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舒 | 清宮無聊小分隊的玫瑰花露水

Vista看天下李舒2018-02-15 01:38:24




復旦大學新聞系碩士畢業,好讀書不求甚解,好唱戲不務正業,好八卦囫圇吞棗,好歷史走馬觀花,好美食不遠庖廚的“五好女子”


吃喝紫禁城

皇上到底一天吃幾頓?妃嬪們的小廚房究竟能做哪些拿手菜?御廚的手藝怎麼樣?清宮最懂吃喝的人是誰?一點點告訴你咯!



那時,清宮的流行脣形還是櫻桃口,“嘴脣要以人中作中線,上脣塗得少些,下脣塗得多些,要地蓋天,但都是猩紅一點,比黃豆粒稍大一些”。



清宮帝后生活,永遠充滿神祕。


很多人對皇帝的想象是:每天睡到自然醒,想吃什麼吃什麼,想翻誰的牌子就翻誰的牌子,沒事就出宮耍一耍,在外面還可以三不五時認識一下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更有很多姑娘,夢想穿越,以為蜀錦刺繡穿不完,珍珠瑪瑙時不時從各地進貢,胭脂水粉玫瑰露,還有畫眉用的螺子黛,喝明前的茶葉,吃福建的荔枝,喝英國的咖啡,吃法國的甜品……


其實,後宮的日子,遠比我們想象的無聊。


一日兩餐,吃來吃去都是那些東西;皇上要到下午才有空找娘娘們玩耍,玩的也不過是紙牌投壺看戲;五點吃完點心,之後要禮佛,沒電視看沒電腦玩,八點就要上床睡覺——並沒有傳說中脫光了被太監扛進寢宮這樣的香豔情節。事實上,侍寢的人選在中午正餐時,就被翻牌決定了。嬪妃們會在寢宮旁邊的圍房暫住,並不能像電視劇裡一樣整晚都陪伴著皇帝——皇帝真正入睡時,只有隨侍太監能留在身邊。


日子那麼無聊,娘娘們只好自己發明遊戲,打發時間,要麼唸佛,要麼鬥牌,要麼做 “手造化妝品”,比如玫瑰花露水。


花露水是從歐洲來的舶來品。乾隆四年(1739),廣東粵海關曾經進貢“西洋各色油一箱,內有丁香油二匣,冰片油一匣,吧喇薩麻油二匣,石花油一匣,花露水一匣”。這樣貴重的進口花露水,當然不是所有的妃嬪都能分到。於是,乾隆的後宮無聊小分隊就開始流行採摘玫瑰花、茉莉花等各色名花,燻蒸成露,調上一點進口香精,就成了“紫禁城花露水”。


不是所有的花都能入選“紫禁城花露水”。到了這一代,她已經把重點放在了玫瑰花一種品類上。清宮的專用玫瑰花來自北京妙峰山。妙峰山的玫瑰每年六月開花,,經月不散……去年,我曾經去過一次妙峰山,人山人海,花並不如我想象的多,卻真的是“香彌滿谷”。妙峰山的玫瑰,與一般的玫瑰相比,呈現紫紅色,沿途有小販販售玫瑰餅,買了一個,味道卻平常。倒是一罐玫瑰醬,回家吃了一個月,抹饅頭面包泡茶時調味,簡直吃上了癮。


提煉一斤玫瑰油,需用三千斤鮮玫瑰花,玫瑰油的價值可想而知。如果開展紫禁城玫瑰精油提煉比賽,慈禧太后肯定能夠入圍三甲,在她的監督下,妙峰山的玫瑰不僅被用來調製香精,更成為胭脂的主料之一。


《宮女談往錄》裡,記載了慈禧太后製作玫瑰胭脂的全過程,聽起來有點類似《紅樓夢》裡寶玉製作胭脂的方法:


首先,要選花。標準是要一色硃砂紅的。將花一瓣瓣地挑選洗淨,然後放在石臼裡用漢白玉杵搗成泥,再用紗布過濾。濾出的玫瑰汁純潔、清淨,把花汁注入胭脂缸裡浸泡。十多天後,取出隔著玻璃窗晒(免得沾上土)。晒乾後,裝入小巧的胭脂盒裡,使用方便。


慈禧太后所調製的胭脂,可以用來做腮紅,也可以用來做口紅,用起來很方便。如果當腮紅用,只需要用小手指把溫水蘸一蘸,灑在胭脂上,然後用手拍取使用;當做口紅用時,就用玉搔頭在絲綿胭脂上一轉,再點脣——那時,清宮的流行脣形還是櫻桃口,“嘴脣要以人中作中線,上脣塗得少些,下脣塗得多些,要地蓋天,但都是猩紅一點,比黃豆粒稍大一些”。


想象了一下這種妝容,算了,還是不要穿越了。


點擊關鍵詞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過年闖關 | 旗袍女神 | 晴兒蕭劍 | 綜藝神作

友盡指南 | 拜年下跪 | 黃子韜啊 | 粗鄙直男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