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是平的,我們在這頭,孃家在那頭

人物周晶晶2018-03-09 21:02:45



隨著互聯網和電商的發展,這些嫁到的寶島媳婦,逐漸成為理解兩岸文化、溝通的一把鑰匙。





文|周晶晶

編輯|祝同

 





2月27日下午3點,臺灣省宜蘭縣,幾米主題廣場。


熟練地展開自拍杆,又隨手打理了下頭髮,準備開始直播。Hello,我們又見面了。肖驥熱情地和粉絲打招呼,直播間右下角不斷冒出愛心符號,刷新著人氣值。這是今年春節以來肖驥做的第一場直播,她說,感覺自己憋壞了。

 


我的故事很狗血

 

單從口音上辨別,你一定以為肖驥是個土生土長的臺灣人。但她卻說,我是個道地的湘妹子。道地這詞是臺灣人才喜歡的用法,大陸人一般只說地道

 

36歲的肖驥,從18歲開始,每一步都充滿戲劇性。


湖南人刀剛火辣,肖驥骨子裡像透了湖南人,她對生活不服輸,是個有故事的人。從成年開始,她的每一步都充滿戲劇性與曲折感。從小鐘情繪畫, 18歲那年,肖驥不顧家人反對,隻身赴京藝考,卻一考就是5年。此間,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永遠不合格的文化課成績將她牢牢擋在夢想大門外。

 

帶著深深挫敗感,肖驥在朋友介紹下輾轉到上海,在一家臺資公司做行政工作。初涉社會,卻閃電經歷了一段婚姻,她做了單親媽媽,生下了大女兒。她從沒見過親生爸爸,我也不願意他們相見。肖驥說。

 

更戲劇的故事還在後面。2011年,肖驥在網絡遊戲中結識現在的丈夫,兩人相識1個月,便決定閃婚。橫跨兩岸,文化殊異,雙方家庭對這門婚事都極力反阻。先生是家中長子,父母從小約束甚嚴,與我結婚這事可以說是他人生中唯一的自我主張,當時我還蠻感動的。奔波兩地,往返數次,兩人先在大陸偷偷領好結婚證,還需等到臺灣這邊手續妥當,盤桓數月,肖驥才踏上臺灣的土地,成為一名臺灣媳婦。


短暫的甜蜜並沒有持續太久,回到臺灣,肖驥先生就被家庭約束打回原型,而肖驥一下子被現實澆醒頭腦。肖驥婆家在彰化鄉下,是當地比較傳統且保守的家庭,以前從事教具生意,後來歸於落寞。


 肖驥(左)給女兒看年輕時候在上海的照片 

 

一個大陸女人,帶著女兒遠嫁臺灣,又身無長技,難免被人指指點點。到如今,她婆婆還會你們當年結婚,都沒有先經過我們的同意,而是先斬後奏。而肖驥周圍的朋友,也經常拿她滿身的槽點開玩笑。一開始,肖驥用阿Q精神勉勵自己,她說,人在荷爾蒙與新鮮感影響下,總覺得什麼都可以戰勝。

 

除了對內磨合,讓肖驥意想不到的還有臺灣當地的政策限制,例如:部分學歷證照不被認可,這就代表工作選擇空間小。如此一來,肖驥和女兒的生活開銷大部分只能依賴夫家。她嘗試在家族企業中做一些文書,然而這份工作既沒有薪水,也沒有存在感。大家都覺得你這樣做是理所應當,怎麼還想要薪水。類似的衝突常常讓家裡火藥味十足。最早來臺灣的這些年,肖驥既沒有安全感,又渴望獨立、想尋找經濟自由。



一分錢不賺到撐起全家

 

6年下來,肖驥的電商路有著太多的不被理解。肖驥不會開車,在彰化鄉下,她的出行全靠先生開車接送。他會跟我算車錢,因為他本身工資也很低。肖驥覺得,自己開淘寶店,做全球購買手是有充分心理準備的。每次做直播,她都要在大清早請先生送她到高鐵站,再搭車到臺北、宜蘭,輾轉多地工作,一趟下來,回到彰化家中已經是深夜。在運營上,她從頭到尾親力親為,每次提貨拿三、四十斤貨品都是家常便飯。去年,她因此腰肌勞損,肌肉撕裂,時常發炎,到現在還需要堅持做每月的康復治療。


