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迷戀光,亦迷戀雲,在凝視光和雲的時光裡,進入了最深的寧靜。

七日覺雪姑娘2017-12-10 20:58:58

不知道是誰曾寫過“難過的時候擡頭望天,眼淚就不會掉下來了”這樣的句子,青春期階段的我養成了但凡感到困惑迷茫或者傷心絕望時就擡頭看天的習慣。有時候可以看到雲,有時候什麼也看不到,但是擡頭的時候,天空總有或明或暗的光。也許是因為有云有光的原因,每次擡頭看天,真的會沒那麼難過了。

閱讀來自第19期塔羅七日覺的覺友雪姑娘的文字時,忽然想起來那段時光。

不知道有緣讀到這篇文章的你是否有獨屬於你生命體驗的“雲”和“光”呢?

//正文

第三日:愚者與隱士

說起隱士,想起小時候自己一個人坐在堂屋的神臺下,看著陽光透過來,陽光裡有很多塵霾在飛舞。那時候,我可以看光,看塵霾舞動,看光影變化看一整天。那時候特別著迷在光裡,有時候看著看著也覺得自己成了那道光,那樣極致的灑落綻放。

記憶裡,大部分時候我都是一個人的,因為我成績特別好,也因為我父母不讓我交朋友或者說交成績不好的朋友,慢慢的我也就習慣了一個人。

記得上初中那會兒,因為我在重點班,晚上下課總是在10點之後,父母忙,沒有辦法來接我,於是我一個人伴著黑夜,踩著星光,背誦著唐詩宋詞,英語單詞,政治歷史,慢慢的走回家。一個人在黑夜裡回家是怕的,因為那時候的我已經見過很多其他次元的人或物,那時候我恐懼他們,恐懼他們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那時候真的覺得太孤單太恐懼了。

初中那會兒我依然會一個人看光,有時候雲層中漏了一束光下來,我就會看很久,甚至我可以觀想到自己進入那束光裡,然後到達另一個世界。除了看光,也迷上了看雲,雲朵裡藏著另一個世界,我一直這麼執著的認為,我能在雲朵裡看到奔跑的戰士,飛舞的巨龍,咆哮的神獸,婉約的仙女,我一個人就可以靜靜呆在一個地方看光看雲看很久。這種和光與雲在一起的時光給了我很多深深的寧靜。

長大後反而很少看光看雲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陷入到了自己的情緒裡,我自己切斷了與光與雲與自己內在的連接。我開始往外求,求伴侶的全方位關注,求別人給同情給擁抱,求著求著我就發現自己變成了祥林嫂,我無法再從自己身上獲取力量了,我看光看雲的那些能力都消失了,不,其實那時候的我根本就不會關注光與雲。

重新回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大概就是生完寶寶之後的那段抑鬱時光吧,沒有人幫我,我自己幫自己,於是我開始重新走向內的路,在帶娃的空隙裡尋找一個人的獨處時光,我又慢慢的啟動我的身體感覺,去像小時那樣去感覺光感覺雲,去看光去看雲,這條向內的路越走越清晰了起來,前幾天做冥想,去到了地下33層,在那裡我重新回到了我內在深深的寧靜,我感覺到自己在那裡就像回到了久遠的家,小時候就存在的那個家。

這條向內的路我依然還走在路上,我為自己高興,因為我沒有遺忘,沒有遺忘我還有內在之光。 

//完

摩羯座七日覺預報名已開啟,點擊閱讀原文可訂購。


閱讀原文

TAGS:沒有遺忘七日覺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