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雷峰塔地宮出土精美文物

掌上歷史2017-11-23 11:11:09


據文獻及出土碑物考證,王錢俶供奉“佛螺髻發”而建,初名“皇妃”塔。北宋開寶五年(972)開建,太平興國二年(977)完工,宋宣和、明嘉靖兩次遭火焚,1924年9月25日倒塌成廢墟。2000至2001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進行考古發掘,遺址出土了眾多石刻佛經、銘文磚、建築構件及佛教遺物,吳越國王錢俶手書的《華嚴經跋》及南宋《慶元修創記》殘碑,是解讀雷峰塔身世的重要史料。地宮出土七十七件(組)編號器物,供奉“佛螺髻發”的純銀阿育王塔和鎏金銀墊、盒、腰帶等金銀器放置在鐵函內。鎏金銅釋迦牟尼佛說法像、像形神俱佳。“光流素月”瑞獸銘帶鏡,鏡面鏨刻精美的線刻畫,為後世留下了罕見的藝術珍品。



雷峰塔塔基、底層塔身保存完好,為吳越國後期典型的套筒式迴廊結構。雷峰塔地宮為目前唯一科學發掘的五代時期佛塔地宮,出土器物體現了吳越國金銀器、玉器、銅器製作的較高工藝水平,為研究五代時期佛塔形制、地宮構造,瞭解吳越國曆史、佛教提供了寶貴的第一手資料。




瑞象重明 - 雷峰塔出土文物



鎏金純銀阿育王塔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通高36、底座邊長12釐米。由基座、塔身、山花蕉葉、塔剎四部分組成,塔身方形,四面鏤刻佛本生故事畫面,每面一個,分別為薩埵太子捨身飼虎、月光王施寶首、貿鴿、快目王舍眼。薩捶太子捨身飼虎畫面表現飼虎的場景,佛陀過去生為一印度太子時,與兄出遊,見一母虎與七幼虎飢餓耗弱,奄奄一息,遂刺身出血,捨命喂虎。屍毗王割肉貿鴿,畫面表現屍毗王割肉救鴿的場景。佛陀過去生為屍毗王,為救護被鷹追逐的鴿子,乃以血肉之軀換取鴿子的生命。快目王舍眼,畫面表現持針刺眼的情節。佛陀過去生為快目王時,已眼施於予盲婆羅門,並誓願未來成佛時令此婆羅門得慧眼。月光王施首,畫面表現月光王佈施首級的情節。佛陀過去生為月光王時,樂善好施,他國國王派遣勞度叉前往月光王之首,月光王欣然應允。



玉善財童子立像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通高8.6釐米。該像以青玉雕琢而成,具有良好的透光性能,表面拋光度極高。整體為片狀圓雕,局部為鏤空透雕,細部為陰線勾勒。童子大鼻小嘴,環耳,身著廣袖寬衣,手腕刻花纏臂金,腰帶繫帶,雙手插於腰間,站立在漂浮的如意雲彩之上,形象地表現了善財童子為求正果,跋山涉水遍訪名師的不尋常經歷。雲下有榫,豎插於“九山八海”題材的方形底座上。



鎏金銅釋迦牟尼佛說法像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通高68釐米。造像高肉髻,螺發。面相方圓,眉目修長,雙目微睜,眉間有白毫,雙耳垂肩,頸部飾三道蠶紋。身旁雙領下垂袈裟,下襬披覆蓮座上,內折僧袛支,帛帶於胸前橫系打結。左手撫膝,右手施數法印,結跏趺坐於雙層蓮瓣包圍的連臺上。蓮座下有盤龍柱及鏤空壺門雙層須彌座、方床。盤龍繞柱而上,託舉蓮花座,柱嵌插在須彌座上。須彌座每層側面個開兩個火焰式壺門。方床正面開三個火焰式壺門,側面各開兩個火焰式壺門。方床上前部兩端各有插孔,原有的插件已無。像是後是鏤空火焰紋大背光,頭光為圓輪狀,身兩側鏤空。龍在佛教中是護持佛法的善神,為天龍八部之一。靜謐的佛、張揚的龍、升騰的烈焰,三者的精妙組合成就了一件藝術佳作。



玉觀音菩薩坐像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通高4釐米。玉觀音以羊脂玉雕琢而成,雙面刻花,面部、服飾、蓮花座等細部特徵均為陰刻。此像頭戴花冠,身旁對襟廣長衫,肩搭帔帛,腰繫帛帶,左手託物,右手置胸前,結跏趺坐蓮花座上,座下有榫頭,原來應附有底座。



