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瀛尋古| 正倉院:恍若身在盛唐之世?

藝術商業封面故事2018-03-08 00:08:51

日本的化妝品、馬桶蓋、奶粉這些日用品對很多人有著近乎瘋狂的吸引力,還有一項也是幾近瘋狂的,那就是中國藝術品。這些人帶著虔誠的心,去找回流失的中國文化,他們往返於日本幾千座陳列著中國文物的博物館,感受著中華民族盛世時期的輝煌,《藝術商業》3月刊帶您去“東瀛尋古”。



從1946年正倉院首次展覽以來,每年秋天,奈良國立博物館都會舉行“正倉院展”。秋日的關西,正是一年中溫度、溼度、乾燥度最佳的時候,楓葉如火,也是慕風雅的京都奈良人出遊之時。博物館、美術館和各大寺院集中開放,或展覽,或曝畫,各種活動紛至沓來。一年一次、一期一會,“正倉院展”總是人流如織。在奈良這個長居人口僅36萬的小城裡,這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內,前來觀展的人次多達200餘萬,“正倉院展”已成為每年的一道景觀。

 

早在1300多年前,奈良還是日本首都之時,被稱為“平城京”。在當時,中央和地方官廳及寺院,都會專門設置放置重要物品的倉庫,稱為“正倉”,正倉集中在一起,就被稱為“正倉院”。正倉院所在的東大寺,則是作為日本各地寺院的總寺院由聖武天皇在728年所建成的。時至今日,唯有東大寺正倉院還保留著原貌。1998年,正倉院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的“古都奈良文化財”世界文化遺產的一部分。


正倉院實為聖武天皇放置貴重物品的地方。建築分三部分,地板架高,不設窗,牆面採用三角形截面的木材疊放的方式,整體起到防潮防火的效果

 

正倉院寶物的成立,是以752年東大寺大佛開眼法會的獻納和756年聖武天皇駕崩後,光明皇后捐施的各式寶物為基礎的。其中,聖武天皇生前之服飾、樂器、傢俱、兵器、佛具等,共計650件。奈良第45代天皇聖武天皇(724-749年在位)篤信佛教,尤愛唐朝文化,先後10餘次派遣數量龐大的遣唐使,不僅引入大唐藝術珍品,還命人模仿製作,生活起居更是竭力模仿同時代的唐朝貴族,在位期間出現“天平文化”盛景。此後,他又陸續納入各種寶物和信徒捐贈物,這些收藏品數量大、種類多,經過整理的文物就多達9000件。


絲綢之路的終點


2017年,正倉院展展出作品共計58件,其中10件是首次公開展示。在本次69回的展覽中,被認定的唐物並不多,但值得關注的珍品卻不少,如體現古代染織技藝的羊木臈纈屏風,早已失傳的古樂器漆槽箜篌,帶有異域色彩的綠琉璃十二曲長杯、碧地金銀繪箱等。


羊木臈纈屏風正倉院藏


進入展廳,按照參觀的順序,很快就能看到本次展覽的重要作品之一—羊木臈纈屏風和同為一組的熊鷹臈纈屏風。正倉院所藏該屏風實為4件,其中保存最完好的就是作為2017年海報宣傳的這件羊木臈纈屏風。2003年,其曾被製作成郵票圖案。羊木臈纈屏風畫面所繪圖像並不繁複,一隻體型豐碩、羊角略為誇張的卷角羊佇立在蔥鬱的樹下,樹蔭之間遊悠著兩隻可愛的猿猴,畫面下端則是點綴著森林樹木的高聳遠山。

 

屏風如今僅剩下赤褐和青綠兩色,綠青主要以天然綠松石研磨製色,用以塗繪森林、猿、草木等。屏風製作採用了幾近失傳的“臈纈”工藝,所謂“臈纈”,就是以蜜蠟於布上描繪圖案,浸入染料中,再沸煮去蠟,留下紋樣,再蒸,精製而成。此種製法可延長顏料保存的時間,更有施二三重染者,尤為旖麗。這種由唐傳入東瀛的染織技法,讓人驚歎於千年之後仍舊保存完好。羊木臈纈屏風下方書寫“天平勝寶三年(751)十月”的墨書銘文,距今已有近1300年的歷史,據此書判斷,屏風應為日本仿製。屏風之後陳列了3組臈蜜,也就是用於蠟染織物的蜜蠟,雖已風乾,外形卻完好如初,其大小不一、方圓各異,其中兩組仍如銅錢般串在一起,臈蜜袋和對應的木牌仍舊留存至今。

 

羊木臈纈屏風旁邊則是正倉院所藏銅鏡。正倉院保存至今的銅鏡有56面,在展出的銅鏡中,中日製品均有。其中,槃龍背八角鏡被認定為唐傳原品。經測定,該器以白銅製成,含銅70%、錫24%、鉛5%左右,其成分與唐的鏡子完全一致,斷為由唐代船隻帶來的舶來品。


