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盛和夫:愛·敬畏·活力場

王育琨頻道王育琨2018-02-04 15:20:00


愛·敬畏·活力場


          

“敬天愛人,不僅僅是敬畏規律敬畏天道,還要敬畏員工天賦巨大的無窮性。唯有帶著愛和敬畏,一切從零出發,才可以激發員工的無窮潛能。我去日航所以很快就見到效果,就是因為我在一線上摸爬滾打幾十年,我知道這個祕密。於是,到日航我3個月內跟3萬名日航員工握手問計。好方法就井噴出來了


現場有神靈。答案永遠在現場。要帶著愛去工作,帶著敬畏到現場,一切從零出發才會耳順,才會激發員工無窮的創造力;愛、敬畏、現場和一切從零出發,是構建活力場的基本點,也是經營人生和經營企業的基本點。


稻盛和夫拯救日航,靠的就是上下心氣相通、以心到心的活力場,開啟了員工的內在的源頭活水,讓團隊釋放出無窮的潛能。


     

王育琨


     

稻盛哲學的基本點


        稻盛和夫有時會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打動。


        因為我給他的專著《人為什麼活著》(2009年3月出版)寫了序,他2009年6月到中國來時,特別通過京瓷駐京辦事處主任山田正睛約我晤談。


        稻盛和夫開門見山:“育琨先生,您給我的書《人為什麼活著》寫的序,打動我了,很感謝。你為什麼那麼給我寫序?”


        這一問,我倒有點詫異。那個序言是急就章。大概印象深刻的是兩個細節。


         一個是開頭:“一個生命最大的挑戰不是奮鬥過程中的壓力,而是成功後的負累。很少有人可以一切歸零,每個當下從零開始面對一切新發生。稻盛和夫就是這樣的人”。


         一個是結尾:“1996年稻盛和夫去醫院例行檢查,查出了胃癌。他把檢查報告放進包包裡,坐著地鐵去另外一個城市給中小企業家宣講稻盛哲學。講完後又一起喝了點小酒。回家已經是晚上9點半多了。他洗漱一下,就跟夫人10點一過就上床睡覺了。得癌症這件事,沒有絲毫影響他一天的日程,包括睡覺的時間”。


       敘述完這個故事,我加了一個點評:“稻盛和夫已經看透了生死。他的價值、意識和人格體系已經成型,任何事情都打饒不了他的平靜,癌症和死亡也打擾不了。”


       稻盛先生是關注開頭還是結尾?我瞬間想都不是。他是在關心為什麼我觸摸到稻盛哲學的魂魄。於是,我就直接回應:


        “1996年我的老闆鄧質方給我推薦了兩本書,一本是盛田昭夫的《日本製造》,一本是《稻盛和夫:在逆境中奮起的企業家》。我們公司在十年經營管理工作中碰到難題時,我們常常到您的書裡去找辦法。您的兩個思想給了我們最大的啟示:一是帶著愛去工作,一是答案永遠在現場。這兩個基本點跟毛澤東的“群眾是真正英雄”、“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實事求是”等如出一轍。把這兩個基本點注入血液中,注入我們的意識中,我感覺所有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稻盛和夫眼中有溫度了。他說:“是的,現場有神靈。要帶著愛去工作,帶著敬畏到現場,一切從零出發才會耳順,才可以激發員工的無窮創造性。”


       稻盛和夫把心物一體之愛引入一點一滴的工作之中。拓展了撞醒員工生命覺醒的道路。他說:“向工作傾注的愛,就是最好的老師。它能讓你傾聽到產品發出的‘竊竊私語’,甚至聽到產品的‘哭泣聲’。當你把一個個產品完全當作自己的孩子,滿懷愛,細心觀察時,必然就會獲得如何解決問題、如何提高製成率的啟示”。


        稻盛和夫聽了我的迴應非常開心。


        我接著有告訴他一件事:汶川地震後,三聚氰胺牛奶曝光。我緊接著寫了一篇博客:《人民呼喚帶著愛去工作》。網易博客一天的點擊量超過30萬人次。稻盛和夫“帶著愛去工作”的思想,在中國已經廣為人知了。


        他很認真地對我說:“我打算今年底在中國落地盛和塾,育琨先生千萬幫忙。”


        我說:我時刻準備著,即時發動。


        稻盛和夫樂得閉不上嘴了。制止了他們一行人中的竊竊私語,延長了我們的談話時間。此後,還帶著我一起去了新浪直播間,面對記者回答問題。


        我感受到了稻盛和夫那顆滾燙的心。分手後,我發郵件請他幫我的新作《答案永遠在現場》寫序,他欣然應允。跟我要了書稿的10多萬字,20多天就把1000字的序,這個序不僅僅抓住了新書最本源的東西,還第一次對稻盛經營智慧做了一個系統性的小結:


