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是自由的,鳥是自由的,海是自由的,生命是自由的。射手座是自由的。

七日覺喜悅的月2017-12-22 14:18:41

喜悅的月,我喜歡這個名字,是一個學生的筆名。也是七日覺的老覺友。

她原是七日覺的鐵粉,中間消失過一陣子,就像風一樣,飄走了。知道她在經歷自己的過程,沒有任何擔憂,也沒有多問什麼。

然後有一天她又飄回來了,再回來時,她的文風發生了變化。

說不清楚怎麼形容這變化,只知道喜歡這變化後的文風,有風的味道,就好像自由的味道。

而她在射手座七日覺的第四天寫下的文字,正好是關於自由,在對自由的探索裡,還有親人之間的愛。

祝閱讀愉快。

界限丨沐心坊第20期七日覺摩羯座主題線上心靈寫作招募

//正文

第四日:愚者與吊人

愚人不喜歡吊人,因為他看起來很蠢,擺出奇怪的造型,愚人喜歡自由,而吊人是不自由的。

自由啊,自由意味著一切,風是自由的,鳥是自由的,海是自由的,生命是自由的。射手座是自由的。

大海說,我不是自由的,我很沉重啊,我要托住好多生病,包括N多噸重的鯨魚啊,我還不能隨便上岸,人類會嚇死的。

就像媽媽說,她不自由。她很想自由的出國玩耍,但外婆生病了,她要照顧外婆,外婆九十三歲了,去年生了一場大病,從此活在輪椅上,她還喜歡看養老院養的貓兒,摸不了,就看著,她才是被輪椅束縛住了呢,她年輕時候不肯糊里糊塗進入婚姻,非跑去上班養活自己,看書,交朋友,派去天津的廠裡,與北京的朋友遠了,跟同事打打拱豬,不小心拱出一個同鄉老公,比自己小好幾歲,衝動,天真,固執,解放以後早早打成右派,她只能天天上班忙前忙後,頂著白眼,幹著關鍵職位,家裡兩個小朋友,嗷嗷待哺。

她的小閨女,從小就背上責任——照顧弟弟,她媽說,你是姐姐,弟弟做了錯事是你不管教,她只比她的弟弟大一歲呀,也要跟著捱打。媽媽不在家的時候,五六歲的她就跟著隔壁阿姨學蒸饅頭,到了十六七,媽媽說,你去插隊去吧,於是她去了古北口,來了例假都要割麥子,她弟弟進了工廠當工人,後來,她當老師,臺下坐著初中生,她剛插完隊,二十來歲,只拿了一個高中文憑,78年考大學,政審不過,79年上了大學,還是隻能當老師。她想過出國,也想過去深圳闖天下,揹著行李去深圳呆了一週又回來了。她愛旅遊,得想辦法旅遊,她給自己找了個好活,在活動中學帶著學生夏令營,帶著老師去考察,踏遍祖國山水。她到處走,從不談自由。她也生了個丫頭。

跟她不同,她的丫頭是獨生子女,獨佔父母一片真心,也聽話,父母工作忙,就自己玩,一句話不說也能玩出花來,丫頭沒覺得這有什麼了不起,直到成人儀式時拆開媽媽給的信,媽媽說,有一次工作忙,天黑了才來幼兒園接她,她就自己一人乖乖的靠在幼兒園的貼門上,因為太小,她站都站不好。丫頭的乖巧,止於青春期,腦袋裡的奇思怪想養出一個怪獸動物園,媽媽想:她得時刻提醒著她才能讓她不走歪道。小丫頭不亂跑,一畢業就跑回家,口口聲聲要自由。

自由戀愛,自由的不談戀愛,自由的週末,自由的寫作。

她覺得她對她有責任,可她要自由,那怎麼辦。

兩人較勁了五年,去年,丫頭有了穩定男朋友,她笑逐顏開,每天琢磨著怎麼讓這兩個人更舒服點,但她跟丫頭說,晚點要孩子,讓你婆婆帶孩子,我才不要把我所有的時間都用來看孩子呢。

丫頭生氣,可一想,這也是她自由戀愛的結果啊。

算了,反正婚還沒結,孩子也沒出來,想個毛線,出來了再說。

趁現在趕緊寫,趕緊做自己想做的事,寫著寫著,丫頭想起來,成人典禮,媽媽給她的信,題目叫女兒當自強,她也曾溼了眼眶,自由不自由,得自己做主。

//完

摩羯座七日覺已啟動報名,點擊閱讀一起明晰界限吧!

閱讀原文

TAGS:七日覺丫頭自由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