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死亡病例教訓太深刻了!為所有醫護敲響警鐘!

三甲傳真2018-01-03 09:02:04

這兩起死亡病例,均與醫生下達口頭遺囑、護士執行有關,教訓極為深刻。在臨床工作中,需要廣大醫護人員引以為戒。


死亡案例一:因轉移性右下腹疼痛到某縣醫院就診,經門診檢查後,以“闌尾炎”收入院暫行靜脈輸液治療。入院當日夜間患者腹痛加重,家屬告知值班護士後,護士電話通知,值班醫生在電話上指示護士為患者肌肉注射鹽酸哌替啶0.050g,4小時30分鐘後患者死亡。


患者死亡後,醫患雙方發生爭議,死者屍檢報告示:死亡原因為急性心梗。醫療事故技術鑑定為一級甲等醫療事故,醫方負次要責任。醫療機構對死者家屬給予經濟補償。在處理糾紛過程中,當日值班醫生不承認夜間曾下達醫囑


死亡案例二:某孕婦因足月妊娠,入住某醫院,辦理住院手續之後,因醫院床位緊張,院方讓產婦回家待產。兩日後的夜間,孕婦因自感胎動異常到院,值班護士給予查體後彙報值班醫生,值班醫生口頭告知護士請孕婦回家待產,次日來院。孕婦次日到院檢查,發現胎死腹中。該案最終醫療機構賠償近15萬元。


以上兩個案例均涉及口頭醫囑的下達與執行問題,且最終發生了患者或胎兒死亡的問題,醫患爭議較大。在處理爭議的過程中,醫護因口頭醫囑是否下達的問題意見不一,無論是對醫患糾紛的對外處理,還是對醫護之間今後的工作配合,都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下面從口頭遺囑的規範使用、法律風險和醫護在實際臨床工作中的注意事項等多個維度,對以上兩個案例進行具體分析。


第一:口頭醫囑的概念。口頭醫囑是指醫師在搶救或手術中不方便開具書面醫囑而口頭髮布的醫囑。根據該定義,口頭醫囑的下達與執行僅限於搶救或手術中,且當時開具書面醫囑不方便,兩個條件必須同時具備,缺一不可。


第二:口頭醫囑不規範使用的法律風險。臨床管理中常見的不規範開具口頭醫囑的情況一般發生在夜間或者病房值班醫生因出席急診、其他科室會診或臨時手術而離開病房的期間。值班護士發現患者發生病情變化後報告夜班醫生或電話通知外出醫生。這種情況下,醫生根據護士彙報的情況進行初步判斷後,大部分醫生會通知聽班醫生或者親自到患者床前查看患者,然後下達醫囑由護士執行。部分醫生由於制度意識不強,認為護理人員小題大做,未查看患者的情況下口頭下達醫囑由護士執行,或直接囑咐護理人員繼續臨床觀察。 


根據《執業醫師法》、《護士條例》、《病歷書寫基本規範》、醫療護理核心制度等法律法規的規定,醫師實施診療,出具醫學文件,必須親自診查。護士對於不符合法律規定的醫囑,應當向開具醫囑的醫師提出意見,必要時,向醫院管理部門報告。


患者接受的任何一項診療均來源於醫囑,即使是正確規範的醫囑,因醫學科學本身的侷限性、病情的複雜性、患者的個體差異、診療措施本身的風險性等有可能給患者帶來難以預見的醫源性損害。而不規範使用口頭醫囑則具有更大的風險性,是對患者生命與健康安全的忽視。如因違反以上規定對患者造成損害,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構成醫療事故的,由衛生行政部門對單位和個人給予行政處罰;情節嚴重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三:對臨床護士說的話。長期以來,在醫護的工作配合中,護士始終處於相對弱勢的地位,對於醫生開具醫囑的合法合規性審查,往往不敢發聲或發聲後也不能得到正確、及時的迴應。一旦發生糾紛,因醫療機構內部處於管理崗位的大部分也是醫生專業出身,在內部追責方面,護士也很難為自己爭取利益。


基於以上原因,臨床護士在醫護配合中敢於質疑權威,向小夥伴的違規行為說“不”,不僅僅是對患者安全的考慮,也是自身保護的需要。遇有違法下達口頭醫囑的情況,如果不能及時糾正,應當採取請醫生在備用醫囑本上書寫口頭醫囑的方法規避法律風險。對於既不親自下達醫囑,又拒絕書寫書面醫囑的,可以請當事醫生以手機短信的形式發送給執行護士,短信內容應涵蓋患者信息。醫護本是一家,在疾病面前我們是夥伴和戰友,合作的基礎是互信互助,而不是相愛相殺。


在醫學科學如此發達的今天,各種輔助醫療設備為醫生、護士提供了極大的工作便利,但是,任何的便利都替代不了醫護人員的眼和手。醫生、護士親臨患者身邊,除了用你的專業幫助患者,更是用你鎮靜的表情、溫暖的眼神、親切的撫摸給患者以關懷和支持。


以上案例均為發生在醫院真實案例,為保護當事人隱私,特隱去相關信息。


來源: 馬老師話醫法


長按下方二維碼,識別關注三甲傳真,每天一個案例分析,幫助醫護人員規避風險。合作請添加三甲傳真聯繫人微信:yyyy8303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