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討好”,開始新生。

七日覺風林2018-02-06 23:11:24

風林的體驗,相信很多人都感同身受。

每個動物幼崽都有一種“討好”的本能,這是一種生存策略,並沒有對錯。

人類自詡地球上最智慧生物,而且直至獨立生存所需的年齡,成長過程長達十幾年,更是有足夠的時間,將“討好”哺育者的行為發揮到極致。

就像父母要求畢業就結婚一樣,讓我們一夜長大不再“討好”也是困難的。此時,“界限”這把手術刀,看似無情卻必要地擺在了我們的面前,而“覺察討好”就是我們執掌人生的開端……

——小編Trancy

第20期“界限”主題七日覺文章分享:覺察討好

作者:覺友風林  

看到方方老師說,沒有忍住把小時候照片記憶都毀掉的衝動。我腦海裡就浮現了,一張破碎又被粘回去的照片。

那是一張被媽媽裱起來的照片。

然而,我不喜歡。我不喜歡照片裡我透露出來的緊張、害怕、討好的氣息。

照片裡,雖然我被靜心打扮過了,在努力笑著,像給我拍照的叔叔要求的那樣,努力做出陽光爛漫、喜悅快樂的樣子。但是,我的整個人其實是很瑟縮的,眉頭都是皺著的,咬著的牙齒透著尷尬。

我知道,那個時候我很想拍好,很想滿足大家的期待,但我不知道怎麼滿足,好像不具備那能力,正如我當時的內心並沒有那麼天真爛漫。我學會了察言觀色,可還沒學會唱唸做打。

後來,五年級和媽媽吵架的時候,在那次反抗中,我撕了那張照片。當時,只是為了表達反抗--你喜歡它,而它屬於我,我就要把它撕給你看。

但潛意識裡,我或許早就看不慣那個皺著眉頭,還在討好地笑著的自己了。所以,當我不想再討好媽媽,不想做乖乖女的時候,我選擇了打破那張照片代表的扭曲幻相,也藉此打破媽媽對我的認知。

到了高中,媽媽還會開玩笑說:“你小時候多好啊,叫你幹嘛你就幹嘛。”而我總是無語地白她一眼,內心有些抗拒,可能是潛意識裡不想再回到那個戰戰兢兢、看人臉色的小時候吧。

方方老師不分享自己這段經歷的話,我還沒意識到--原來我有意無意地封鎖和遺忘這段過往。

比如,現在要我回憶我討好人的歷史,我內心會很抗拒,有個聲音在不耐煩地說:“有什麼好回憶的,沒有的事兒,都過去了,往前走往前走就是了。沒什麼好回頭看的。”

但還是能說出兩方面明顯的討好:童年時,討好奶奶。有兩段感情裡,討好戀人。

討好奶奶的意識,就像是方方老師童年的生存意識一樣。那時候,我知道怎麼做奶奶會覺得高興,我能少一些責罵。於是,我學會了滿足奶奶的需求。

很多事情,其實我不需要問過她的意見的,但家裡有客人的時候,我都會很乖巧地去問她的意見,極大地滿足她的虛榮心,聽她說一句:“你看我孫女多乖多懂事,這個事兒都要先問過我才去做。          

在無人的時候,我很少討好奶奶,因為,我們都沒有表演空間。我乖巧在沒有旁人見證的情況下,滿足不了她的虛榮心。她的和善在無旁人的情況下,也得不到稱讚。所以,私底下的討好,只會增加我和奶奶的接觸機會,增大我不小心觸到她逆鱗的機率。

所以,私底下的時候,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是我最好的討好方式與自我保護形式。

其實,幼年膽戰心驚的討好,也不全是壞處。一來,它最大程度保護了當時弱小的我,那個父母時常不在身邊的我。二來,它給了我更敏銳的觀察能力,讓我比同齡人能更準確地抓住旁人真正的情緒動向與真正需求,讓我更知道怎麼去滿足別人。

當然,知道是一回事,要不要去滿足,如何滿足,又是另外一番事兒了。

後來,自我價值感未建立好的我,在感情裡,運用幼年習得的觀察能力,活成對方喜歡的樣子,只為了讓對方能喜歡我久一點。對方喜歡溫柔文靜的女孩子,我在他面前就是溫柔文靜的。對方喜歡單純可愛的,那麼我就是單純可愛的樣子。可那不是完整的我,不是立體的我。我片面地活著、片面地被喜歡的時候,心裡還是會有不安,還是覺得哪裡不太對。

於是,最終要麼是我選擇了離開,要麼是對方選擇了離開。

在這個過程裡,只要別人對我表達了喜歡、欣賞之情,我都會很惶恐,甚至排斥。雖然我沒討好過他們,但是他們的讚賞讓我害怕我會忍不住去討好他們,更害怕他們看到完整的我後失望。

那時候,別人突然的誇獎比譏諷讓我更加緊張不安。

幸好後來遇見了方方老師,遇見了七日覺,在建立自我價值、拿回自己力量的同時,也在學習拒絕,學習接受不同,學習自我滿足。界限感就好了很多。

如果重新選擇的話,幼年的我,可能還會討好奶奶吧,為了活得容易點嘛。但是,我會把這當成一種生存策略,不會讓自己從心態上卑微自己。會讓自己知道,這一切都是有選擇的,我可以硬氣一點甚至抗爭一下,也可以滿足一下奶奶的虛榮心,得一點我的好處。討好奶奶不是意味著我的價值建立在她的喜怒上,而是我選擇活得舒服點的方式。

但是,在感情上,重來一次的話,我不會選擇討好了。我會立體全面得活著,不會因為有人喜歡我而患得患失。他們為他們的判斷負責,我只對自己負責。我不會將我的價值依附於別人的喜惡上了,他們喜歡也好,討厭也罷,我早已客觀存在。若要在一起,便是兩個完整的人在一起,再也不想刻意扮演什麼角色了。我可以自由轉換角色,但那一定是出於我內在已經豐盈的愛,而非為了索取什麼填補漏洞。

由於幼年的經驗,“討好”對我來說,可能是最得心應手的方式,給大腦一種錯覺--“這是最容易、麻煩最小的方式”。但是,事實上,選擇談判、與眾不同,甚至選擇衝突,可能才是最直截了當、最徹底有效的解決辦法。討好就像慢性毒藥,只是讓你痛得慢一點。抗爭、拒絕、談判、衝突像是一把手術刀,可能一瞬間讓你痛到流血,但是,手起刀落,病痛就能進入下一個療程了。越早開刀,越早結束痛苦,開始新生。

閱讀原文

TAGS:討好討好奶奶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