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曾經愛過的人把你比作馬雅可夫斯基,那意味著什麼?

孟京輝戲劇工作室中國第一戲劇平臺2018-02-23 16:59:17


“我們是漂浮在水面上的兩艘輪船,各奔東西。”





19世紀初偉大的蘇聯詩人 馬雅可夫斯基 天生就是一個使命感極強的人。


他跟隨父母的工作變動來到了莫斯科,至此小小年紀的馬雅可夫斯基便跳入了革命洪流中發酵成長,不到15歲就傳奇的加入了共產黨。


因為參與政治宣傳,兩次入獄,後又進入警察局監視範圍內,但正因為這些班房經歷,使得馬雅可夫斯基心態有所變化,他拋棄了的原先的政治盲目性,的生命中的天才部分開始覺醒,轉而投入另一種來自天性的創造力量修煉。

馬雅可夫斯基繪畫作品👉


他進了一所頹廢派藝術漫流的雕刻和建築藝術學院,在學校期間他認識了著名未來派詩人布爾柳克。


1912年開始寫詩,與布爾柳克等人共同發表了俄國未來派宣言《給社會趣味一記耳光》,宣稱“要把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爾斯泰等等從現代輪船上丟下水去”。

這段經歷基本上改變了他的人生,他在繪畫和詩歌兩種偉大的創造性藝術中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他與 莉麗·布里克 的愛情是世界文學史上的一段奇緣佳話。




馬雅可夫斯基的生平中,莉麗·布里克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這對他創作產生過持續而深遠的影響。可以說避開莉麗·布里克就不可能全面瞭解馬雅可夫斯基的生平,也不可能真正認識馬雅可夫斯基的創作。



馬雅可夫斯基與莉麗相識時,莉麗已經結婚三年。本來布里剋夫婦對當代詩歌,尤其是對未來主義者並無好感,但當馬雅可夫斯基在他們的家庭沙龍裡當眾朗誦了《穿褲子的雲》之後,布里剋夫婦對馬雅可夫斯基的詩讚不絕口,義無反顧地愛上了他的詩,馬雅可夫斯基則是義無反顧地愛上了莉麗。


左一為奧西普·布里克


奧西普·布里克先是決定向正苦於無處發表的馬雅可夫斯基伸出援手,資助出版《穿褲子的雲》,繼而親自投身當代詩歌的研究,併成為一名批評家。但此時馬雅可夫斯基已經瘋狂地愛上了莉麗·布里克。從此,他的詩幾乎全部獻給了她。為了離她近一些,他沒有回到在郊區的住處,而是搬進了皇家帕萊斯旅館,幾個月後又遷到離布里克家只有咫尺之遙的納傑日津街。


正是日益升起的愛情噬火讓馬雅可夫斯基的文字強烈,成為一個被瘋狂的愛情吞噬的天才,才留下無數濃烈激昂的詩詞短劇作品。


我送了鮮花

可是我並沒有從抽屜裡偷走銀製的勺子!

我悠閒地走下五樓時,

天色還未暗。

風吹著我的臉頰,火辣辣地疼。

街道上塵土滾滾,

刺耳的叫聲、粗魯的笑聲,

還有淫蕩的喇叭聲在空中迴盪。

面對著混亂不堪的首都,

古老的聖像—

面容嚴厲。

在你的身體裡—

心臟

就像在彌留之際那樣—

一天天死去。

在粗暴的殺害中你的手沒被弄髒

只是低垂著雙手。

“在柔軟的床上

吃著水果,

端起床邊小桌上擺放的葡萄酒。”

愛情啊

只有在我的回憶中

才會出現你!

別再愚蠢地裝模作樣!

等著瞧吧—

我要把傀儡的面具扯下,

我要做,

偉大的堂吉訶德!


