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為了吃糖葫蘆找一百個理由‍

深夜談吃殘小雪2017-12-10 05:24:03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汪曾祺在《雅舍談吃》裡有這麼一句:“離開北平就沒有吃過糖葫蘆,實在想念”,從此我心中北平的代表就是糖葫蘆。當然,北平早就不叫北平了,當年的南方小孩,也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去過這個昔日叫北平的城市了。

糖葫蘆對於這個孩子,在成年前就已經定型了的味蕾,更多的吸引力只剩下遙遠的情懷了。可是每到寒冬,我就會想起北國肅穆裡的這一串紅。

今天週六,又到了溫習舊文字的時間,讓我們,來感受這糖葫蘆的酸甜吧。

——深夜君


- 正文 -


北京的冬天,寒風吹起來讓人輕易就失去外出活動的一切興致。無論聚會唱歌,和朋友聚在一起玩得多麼開心,下車回家的一段路也總是低著頭眉頭緊鎖。


往往這時,售賣糖葫蘆的小車子,一串串各樣的糖葫蘆擺在玻璃櫃子裡,在沉寂肅穆的街道中就顯得格外誘人惹火。但凡路過,一想到脆甜的冰糖包裹著酸酸的山楂,無論是已經酒足飯飽還是飢腸轆轆,總要去買一個的。



摘下手套,有些笨拙地從錢包裡找出錢。看著老闆把糖葫蘆裝到牛皮紙袋裡,像個充滿驚喜的小禮物放到我手中。


回家的那段短短的路,腳步變得更加匆匆。


糖葫蘆算是老北京城極具歷史的小吃,在各種影視作品裡,熱鬧的集市裡總也少不了沿路售賣糖葫蘆的老頭,和舉著糖葫蘆嬉笑打鬧的小孩子,一片冬日裡令人懷念的歡快風景。



我總是想,是多麼有智慧的人發明的如此吃法,冰糖中和了山楂偏澀的酸味,用竹籤串起方便邊走邊吃,成為散步時隨意可享用的冬日甜點。



它是隻屬於冬天的,新鮮的山楂上市,軟硬酸甜恰到好處。在冷風中冰糖被凍的脆脆的,入口即融,卻並不粘牙。若是運氣尚好,買到剛出鍋的糖葫蘆,一口下去,山楂的內裡還帶著沒有散去的餘溫,別有一種幸福感從口中傳來。


飲食知時節,若是過多猶豫遲疑,時間倏忽而過,想要再吃一口酸甜的糖葫蘆,又要等上一年光陰。曾經在盛夏買到商場裡賣的糖葫蘆,被冷凍過的山楂變得軟塌塌的,冰糖迅速融化,吃得掃興不已。



還在讀高中的時候,週六補課放學要比平日裡早一些,冬季天黑得早,回家的路上華燈初上。要路過一個小市場,每每走過都要排隊買一串糖葫蘆,揹著沉沉的書包邊走邊吃,吃晚飯前,肚子已接近半飽,那是對一週辛苦的獎賞。


後來獨自在北京生活,若是沒有加班回家的晚上,路過地鐵口的糖葫蘆攤,也是要停下買一串,那是犒勞一日工作的艱辛。


週末外出逛街,也要與好友一人一串共同分享,那是對於這份閒適不言而喻的歡慶儀式。



對於吃這件事,好像總要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能對於某種執念心安理得。


趁時光正好,讓舌頭盡情享受酸甜滋味,把日子過得紅火熱鬧,已是不枉過這一生。

 

文 / 殘小雪

圖片 / Google圖片循CC協議使用

BGM / 大魚 - 周深

原文發佈時間 / 2014年11月22日


▼點擊圖片,查看更多美食故事


你想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嗎?歡迎給我們投稿~投稿郵箱等待著你的故事:[email protected](點擊原文獲得更多信息)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群: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閱讀原文

TAGS:酸甜糖葫蘆美食故事深夜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