 肖驥在網上查看淘寶訂單 

 

肖驥的淘寶店叫晴天羽,取自大女兒和小女兒的名字。這家淘寶店是肖驥在臺灣全部的希望,每年靠淘寶店的賺到約20萬人民幣(約百萬新臺幣),承擔家中80%的開銷,十足變成了頂樑柱。人到三十,雖然有得有失,即使婚姻生活並不如意,但慶幸的是有兩個女兒的陪伴還有一份自己心頭好的事業,肖驥彷彿找到了臺灣人經常說的小確幸

 

偏好文創,對設計情有獨鍾。肖驥發現,臺灣簡直是這一領域的天堂。漸漸的,她開始主動拒絕一些純代購的訂單,而是轉為發現更多臺灣當地好物,簽下一些臺灣原創設計師,做專門獨家代理運營。做淘寶起初是為了經濟收入,但未來還希望能用興趣來驅動自己,也幫助臺灣更多好玩的設計、內容傳遞出去。



過山車的人生

 

同樣來自大陸,嫁在寶島,也曾經歷過山車一樣的人生。

 

從小我就是別人家的孩子。2008年,何蓮以全國第七的成績考入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法專業。碩士畢業後,她順利進入知名律所金杜律師事務所上市組。工作所對接的對象無不是企業控制人、財務總監、董祕這樣的人物。之後,何蓮被挖進國內某壟斷國企,後來成為某地產集團上市部分負責人。除了穩定的高薪工資,還有擁有私人祕書、司機。那時候,我只用做專業的事情,何蓮說。

 

何蓮與先生相識於北京,那時候,她先生正在中央財經大學攻讀碩士。畢業後,兩人在大陸註冊結婚,起先是選擇在機會更多、發展更快的大陸工作、生活。2011年,何蓮從家鄉重慶來到臺灣彰化備產。可到了這裡後,何蓮才發現,原來臺灣並不認可她擁有的律師資質,這著實形成了巨大落差。除此之外,彰化鄉下的生活非常寡淡清冷。和許多大陸新娘一樣,在這裡,他們沒有孃家人,沒有社交圈,生活並不如想象般容易與燦爛。

 

驕傲、不服輸。何蓮不是一個甘心吃老本,靠別人生活的人。她還記得,那時候自己挺著大肚子,剛剛從臺中醫院做完產檢,就跑到隔壁大商場兜兜轉轉,尋找商機。2008年,還在大陸生活的她就兼職開了一家淘寶店,來臺灣後,她又開始張羅重起爐灶,索性把店鋪更名為zoe臺灣購


 何蓮查看即將打包發貨的產品 

 

在臺灣,長輩不一定要幫著子女帶兒孫,因此很多媽媽會選擇成為家庭主婦。何蓮遇到的情況也很類似。來到臺灣後,她先後育有一女一兒,一邊帶著孩子,一邊盤生意經。電商在臺灣的認知度不高,家裡長輩們只看到我整天抱著電腦。何蓮說,不規律、不正常的作息更是讓家裡人摩擦頓生。在婆婆眼裡,自己的兒媳跟別人家的不一樣,碎碎念也是避免不了。

 

何蓮想跟先生把家搬到臺中,這樣小兩口才能有自己的生活空間。剛來臺灣的前兩年,小兩口從來沒有開過家中電視,也沒有什麼娛樂時間。冰箱上則是貼滿了大大小小的紙條,上面寫著每個月要還的貸款,更是讓他們不敢鬆懈。有時候接完小孩下課後就直接去百貨公司提貨,小朋友還幫我拎包。

 

