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明天起, 做一個幸福的人

楚塵文化2018-01-07 14:40:14

2018的新日子已經一週了。新的一年對於你來說是舊的延續還是新的開始?

今天帶來十首關於“開始”的詩,讓我們在詩歌的陪伴中繼續前行。


與開始


[波蘭]辛波斯卡

林洪亮 譯


戰爭過後,
總會有人去清理,
把戰場打掃整潔,
而整潔決不會自行出現。

總會有人把瓦礫
掃到路旁邊,
好讓裝滿屍體的大車,
暢行無阻地駛過。

總會有人去清除
淤泥和灰燼,
沙發的彈簧,
玻璃的碎片,
和血汙的破衣爛衫。

總會有人去運來木頭,
好撐住傾斜的牆壁。
給窗戶裝上玻璃,
給大門安上搭扣。

這些工作不會一蹴而就,
安們歲月。
所有的攝影機
都已去參加另一場戰爭。

橋樑需要修復,
車站需要重建,
捲起的袖口,
已經破成了碎片。

有人手裡拿著掃帚,
仍會想起發生過的戰爭。
有些人聽著,
不停地頻頻點頭。
有些人開始東張西望,
感到枯燥乏味。

時常有人
在樹叢下挖出
鏽壞了的刀槍,
並把它們丟進廢物堆裡。

那些目睹過
戰火的人,
不得不把位置讓給
對戰爭了解較少的人,
瞭解很少的人,
甚至毫無瞭解的人。

還有人會躺在
產生前因
和後果的草叢中,
嘴裡咬著麥穗,
眼睛望著浮雲。




一星期我都沒有和人說一句話


[俄羅斯]阿赫瑪託娃

高莽 譯


一星期我都沒有和人說一句話, 
我一直坐在海邊的石頭上, 
我愛看,綠色波浪噴濺起的水花, 
彷彿我的淚水,苦鹹。 
有過多少春天和冬天,而我 
為何記住的只有一個春天。 
當夜晚變得溫暖,冰雪消融, 
我走出家門去看月亮, 
一個陌生人輕聲地問我, 
我們相遇在小松林間: 
“莫非你就是,那個我從少年時代 
就到處找尋的人,那個和我 
一起玩耍,讓我思念的可愛姐妹?” 
我回答陌生人:“不是!” 
當塵世的燈光把他照亮, 
我把雙手伸給了他, 
而他贈給我一枚神祕的寶石戒指, 
以保護我不受的傷害。 
他還告訴我一個地方的四種標誌, 
在那裡我們會再次相逢: 
大海,圓形的港灣,高聳的燈塔, 
而永遠必須有的是——艾蒿叢…… 
生活怎樣開始,就讓它怎樣結束。 
我說,我知道:阿門! 


1916年秋塞瓦斯托波爾 




不再是從前的我


[法] 馬羅

孫敏譯


不再是從前的我,

以後也不會是現在的我,

我那美麗的春日和夏季

已經從窗前流逝。

愛情啊,你是我的主宰,

眾神中我最敬慕你。

假如我能重生,

我將更好地服侍你。




第一朵蒲公英


[美]惠特曼

李野光 譯

單純,清新,美麗,從寒冬結束時出現,

好像這世界從沒有過時髦、交易和政治手腕,

從它那草叢中陽光充足的角落裡冒出——天真的,金黃的,寧靜如黎明,

春天第一朵蒲公英露出它的深信的臉。




面朝大海, 春暖花開


海子


從明天起, 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 劈柴, 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 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 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 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的幸福
我也願面朝大海, 春暖花開




結局或開始

——獻給遇羅克


北島


我,站在這裡
代替另一個被殺害的人
為了每當太陽升起
讓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過整個國土


悲哀的霧
覆蓋著補丁般錯落的屋頂
在房子與房子之間
煙囪噴吐著灰燼般的人群
溫暖從明亮的樹梢吹散
逗留在貧困的菸頭上
一隻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烏雲


以太陽的名義
黑暗公開地掠奪
沉默依然是東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畫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為什麼不再歌唱
難道連黃河縴夫的繩索
也象崩斷的琴絃
不再發出鳴響
難道時間這面晦暗的鏡子
也永遠背對著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雲


我尋找著你
在一次次夢中
一個個多霧的夜裡或早晨
我尋找春天和蘋果樹
蜜蜂牽動的一縷縷微風


我尋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陽光變成的鷗群

我尋找砌在牆裡的傳說
你和我被遺忘的姓名


如果鮮血會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頭上
成熟的果實
會留下我的顏色


必須承認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戰慄了
誰願意做隕石
或受難者冰冷的塑像
看著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別人的手中傳遞
即使鴿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體溫和呼吸
它們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飛去


我是人
我需要愛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裡
度過每個寧靜的黃昏
在搖籃的晃動中
等待著兒子第一聲呼喚
在草地和落葉上
在每一道真摯的目光上
我寫下生活的詩
這普普通通的願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價


一生中
我多次撒謊
卻始終誠實地遵守著
一個兒時的諾言
因此,那與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沒有饒恕過我


我,站在這裡
代替另一個被殺害的人
沒有別的選擇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將會有另一個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風
風上是閃爍的星群


也許有一天
太陽變成了萎縮的花環
垂放在
每一個不朽的戰士
森林般生長的墓碑前
烏鴉,這夜的碎片
紛紛揚揚




避免


顧城


你不願意種花
你說:
“我不願看見它
一點點凋落”
是的
為了避免結束
您避免了一切開始



 

涉禽


商禽


從一條長凳上
午寢
醒來

忘卻了什麼是
昨日
今天

竟不知時間是如此的淺
一舉步便踏到明天




愛情十四行

—給閃的一首詩


李宏偉


你靜坐那裡,明亮的光線簇擁著你

內部空曠的背景傳遞溫潤雨聲

愛人啊,當你用掌紋圈起燭光

我在陰影的深處享受你的蔭庇

上坡路,下坡路

愛情生長的是同一條路

飛鳥厭倦拍打天空

穿過狹長的器皿,我再一次回到你的身邊

命名的儀式在這一刻由你開始

一群潔白的玉蘭花

圍著你天藍色的裙裾,迎風飄搖

翅膀、光線、箭頭,三者疊成的火焰

終將向遠方將我燃燒

愛人啊,你的名字是我唯一的安慰





如果你來看我 


海桑

如果你來看我,我將陪你去山裡住幾天 
山裡的清靜想我,想的是有點狠了 
若果你來看我,我們將住在山裡 
住在不同的人家,相去就二三裡吧 
這樣我每天都能去看你 
我們的相逢就會更多些 
如果你來看我,我不會總和你在一起 
其餘的時間,就把你留給山裡的星和月 
他們啊明亮得伸手可摘 
卻從來沒人捨得去碰它 
如果你來看我,請告訴我吧 
哪怕現在就說,哪怕馬上就說 
在你啟程之前,我就開始幸福了


P[email protected]Ben Simon Rehn



編輯 | 武佳楨

閱讀,讓一切有所不同

歡   迎   關   注

楚塵文化

商務合作請聯繫微信號:aotexin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