鎏金純銀阿育王塔   2000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天宮出土,通高33.5、底座邊長12釐米。銀塔原來安放在雷峰塔天宮內,經修復完整。由基座、塔身、山花蕉葉、塔剎四部分組成,每個部分捶揲成型,整體接合。基座下面用方形銀板封護,塔座的每側以菩提樹、禪定小佛像4尊相間作裝飾。塔身方形,四面鏤刻佛本生故事畫面,每面一個,分別為薩埵太子捨身飼虎、月光王施寶首、屍毗王割肉貿鴿、快目王舍眼等佛本生故事,人物外表鎏金,四角各有一護法金翅鳥。塔身的最上層用忍冬及獸面紋作裝飾。塔身四角的山花蕉葉,正面捶揲反映佛祖一生事蹟的佛傳故事畫面,共16幅,背面捶揲佛坐禪、說法等形象。塔剎由剎杆、五重相輪和頂部的摩尼寶珠等構成,塔剎的底座裝飾12朵覆蓮,塔內供奉金舍利瓶。



“千秋萬歲”銘鎏金銀墊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直徑25.4、厚0.05釐米、重98.5克。圓形為鏤空簿片狀,正中鏤刻一枚“千秋萬歲”銘圓形方孔錢,以聯珠紋分成內外兩圈,外圈裝飾六隻展翅飛翔的鴻雁,周邊鋪滿陳枝蔓纏繞的忍冬紋;內圈裝飾兩對顧盼傳情的鴛鴦,四周鏤刻池蓮。圖案佈局井然有序,顯現出一派鳥語花香、祥和溫馨的氛圍。



小石塔    2000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天宮出土,殘長10.2、寬7.9、最寬11釐米。塔身圓角方形,四璧向外鼓突。頂、底平,頂部正中有直徑0.8、深1釐米的小圓孔。塔身四面鑿火焰狀壺門式小龕,龕內雕坐佛一尊,佛低平肉髻,身穿通肩袈裟,手施禪定印,結跏趺坐,身後有葫蘆狀背光。


鎏金銅毗沙門天王像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通高5.2釐米。佛教護法四天王之一的北方多聞天王。據佛教相傳,毗沙門天王經常守護佛法,維護如來道場,由此常得如來說法,所以稱之為多聞天,梵語稱毗沙門。像為身穿甲冑的武將,左手託塔,右手持戟狀兵器,立於雲端。

刻本《寶篋印陀羅尼經》   葉恭綽舊藏,紙高7.6、全卷長210.7釐米。刻本。卷軸裝。楷書。引有黃起鳳繪設色雷峰塔圖,款題“用梅瞿山 筆法寫黃妃塔影,曉汀黃起鳳甲子冬月客西冷。”前隔水題簽為寶篋印經。卷端題“天下兵馬大元帥吳越國王錢俶/造此經八萬四千卷舍入西關/磚塔永充供養乙亥歲八月日紀,”乙亥歲為北宋開寶八年(975)。卷前扉畫“禮佛圖”,經文為《一切如來心祕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經文後鈐“恭綽”白文方印和“玉父造像記”朱文方印。全經用四紙黏連,第一紙經名53行,第二、三紙73行,第四紙連經名72行,共271行,首行11字,餘滿行10字。


石菩薩頭像



“千秋萬歲”銘鎏金銀盒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器高13.7、口徑20.7、蓋徑17.8、底徑16.4釐米、重823克。由盒蓋與盒身扣合而成,器表通體鎏金,兩側外壁銜環,蓋面以一對銜草飛翔的鳳凰為主體,周邊鏨刻細密的纏枝牡丹花,四面等距分佈“千秋萬歲”四個楷字,最外圈以如意雲紋作為邊飾,盒蓋與盒身的側面鏨刻兩圈纏枝牡丹紋。銀盒將“百鳥之王的鳳凰與“百花之王”的牡丹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在精心營造的吉祥富貴氣氛中,四周鏨刻“千秋萬歲”吉祥語,是繁榮昌盛、幸福美滿的象徵。



“饒益神寶”銅錢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直徑1.8釐米。日本清和天皇貞觀元年(859)始鑄.這是雷峰塔地宮出土個體最小的,是難得一見的外國錢幣。史書記載,吳越國王數次派使者到達日本,兩國間多有交流,這枚小小的銅錢正是吳越國和日本兩國頻繁交流的實物例證。


“都省銅坊”銅鏡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直徑16釐米。這是地宮銅鏡中最大的一面,小鈕,鈕上方有一“官”字。鏡背兩側有“都省銅坊,匠人倪成”銘文,是五代十國時期南唐官府鑄造的銅鏡。吳越國與南唐毗鄰,南唐官府生產的銅鏡在吳越國地宮內發現,是兩國往來的歷史見證。



如意雲紋鎏金銀腰帶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通長74.3釐米、重475.8克。這幅腰帶1套10件,銙的正中飾如意紋並鎏金。唐宋時期男子腰間不僅用於束腰,更多的是承擔裝飾、標誌身份的功能。銙的形狀通常有方形和半圓形兩種,正面雕琢圖案,背面焊釘作嵌入皮革之用。由於佩戴刀子、香囊等飾物的需要,銙上常附有小環或穿有小孔。



鸚鵡紋鎏金銀腰帶   2001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地宮出土,通長68.2釐米、重475克。這副外表鎏金銀質腰帶為1套13件,出土時排列有序,銙的正面飾1至2兩隻展翅飛翔的鸚鵡,一珍珠作地紋,背面焊接3至5個銀釘,嵌入皮革內。帶扣由可活動的扣環、釦針以及一端用銀釘固定的兩片扣身組成,扣身的反面淺刻“弟子陳承裕敬捨身上要帶入寶塔內”15字將代表自己身份的腰帶敬獻佛祖,足見陳承裕的虔誠之心。



雷鋒塔藏經磚   2000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出土,長37、寬18、厚0.6釐米。佛塔內一般都供養佛經,雷峰塔也不例外,但這種獨具匠心的藏經方式和特製的藏經磚為雷峰塔獨有。佛經置於藏經磚的小圓孔內,圓孔一頭露出磚緣,直徑2.5釐米,一頭深入磚身,深約10餘釐米,並不貫穿,內藏寬度不足10釐米的印本《寶篋印經》,正相比配。經卷藏入其中,外端再以黃泥封護,巧妙地給藏經營造了一個密封的保存氛圍。遺憾的是,經過歲月風雨的侵蝕,今日所獲藏經磚裡的經卷早已無存,凡事藏經磚,極少模印文字。雷峰塔發掘,在數以千計的藏經磚僅見這塊磚邊上模印“天”字的藏經磚,為孤例。“天”是千字文之首字,唐玄宗時僧人智昇撰《開元釋教錄略出》,編排佛籍以千字文為序,首函為“天”字函。

“光流素月”瑞獸銘帶鏡   直徑 10.3 釐米。此類銅鏡流行於隋至初唐時期,鏡背內區有四隻瑞獸首尾相隨繞鏡鈕奔馳,瑞獸間點綴纏枝葡萄。外區一週楷書銘文帶,首尾以一圓點作分隔,銘曰:“光流素月,質稟玄精。澄空鑑水,照回凝清。終古永固,瑩此心靈。”有趣的是,該鏡本來用作照容的一面,卻是佔滿鏡面的一幅線刻畫,底部七朵流雲,左右為重閣、菩提樹,中間設香案、香爐等供具。右邊四人,前面兩個是戴冠奉簡的道士,後面一對頭梳雙髻的女童,其中一人持節。左邊四人,兩個戴襆頭持竿的樂工在前,打扇的一對內侍在後。樓閣之間的雲端,盛裝女子在道士引領下昇仙。雲朵上首飛龍,下首舞鳳,又有仙鶴盤空,中間為琵琶、腰鼓、橫笛、箜篌、拍板,頂端星月交輝。畫面中舞鶴之間不鼓自鳴的樂器,意在表現阿彌陀佛所居的西方淨土。揚之水在《雷峰塔地宮出土光流素月鏡線刻畫考》一文中認為雷峰塔所出“光流素月”鏡鏡面線刻畫的主題是“發願往生淨土”,發願人為吳越國王錢俶和王妃孫氏。“光流素月”鏡線刻畫中的月宮圖景又不禁令人聯想到《長恨歌》中的七夕之誓,所謂“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甚至猜想此“發願”,竟是一個雙重的誓願,即一願往生淨土,二願世世為夫婦。選擇這一面銅鏡作畫,亦與鏡背的銘文暗合。雷峰塔最初的名稱為皇妃塔,新塔的命名,即是錢俶為了紀念去世不久的王妃孫氏及感恩宋廷的封妃、諡妃之舉。


 “皇妃塔”圖石刻   2000年杭州雷峰塔遺址出土,殘長32、最寬22、厚10釐米。出土於塔建廢墟中,是雷鋒塔初成之時樓閣式外表的真實寫照。畫面雕刻細緻入微,陰線淺刻的“皇妃塔”塔圖,只保存了不完整的1至4層佛塔,第2至4層雕刻飛檐、平座、欄杆、風鐸、吻獸及排列有序的從多佛像。塔附近還雕刻出兩株婆娑樹,露出樹頂。


【免責聲明】文章來源為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刪除內容或協商版權問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