        “我創業以來所以能夠快速成長,恰恰是我在“現場”培育出來的、獨有的經營哲學和經營管理體系。


        “我的經營哲學,也稱“京瓷哲學”。它以“作為人何謂正確”這一原理原則為基礎,囊括了企業經營的要訣、經營者與幹部以及企業員工的行為規範、人生的活法等內容,是一套具有綜合性、實踐性的思想。


          “我的經營管理體系,也稱阿米巴經營,是一種獨特的管理會計體系。它將公司組織分為一個個“阿米巴”小集體,而各個小集體,就像是一個一個的中小企業,在保持活力的同時,以“單位時間核算”這種獨特的經營指標為基礎,徹底追求附加價值的最大化”。


        稻盛和夫是在說:答案永遠在現場是一個地基;在此之上有兩根柱子。一是稻盛哲學或公司文化,二是經營體系或阿米巴考核機制;經營要去到的方向是:培養整體人打造一流好產品。對此我做了一個圖標:



稻盛和夫帶著愛和敬畏去拯救日航


2010年2月1日稻盛接盤申請破產保護的日航。日航公司頻臨倒閉,人才流失,管理層鬆散,沒人安心幹活,人心已經死了,什麼辦法都試過了。稻盛不懂航空業,而且他沒有放心的鐵桿團隊,沒有掌握客源,沒有航空業管理技術,他沒有日航先前的領導人和高管那樣令人炫目的資深航空背景。看上去,這個年老的外來戶,沒有一絲勝算。而稻盛和夫偏偏就成功了。進去一年多,日航盈利就是全球航空公司第一了,2年日航就重新上市了。


稻盛和夫以近80歲的高齡,一個人拯救日航,一時傳為佳話。


私下裡,我請教稻盛和夫:外面傳的神乎其神,您到底是怎麼拯救日航的?


稻盛和夫沒有直接回應我的問題。而是意味深長地反問我一句:“您知道什麼是敬天愛人嗎?”


看架勢,稻盛先生要給我說寶貝了。我趕緊搖搖頭,不打斷他。


果然,稻盛和夫說出了一個天大的祕密:


人們常常理解“敬天”就是敬畏規律,敬畏天道,那個理解只抓住了一層意思。還有更重要的一層是說給領導聽的,就是要敬畏員工巨大的無窮性。千萬別用你的認知和做派去框死員工潛能的無窮性。您要帶著敬畏帶著愛去保護這種巨大的能量。我去日航所以很快就見到效果,就是因為我知道這個祕密。


我去日航最重要的是多聽聽一線員工的意見。答案永遠在現場。接手日航3個月的時間,我就與3萬多名日航員工握手問計。好主意咕嘟咕嘟就往外冒。


日航許多高管,都是從哈佛、牛津、劍橋、耶魯回來的高材生,有一套套理論和做法,卻對現場實際有點隔膜。稻盛在日航,每天上午去跟高管開會,對一系列問題,他們都很有不易鬆動的定見,每個人都抱怨,每個人看上去都盡了力,就是左右沒有辦法突圍。


 這個老人是個新手,他願意跟員工學習航空業管理。他3個月之內,與3萬多名日航員工握手問計。這可是個力氣活!他從高管那裡領來了一大堆問題。他耳順,樂意聽從員工們對這些難題的好建議。員工對每一個疑難問題都有解。稻盛每天下午就去跟一線員工交流。稻盛放空自己,把困難、成見、經驗、手段、身份、混亂、無效率、推諉等等都扔進了太平洋。他準備用生命去了解、體驗和全部地驗證事實。每次跟一線員工交流時,都會有意想不到的鮮活的東西觸碰到他。


第二天稻盛給高管們開會時,他會以一個新人的面貌出現,而且現學現賣。稻盛貼近一線,說話有底氣。當看到一些高管說話不著調時,就用素直之心,直接指出這些高管的軟肋,現場效果可以震撼到與會者的心。員工交流與高管開會這樣互為因果,讓稻盛和夫很快找到解決辦法。


稻盛和夫在日航做的實際上就是把他的成功方程式植入員工心中。植入成功方程式的關鍵在於植入和弘揚好的品質。稻盛和夫在日航宣貫發生在重振日航第一線一個個現場的故事和心性。



