豢養你脾氣的同時要達到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與火上加薪接踵而至的,很可能是毀滅性的災難。比爾·蓋茨和李嘉誠這樣的人,待人接物依然謙和謹慎。經歷告訴他們,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沒有兩個完全相同的場景,做事成功靠的是用心和實幹。一擺老資格,失敗就會來敲門。


 

 

假想敵與自虐

 

再沒有比卑怯的心理更能折磨人的了。等待著別人來確認一己價值的心態,常常令人陷入無盡的想象之中,最後往往把自己投入惡劣情緒的深淵。人一旦受情緒擺佈,他們的天真程度就令人吃驚:別人正好被另外的事情吸引了,卻被他當成了故意不理睬;別人正在想著一件憂心的事,卻被他當成故意給臉色看;別人或許在呼喝寵物,卻被他當成指雞罵狗。一己妄想能夠幫他列出一千條理由來證實自己受到了傷害,然後再去找出足以加重對方錯誤的惡劣行為。這樣的尋找十次有十次成功。



如果一個人總是從同一個角度看待事物,就會發現無數迎合體內怒火的事情鮮活地撲面而來,躲避不及,只能藉助於雷霆和天火,把膽汁、胃液和發音器官統統調動起來,化成炮彈,射向敵人。語言有自我強化的趨勢,鐵的邏輯輔以鑿鑿的自言自語,令人更加篤信對方之惡劣,於是不再相信任何解釋。心理學上把這樣動輒自我生成、強化怒火的人,稱之為躁狂症患者。其實,每個人都會有一些奇怪的念頭,似乎自己處於某種危險之中。這些念頭在正常人那裡,往往是隨來隨走,因為常識和理性隨時會幫助消解某些偏執的念頭。而躁狂症患者卻不能自拔。其實,眾多的敵人都是想象,真正的敵人是他自己。


假想敵時常與自虐情結相連。每一種事物,從不同的角度把握,外型、內涵、後果都不盡相同。然而,有自虐情結的人,卻始終能找到對自己最不利的一面,並且非發揚光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不行。他的本意也是趨利避害,而最後端給自己的總是最糟糕的。肉體上的自虐容易被發現和引起人的警惕,而意識上的自虐往往不為人注目卻危害深遠。壞脾氣,正是這樣一種意識上的自虐。


情緒如同坐騎。好的騎手,必定能夠控制坐騎,按照自己的目標和路線奮進。成功的企業家,也該成為好的騎手,保住那股血性,而不是讓脾氣成為脫繮野馬。正如法國思想家蒙田所言:“生活真美,駕馭脾氣的感覺真好。”



 


選自《強者:企業家的夢想與痴醉》


 



閱讀原文

TAGS:壞脾氣韋爾奇脾氣企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