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丨“零元購機”贈話費?男子一口氣買了5部手機 結果悲劇了…

央視新聞2017-12-05 20:49:52

本文來源:揚子晚報 

江蘇南京市民孫先生收到一條“零元購機”短信廣告後,從去年12月到今年8月,在一家聯通營業廳連續參加了5次“零元購機”活動。今年8月,問題突然爆發,孫先生身背兩萬多元債務卻維權無門。      

買部手機不要錢 還能賺錢

“手機你拿走,話費我來送!不要您掏一分錢,手機、話費免費帶回家,真正的零元購機時代來臨了!”  孫先生去年10月收到了這樣一條廣告短信。內容顯示,某運營商正舉辦“零元購機”活動,地點在南京市江寧區的一家聯通營業廳。

兩個月後,孫先生正好想換新手機,恰好孫先生有個朋友王某在該運營商處工作,王某告訴他,自己和不少同事也參加了這個活動,真的不要錢就能拿到新手機,還能“白賺”到不少話費。

於是,孫先生選擇了一部國產手機,營業廳工作人員要他填張“業務受理單”,右下角蓋的是該運營商南京分公司的公章,中間蓋的是營業廳的公章。協議看上去是運營商官方提供的,右上方還有運營商的協議“序號”。

這部手機當時的市場價大約為4千元,但根據協議,孫先生通過刷信用卡的方式,一次性向該營業廳指定的賬戶轉賬8560元。支付記錄上,收款人顯示為“個體戶趙某”,即該營業廳負責人。

協議表明:這8560元會分10個月返還到孫先生的銀行卡上,每個月返856元。算下來,10個月後,孫先生不但白拿一部手機,還能賺到4千多元的話費。

在這之後,孫先生每個月都能準時收到856元的返還款。 嚐到甜頭後,孫先生又分別於2017年1月1日、5月30日、8月1日、8月21日,在該營業廳參加購買了不同品牌的手機。其中,5月那次,營業廳工作人員稱他名下的電話卡數量已經超出規定,“建議”用他妻子的身份證辦理電話卡。因為營業廳工作人員說有“考核任務”,參加活動必須辦卡。

8月開始 說好的“返還款”沒了

孫先生說,在今年8月前,5部手機所涉及到的費用,都能準時返還。其中,第一部手機的所有費用剛好全部還清。但從8月開始,另外四部手機的返還款他再也沒拿到過!因為付款給營業廳時用的是信用卡,現在孫先生每月要自己掏錢還4千多元,每個月拿的工資,基本上都用來還信用卡了。

“我日子快過不下去了!”孫先生當著記者的面算了一筆賬。這5次活動,他總共支出55928元,得到的五部手機,即便是按照手機廠商的官方指導價格(一般來說,實際購機會便宜幾百元),總共價值28900元。營業廳總共返還給他11091元,他損失15937元。另外,辦理貸款7957元,營業廳只替他還了3716元,還有4241元需要他個人償還。加起來,孫先生現在實際損失20178元! 

涉事營業廳已關門 受害者超百人

記者近日來到位於南京江寧區的這家營業廳,發現已經停止營業。捲簾門緊鎖,上面貼著一張沒有署名的字條“內部停業整頓,有事電話……”附近居民告訴記者,今年8月,這個營業廳就關門了,聽說是出事了。

在接下來的維權中,孫先生髮現參加這種“零元購機”活動的人數超過120人,大多數人都辦過2部以上手機。而該營業廳的負責人趙某是運營商在南京地區的一個“代理商”。趙某在南京有兩家營業廳,幾乎在同一時期,另一家也在辦理“零元購機”活動。

孫先生說,這120人中有20-30人就是這家運營商的工作人員。其餘人員有不少是這些工作人員的朋友、親戚、同學等。 

除了“零元購機”,在今年8月“出事”前,這兩家營業廳還對外舉辦過“話費充600元送600元”的活動,即市民一次性繳納給營業廳600元,營業廳分12個月返還給消費者共計1200元話費,每月返還100元。但到今年8月,這一活動的返還款同樣停止發放。

聯通公司至今沒有說法

錢先生說,今年9月、10月他與其他活動參與者兩次到位於江寧區天元路的聯通江寧總公司去維權。公司給出的答覆都是:1、公司方面已經知道此事,正在處理。2、活動涉及的公章和合同文本是公司的,但合同內容經過營業廳負責人趙某私自篡改,與公司無關。3、公司方面已經起訴趙某個人,相關部門正在處理,讓大家回家等消息。

運營商最後一次給錢先生等人的“說法”是今年10月20日,當時聯通公司讓各活動參與者把自己在營業廳簽過的協議照片通過郵件發過去。“我們按要求發了,但之後到現在都沒有任何說法。”

錢先生說,8月後營業廳負責人趙某一直沒有露面。包括大家到公司去維權時,公司的人打電話給趙某,喊他到現場去處理,趙某也沒有去。有人說他已經“跑路”了,有人說他人還在南京,只是躲起來了。

“我已向國家工信部的電信用戶申訴受理中心投訴此事了。”錢先生說。

12月4日下午,記者曾致電聯通官方客服電話“10010”,並向客服人員表明記者身份,希望聯通公司相關人員能與記者聯繫,說明事件的處置情況。但截至記者晚上發稿時,也沒有得到對方回覆。

律師:客戶可直接起訴運營商

對此事件,江蘇玖潤律師事務所饒奮斌律師分析認為,本事件事實清楚、證據完整,運營商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涉事的客戶可直接起訴運營商,而不是趙某個人。

饒律師分析說,首先,孫先生等人並不是與趙某個人私下達成的協議,而是在運營商的營業廳與代表運營商的工作人員簽署的協議。協議上,蓋的運營商的公章。客戶的出發點是看中運營商的信譽,認可這樣的活動。 

此外,從“零元購機”活動開始出現,到問題爆發,時間跨度長達10個月,要說運營商毫不知情不太現實。此外,諸如短信廣告、協議等也是以運營商的“官方”身份出現的。即便運營商說不是官方活動,而是趙某個人舉辦的,那麼如果這樣的活動與運營商的現行制度相沖突,運營商方面為何不制止呢?

如果說趙某私下“篡改”協議,那麼也是運營商與趙某個人之間的事情。運營商可以起訴趙某個人,但這與孫先生等客戶沒有關係。如果孫先生等人想採取法律的途徑維權,可以直接起訴運營商,要求運營商履行協議,支付相應返還款。

更多新聞

  • 首艘國產航母進入最後試驗階段  與遼寧艦有何不同?

  • 韓美空中軍演規模創歷史新高  半島戰爭一觸即發?

  • 年終獎應當如何發?工資和獎金有啥區別?答案在這裡→

  • 考前承諾“不過包退” 考完沒過被拉黑 真有所謂“保過班”嗎?


監製/楊繼紅  主編/李偉

編輯/胡宜闖

©央視新




“佔便宜”也要三思!


閱讀原文

TAGS:運營商趙某孫先生營業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