敬天愛人:愛到深處是敬畏


稻盛和夫說了一個很重要的哲學:敬天愛人,愛到深處是敬畏。敬畏人的天性,敬畏人自性爆發生萬法的無窮能量,敬畏是不是語言、行為有干涉而耽誤了、妨礙了員工自發自動自覺自由自主創造力的發揮。而這一切都很簡單,都是出自一個是否可以耳順,願意認真傾聽來自一線的聲音,是否對員工身上的巨大的無窮性有足夠的敬畏。


好多領導,好多父母,好多企業家,往往在這一點上發生偏差。他們自是、自負、自矝、自傲、自閉,他們聽不到員工的聲音。在他們眼裡,員工就是幹活的,就是把他們的指令執行下去就成了。


如何把這種深入骨髓的敬畏傳遞給管理團隊和全員?稻盛和夫做出了很好的榜樣——走到員工身邊和心裡,認真傾聽一線員工的聲音,傾聽一線員工鮮活的建議。這也跟毛澤東與中國共產黨的哲學是相通的:


“實事求是”!

“群眾是真正的英雄”!

“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我問:“您是怎樣把這樣一種精神品質和思維特質貫徹下去呢”?


稻盛和夫給我打比方說,基督教不是每天要有早課嗎。早課,重複,重複,重複。日子久了,一種精神就會被植入潛意識,就會化為品質。這是讓公司統一的靈魂氣息滲透到每個現場當下的方便形式。由此形成一種“上下同欲,重在現場”的活力場。


稻盛和夫與紀伯倫有同樣的哲學。黎巴嫩詩人紀伯倫有詩:



生活的確是黑暗的,除非有了渴望,

所有渴望都是盲目的,除非有了知識,

一切知識都是徒然的,除非有了工作,

所有工作都是空虛的,除非有了愛;

當你們帶著愛工作時,你們就與自己、與他人、與上帝合為一體。


什麼是帶著愛工作?

是用你心中的絲線織布縫衣,彷彿你的至愛將穿上這衣服。

是帶著熱情建房築屋,彷彿你的至愛將居住其中。

是帶著深情播種,帶著喜悅收穫,彷彿你的至愛將品嚐果實。

是將你靈魂的氣息注入你的所有制品。

是意識到所有受福的逝者都在身邊注視著你。


——紀伯倫《先知》


與稻盛和夫探討活力場理論


稻盛和夫說:“我的經營管理體系,也稱阿米巴經營,是一種獨特的管理會計體系。它將公司組織分為一個個“阿米巴”小集體,而各個小集體,就像是一個一個的中小企業,在保持活力的同時,以“單位時間核算”這種獨特的經營指標為基礎,徹底追求附加價值的最大化”。


稻盛和夫的阿米巴經營體系,說簡單點也就是建造一個造物的活力能量場,簡稱活力場。活力場的構建有許多內在和外在條件和規則,稻盛和夫的人生成功方程式提供了最好的理論支撐。稻盛和夫到日航,真正做到的就是把成功方程式落實到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當下。


稻盛成功方程式為:


人生的成功= 思維方式 × 熱情 × 能力


在稻盛看來,“能力”是技能和知識;“熱情”就是傾注到工作中的激情和努力;而“思維方式”則是人生態度與思維。如果說“能力”和“熱情”是從0分到100分計算的話,“思維方式”則可以從 -100 分到+100分計算。


那是2010年10月31日“稻盛和夫經營哲學青島國際論壇”。我要主持一個半小時的互動論壇:稻盛和夫成功方程式的威力。我當著稻盛和夫的面,對上述成功方程式做了新的解析。我提出了一個改良公式:


造物場域能量 = 場域的智慧 × 身體的智慧           × 頭腦的智慧。


“能力”,相當於“頭腦的智慧”,相當於知識或技能,是我們迄今為止學到的所有的東西;“熱情”,則連接著一個人的情緒能量,是一個人“身體的智慧”,連接人的潛能;“思維方式”,可以稱作“場域的智慧”,那是一個人的內場域與外場域合作式互動,所呈現出來的能量。


內場域,係指由自身千絲萬縷心念糾結而成的內心場域,簡單說是心境或心態。外場域,係指由實體世界與虛體世界構成的外場域。簡單說是各種各樣的關係和交接。人類與場域原本無二無別,天人原本合一。人類除了以物質的方式與環境相互影響和改變外,更以心意識與環境相互影響和改變著,而且這個層面的影響和改變是決定性的。我們所“環”之一切“境”,皆由我們心意識所造就。



在當晚歡迎稻盛和夫的晚宴上,我有幸又一次與稻盛和夫坐在一起。稻盛和夫很興奮地說:“你說出了我內心裡的方程式”!


