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張康陽:父親每次打電話只問國米,我才是他兒子!

足球報張愷2018-01-18 02:29:33

記者張愷報道
轉眼間,收購國米已一年半,少東家和意大利的名望隨著他和國米事務的緊密對接扶搖直上,他不僅是蘇寧的紅人,更是國米和意大利足球圈備受矚目的東方面孔。

對當代中國快速發展缺乏直觀有效認知的亞平寧,正從張康陽身上解讀蘇寧、試圖破譯中國資本強大的背後。常住米蘭城一年半的蘇寧太子,極大程度成為中國向意大利文化輸出的一種載體、一扇窗戶,用和裡皮、卡佩羅不同的方式,傳遞著東方價值觀和宏偉藍圖,當然,是建立在足球和商業基礎上。

毋庸諱言,意大利米蘭城兩派球迷比誰清楚,連米蘭市長都毫不避諱,AC米蘭的股東不如蘇寧透明,市長薩拉說,“不似蘇寧那種企業,看不到工業化規模。”張康陽作為蘇寧使者和國米俱樂部實質上的“執行主席”,已被國米世界視為優於同城對手的一柄利刃,蘇寧重視國米並做實事的證明。



儘管張康陽的官方頭銜只是國米董事,主席還是印尼人託希爾,但角色差異一目瞭然。張康陽在去年7月董事會上已經獲得5項領主席實權的權力,包括4000萬歐元內的轉會權,年薪1000萬歐元內的人事任免權,梅阿查球場商業廣告簽署權等。而米蘭方面,雖有執行總經理韓力經常現身,但除了督戰之外無實務,大權握在法索內和米拉貝利兩人手裡。


國米的意大利籍經理團隊包括副主席薩內蒂,是在張康陽直接領導下的,張康陽以第一身份參與國米在洲際範疇內的重大事項,如參加會議並將任職(米蘭方面卻是法索內出席),如國米的債權發放巡迴演講,更不用提各種探營、慰問青年隊、俱樂部聖誕晚宴的豪邁致辭等常務事務。


帶著對李勇鴻的AC米蘭的尊重,但要看到中資米蘭缺少張康陽這種性質的中方領導,老闆與經理團分離,宏觀把控和微觀工作開展不那麼順暢。



在意大利人眼中,這個蘇寧“少主”、略帶神祕感的中國90後精英是個什麼樣的青年?《米蘭體育報》記者盧卡·塔伊德利最近撰寫一篇題為《國米,Steven領導,蘇寧接穗者越發意大利化》的專題文章,向球迷講述他了解的張康陽,也在強調張康陽“對國米把控的力度越來越強。”


文章先從張康陽的稱呼開始,“Kangyang還是Steven?抑或Stefano(意大利人給少東家起的意大利化人名斯蒂法諾)?無所謂了,我們都管他叫Steven。他為人透明,說話直接,這方面不太‘中國’,按我們的瞭解,中國人含蓄內斂講究中庸之道。裡皮也講過,中國人說話喜歡繞彎,談一件事先說其它二三件事。”


“可Steven又謙虛謹慎,這又很‘中國’。他融入意大利生活很快,像一塊海綿,吸收新事物學東西速度驚人,什麼事都勤學好問,領悟力和發散性極強,應該源於他在美國的精英教育和在蘇寧擔任外事負責人的履歷。”塔伊德利如此描述。



張康陽是張近東派在國米的首席代表,雖然名義上只是董事,但已把國米全盤事務抓在手中,即將進入ECA(歐洲俱樂部協會)任職,代表國米和意甲發聲。


不僅意媒誇讚,一眾國米人也是好評如潮,前主席莫拉蒂評價他“思維敏捷、反應迅速,有才能卻又溫文爾雅。”主帥斯帕萊蒂更是直言:“他很年輕,但很有水平,也很有領袖力,深深領會國米傳統並正在傳承下去。”



中國網民對張康陽的履歷做過探尋,說他畢業於賓夕法尼亞大學,曾任職於摩根士丹利資本市場部與摩根大通投資銀行部,未得張康陽本人承認。



不過他上週末的ins社交動態宣佈“重返母校”,是賓夕法尼亞的摩爾西斯堡學院,美國著名私立高中、大學預校,“回到一切開始的地方,一切正在繼續。”國米冬歇,球員休假,張康陽也藉機去美國探望母校,本週末冬歇後的首戰,他肯定到場助威。


張康陽精通英語,接受美國CNBC採訪時,全程用英語對答,也能用意大利語演講如聖誕晚宴致辭,“我和國米一同經歷高低起伏,真正的國米正在迴歸,我們要去統治未來。”