槃龍背八角鏡


獨立展櫃展出的綠琉璃十二曲長杯也是此次的重點,就是《第六十九回“正倉院展”》的圖錄封面。展櫃前觀者如雲,裡外三層卻井然有序,很多參觀者圍著展櫃仔細觀看,遲遲不願離去。綠琉璃十二曲長杯杯長22釐米,杯側以含苞花芽、兔子作為裝飾花紋,杯身極富流動感及曲線美,光照之下,通體碧綠深邃,紋樣似有若無。不難想象斟入美酒之後流光溢彩的美妙景象。正倉院類似的藏品還有由波斯製造的漆胡瓶,傳自中亞的白琉璃瓶、琉璃杯、琉璃壺、白瑠璃碗……琉璃從西域引入中國,輾轉至日本,在當時都是極為稀罕的舶來品。學者傅芸子表示,以上諸器,自其外形觀之,均為歐洲之產物無疑,蓋當七八世紀之交東羅馬帝國所制,由波斯商賈傳來中土,繼又自唐輸入日本。


綠琉璃十二曲長杯


“器樂”也是69回展覽的重要類別。此次展出的尺八,在中國久已不傳,而日本則為通行的樂器之一。說到樂器,自然想到被譽為正倉院第一寶物的螺鈿紫檀五絃琵琶,為聖武天皇生前摯愛之物,是存世少有、公認的唐朝製品,也是全世界現存最精美的唐代文物之一。


螺鈿紫檀五絃琵琶被視為現已失傳的五絃琵琶的存世孤品,也是正倉院公認的第一名品。在敦煌壁畫中,經常看到飛天彈奏的樂器就是這種琵琶,這件存世的五弦琵琶,將唐代的螺鈿鑲嵌技巧發揮到了極致,從工藝技術上體現了大唐盛世的繁華

 

名聲最大的鳥毛立女屏風也是這樣的情形。史學家春山武松《樹下美人論》一文就主張鳥毛立女屏風屬於唐工匠在日本所作。根據最新發現,屏風的鳥羽為日本雉雞,而且屏風的襯紙用的是日本天平勝寶四年文書,再一次印證了春山武松的提法。《東大寺獻物賬》對唐物和“唐樣”就有明確記載,比如“金銀鈿莊唐大刀”,這裡的“唐大刀”就是純粹唐制,有別於其“唐樣大刀”。


鳥毛立女屏風(之一)正倉院藏

畫中樹下仕女的形象,應該從屬於當時唐朝廣為流傳的“樹下美人”範式,隨研究證實作品為日本仿製描繪而成,但作品與唐時期文化有著深刻的淵源關係


藉此可進一步釐清正倉院寶物的3種來源:唐代傳入日本的唐物;經由中國,傳入日本的西域文物;奈良時代及其後日本仿製的唐物或創造之物。正倉院的收藏品全面展示了8世紀主要文化圈的特點,即以中華文化為主,包括從唐代中國、新羅等地運來的各種精品,甚至包括印度、伊朗、希臘、羅馬、埃及等國文化。因此,有學者認為,“正倉院是絲綢之路的終點”。千年後的今天,近觀這些歷經千年時光洗禮的古文物,仍舊可窺見當時唐王朝與中亞地區密切的往來,暢想彼時東西文化交流的盛況。

 

碧地金銀絵箱


“身在盛唐之世”


傅芸子被聘為京都大學東方研究所講師時所作《正倉院考古記》是迄今為止介紹正倉院最詳細的專著。在書中,他表示,所謂正倉院,其實不過“一素樸無飾之木質校倉”。然而,這樣一種毫不起眼的小倉,“迄今已閱一千二百餘年之星霜,倉之全體,未見若何殘毀;內藏品物,稽之最初入藏文獻,亦未見多量損失;其管理有方,保存得法,洵為世界罕與倫比之寶庫”。他深深感嘆:“吾嘗謂苟能置身正倉院一觀所藏各物,直不啻身在盛唐之世!”

 

在此之後,到正倉院,尋跡中國唐朝風尚就成為眾多中國人遠赴東瀛的頭等大事。

 

正倉院的文物,與唐代樣式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讓我們能夠想象當年的大唐盛世。如收藏家馬未都言:“今天能夠看到的唐朝最準確、沒有走樣的文物,往往是在正倉院。”

 

文/季英倫


《正倉院:恍若身在盛唐之世?》節選自《藝術商業》3月刊,文章有刪減,點擊下圖瞭解雜誌詳情,訂閱雜誌請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


《藝術商業》3月刊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特別策劃|潮流|展覽推薦|視界|藝術人物

人物|藝事|雜誌推薦|市場趨勢|全景展覽|封面故事|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正倉院聖武天皇日本東大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