何蓮是幸運的。她較早在淘寶上開店做海淘的人,經歷了行業的從無到有,從有到繁盛。何蓮戲言自己是從貴婦變成跪婦,從前她總出入各種高端品牌酒會;如今卻要跪在地上,不停的打包寄快件,嚐盡創業的酸甜苦辣。不理解的人會問,你為什麼高學歷還要做代購為什麼不回大陸生活……而只有何蓮自己知道,生活不易,既然當初選擇來臺灣,就只能硬著頭皮去解決問題。後來,何蓮打動了先生,兩人一起all-in投身到眼前的小事業中,一個負責財務,一個負責運營。如今何蓮靠自己的努力又成為了大家眼中的貴婦


何蓮(左)和丈夫在家裡照看生意 


和許多代購不一樣,何蓮始終覺得自己賣的不僅僅是貨,她還賭上了自己的信譽和人格魅力。2017年4月4日上午,何蓮被一條微博評論從迷糊中喚醒。我是不是買了假貨,該博主發文稱,收到的產品和以前買的質地不一樣,認為貨不正宗,並將這條微博置頂,文後又艾特了很多美妝KOL。微小的質疑聲在此時撬動了用戶的敏感神經,引發諸多前來探尋真相的美妝博主圍觀。

 

一開始,何蓮並未覺得這是來砸場子,她想,做買手的,有客人有質疑也是正常的。但當看到評論中列隊整齊的質疑聲,她突然意識到——來者不善,自己面對的很可能是個訓練有素有組織有紀律的差評軍團。為打贏這場名譽保衛戰,何蓮將貨品發票、海關報關單、發貨單,甚至和品牌方櫃檯的對話、授權晒到微博,追隨多年的老粉們也挺身而出,幫助何蓮證明清白。

 

他們是我在臺灣的家人,何蓮說。兩岸文化差異,何蓮常常能感受到難以言狀的孤獨感。作為背井離鄉、遠嫁臺灣的寶島媳婦,何蓮需要情感輸出口。過去,她在臺灣的人際關係僅有夫家、鄰居,而漸漸的,何蓮在臺灣當地認識了更多的品牌商、手工藝人,而她與粉絲們之間的互動內容也不僅僅是買買買

 

何蓮曾經是一名律師,她利用自己的人脈與專業知識在粉絲群中開展情感與關係課堂。她把這些群組命名為包答應神壇,對用戶是有問必答。我在這裡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會在群裡分享很多生活瑣事或人生經驗,包括但不限於結婚離婚、婆媳關係、小孩教育、生老病死,它更像是大型家庭群。

 

據淘寶全球購數據,如今在臺灣,有九成淘寶店主、買手是來自大陸的寶島媳婦。對於何蓮、肖驥這樣的大陸新娘來說,成為職業買手,是實現生活可能性,乃至經濟主動權的最佳途徑。隨著越來越多人進入到買手行列,她們這群人也積極在臺灣當地組成行業聯盟,相互幫襯、溝通,也一起商討了解買手未來的路怎麼走。


 何蓮與商家一起做直播 

 

何蓮說,做了買手以後,她才突然明白了那句話,世界是平的。她說,海峽也是平的,我在這頭,孃家人在那頭。成為全球購買手、電商創業、簽約當地品牌的起初都是誤打誤撞,如果不是到了臺灣,被生活所困,無法重操舊業,何蓮可能都沒有想過自己的生活會一下子從貴婦變成跪婦。然而,隨著互聯網和電商的發展,何蓮發現自己這樣的一批人突然成為理解兩岸文化、溝通的一把鑰匙。

 

與何蓮的境遇相似,肖驥更願意把電商看作是自己打開這個世界的方式,讓自己從困頓和迷茫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做買手賺錢的初衷漸漸顯得微不足道,情感傾訴,互道衷腸,結友相助反而搶了風頭,賺錢淪為快樂的副產品。 我發現,哪怕都嫁到臺灣,最終幫我的還是孃家人啊。肖驥笑著說。




沒看夠?

長按二維碼關注《人物》微信公號

更多精彩的故事在等著你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