探望青年隊時表態“都在問我們市場上能買誰,可最好的青年已在陣中”,去年12月過26歲生日時到皮內蒂納探訪一線隊發聲,“和你們共事是我的榮幸”,簡單的意大利語交流不成問題,還在學習精進過程中。塔伊德利文章寫道:“他還沒完全精通意大利語,但能聽懂我們說的話,跟我們‘抱怨’過父親對國米的關心大於對他。”



《米蘭體育報》也披露過張康陽的類似表態,“父親每次打電話只問國米情況、球員怎麼樣、他們都說了些什麼。我反問:‘我才是你兒子,你怎麼不問問我?’我父親回答:‘哦,你怎麼樣了?球隊昨天訓練如何?幫我轉告漢達諾維奇,他的撲救真棒。’我哭笑不得。”可見蘇寧老闆對國米具體事務也是非常關心。


《米蘭體育報》揭示了張康陽的米蘭生活地圖,在布雷拉區買了房(距離國米總部很近),主要活動地點除了梅阿查球場,就是意大利餐館和中餐館各一家。喜歡去維多利奧街區的意大利餐廳,最愛吃牛排和燴飯,有空也去貝爾加莫市和亞特蘭大俱樂部的老闆佩爾卡西父子就餐,佩爾卡西去年5月到南京和蘇寧達成合作協議。


有時,張康陽晚上會去酒吧看英超比賽,給Procaccini區著名酒吧餐館“442”送上江蘇蘇寧俱樂部的圍巾。也會把自己的愛車噴上國米隊徽和藍黑色。《米蘭體育報》稱:“他在法拉利總部通過學習拿到賽車資格證,與球隊的會餐中會叮囑球員少喝點酒。




為國米工作一年半,張康陽作風低調,從未接受中國媒體的專訪,也只在去年7月底國米亞洲行期間、在新加坡接受過意大利體育媒體的聯合採訪,僅此一次正式的面對面,說出“國米引援不看名氣價格、只談心靈”頗具魄力的方針,誇獎斯帕萊蒂工作熱誠“經常凌晨3點才睡覺”。


為數不多的和張康陽接觸過的中國記者透露,張康陽為人隨和、不拿腔作調擺架子,會關心中國記者在意大利的飲食起居,送上“你們辛苦了”之類的溫暖。去年夏天國米來華,首次新聞發佈會因訓練超時和天氣炎熱遲到一個小時,張康陽內部發火,訓斥球隊不守時。


由於他的對外低調極少露臉,社交網絡成為他和球迷交流、外界瞭解其動態的主要平臺。他也是個社交達人,發佈和皇馬主席弗洛倫蒂諾合影、祝賀國米119歲生日(蘇寧入主後國米第一個生日,圖片很有意味:父子倆攜手高舉國米大旗有傳承之意,讓人不由想到莫拉蒂父子和張近東父子)。



2018新年寄語“前方是充滿挑戰的探險,我們不帶一絲遺憾去迎接,希望2018屬於我們,那將是國米年”,意指3月份國米120歲壽誕。張康陽發佈的慶祝蘇寧入圍世界500強圖片,還得到中超外援帕託的點贊。球迷會給他的動態留言,嘗試探聽國米市場動向。


去年5月《財富》中文版發佈中國40位40歲以下商界精英榜,張康陽不僅在列,更是40人中最年輕的,和另一共享單車創始人戴威是僅有的30歲以下年輕企業家。


接受美國媒體採訪中,張康陽展現出自己對事物的獨到見解:“足球在歐洲就像一種宗教,人們因為足球而瘋狂。不過足球就是足球,是有起伏和階段性的。蘇寧投資一家境外足球俱樂部,會打開新的文化交流渠道。治理球隊如企業,你要有合適的領導和員工。僅僅考慮下個賽季是不正確的,我們要為俱樂部的未來兩年、五年甚至十年去考慮。”



“重要的不是投資多少錢,而是如何進行投入,取決於俱樂部的收入等多方面因素。你需要對俱樂部有耐心和信心。我知道球迷對國米感情很深,我們會盡其所能,但是事情要一步步來。你無法在幾個月的時間內改變一切。我絲毫不懷疑,球隊會越來越好,蘇寧將會長期穩步投資,這是一個巨大的責任,尤其對我來說。”



編輯 | 把球給我我要回家

--------------------------------------------------------------

本微信刊載的所有內容,版權均為足球報所有,未經授權許可,其他媒體不得轉載。如需轉載或改編,請聯繫足球報新媒體事業部。

郵箱:[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