馬雅可夫斯基同莉麗·布里克的感情迅速發展。他們幾乎天天見面,由“近在咫尺”,終於發展到“同居一處”——當然,這中間還 著  莉麗的丈夫奧西普。

 


據說,奧西普對愛情的肉體一面看得很輕,這使這個奇特的“三人之家”避免了許多衝突。儘管布里剋夫婦早在認識馬雅可夫斯基前一年就“停止過夫妻生活”了,但雙方誰都不想離婚,一直將名存實亡的婚姻維持到1945年奧西普去世(馬雅可夫斯基死於1930年)。


“ 

讓那些在歡樂中發黴的人們迅速死亡,而讓應該成長的孩子們能夠成長。

這一天將會到來,他們將用我的詩作為孩子的名字。

這是馬雅可夫斯基22歲時寫下的詩句。這個僅僅活了37歲的蘇聯詩人喜歡在人們聚集的地方當眾朗誦。據說他聲音洪亮才思敏捷。那時候的年輕人無論男女都瘋了一樣的愛他,他們跟著他一起默誦,就像今天的年輕人跟著歌星一起哼唱。                 ”

                                                     ——《像雞毛一樣飛》 孟京輝



                                                   

                                                     MENG'S TIP

                                                     孟京輝談《臭蟲》


馬雅可夫斯基想的很簡單


他就覺得臭蟲是吸人的血,然後越來越肥。

他在《臭蟲》裡說‘抽菸能把大象毒死’,他是那樣一個概念,他覺得五十年以後社會特乾淨,乾淨到一切特別牛逼,沒有人知道抽菸是什麼東西,沒有人知道小夜曲是什麼,人人都傻逼乎乎地在那兒,整齊劃一地過日子。”





當你毫無準備的被問:“如果100年後你還活著,你打算怎麼面對世界?”大多是人都會說:


我什麼都沒想。


“什麼都沒想”似乎正是當下人們腦子裡的狀態。就像你腦子裡有一隻臭蟲,臭蟲吸血,吸你腦子裡的東西,但是你又不捨得離開這個吞噬你的思考的小東西。


在老孟看來,臭蟲有兩種。一種可以說是被整個社會生活所隔離的,已經沒有的這麼一種東西。還有一種呢,“臭蟲有可能是人某種特別單純的美好的小玩意兒。”這種小玩意兒可能能支撐著你活下去,支撐著你繼續走。





臭  蟲


上海 藝海劇院先鋒劇場 | 3/28-4/08


一百年前,一個有著小資情調的享樂主義者,一個生活觀念超前的先鋒派,一個頭腦裡爬滿了慾望小臭蟲的壞蛋,由於一場大火被救援的水冰凍了整整五十年。

一百年後,時間和冷凍讓這個壞蛋頭腦裡的小臭蟲爛掉了,而當年和他一起被凍住的身邊的那隻臭蟲卻活了起來……


原著:馬雅可夫斯基(俄)

導演:孟京輝

主演:王梓行、毛雪雯、齊林、丁韶儀、蔡舒婕、肖鼎臣、朱昊王廷、張鈿悅、王穎、李晨暘、王堯

舞美設計:張武

燈光設計:王琦

音響設計:嚴貴和

服裝設計:於磊

化妝設計:胡明明

音樂監製:華山

作詞:廖一梅 李華一 毛雪雯 蔡舒婕

作曲:青銅器樂隊 華山 王闖

現場樂隊:eb virus 

(吉他:華山  吉他/合成器:王闖  貝司:宋陽  鼓:毛毛)




 戀愛的犀牛 

 經典版、黑貓版 


經典版

肖鼎臣、毛雪雯、王梓行、朱昊、齊林、丁韶儀、蔡舒婕、王穎、王廷、王堯 


上海 藝海劇院先鋒劇場 | 2/28-3/25


黑貓版

張鈞誠、劉君一、張志明、劉鴻飛、韓靜、李靖雯、陳琳、魏熙、王鑫雨、王宇迪、徐文宣、張洪宇

 

上海 藝海劇院先鋒劇場 | 5/16-5/27




年輕的野獸


上海 藝海劇院先鋒劇場 | 4/11-4/15


我愛xxx


上海 藝海劇院先鋒劇場 | 4/25-4/29



四川好人


上海 藝海劇院先鋒劇場 | 5/01-5/06(除5/02)


   


愛在歇斯底里時


上海 藝海劇院先鋒劇場 | 5/09-5/13




諮詢、投稿、轉載或商務合作請添加小編:NB-wuliu




愛是萬物之心,以下是心之本源。




閱讀原文

TAGS:馬雅可夫斯基莉麗臭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