稻盛和夫這次很從容,他先問我:您知道“敬天愛人”是啥意意思嗎?


我搖搖頭。勇期待的眼神看著他。


稻盛和夫說:“敬天,不僅僅是敬畏宇宙規律,也不僅僅是敬畏人的良知,還要敬畏人的兩隻迸發所形成的無窮潛能。我在一線上摸爬滾打幾十年,我最懂這個道理。於是,到日航我3個月內跟3萬名日航員工握手問計。好方法就井噴出來了。敬天愛人的原點,就是‘作為人何為正確’。當一個團隊中,人人都有這樣一個‘純粹’的視角,對一件事情‘如其所是’地作出判斷,就會有一種積極的力量在團隊中傳遞,這也就是你說的‘場域的智慧’了”。


        場域的智慧,有個形成的過程。


        “頭腦的智慧”,人們學了很多東西,集結成有理智。人們總是從頭腦的分析開始接受一種東西。接著,人們就要不斷重複、重複、重複,語言和行為的不斷重複,就把這種東西潛移默化或滲透到潛意識中去了,滲透到你的良知良能中去了。


“身體的智慧”,是一個人潛移默化的良知良能。一個想法,不滲透到潛意識中去是不成的。只有當一個精神品質滲透到潛意識中去,才會成為人們不竭的動力。熱情,就是無論遇到什麼嚴峻的挑戰,什麼壓頂的困難,都有一種意願去接受。


“場域的智慧”,是能量場就開始發揮作用了。當一個人的智慧滲透到潛意識中去的時候,能量就會隨著一種氣場散發出來。當個體與群體產生了很強的共融力,已經融化在了一起,就會形成一個場域的整體力。這時,場域的智慧就開始生成轉化而形成一波一波的能量場。


對於我把成功方程式的三個要素理解成頭腦的智慧、身體的智慧、場域的智慧,稻盛和夫欣然接納。當時給我的感覺是,這些東西都在稻盛和夫的身體裡。他就像佛陀,他的頭腦事極度開放的,隨時向著所有原生的思想開放。對著不同的群體說話,一定會以聽眾的接受程度和角度來說事。什麼時候,當著什麼樣的讀者說到什麼程度,他都有著明確的意識。


一種被理解和歡喜的震顫裹挾著我。稻盛和夫最擅長於應用場域智慧的人,他一手在日航打造了一個活潑潑的造物活力場。日航成功,靠的就是心氣相通、以心到心的活力場,開啟了員工的內在的源頭活水,讓他們釋放出無窮的潛能。還不止如此。遍佈全球的盛和塾塾生,還主動向所有人散發小卡片:“幫幫稻盛,乘坐日航”。稻盛哲學傳播世界,世界上所有對稻盛哲學感興趣的人,有機會都會選擇乘坐日航,由此形成了一個廣大的場域,在稻盛整合日航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稻盛和夫對“場域的智慧”與活力場的理解,已經不僅僅放在個人的修為上了,他是放在一個企業造物能量場的建設,是要建構一個活力場,開啟每一個人的源頭活水,讓每一個人活出與眾不同的自己。這個過程包含很大的信息量。稻盛和夫會把體悟往內走歸結為王陽明的致良知,“惟天下至誠方可以立天下之大本”;往外走,歸結為萬物一體,一個內場域與外場域能量場不斷轉化的活潑潑的造物能量場。


簡單概括起來,可以說以阿米巴經營為核心的活力場,若干基本點是:現場有神靈;答案永遠在現場;要帶著愛去工作,帶著敬畏到現場,一切從零出發才會耳順,才會激發員工無窮的創造力;愛、敬畏、現場和一切從零出發,是構建活力場的基本點,也是經營人生和經營企業的基本點。


稻盛和夫拯救日航,靠的就是上下心氣相通、以心到心的活力場,開啟了員工的內在的源頭活水,讓團隊釋放出無窮的潛能。


內場域外場域之間能量的轉化,在華為等中國一流企業體現得同樣明顯。《地頭力》重點解析了華為能量場。以至於我的新書開始起名為《地頭力:華為能量場》。後來感覺地頭力是普適的,不可以綁定一家企業,就恢復了原本的名字。




《The Lonely Shepherd》(孤獨的牧羊人)是世界排簫大師Gheorghe Zamfir (格奧爾基·贊菲爾)演奏的排簫曲,70多歲的老人,獨對蒼天,抒發陽光和生命的韻律。稻盛和夫的活力場,就是這樣一個大生命的讚歌。




本文選自《地頭力》




閱讀原文

TAGS:稻盛稻盛哲學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