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年專注做雜誌的「我們」

人物人物編輯部2017-11-11 02:43:04



高效幾乎成了新時代的美德,但《人物》編輯部至今仍保持著某些笨拙的做法:在多個搜索引擎上查資料總要翻到最後一頁才罷休;儘可能與核心採訪對象多聊幾次,每次最好能聊上大半天——直抵內心的激烈交鋒常常在結束瞬間讓雙方都精疲力竭;在「三稿都是起步」的編輯理念下,記者寫起稿來得像個調音師一樣,和文字較上勁,直到每個字都落在準確的音階上。


我們並非不知道時代變了,連人工智能都能寫出稿子。但這不妨礙我們保持體面,《人物》追求的是,理解人心。


一位採訪對象曾向我們表達過他的困惑:「這個時代的變化早就超出了各位的想象,真正變化的還不僅是咱用微信、支付寶這些表面上的變化,而是你的生活態度、對同樣事物的不同看法、一代一代人的思維、理想等等,這些都在不斷變化,誰也做不到對這個時代瞭如指掌,要找個穩定的支點都不容易。」


《人物》試圖承擔這個支點的功用。我們提供那些最具時代性的人物樣本,他們的經歷和思想能為讀者提供認知時代的一個切口。


2017年6月刊是楊振寧先生,這位20世紀以來僅次於愛因斯坦的物理大師對待窺探其生活隱私的輿論有著跨時代的敞亮態度。最新一期對導演陳凱歌的封面報道則呈現了時代洪流的無情和狠勁,《霸王別姬》後的陳凱歌活在期待之中,而他選擇順流而下。也有讀者質疑年輕的當紅偶像王源為何能成為封面人物——並非《人物》變了,而是時代的表達方式變了——這位零零後少年在這個時代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力,他的成長故事關乎青春、娛樂工業和時代。


探索時代和人物的祕密,這本就不是一份輕鬆討巧的差事。尤其是在奪人眼球、撩撥人心的無數碎片信息裡,《人物》動輒上萬字的報道更顯得有些不識時務。很慶幸,我們還是這個缺乏信任的時代的寵兒之一。


一位讀者花了一個半小時讀完一篇16000多字的封面報道,她在文後留言,「讀完好像人坐在海邊,聽著海浪,心裡一片安靜,而那些大人物、小人物呢,坐在你身邊,一起看著眼前的海。感謝帶給我這麼好的經歷。」”在這一刻,我們和讀者走在了一起,道路崎嶇,但風景亮麗。



✨關於雙11訂閱

掃二維碼可訂閱

2018年全年《人物》雜誌



✨關於我們✨


《人物》提供中文世界最好的人物報道。有紅人,有偶像,有這個世界的新銳,也有冷門角色。既不偏狹待人,也不膚淺溢美,不簡單地對人做是非對錯的價值判斷,而是觸及人物的內心、情感、悲喜。





 點擊閱讀原文”直接購買。

閱讀原文

TAGS: