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源頭上整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

陝西工人報2018-01-22 18:29:51

       每到歲末年初,農民工討薪都會成為公眾關注的話題。這些年,雖然相關部門出臺了多項政策,加大了執行力度,一些機構與組織也因此受到處罰,但欠薪行為仍然屢禁不止。那麼,當前導致農民工被欠薪的原因到底有哪些?從根本上杜絕欠薪的發生,應該從哪些方面著手?
      欠薪屢禁不止
      農民工任開華的漫漫“討薪路”已經走了兩年有餘。今年41歲的任開華,2015年3月份,到遂寧市中力建築勞務有限公司位於北京煉焦化學廠能源研發科技中心項目處工作,當起了水暖班班長。
       當年8月份,工期結束,任開華和另外5名工人卻沒有拿到餘下的工資。“原先和項目負責人約好一天260元工資,陸陸續續幹了5個月的活,總共拿到手的就5000元,欠我3萬多元沒有給。”任開華每次提起工資,公司就一再拖延,從10月份拖到11月份,再到年底,工資還是不見蹤影。
       第二年過完春節,工資的發放依然杳無音訊。工人們覺得不能乾巴巴地等待,2016年3月份,名工人找到北京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尋求幫助,接待他們的律師建議:先回去找證據,再準備打官司。
       要找到證據並不容易,任開華等6人甚至難以證明自己是遂寧市中力建築勞務有限公司的員工。雖然簽訂過勞動合同,但合同掌握在施工單位手上,工人們也從沒有交過保險。在律師的幫助下,工人們最後找到一張沒有單位蓋章的工資公示表,一份電話錄音,其他結過工資的工友寫給公司結清工資的單子及銀行對賬單等,這些零零散散的證據成了他們的“救命稻草”。
       經過漫長的勞動仲裁,2016年8月份,除任開華以外的5名工人終於拿到了屬於自己的那份“血汗錢”。但由於施工單位刁難,如今,任開華還在等待二審法院開庭通知,被拖欠了兩年多的3萬多元工資,不知道何時能拿到手。
       原因錯綜複雜
       “農民工被欠薪之所以屢禁不止,有著種種現實原因。”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律師於帆說,癥結之一在於用工不規範。根據相關規定,無用工主體資格的包工頭並不能承包工程項目,但在工程建築領域,掛靠承包、違法分包、層層轉包等問題屢禁不絕,導致建設單位與農民工之間形成很長的債務鏈,工資支付的責任主體難以釐清,農民工討薪時面臨房地產開發方、承包方、施工方相互推脫,欠債找不到還主。
       從農民工自身來看,法律意識比較淡薄,權利意識缺乏,也讓其成為“容易受傷的人”。很多農民工剛一來到公司,在沒有簽訂任何保險或合同前提下,就開始幹活,一旦需要走法律程序,手裡的證據特別少。“有的工人在欠條上把自己的名字籤成在家裡的小名,直接失去法律效力。”於帆說,農民工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在勞動力市場的地位低,沒有多少選擇權。有些老闆故意不籤合同,不上保險,農民工一旦有要求,就直接辭退。
       而且,一些用工單位沒有按勞動法等法律規定辦事。根據勞動法等相關規定,用工單位給農民工支付工資時,應當每月按時支付,並且應當將工資直接支付給農民工本人,不得撥付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和個人代發。以任開華為例,在工地幹活幾年,他卻從來沒有按月領取過工資,甚至連施工單位究竟欠自己多少錢,也只能回答出一個3萬多元的大概數。“都是口頭約定,負責人什麼時候手裡有錢了就給我們發點零花錢。”任開華說。
       “對欠薪企業處罰力度不夠也是導致欠薪屢禁不止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於帆說,目前企業欠薪的違法成本偏低,對拖欠工資的企業,法院只能責令其支付工資,並且最高罰款不超過2萬元,與動輒數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拖欠工資數額相比,不足以起到震懾作用。如果對方名下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結果還可能會不了了之。
       與企業違規的低成本相比,農民工討薪的成本卻高得多。要走完一整套法律程序,快則五六個月,慢的需要幾年。雖然法律援助案件不收取律師代理費,但在這個過程中,農民工吃、住、行等方面還是會花費不少。
       規範用工制度
       令人欣慰的是,隨著各級政府加大力度查處拖欠農民工工資,以及越來越多的民間律師事務所和官方法律援助中心開始積極幫助農民工解決欠薪糾紛,近年來農民工被欠薪問題得到了明顯改善。
       但是要從根本上化解農民工被欠薪的難題,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於帆建議,首先要規範用工制度,禁止層層轉包、遏制“墊資制”。同時,政府應該加大對拖欠工資企業的打擊力度,採取“黑名單”方式,企業一旦出現拖欠工資的行為,將來企業參與的招投標一定會受到限制和影響。
       為解決這一問題,2017年9月份,人社部印發了《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凡是符合剋扣、無故拖欠農民工工資,數額達到認定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數額標準的和因拖欠農民工工資違法行為引發群體性事件、極端事件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的用人單位,應當納入拖欠工資“黑名單”。若被列入“黑名單”,意味著用人單位不僅要受到人社行政部門對其違法行為的行政處理或行政處罰,還要面臨列入“黑名單”期間的聯合懲戒措施和社會信用評價降低,可謂“一處違法、處處受限”。
       還有專家建議,應該儘快建立工資支付保證金和應急週轉金制度,在用人單位拖欠工資金額較大、一時間籌集不到足夠資金的情況下,用來墊付部分工資或給農民工提供部分生活費,解決被欠薪農民工的實際困難。
       要想徹底治理農民工被欠薪問題,需要完善相關機制,將立法、執法和法律援助機制有機地結合起來,從源頭上預防和制止用人單位拖欠農民工工資,才能真正堵住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漏洞,讓農民工權益得到更好維護。□李華林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